2015年1月1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5] 14K荷蘭教父曝光 14K,政治時事,M1,




易忠穿上白色西裝,打扮猶如電影《教父》,他八十二歲生日當晚,大批同門簇擁着他合照。

人在江湖

14K荷蘭教父曝光

「荷蘭係古惑仔天堂。」

電影《古惑仔》的對白,反映歐洲曾是香港黑幫的搵錢勝地,也是香港古惑仔名揚海外的象徵。

荷蘭擁有多個港口,地理位置優越,加上毒品刑罰寬鬆,一度是香港黑幫販運毒品的天堂。

最先殺入荷蘭的本地幫派是 14K成員,當時他們火併來自新加坡的「阿公黨」,兩派尋仇,雙方槍戰駁火更是家常便飯,香港黑幫在荷蘭掀起一片腥風血雨。當中 14K最火辣、最出位的人物,便是 14K「孝」字堆的易忠。

七十年代 14K在當地闖出一片天下,控制黃賭毒市場,在幫內有「荷蘭教父」的稱號。不過出得嚟江湖行,亦預咗要還,易忠牽涉謀殺罪被引渡回港,歐洲的市場亦被新加坡的古惑仔吞併。

易忠在江湖銷聲匿跡三十年,近日他高調在土瓜灣大排筵席,當年的戰友、門生濟濟一堂,反黑警員也表示聞名已久,年輕一輩亦擔定櫈仔,一來見識下這位荷蘭教父,二來聆聽當年易忠如何帶領 14K橫掃荷蘭。

易忠是 14K的雙花紅棍,負責睇油尖旺多間夜場,一九七三年他與門生牽涉謀殺案後,他連上庭候審的案件也棄保潛逃,當時警方通緝易忠。

14K在荷蘭掀起一片腥風血雨,一九七五年, 14K一名頭目在賭場門外,被新加坡的古惑仔槍殺。

教父 look進場

現年八十二歲滿頭白髮的易忠,在當年「成名地」土瓜灣富臨皇宮筵開五十圍,當晚易忠身穿白色西裝,領上黑色煲呔,整晚江湖中人向他笑說:「忠叔,你著到好似 Godfather(教父)喎!」易忠聽到,即時笑到四萬咁口,聲如洪鐘說:「酒微菜薄,招呼唔到。」之後他滿場飛與賓客寒暄。

有警員見其排場甚大,上前查問「貴寶號」,他只吐出二字「易忠」,警員精神為之一振,伸出手示好。

當晚 14K重量級人物傾巢而出,包括油尖旺揸 fit人「鬍鬚勇」、力爭龍頭之位的「蕭華」、九江街話事人「立章」,勝和坐館「子騰」亦包下一圍酒席向易忠祝賀。江湖各路人馬高舉紅酒杯,大聲祝賀說:「忠叔,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些如今在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看到在 14K叱咤一時的元老,個個頓時變身小輩,對易忠亦十分恭敬。

這夜,影星陳惠敏則姍姍來遲,他見到易忠,更來一個江湖式豪邁擁抱,易忠七十年代在荷蘭發展的時候,適逢陳惠敏和蕭芳芳主演的電影《跳灰》在當地取景,事前劇組竟要向易忠交保護費,才能順利在荷蘭拍攝。記者致電陳惠敏,詢問他與易忠的關係,他卻以在北京拍戲為由拒絕受訪。

立章與易忠同屬 14K的「孝」字堆,同是幫內的惡人。

影星陳惠敏與易忠非常老友,陳惠敏一九七六年主演的電影《跳灰》,電影在荷蘭取景,當時陳向易忠交保護費,才能讓劇組順利拍攝。

14K各字堆及澳門出位人物

崩牙駒是澳門 14K的出位人物

葛肇煌死後,幫內分裂八個字堆,基本上是各自為政,其後更發展成三十六個字堆,當中以忠、孝、仁、毅、德、梅、湃廬的字堆較為活躍,幫內風雲人物多由這些字堆彈出。

「毅」字堆

揸 fit人是「鬍鬚勇」,毅字堆起源於黃大仙,其後闖出油尖旺,控制大部分夜場生意,其他瓣數包括毒品和非法賭檔。鬍鬚勇自從確診癌症後,少理江湖事務,但他在 14K仍具影響力,曾有同門推舉他一統 14K,坐龍頭之位。

「孝」字堆

另一稱呼是「九江街十四」,是 14K內的「惡人谷」,當初由太子葛志雄和過世的元老「尤仔」起家,現任揸 fit人是「立章」。

澳門

崩牙駒、摩頂平是澳門 14K重量級人物,靠賭業起家,回歸前在澳門可說是呼風喚雨,其後因摩頂平牽涉謀殺案逃亡海外,崩牙駒入獄十四年,聲勢被死敵「水房賴」賴東生蓋過。

