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慣看春風秋與月 吳志雄 [忽然1周 - 1037] 吳志雄,MW,



單人訪

慣看春風秋與月 吳志雄

我很喜歡看江湖片,也對真實的江湖人物、事情很感興趣。

並非崇拜,只是人總是對自己接觸不了的世界,想知道更多,想窺探一二。

因為電影《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訪問吳志雄。

坦白說,寓工作於滿足個人好奇心,一舉兩得。

吳志雄跟陳惠敏都是活脫脫、叱咤一時的江湖人物,不同的是現在的陳惠敏,偶爾也會出席社團活動;吳志雄則退得徹底,江湖上紅、白二事,也不見其蹤。

電影《古惑仔》中鄭伊健飾演的陳浩南,是「銅鑼灣揸 fit人」,打交劈友當飯食,義氣行先,原來以吳志雄為藍本,「拳頭交實有,三日一小宴,四日一大宴。」

電影《一個好爸爸》的古天樂,是社團大佬,最後為家庭退出社團、為女兒改紋身,則是吳志雄後半生的寫照,「女兒改了多少次名,我就改了多少次紋身。」

開版相取景銅鑼灣駱克道,是吳志雄成長、流過血與汗的地方。

是非成敗轉頭空……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狂抽水

這次訪問分開兩次做。原因是第一次訪問時,記者的錄音裝置故障,失去一半訪問錄音。

第一次訪問,是吳志雄被傳在大陸登台「被毆」前。那天早上,他剛從大陸回港。「我四十八小時沒有睡過,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在哪裏?我昨晚在潮州登台啊,今早七時過關。在你之後,還要做三個訪問。」沒有半點倦容的吳志雄笑着說。

第二次補訪問,是「被打」之後,吳志雄也是在訪問前一晚從大陸返港。「我現在一個月有四日在香港。」然後拿出他的日誌,工作排到月尾。吳志雄在大陸登台經驗豐富,多年來走遍大江南北,近至深圳廣州,遠至新疆烏魯木齊,我看到「被毆」報道,確實有點驚訝。

至於事發經過,吳志雄早前已在各大報章回應過,我也不打算在這裏浪費筆墨。

這天,吳志雄不溫不火地說:「其實我不需要澄清,你現在看到志雄哥幾靚仔!甚麼損傷都沒有,對嗎?就算對方有背景又怎樣?其實愈是大哥愈有禮貌、愈尊重人,那些嘛……嘍囉而已。」

國情不同,大陸人做甚麼事都誇張過人,當然,見到偶像也特別熱情。最厲害一次,吳志雄打到手指斷骨。

「那次都是誤會。去年一次登台,有 fan屎突然間衝上台,一下子撞到我流鼻血,我本能反應便打了他兩拳加一腳,他整個人飛落台,被我打暈。回到酒店時,我發現手指斷了骨。」

除了自己動手,也曾有女士們為吳志雄爭風呷醋大打出手。

「前年在浙江,我在唱歌,左邊一個女仔上台送花,然後攬着我,我禮貌地攬她一下說謝謝。然後右邊又有一個女仔想上台,她沒有花,保安把她攔下。她發惡硬要衝上來,我便走過去跟她握手,但她繼續衝。這時剛送花的女仔對她說:『你唔抵得我咩?想學我呀?』嘩!跟着二人便拿起高踭鞋打起來,玻璃樽橫飛。我?咪走囉。」

打架,吳志雄駕輕就熟,但遇上被人上下其手,他也看得開。

「有摸屁股!因為我屁股大嘛。他們喜歡摸屁股,我跳舞扭兩下,他們便會一手揸下來。其實玩玩而已,又不是剝褲, ok的。之後,又會摸我的身,我會給他們影我的紋身,順便告訴他們不要學壞,解釋給他們聽電影是天馬行空,『洪興』、『東星』是假的,是電影編出來。」

退出

是的,在電影世界,甚麼都可能發生。電影《古惑仔》中的陳浩南以吳志雄經歷為藍本;但現實中,有那麼理想化的英雄主義?

「經歷過太多的出賣,現在不會這麼容易信人,會好好保護自己。今時今日我都是這麼跟人說:兄弟?多點兄弟就是多點人出賣你囉!」

吳志雄在大坑木屋區長大,父母從事三行工作。那些年,父母賺錢不多,年紀小小的他已經識賺錢。「見人家在『虎豹別墅』幫人開車門,我又去做,見到鬼佬便說:『 You give me one dollar?』」

八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五,但並非人人有書讀。吳志雄遲入學,十一歲才讀小學一年級,但他無心向學,未讀完小學二年級便輟學。那時他經常跟木屋區中有背景的「大哥哥」一起玩,自然而然,被他們帶入黑社會。

「那時覺得威,跟着他們有嘢食、有煙抽。他們主要經營酒吧、夜總會、音樂廳。知道音樂廳是甚麼?就是地方很小,只有幾間房,是一些黃色事業。試鐘?那時候我年紀還小,哪會有我份呢?哈哈。」

