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前主播 陳家珍 教整蛋糕 專攻師奶客 [壹週刊 - 1304 - 財經] 陳家珍,BKD_S,M1




上週二,記者見烘焙班上課氣氛輕鬆, Solo(中)不時開小朋友玩笑,她說:「以前播新聞要嚴肅啲,但上堂就真係要講吓笑話令大家開心啲,老師幽默的話學生下次返嚟的機會都大些。」

壹盤生意

前主播教整蛋糕 專攻師奶客

「我見光就頭暈同嘔,出街都要戴帽同黑超。」三十三歲的前有線新聞主播陳家珍( Solo),做這行卻因眼睛長期對光敏感,被迫退出新聞行業。適逢父親突然離世,人生就此跌入黑暗。不過爸爸臨終前一席話,為她帶來出路:「佢話以後要做一份令自己享受,又能俾人帶來歡樂嘅工作。」

於是,喜歡整蛋糕的她,去年和拍檔合資在觀塘工廈開設「 Cakeaway Cooking Studio」蛋糕烘焙教室,兩人不走年輕化路線,反而專攻師奶客,撒手鐧是教室附設託兒服務,討得一眾「 C9」歡心,月賺四萬元。但因生意日漸飽和,開班有限,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要突圍也不容易。

上週二下午,記者走進位於觀塘工廈樓上鋪的「 Cakeaway」,一進門口,就看見一個用人造草坪做的小型遊樂場,有數十個軟綿綿的公仔、氣球、電視遊戲機和籃球架供小朋友玩耍,不說還以為是室內派對房間。再走前幾步,才是廚房和爐具,遊樂園和教室只用一塊玻璃相隔。原來烘焙室特別加設了遊樂園式的託兒房間,負責設計的老闆 Derek說:「特別用玻璃相隔,因為媽咪們整緊蛋糕的時候,都可以見到小朋友喺度玩緊,會放心些,我哋好似做埋託兒服務咁囉!」

簡單一招,省卻師奶們的託兒煩惱,若寶寶對煮食有興趣,更可以齊齊整蛋糕,一享親子之樂。對老闆 Solo來說,又可填滿平日下午較少客的空檔時間。兩位老闆亦甚懂討熟客歡心;上課時,有幾個三十多歲的少婦帶着孩子進來,另一老闆 Derek即滿面笑容迎接客人:「陳太、王太,又帶囡囡嚟玩呀?囡囡上次病咗今日好番晒啦?好叻女!」說罷,他又即拿出小朋友專用的小圍裙:「你想要粉紅色定藍色呀?戴埋手袖和廚師帽」

原來烘焙室約九成的客人都是三十至五十歲的師奶客, Derek認為要打好關係,一定要打溫情牌,「人名一定要記得,再留意吓佢哋有冇轉新髮型、新錶、新袋之類,最緊要問候埋佢哋嘅小朋友,媽咪最緊張自己仔女。只要仔女鍾意,下次返嚟嘅機會好大。」不過,現時他們的烘焙室仍有樽頸位。

Cakeaway除了開烘焙班之外,亦可度身訂做蛋糕,但價錢要千元以上,因應蛋糕的複雜程度而定。 Derek說:「這款地球行李箱款式的蛋糕,是為某間航空公司設計,個地球真係跟足世界地圖的比例,當時收了三千幾蚊。」

Cakeaway最受歡迎的課堂,就是 cupcake唧花技巧。一個月

平均開三至四班,如非繁忙

時段( 11am至 1pm),學費$178。

難題一 導師不足 開班有限

Cakeaway目前的經營模式分兩種,一是 Solo自己授課,扣除食材成本後盈利盡歸公司,另一種是請其他蛋糕師傅來開班,公司與蛋糕教師拆佣,蛋糕興趣班每班可賺三至四成班費,而麵包班則可賺五成班費,現時每月營業額約十一萬元,盈利為四萬元。目前 Solo自己開班佔了八成,比例甚高,但她深知一個人授課難以提升生意額。烘焙室要發展,就必須聘請更多教師來開班。之前他們曾請過一些「二流導師」, Solo笑言:「根本連基本烘焙也不懂,雖然有些師傅做蛋糕好,但講解時未必生動有趣,所以回流客未必多。因此遇到好導師,就算分多一兩成佣金也可以。」

另外,即使有請教師開班,但食材仍然由 Solo準備,她早上九點準時到教室,為十一點的課堂「作戰」,每次最少預備四份食材,多則需要準備十二份,她苦笑指:「別以為只是將麵粉、糖漿、雞蛋分成一份份,有時打 cream,就要打成三、四個鐘,手都痠晒。」

而坐在辦公椅上的 Derek負責行政,即刻開機開 Excel檔案,對着上課的人名單檢查誰還未付款,然後記錄下來,下課臨走前要肯定所有客人交了學費。之後,又再打電話去確認是否每個學生都來, Derek說:「除了這些文書工作,一天還會有二十幾個電話打來問課程,上完課又要拍照,再 upload上 facebook給人看,根本連食飯嘅時間都沒有。」本刊去年曾訪問過教班生意 Choco Bakery,老闆 Tommy和 Tony便承認搞興趣班易飽和,他們的出路就是轉型批發,成功令盈利由五萬升至二十三萬元。



