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印度廢鈔打貪反黑 [壹週刊 - 1396 - 專欄] __,M1,

印度限時回收500及1000盧比,形同人體一下子流失九成血液。插圖:祝健中無定向風印度廢鈔打貪反黑印度打貪、反黑、反恐、對付瞞稅漏稅,不是從加強警力入手,而是拿最大面額的兩種鈔票——五百及一千盧比(約相當於7.5及15美元)——來開刀,限令五十天內全國回收,以攻貪官、黑幫、恐怖分子、地下商人之要害,一舉消滅其斂藏的財富。此舉猶如晨曦突襲,殺不法之徒個措手不及,初期贏得民意支持。然而貨幣之於經濟活動 ...


印度限時回收 500及 1000盧比,形同人體一下子流失九成血液。

插圖:祝健中

無定向風

印度廢鈔打貪反黑

印度打貪、反黑、反恐、對付瞞稅漏稅,不是從加強警力入手,而是拿最大面額的兩種鈔票——五百及一千盧比(約相當於 7.5及 15美元)——來開刀,限令五十天內全國回收,以攻貪官、黑幫、恐怖分子、地下商人之要害,一舉消滅其斂藏的財富。

此舉猶如晨曦突襲,殺不法之徒個措手不及,初期贏得民意支持。然而貨幣之於經濟活動猶如血液之於人體運作,兩種大鈔佔了鈔票總發行量近九成。旦夕之間回收九成鈔票形同人體一下子流失九成血液,後果豈堪想像?

斷乞丐米路

別的不說,《經濟學人》指回收鈔票,斷乞丐米路,他們幾乎從新德里絕跡。割雞不用牛刀,施捨無須用上大鈔;停用五百及一千盧比舊鈔,施主們依舊可以給乞丐細鈔呀?

回收大鈔,鈔票買少見少;細鈔頓然搶手起來,施主惜鈔,又豈會輕易施捨給乞丐?沒有人施捨,開工來做什麼?乞丐尚且為之重創,別的經濟活動蒙受何等打擊,無須細表。有分析家估計,印度經濟不難因而下滑一兩個巴仙。

當然,不行乞不等於生活無着。為了趕及在五十日內換走舊鈔,銀行、提款機紛紛大排長龍,往往一排便是兩三日。 BBC說有人排隊時急得心臟病發而身亡。市場從來急人之所急,《經濟學人》說新措施催生了排隊生意,每小時酌收九十盧比(約為港幣十元)。乞丐趁機「經濟轉型」,情理中事。

細鈔無防貪、肅貪之效

這般打貪、反黑不無道理。君不見習大大打貪,不便從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家中起出過噸現鈔嗎?可見鈔票確是貪官慣用的藏富之所。教人摸不着頭腦的是,在回收大額舊鈔的同時,印度卻發行面額五百及二千盧比的新鈔,此舉又何異於為貪官藏富提供更多方便?雙手互搏,那像是動真格打貪、反黑嗎?

眾所周知,最大額的人民幣是一百元(約相當於 15美元), 1955年後已沒有加過碼;徐將軍斂財——單是官家公布的已高達人民幣八、九億元——紙張重量有什麼辦法不數以噸計?學印度那樣加大鈔票面額,理應有助節省紙張,更為環保。

鈔票的面額雖是大極有限,此可無礙大陸舉國皆貪,顯見細鈔即使果有防貪、肅貪之效,效力亦不彰。印度更反大陸之道而行,加大鈔票面額至兩千盧比,是否認真打貪,無須多說。

取消大額鈔票

鈔票面額加碼更是悖逆世界潮流。為了打貪、反恐、防止洗黑錢活動,歐洲央行將在 2018年停止印行最大額的五百歐元鈔票。不過,歐洲央行只是停止發行而非註銷五百歐元鈔票,是以沒有弄出印度回收大額舊鈔的亂象。

從鈔票入手防貪、制止洗黑錢早有先例。歐洲央行未停發五百歐元鈔票,加拿大早於公元二千年取消最大面額的一千元加幣鈔票;新加坡則於 2014年取消最大面額——坡紙一萬元——鈔票(約相當於七千美元)。自此,自由兌換的貨幣當中,最大面額的鈔票應是一千瑞士法郎(接近一千美元)。瑞士無意回收或註銷此大額鈔票,貪官若要以鈔票藏富依然不乏渠道。

瑞郎的流通量始終有限,以鈔票而論,藏富首選無疑是美鈔,尤其是最大額的百元美鈔。

渣打前總裁冼博德( Peter Sands)撰寫的報告*顯示,無論是印度、俄羅斯或別的國家,百元美鈔的匯價往往升水一成甚至兩成;明明是六千七百盧比兌一百美元,要換百元美鈔嗎,則不難要用上七千四百盧比不可。美國印鈔局估計,近九成的百元面額美鈔是在海外流通;非但搶手,那更是南美毒梟的至愛;毒款交收都是一篋篋的百元美鈔。

金牛境外流通

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美國發行的鈔票是以百元大鈔為主,佔了總發行量的七成八;而這些大鈔基本上是在境外,不是給毒梟、罪犯便是給貪官收藏起來。此又不禁令人懷疑,美國發鈔局是否刻意給不法之徒提供方便。

香港的千元金牛雖然不及百元美鈔那麼吃香,卻也佔了近半港紙的總發行量;回歸後其發行量更增加了七、八倍。發行量大但在本土不流行,這些金牛到底溜到哪裡去了,也不用畫公仔畫出腸了。

於此可見,即使是像印度那樣註銷大額盧比,或是像大陸那樣只用細鈔,貪官依然大有藏富選項。徐將軍雖非儒雅之士,其府上的字畫、古玩、骨董""可堆積如山;藝術品藏富之效顯然跟現鈔不遑多讓,甚或勝之。厲行打貪、經濟放緩,字畫價格在大陸卻像火箭般飛升,箇中道理,你懂的。

減少干預以肅貪倡廉

貪腐從來源自權勢。官家若非諸多插手干預,執權者又何來上下其手之機?若非稅苛如虎,又豈會舉國瞞稅逃稅?是以認真打貪、反黑則還請從其本,由減少干預做起。

無論是印度或中國,政府干預無孔不入,形成盤根錯節的利益網絡,以致打貪面對的阻力,說多大有多大。故此所謂打貪,往往只是譁眾取寵,虛晃一招而已。

像印度那樣從鈔票入手打貪、反黑,拿全國上下為打擊對象,甚至斷掉乞丐米路,更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着實肅貪倡廉堵塞逃稅漏洞,又能不從減少干預、精簡稅制、降低稅率入手?

*http://www.ksg.harvard.edu/centers/mrcbg/students/sg/archive/sands.2016.spring

補白

巨人泰坦為後盾

除卻業已作廢的津巴布韋十萬億元鈔票,一千瑞士法郎亦非最大面額的鈔票。登此寶座者乃英倫銀行發行的「巨人」( Giant)(一百萬英鎊)及「泰坦」( Titan)(一億英鎊)。

然而「巨人」、「泰坦」皆非流通貨幣。跟香港一樣,蘇格蘭及北愛爾蘭實行發鈔局制,存英鎊入英倫銀行其銀行方能發鈔,做法一如滙豐、渣打及中銀發鈔要存美元入金管局。金管局給發鈔銀行開具負債證明書( Certificate of Indebtedness),英倫銀行則派「巨人」及「泰坦」為兩地鈔票的後盾。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