廟街睇場起家

易忠一生,也是 14K由廣州南下香港,再名揚海外的發展史, 14K幫內年長的一輩,更稱呼易忠為「荷蘭教父」,記者曾邀約易忠接受專訪,但易忠以年紀大,現在想與家人過平淡日子為由,拒絕本刊的採訪,幾經轉折,記者找到一名曾追隨他的門生文叔,由他說出易忠的故事。

故事從抗戰勝利後說起,只有十三歲的易忠,獨自從家鄉廣東省江門市走到中英街邊境,當時他趁人多混亂,便隨意拖着老婦的手,卒之成功過境來港,輾轉投靠住在西環的親戚。

當時香港武館林立,大部分武館亦是江湖人士所開設,易忠跟隨其他街童,到武館學習「洪拳」和「蛇刁手」,練得一身好武功,易忠沒有機會上學讀書,跟隨街童加入 14K「孝」字堆,從此展開江湖一生。

易忠的花名是「傻忠」,全因他惡向膽邊生,「開拖劈友」的一股狠勁,連他的同門也忌他三分。文叔說:「當時佢睇油麻地廟街好多『社』(高級妓院),逢親佢睇嘅場,門口旁邊會寫住『易忠』二字,佢當時好出名,因為佢夠癲,好打得,最鍾意赤手空拳,講明一個打十個都唔驚,佢最瘋狂係連差佬都夠膽打,皇氣都唔俾面。」

易忠二字,在江湖上就代表了惹不起,很打得。

很快易忠便上位,升為「四二六紅棍」,他在土瓜灣的地盤穩固後,便帶領手下盤踞油麻地廟街,當時易忠在「華盛頓戲院」負責場內保安,六、七十年代,入戲院是香港人的主要娛樂,黑幫侵入「睇陀地」,甚至賣黃牛飛賺錢。早上由易忠睇場,晚上輪到 14K九江街超級元老「大鼻登」睇場,大鼻登來頭不小,他的手下猛將「黑白無常」,便在八十年代雄霸砵蘭街的舞場和夜總會。

七十年代開始, 14K控制油尖旺大部分的夜場,易忠靠惡和一股狠勁,成功在幫中彈出。

雖然易忠在香港服刑廿三年,但他的名字沒有被江湖遺忘,早前他去 14K肥標父親的葬禮,現場的警察伸手示好。

著草至荷蘭

易忠著草至荷蘭阿姆斯特丹後,風頭比香港還要勁,他在當地做陀地,黃賭毒收入豐厚,他甚至開武館招收門生。

一九七三年,當紮而又野心大的易忠,不斷向外擴展地盤,他想涉足灣仔的夜總會,於是與掌管灣仔的老牌幫會「和合圖」爭地盤,一日,易忠與數名手下追斬和合圖的古惑仔,古惑仔躲在銅鑼灣禮頓道的「仙掌招待所」窗外,豈料失足墮下致死。

警方接手調查「仙掌案」,由於案情嚴重,當時探長劉昌華吩咐易忠「交人」,亦方便他「交差」,向外佯作迅速偵破案件。於是易忠與手下「抽生死籤」,抽生死籤是黑社會的幫規,一旦遇上警察要求交人,一班古惑仔便會找出「替死鬼」,當是替幫會「立功」。

文叔解釋說:「以前警黑合作嘅年代,黑社會殺咗人,警察部會叫對方交人便算,呢單案,初時探長寫包單話判誤殺,叫易忠搵個唔夠十八歲嘅𡃁仔頂,劉昌華話最多坐兩三年,點知一判就判謀殺,要終身監禁㗎!」

當時頂包的少年梁榮生,得知法庭判謀殺罪成後,立刻呼寃,一九七四年新成立的廉政公署介入調查警員是否受賄,紙包不住火,易忠收到風案件會被重新調查,於是與四名手下,立刻飛去荷蘭「著草」躲避風頭。

荷蘭刑罰低

14K成員在海外發展,主要是因為一九五六年發生的「九龍暴動」,港英政府在事件後遞解 14K的成員出境, 14K創辦人的兒子葛志雄(中間),在暴動後一度流落澳門。

香港的黑幫多選擇在荷蘭落腳,專門研究香港黑社會的英國學者 Martin Booth,在他的著作《 The Dragon Syndicates: The Global Phenomenon of the Triads》指,荷蘭接近歐洲的中央,位置近海,擁有多個港口方便貨船出入,販運至歐洲各國,毒梟不惜鋌而走險販運高純度的海洛英和可卡因。

而最吸引香港黑社會之處,是荷蘭針對販毒的刑罰十分寬鬆,在一九七七年前,販運海洛英的最高刑罰只是四年,加上法例對毒犯明顯是放軟手腳,例如當時荷蘭的法例,警察不可以「買家」的身份向毒販購買毒品搜證,甚至是電話勾線的對話,也不可作呈堂證供。

