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僅餘的鳩嗚行動】年輕被捕剩老人 鳩嗚團:繼續撐起我把傘 __,鳩嗚,

自二〇一四年底雨傘運動結束,旺角、金鐘及銅鑼灣相繼被清場後,「旺角鳩嗚團」長期在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開檔,宣揚「真普選」及民主理念。行人專用區勢將取消, ...




自二〇一四年底雨傘運動結束,旺角、金鐘及銅鑼灣相繼被清場後,「旺角鳩嗚團」長期在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開檔,宣揚「真普選」及民主理念。行人專用區勢將取消,鳩嗚團也將失去宣傳平台,但團友樂觀地表示失去原有地點,仍可撐着雨傘,到其他地方坐,與警方打遊擊。

回顧「鳩嗚團」成形之初,團友經常被藍絲指罵,雙方互有口角,甚至肢體衝突。年復一年,「鳩鳴」人數愈來愈少,仍積極參與其中兼幾乎每個星期都風雨不改,到西洋菜街開檔者就只剩十數人,他們又以頭髮花白,年屆五、六十的退休人士居多。其中一名團友歐陽先生表示,起初鳩嗚團都有很多人,每一晚都有一千幾百人,後期年輕人被警察抄身份證打壓,對面有些藍絲滋擾我們。

「我們與藍絲有小小衝突,我們就比較麻煩,入了差館,他們一會兒就會放出來,我們的感覺就是這樣。不是一視同仁。」歐陽先生表示。

團友楊先生甚至提到,有團友曾被人用暴力對待、跟蹤。他直言這種是白色恐怖,想令鳩嗚團團友感到害怕,後來當對方發現這些手段不奏效,這班搞事藍絲就慢慢消失了。

鳩嗚團於行人專用區落腳,時常接觸到大陸遊客。這些在中共新聞封鎖下很少接觸民運、民主訊息的大陸遊客,經過鳩嗚團檔口,都會好奇望一望,團友就會趁機向他們分享政治的理念。

「有些人因為受到共產黨教育之下,腦筋未清醒,也有些人覺得很驚奇,他們表示在大陸的生活,見不到這些東西出現,所以覺得好奇。」楊先生稱。

他又指,有些大陸遊客會講公道說話,稱大陸那班共產黨人其實都是很卑鄙,很污糟邋遢的,而我們不夠膽出聲。

談到行人專用區變化,鳩嗚團也有很深的體會。歐陽先生稱,街頭唱歌初期並不流行,直至近兩年才急劇增加。由街頭去到街尾,都有些所謂大媽表演團聚集。

記者在現場發現,很多老人家很喜歡打賞唱歌的女性,且不只打賞一個人,而是人人都打賞,令到行人專用區變成賣唱地。

「有些人將錢入進利是封,有些人直接打賞,形形色色。噪音為甚麼現時這麼高呢?因為表演的檔口多了,一檔聲浪大,旁邊的檔口又增加音量,情況有點兒失控。」

另一團友梁女士亦直言,「是她們造成檔口越來越多,噪音日漸強勁。她們令到自己失去了搵食的機會。」

鳩嗚團將來或隨着「殺街」而失去陣地,但團友卻表現豁達,說沒有甚麼可惜,因為他們仍可以每晚以不同形式「鳩嗚」,表達訴求,謂只要有一把傘,貼着「真普選」的標語,就可以維持下去。

團友又說,他們可在附近遊走,要是可以集合就集合,不讓集合就離開,離開一會又回來。乍聽之下,恍如游擊戰。雖然對團友而言,行人專用區是宣傳的好地方,但殺街只是殺掉一種宣傳的形式,並不是想像中這麼可惜。

真正可惜的是,如歐陽先生所言,現時民主低潮還是要靠各有各做,但人民未有覺醒,這亦是最大的問題。

撰文:李俊杰

攝影:鄭樹清

相關連結:

【旺角殺街以後】尖咀表演人怕大媽殺到:湧過嚟會淪陷!

http://bit.ly/2ssXTcb

立即按此連結下載APP:

http://bit.ly/next28app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