從此開始刀光劍影生活,開片劈友猶如一日三餐。第一次斬人,沒有怕,只有興奮。

「以前我們的思想是,兄弟叫我們去斬人,很興奮。因為覺得:『嘩!有嘢做,即係睇得起我!有得升職、有機會做大佬!』」

憑着兇狠性格、拳頭打得,漸漸爬到「銅鑼灣揸 fit人」位置,最風光時月入十多萬。但亦因為幫兄弟出頭,吳志雄分別於七四年及八一年因傷人入獄。第二次出獄後,吳志雄轉到律師樓做 office boy。後來認識在酒店工作的太太,拍拖幾年便結婚,婚後育有三女一子。那時候,吳志雄還未完全退出社團,兄弟一個來電,他立即在褲子兩旁插上兩把西瓜刀便出去「搏殺」。這時坐在旁邊的太太說:「為了『兄弟』,我們吵架無數次。朋友有難,他不會問對與錯。」

直至兒女們出世,為了讓他們能在健康環境下成長,九四年,他在黃霑主持的節目《花弗新世界》中,宣布正式退出江湖。但行走江湖多年,在社團內亦有一定地位,想全身而退談何容易。吳志雄整整花了十年時間。為了劃清界線,就算紅、白二事,他也從不出席。其間,也經過無數次的挑釁。

「有次剛剛在銅鑼灣『富臨』飲完茶行出門口,一個以前的江湖人行過。我真的不認得他,他叫我:『志雄仔!』其實甚麼人叫我都可以。他再說:『唔識人啦,志雄!』一聽見這樣說,我真的不高興,我說:『我唔係發咗達!我真係唔識你!』然後開車便走!

「又有一次,我跟太太去朋友女兒的婚宴,也有江湖人士出席。走的時候,其中一圍的人便說道:『發咗達唔識人呀!依家轉咗做電影,唔識我哋啲人喇!』我真的很嬲!平時的我,已經打了那些人,但我忍住,然後便走了。」

說起這些事,吳志雄依然氣在心頭。

吳志雄在大陸登台時,與觀眾距離勁近。

電影《監獄風雲》,吳志雄(右)每晚帶着二百個臨記到片場,當中有一半人曾入獄。

吳志雄在江湖時靠拳頭搵食,陳惠敏亦贏過不少拳賽冠軍,二人是結拜兄弟。

「每個人都會犯錯,你不讓人家改過嗎?你信耶穌,你不讓人家懺悔嗎?以前怎樣做錯,都得到應得的懲罰、都承受了啦。為甚麼你不讓人從良呢?不讓人做回好人呢?一定要做壞人做到底嗎!」

一個好爸爸

決定不做壞人,對着女兒,尤其是最小的女兒,吳志雄更加肯定是一個好人、一個好爸爸。

「我講到明寵她,係人都知我很愛護她,不單是心中的疼,我會做出面。因為其他兒女都長大,都有自己家庭,孫仔孫女我都有了。這個小女兒一出世便跟着我,性格最似我。她三歲時,駱克道有很多大牌檔,她帶着湊她的工人說:『我帶你去食嘢,唔使俾錢㗎!你同人講我爸爸係志雄哥就得㗎啦。』其實女兒不知道是甚麼意思,只是學了我的口頭襌。然後工人問我們,『係咪真係唔使俾錢㗎?』惟有慢慢教吧。」

還未來得及教好,又有事情發生。有一年的生日會,女兒被氣得反枱。

「她放學回來便換上一條裙子,席上的叔叔們不停用牙籤篤她,說:『你今日咁醜樣嘅?』不停激她,『真係好醜樣喎……拮你拮你……』氣得她真的把整張枱反了,好在我跟太太按着。她兒時的脾氣真的似足我,霸王兇惡,稍為不順意就發脾氣。她十一歲便主動提出去澳洲讀書,大學畢業回來後,人長大了,獨立了,脾氣也好好多。」

回想女兒當年離開香港時,吳志雄尷尬地笑着說:「送她到機場,她沒有哭,都是我哭。對啊,我是很感性的!」

感性的吳志雄還將女兒的英文名紋在身上,其間修改過三次。

「因為她改了三次英文名嘛。出生時,她英文名叫『 Diamond』,之後她自己改了『 Donna』,後來又再改。她每改一次,我的紋身便要改一次,哈哈。」

這時的吳志雄笑得很冧,再看看他身上其他的「大龍鳳」紋身,形成強烈對比。

跟太太結婚時,沒擺酒,只拍了婚紗照。

吳志雄最愛護家人,「全世界使我斗零都唔得,我係鍾意俾屋企使!」

為何還喜歡我 我這種無賴

志雄哥的電話殼圖案是他與小女兒的合照。 OK,明白晒,真係錫到出面嘅。

這時,他的電話響起,「為何還喜歡我 我這種無賴

是話你蠢還是很偉大

在座每位都將我踩 口碑有多壞

但妳永遠也不見怪∼∼」

鈴聲是鄭中基的歌——〈無賴〉。

喂,首歌仲唔係俾老婆?

我問志雄哥當年點追太太,佢就話:「日日放工去接佢囉。其實佢唔使做,佢屋企開五金廠,係太子女。佢後生時好靚女,好多人追,有揸波子,又有公仔麵個太子仔。但係緣份囉,俾我追到。」

然後他再補充:「靚女到不得了,又得意,成座公仔咁,又靚啦、又身材好啦……」

我懷疑這些補充,是刻意說給坐在他身旁的太太聽。

老婆同女,錫邊個多啲?

志雄哥就話:「如果講真錫,梗係錫我太太先呢樣唔使講!」

Well,志雄哥冧女,係有一手嘅。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