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302] 談情一世 孫佳君 孫佳君,M1,




豪語錄

談情一世 孫佳君

訪問孫佳君前,我看了《雛妓》。孫佳君有兩場戲。第一場,她是無乜化妝的殘樣師奶;第二場,她是化了重妝的垂死病人。一個字:醜。

人人說蔡卓妍被摸胸扮口交講粗口,很大犧牲。至少提名影后。孫佳君才算豁出去。一個月前,她還在餐廳跟老外新歡伸脷激吻。很難想像跟蔡卓妍的媽媽激吻。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演員。」孫佳君說。

這位演員有兩個兒子,有過很多情人,從來沒有丈夫。「很難接受對住一個人太耐。我要愛情,我不是要老夫老妻。

「今時今日,根本唔 suppose會有什麼一生一世。」這天,風很大,新加坡來的孫佳君比我們怕冷,點了暖水,還不夠,還希望來多一點點火花。

防範措施

十四歲,孫佳君已經被星探發掘,任兼職模特兒。「我其實毫無自信,其他人話我靚,我至知自己靚。」幾年後,去了溫哥華讀大學,每次出國返國,必經香港。「新加坡太單調,香港好玩得多。」

在香港,認識了向生向太。畢業後,回國,贏了新加坡小姐冠軍,立即獲邀拍攝《百變星君》。戲很爛,但孫佳君的比堅尼一鳴驚人。「我當成戲服一件,無特別感覺。反而香港女星的反應很大,猛話無可能,一定唔會著。」那是二十年前的事。

一個坡妹,跟一個港女,原來有如此差別。孫佳君的熱情奔放,是好處,也是弊病。當其他女星拍拖拍得偷偷摸摸,她完全不懂避忌。「我份人比較直,比較自然,唔識前後腳入餐廳,又唔識匿喺屋企,少少防範措施都無。這種態度,現在想來,或者不是太好。」明顯地,二十年後,這種態度,依然沒有改變。

緋聞殺死了孫佳君。坦白講,你一定記得孫佳君的艷史,遠超於她的角色。

一個人來香港拍《百變星君》。「離鄉別井?做呢一行,一定要來香港,無可能留在新加坡。」二十年前。

拍《雛妓》,戲份不多。「有得做喜歡做的,已經好開心。當然,如果回報夠大,會更加享受。」

浪費

拍拖舌戰其實合情合理,光明正大不用像昔日避忌。

孫佳君說自己是個演員。 1997年,她試過憑《黑金》提名金像獎影后。你無話可說。

「以前,找我拍的電影,很多都要我暴露,我連考慮也沒有,立即推走。是有少少後悔,何必給自己框框呢?應該盡量嘗試, keep an open mind。」即是,如果今日有人找你暴露,你會考慮?「至少,會諗一諗,唔會直接推開。」

現實是扮演蔡卓妍的媽媽了,不是姐姐,更加不是好友。「一收到通知,要我老,也有少少掙扎。都要試呀,我好珍惜每次演出機會,可能有驚喜呢。

「以前,我是花瓶,太注重外表。現在放輕了。一個演員,年紀愈大,經歷愈多,對演技一定有幫助。」

孫佳君不甘心,甚至可以說後悔。在退隱的那幾年,經常看電影,一路看,一路自怨自艾:如果由自己演,一定演得更好。「回來,因為,我從未拍過一齣令自己喜歡的電影。

「我覺得如果沒有演下去,是一種浪費。」

女人很苦

孫佳君死不肯認因為醜聞纏身才淡出,但講明跟生仔有關。「二○○三年,沙士,整個城市陷入低谷。電影市道好差,無工開,我便試試離開香港,看看有沒有其他可能性。

「返新加坡,就有小朋友。本來,我也打算專心湊小朋友,像身邊的女性,每日送返學接放學煮晚飯,時時刻刻陪伴小朋友,已經好快樂。我過唔到自己嗰關。」

孫佳君說,日日留在家,實在太悶,又壓抑,覺得對不起自己。出街跟朋友食餐晚飯,會立即被追問:「小朋友咪無人陪?」去戲院睇套戲也不能,最多買 DVD等兒子入睡後才在客廳盡情煲。「我原來唔可以為了另一個人而生活,我唔得。

「做女人好辛苦。做爸爸的,有自己的事業,出外工作,一定啱,即使出去玩,也會被當作工作的一種。做媽媽的,要追求理想?咁小朋友點呀?邊個人去照顧小朋友呀?

「我也有自己的使命呀!」

天長地久

孫佳君跟兒子的富豪父親已分開,現正跟法籍大廚熱戀中。

「前任有提出過不如結婚,是我推開。我知,無人信。」

對,至少我唔信。仔都生埋,點解唔結婚,買個保障也好呀!「保障?點解要用婚姻來保障自己?自己唔可以保障自己咩?要去到這個地步,幾 sad。」大家都說婚姻是一種承諾。「如果互相喜歡,又相處得來,何必要做多一個 step?是否利用這個 step來攔住自己?對自己殘忍,對對方也殘忍。」

孫佳君說,她不喜歡老夫老妻式生活,隔籬明明有個人一齊進食,但望都唔望對方一眼,只會望住手機篤篤篤。她要的,是驚喜,是愛情,是要男伴日日夜夜也肯花心思製造浪漫。「如果我隨時會走,你才會努力經營。」

這是理想。現實是燦爛的火花很短暫,幸運的會變成細水長流,大多數是灰飛煙滅,有沒有結婚,分別不大。「結婚會加速這個下場。」

要改變悲慘結局,大概只可以不斷轉換對手,像孫佳君。「每次失敗,也要承受痛苦,但總好過身邊是一塊化石,到時,走又走唔到,更痛苦。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人類或者還可以擁有天長地久。來到現代社會,這一套早就不適合,還執迷於 old school formula?真要花多很多力氣!」

最後,孫佳君總結,不斷尋找下去,她相信,總有一日,一定找到天造地設的一個,願意跟自己談情一世。

看着她,我始終念念不忘。「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演員。」孫佳君如此說。

不能說的羅兆輝。

如果我隨時會走,你才會努力經營。

佛地魔

有太多話題,孫佳君不願意觸及,像早成歷史的羅兆輝,也似佛地魔,講明連提都唔可以提。

當年的富豪相簿,轟轟烈烈。但正如孫佳君所言,二十年前,很少女星樂意穿上比堅尼。今日,人人也著住行來行去。當你不放在眼內不放在心上,禁忌便不再是禁忌;仍耿耿於懷煞有介事,又如何放下?

有人的地方便有閒言閒語,不能左右。能左右的,只在自己如何看待。所以,我最鼓勵你在丈夫太太前,不斷提及前度們的最新情況。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