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睇準順豐漏洞 孖仔辭職搞全民速遞 [壹週刊 - 1387 - 財經] __,M1,

Kurt認為香港人多車多,成為速遞業充裕的資源,更打算將業務推廣至用輕型貨車及私家車運送。Startup擂台睇準順豐漏洞 孖仔辭職搞全民速遞香港出名「人工低、物價高」,打死一世牛工都未必買得起「蚊型劏房」,「秘撈」都是人之常情。但有沒有想過,搭車返工行街都可以做到「秘撈」?任職微軟工程師多年的譚諾文(Kurt),眼見平日香港通街是人,深感人力資源非常充裕,以及大多速遞服務在非工商大廈接收就要加錢。 ...


Kurt認為香港人多車多,成為速遞業充裕的資源,更打算將業務推廣至用輕型貨車及私家車運送。

Start up擂台

睇準順豐漏洞 孖仔辭職搞全民速遞

香港出名「人工低、物價高」,打死一世牛工都未必買得起「蚊型劏房」,「秘撈」都是人之常情。但有沒有想過,搭車返工行街都可以做到「秘撈」?

任職微軟工程師多年的譚諾文( Kurt),眼見平日香港通街是人,深感人力資源非常充裕,以及大多速遞服務在非工商大廈接收就要加錢。他決定開發「全民速遞」 app,鼓勵一眾在戶外工作的銷售員、主婦,以及退休人士擔任「速遞員」,為有需要的消費者或機構提供送貨服務。

「全民速遞」六月尾成立至今,已成功邀請近四百人擔任「速遞員」,促成近一千宗交易, Kurt認為需求比想像中大,目標是衝出香港,打入澳洲、大陸等市場。但現時不斷「燒錢」,完全零收入,又能否吸引投資者?

我點 sell港人愛「秘撈」

送件期間, app會詳細列出貨品的取件時間,沿途更可用 GPS探測速遞員的位置。

本是任職微軟工程師的 Kurt,坦言聽過不少舊同事都試過「秘撈」:「尤其係寫 program同 graphic design,接散 job嘅機會比較大,我都試過見自己下屬疑似做公司以外嘅嘢。」香港雖然工時長,但坦白說,很多時都是浪費在「等開會」、「驚早走俾人講」多於有大量工作, Kurt坦言當時對「秘撈」持開放態度:「我覺得能在指定時間內做好自己嘅嘢就 OK。」

狂數順豐弱點

由「隻眼開隻眼閉」到「吸引人秘撈」, Kurt在開設 Startup時都做足功課,深入了解過香港速遞行業。他發現行業龍頭順豐、 DHL等,如果貨物不能在早上寄出,就要等到第二天才能送到對方手上,覺得市場有一定的空間:「所有人都可以做我哋嘅速遞員,而貨物重量限制喺 5kg以下,主要喺港鐵沿線運送。所有住宅、醫院等地都送,接單之後保證兩個鐘內就送到。」而服務時間為二十四小時,他表示若沒有速遞員接單,他的團隊就會親自運送。

Step 1

寄件者將想寄出的物件拍下,並傳到 app上。

Step 2

再選擇收貨及接收的地點,並計算價錢,可選擇由寄件者還是收件人支付費用。

Step 3

寄件者要先將物件包裝好,速遞員會在一小時左右到達。

Step 4

當速遞員到達時,會先用 app核對身份,並簽名核實,而速遞員都會先登記身份證及電話以資識別。

Step 5

當物件送達時,收件人須在 app內確認。

長者善用優惠好過執紙皮

Kurt指出,現時每單收費大約三十多元左右,「速遞員」主要為退休人士、銷售員、以至公務員。他指由於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可享有每程兩元的港鐵優惠,所以他們做「速遞員」最着數,比起「執紙皮」化算得多:「由大圍到九龍塘,其實只是十分鐘的車程,但都計算在跨區(新界到九龍),即是十分鐘左右就可以有三十三蚊淨收入。」他透露,最快試過有「速遞員」同一時間內接八張單,用了兩個小時就賺了二百多元。

專家點評 香港市場有冇咁大?

Matthew建議 Kurt可多與科學園鄰近的 app公司合作:「好似有公司專做網購,可以同佢哋傾吓幫佢哋送貨,等佢哋唔使吓吓面交咁麻煩!」

今次《擂台》請來香港電腦學會副會長陳超琼( Matthew)擔任評判, Matthew貴為今年 Google EYE年輕創業家計劃評判之一,看過不少 Startup發展。他開始時就指整個營運模式就好像 Uber在美國推行的快遞服務,對行業深感興趣,但在港實施是否可行?

M: Matthew 全:全民速遞

M:你整體的商業模式是如何賺錢?

全:我們都是靠數量,我們有自由速遞員的話,就會有利潤。雖然現時還未實行,以擴大使用量為主,但下一階段我們會考慮收費,寄件者先直接給速遞員費用,我們之後才跟速遞員計數。模式就是他們需要先買代幣,可以增值在賬戶上,他們會有二十元、五十元、甚至一百元的選項,好像八達通那樣。

M:如果包裹裡面有任何貴重物件、甚至是危險品,你又如何去保障雙方?

全:首先是安全性方面,我們的使用條款是三方面的條款,速遞員已有一個免責聲明,情況就好像速遞公司的速遞員,他們對於貨物的合法性其實是免責的,如果他們見到貨品有懷疑,我們會建議他們不要接收。至於寄件者方面,他們在使用條款上是要為貨物的安全性負責。最後我們有一個意外的補償,如果貨物有遺失或者損壞,公司每一單都會有最多五百元的補償。

M:如果有速遞員經常送東西,有寄件者亦經常送同一條路線,會不會在平台上結識了,就不使用你們的平台?這一部分你又有什麼準備?

全:我覺得如果是習慣性,每天都做,就正正是速遞公司的對象客戶,你說有沒有客戶每日都要送出很多貨物,暫時未有這個情況發生。我們旨在分割兩個市場,盡量避免吸納一些本來是使用速遞服務的客人。

Kurt(左)與孖生弟弟 Sean(右)一同辭職創業, Kurt負責產品設計及日常運作,而 Sean就負責財政及營銷。

公司定時會在街頭舉行 app宣傳活動,一眾主婦(右)更是他們的首要目標。

Kurt及他的團隊一有機會就會參加展覽,爭取 app的曝光機會。

終極判決 好難搵投資者燒錢!

我覺得香港市場的確是有空間,但最大問題就是供應及需求,如何兩邊都做大一些,令到需要送件的人可以短時間內送到,暫時都是一個疑問。

我建議他們可以再增加一些服務,例如有一些貨物是要確保速遞的時間是一小時以內送到,好像一些新鮮食品,就可以將收費調高一些。

由於之前以「燒錢」來擴大市場份額的 Startup實在太多,再繼續以類似的模式,難以吸引投資者。他們應該要考慮一個比較有創意的方法,去令市場規模上升。如果以這個商業模式走下去,我會給大約 7.5分。

撰文:梁延宇

攝影:鄭樹清

攝錄:廖健昌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