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日 星期四

【生擒戀童癖〡變臉超人X壹週刊】20歲毒男專釣男童 踢爆後跪求:我細個被阿伯搞 __,超人,M1,

香港充斥各種騙局、罪行與邪惡。幸好,香港還有伸張正義,討伐奸人的「變臉超人」,YoutuberRock哥。近日,Rock哥就踢爆了一個試圖在泳池更衣室 ...






香港充斥各種騙局、罪行與邪惡。幸好,香港還有伸張正義,討伐奸人的「變臉超人」,Youtuber Rock哥。近日,Rock哥就踢爆了一個試圖在泳池更衣室中褻玩男童,自稱居於東涌逸東邨,姓曾的變態戀童男。而本刊亦全程直擊了他從在更衣室中認出戀童男,到在泳池外追趕、生擒和質問他的全過程。

兩、三個月前,Rock哥收到一名十二歲男童的求助,指有人在Instagram上騷擾他,又發出他「要不要錢」及「有沒有毛」等充滿性暗示的問題。Rock哥著這位小觀眾向該人士提供自己的電話,並開始偽裝成男童與此人聊天,發現此戀童男是在找未成年男童做援交:「他會在Instagram四處尋找小朋友,目標多是十一、二歲的男生。」

在與他斷斷續續的聊天過程中,這名戀童男幾乎每次講話都圍繞著性:「他一直在說關於性的話題,例如問我今天有沒有手淫、會不會想跟男性發生性關係,又會發送一些色情影片給我,問我『看完有沒有勃起』,『喜不喜歡』。」

從由Rock哥提供的聊天紀錄可見,戀童男向「男童」提出的問題和要求相當露骨,當中包括:詢問男童的陰莖長度、是否能夠射精、能否忍受肛門痛楚,甚至性交易的金額與服務內容等。他在訊息中更分享自己與另一男童進行性交易的感受:「剛剛有個跟你一樣大的來開工,是第一次,他不停呻吟。你試過就很大機會會鍾意。」

戀童男的慾念當然非言語和文字上的刺激可以滿足。在此期間,他不斷向「男童」發出性交易的邀請。Rock哥認為這個人非常明顯是與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我們談了兩、三個月,他一直都有約我出來。起初是約在旺角的酒店,最後約在泳池更衣室的沖涼間中。」最初,戀童男向「男童」出價三千五百元,但卻不斷壓價到八百元、三百元,甚至最終的二百元:「為甚麼會壓到二百元,他說是因為我不願意發他祼照,他覺得不安全,所以先試一下,看我表現如何。如果他喜歡,搞得舒服,可能下次可以加點錢。」

其後,戀童男與Rock哥相約於7月18日,晚上七時的九龍公園泳池男更衣室上層。當晚,本刊記者與Rock哥於更衣室中花費了近一個小時才認出此人:「一開始在更衣室裏面,我們都一頭霧水。人那麼多,地方又大,如何確定是他呢?我就跟他說我在某個沖涼間,讓他來敲門。然後我的同伴打電話給他,觀察誰同時接電話,這樣就可以肯定是誰了。」

由於更衣室內禁止拍攝,故Rock哥與本刊記者認出戀童男後,把他引出泳池,於泳池門外截停他。但甫上前,戀童男便拔足狂奔:「走出泳池以後,我們想多確認一次,就多打給他一次。他發現有不對勁,沒有接電話。不過根本不用確認,一過去拍他肩膊,叫他不要走,他立即跑走,那一定是他了。」

追逐數十米後,Rock哥與記者成功將戀童男攔下,並帶到公園一角質問。自稱居於東涌逸東邨,姓曾的戀童男承認自己有向由Rock哥偽裝的男童,提出以二百元換取「接吻、口交以及手淫」服務的要求,但不斷聲稱自己並未進行過實質上的性交易,亦沒有性侵犯過未成年兒童。他又指自己之前亦約過人出來,但只是從很遠的地方看一眼,很快就離開。

戀童男在Rock哥和記者要求下向我們展示手機,我們發現當中包含大量男童祼照、涉及男童自慰,以及與成年女性性交等兒童色情物品。他解釋,大部份的兒童色情物品都是他透過中國的軟件QQ購買的,一年來約花費七百元人民幣。同時,他亦會詢問別人是否想要這些影片和照片,並傳送給對方。質問過程中,他一度跪地求饒,甚至祭出自己的身世故事,解釋自己於無父無母的家庭長大,就讀寄宿學校,小時候亦曾遭到陌生老人性侵犯。然而,當記者問及他是否認為自己也是戀童癖受害人,並籍此故事搏取同情時,他又不作肯定。

最終,Rock哥並沒有當場報警。他解釋道:「這次是幸運,他遇上了我們。如果有一個小朋友被約了出去,很大機會已經被性侵犯了。為什麼我會放過他?我一開始相信這個人二十歲,都是年青人。如果我報了警,我怕真的影響他前途太多。但後來發現原來他欺騙了我們,他是二十五歲。如果多給我一次機會,我未必不會報警。」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錄:王命源、蔡福生

詳情:http://bit.ly/2YBCug0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