14K控制黃賭毒品

易忠到達阿姆斯特丹後,便與早在當地打天下,同門的四二六紅棍「毛澤東」會合,文叔指:「毛澤東只係樣似毛澤東啫,所以有呢個花名,佢喺荷蘭撈毒品撈到風生水起,但係樹大招風,惹來新加坡過江龍嘅『阿公黨』不滿,阿公黨梗係想分一杯羮啦,雙方惡鬥咗好耐,毛澤東喺一九七六年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被槍殺。」

文叔說:「荷蘭本地人以為華人都識功夫,個個好打得,荷蘭人唔敢惹香港人,當時 14K會喺唐人街開武館收徒。」

易忠除了負責睇妓院和賭檔,更在唐人街開設武館,逐漸擴大他的勢力版圖。當時阿姆斯特丹的地下賭檔、妓寨和毒品市場利潤豐厚,六十年代開始,易忠和毛澤東聯手之時,出名心狠手辣,當時更被稱為「殺手黨」。

在荷蘭發展第三年,易忠仍被香港的謀殺案窮追猛打,直至一九七六年警方引渡易忠回港受審,三年後他因謀殺被判終身監禁,廿三年後,因為行為良好和年紀老邁提早在二○○二年獲釋。出獄後他變得低調,住在早年買落的一層舊樓內,不問江湖事,但老一輩的江湖人一提起他,仍說忘不了他的霸氣。

九龍暴動後迅速海外擴大

易忠隻身在大陸偷渡來香港打天下,再出走歐洲,其實也是 14K發展歷程。

14K是由國民黨軍官葛肇煌於一九四九年在廣州寶華路十四號成立的組織,當時他接收洪門,自稱是「洪發山忠義堂」,同年十二月,共產黨解放軍南下廣州,葛肇煌與幾名下屬偷渡至香港,由於組織是反共性質,他們在港只能秘密行事,並以 14號作為幫派名稱。

14K的 K字,是因為 14號向來打得,故江湖中人幫之鍍金,加個 K字作稱呼,但幫眾向來堅持稱自己做 14號或者「冧把」,以不忘廣州寶華路十四號的創會原址。由於 14K一直與台灣國民黨有着密切的關係,五六十年代,香港有報紙稱「美蔣(介石)操縱 14K」。

直至一九五六年的雙十節,發生「九龍暴動」,當時 14K被指策劃事件,當年十月八日, 14K在控制地盤,向居民派發慶祝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並吩咐他們在雙十節期間,懸掛旗幟。這舉動引起港英政府的注意,要求居民清除已掛起的旗幟,於是與 14K的成員發生衝突,暴亂翌日,港英政府頒布緊急戒嚴令,更要派出陸軍,才能鎮壓暴亂。

港英政府為雙十暴亂撰寫報告書,指出三百多家工廠、商店和學校被搗亂,四十九人死亡,四百多人受傷,警方拘捕逾萬名黑幫分子,並將大部分擁有國民黨背景的滋事分子,遞解出境。

當時大部分 14K成員,包括葛肇煌的兒子,人稱「太子」的葛志雄於一九五七年,被港英政府押解出境,曾經停留台灣和澳門,七年後,葛志雄獲港英政府批准回港,搬進粉嶺居住。但曾參與「雙十暴動」的 14K成員,命運卻不如葛志雄好彩,他們被港英政府驅趕,最後在海外,如美國、加拿大、荷蘭和澳門等地,卻因此讓 14K在海外壯大。

神秘傳統

來源:《 Triad Societies in Hong Kong》, Govt Press in Hong Kong 1960

14K承襲洪門文化,所以幫內儀式以洪門的傳統為準則,如 14K表示職級的手勢,以及幫內的詩句與術語,一切皆源自洪門的禮儀,這些手勢和用語充滿神秘色彩,目的是不想讓外人,特別是警察知悉他們的談話內容。

如六十年代, 14K幫內成員見面講數時,雙方在手勢上顯示幫中的輩分。除了手勢,雙方亦會背誦洪門詩句,識別自己的堂口和地位。

前皇家香港警察 W.P Morgan撰寫《 Triad Society in Hong Kong》,引述兩首洪門表達自己的詩句,如「說我是風不是風,五色彩旗在斗中,左邊龍虎龜蛇會,右邊虎壽合和同。」以及「說我是流不是流,三河合水萬年流,五湖會合三河水,鐵鎖沉蛟會出頭。」

時至今日,台灣及美國一些洪門組織保留洪門傳統,如見面前會行洪門儀式,雙方首先紮馬,然後向天展示不同的手勢。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