Solo用了一個月製作這個柯德莉•夏萍糖衣蛋糕,整個蛋糕連樣貌也食得。並參選 2014香港國際烘焙展「 Festive Cakes Competition節慶蛋糕設計比賽」,取得飛躍大獎。

昔日陳家珍( Solo)在無綫及有線做過主播,當時身形明顯比現在瘦削。雖惜別鏡頭五年多,但她回答記者問題時依然沒有口窒窒,頗有主播風範。

Cakeaway位於一樓,對面的天橋可望入廚房。因此老闆 Derek刻意在櫥窗上貼上廣告標誌,他說:「貼的時候要注意,因為字母的正反面很容易搞錯,重新貼就好麻煩。」

難題二 競爭大 蛋糕做法難突圍

教室概念這幾年在香港大行其道,單在觀塘已有十多間,競爭大得離譜, Cakeaway當初開在觀塘,只是因為距離 Derek本身的公司較近。 Solo坦言開店前曾試過去其他蛋糕店放蛇偷師,「睇過其他對手嘅教室,比較過價錢和實力,所以就特別做個 playground給小朋友玩,每月轉吓不同類型的蛋糕款式。並盡量在淘寶買模具,比外面便宜兩成,慳得就慳。」不過蛋糕款要與別不同,很講創意,味道並要配合,亦非易事。

本刊找來本地甜品界紅人、有三十年製作糕點經驗的 Tony Wong,他對蛋糕創作亦有一點教路。 Tony Wong看過「 Cakeaway」蛋糕烘焙教室的蛋糕款式,除了蛋糕上有公仔的款式比較突出外,認為其他款式也很普通。他建議製作一些可愛特別的蛋糕,「好似黑森林蛋糕,大部分都是圓形或是正方形,其實可以試試整金字塔形狀,吸引人去學。」而調味方面,因現時香港人注重健康,不大喜歡太甜,注重健康的他建議用海草糖來代替普通糖,雖然價錢比較貴,但甜度可以減少四成。「另外仲可以大膽嘗試多些味道,如開心果和玫瑰花味。」他又建議不要用太鮮艷的顏色,特別是藍色及綠色,因看起來似毒藥顏色:「如要突出,最好就是教其他班沒有的蛋糕,雪糕蛋糕是個好的選擇,但要注意雪藏的溫度,而且雪糕很容易惹菌,所以衞生問題要特別注意。」



當蛋糕在焗爐烘焙時,小朋友們就急忙跑到 playground玩耍,盡情玩公仔和氣球。在旁的媽咪們也顯得很放心,有時也和小朋友玩埋一份。

小朋友 Ashley和媽媽都第一次參加烘焙班,「因為新年假所以帶囡囡來玩,導師都講解得清楚,氣氛不錯。」十二歲以下的小童,學費$60,和陪同者共用一份食材。

人生交叉點

曾在有線及無綫任主播的 Solo,其實從小就好勝心強,她說:「我好鍾意接受挑戰,又喜歡周圍去訪問人和寫嘢,所以我一直以為我會做死一世記者。」由做記者到主播, Solo都一帆風順,但沒想到竟因為長期對着主攝影棚的閃光燈,會導致雙眼敏感,「當我知道不能再做主播時,真的很迷惘,當時,爸爸又因肺癌過世,我每天都去墳墓和爸爸傾訴。」在傾訴的時候, Solo記起爸爸臨走時的一句說話:「女兒,你要記得令別人開心,自己才會開心。」當時的 Solo恍然大悟:「我細細個開始已好鍾意整蛋糕,之後分給朋友食,大家都好開心,所以令我有開烘焙班的衝動,雖然比起做主播辛苦好多,但我不會放棄。」如今,經常吃蛋糕的 Solo胖了不少,但她卻比以前更加開心。

開業資料( 5/14)

租 金$100,000

裝 修$100,000

入 貨$10,000

器 具$200,000

雜 費$10,000

總投資$420,000

*三按一上

營業額$110,000

租 金$15,000

入 貨$10,000

人 工$40,000

雜 費$3,000

盈 利$42,000

營業資料( 1/15)

唔做主播有出路

最近有大批電視台記者離職,其實主播轉型創業的例子大有人在。由於有知名度,宣傳事半功倍。例如無綫新聞前首席記者兼主播方健儀,離開工作了十多年的崗位,轉型成為一位皮革工作者。另外一位轉行的主播就是前亞視主播黃幗誼( Kobe),在觀塘開設私房菜已經三四個月,但成績一般,只能僅僅維持收支平衡。

曾任主播十二年多的她,不想繼續做主播是因為遇到瓶頸,覺得現在的新聞界不上不下,欠缺發揮空間。她毅然與朋友合資九十萬搞私房菜。她承認剛創立時有很多困難,「不過之前做主播,幫助了很多宣傳工作。再加上做記者經驗,不怕厚面皮去做宣傳及裝修之類工作。」她現在每日都住在私房菜的地方,因她的私房菜開在觀塘工廠大廈,如不是上班日人流不多,例如週末便只開晚市,不開午市。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