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密件披露 圍郊野公園起樓 政府明益新鴻基 [壹週刊 - 1318] M1,



馬鞍山繞道右方的郊野公園及綠化地帶,多年來均沒有大型發展,茂密樹林與一路之隔的馬鞍山市中心形成強烈對比。政府鬼祟研究在該綠化帶起樓,不但帶頭破壞平衡,圖中寮屋位處的信義新村亦勢必被滅村。

壹號專題

密件披露 圍郊野公園起樓 政府明益新鴻基

在梁振英班子眼中,一切社會矛盾均源於土地供應不足,催谷住宅供應變成治港獨步單方。政府已着手研究更改一百五十二幅土地的規劃,包括七十二幅綠化地帶土地,懶理保育團體及市民反對。

本刊取得的密件顯示,政府搶地大計原來不只於此,今年四月偷偷委託顧問公司,研究在馬鞍山郊野公園邊界,圈起八幅地皮起樓,可建樓面面積高達七百萬平方呎,卻一直無對外公布,亦不在公開研究之列。

政府一旦成功偷雞,不但帶頭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兩條位於目標土地上的老村,定必遭逢滅村厄運。巧合的是其中三幅劃作私營發展的地皮,鄰近正是新鴻基地產的低密度豪宅項目,該區發展潛力定必聲價十倍。有見政府更改規劃,新地出資擴闊山路的工程,近期亦突然被叫停。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右)一直宣稱,打算更改一百五十二幅政府土地用作住宅發展,惟密件踢爆政府一直暗度陳倉,偷偷研究在其他綠化地帶起樓。

由沙田乘車途經馬鞍山繞道,右邊盡是馬鞍山郊野公園的綠油油樹海,與繞道另一邊的樓海形成強烈對比,這片城市綠洲延綿至樟木頭帝琴灣,是不少市民假日行山的好去處。

上週記者親往視察,區內不乏古舊建築,包括廢棄礦場及信義會恩光堂等,亦有數條屬於寮屋區的老舊村落。其中有五十多年歷史、由教會團體信義會出資興建的信義新村,現時仍有數十人居住。村內僅得一條村巴路線連接市區,每日只有十班,雖然交通不便,但位置鄰近郊野公園,景色宜人,總算是個安樂窩。

文件踢爆鬼祟圈地

本刊取得的機密文件,揭露政府打算將馬鞍山八幅土地改劃為公營及私營房屋,當中六幅土地更破例緊貼郊野公園邊界。

信義新村居民謝先生早於一九六二年搬到該處居住,現時一家八口,三代同堂居於村內,「住咗幾十年,梗係唔希望佢拆咗啦,係咪先?上樓嘅話,閂埋門就一家人。我哋呢度唔係喎,一到夜晚,大家坐喺門口,傾吓偈,飲吓啤酒,爭好遠㗎!」

不過,老村民的安樂窩恐怕敵不過推土機的破壞。原來土木工程拓展署今年四月批出名為「馬鞍山區八個可供房屋發展用地的地盤平整和基礎設施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合約,價值約四百二十萬元,公開招標文件並無列出確實土地位置。

本刊取得該項研究的密件,發現八幅土地均位處馬鞍山郊野公園邊界的綠化地帶,當中五幅較貼近馬鞍山繞道、包括信義新村的土地,建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地積比率為六倍;其餘三幅深入馬鞍山下村的土地,則用作興建私營房屋,地積比率為三倍。八幅地可建樓面面積高達七百萬平方呎,可興建一萬六千個小型單位。

該份文件共有六十六頁,除了土地資料外,亦詳述是次研究目的及範圍,顧問公司須就交通、渠務、供水及環境作風險評估。文件更說明每幅土地均有其獨特問題,例如鄰近地下高壓煤氣輸送管以及馬鞍山濾水廠的氯氣儲存倉,部分土地則位處陡峭地勢( steep natural terrain),須評估山泥傾瀉風險。

帶頭殺入郊野公園

陪同記者落區的沙田大水坑區議員、新民主同盟容溟舟,知悉事件後感到驚訝及憤怒,質疑政府繞過諮詢及刻意隱瞞,「係咪因為呢八幅地,位處地方鄰近原居民村,鄰近郊野公園,或者一啲寮屋區,驚喺選舉年……有影響,而刻意地將呢八幅地收埋喺櫃桶底?」

翻查資料,梁班子上場後為求爭取民望,早已鎖定房屋供應為重中之重,更曾對郊野公園虎視眈眈,引來輿論強烈抨擊後,遂轉向綠化地帶埋手。梁振英於今年《施政報告》中透露,政府已物色一百五十二幅土地,打算改劃為住宅用途,當中七十二幅屬綠化地,涉及面積約一百五十公頃。不過記者詳細比對後,發現該八幅馬鞍山綠化地並不包括其中。

謝先生三代同堂居於信義新村逾五十年,原打算在此安享晚年,坦言從未聽聞政府有意在該處起樓,擔心家園將被摧毀。

鄰近新地雪藏豪宅

長春社助理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看過本刊提供的文件後直言,對此計劃聞所未聞,形容是「石頭爆出嚟」,質疑政府偷偷展開新一輪盲搶地,當中六幅土地緊貼馬鞍山郊野公園,實屬史無前例,「呢六幅綠化地帶,緊貼郊野公園嘅程度,比以往嘅七十多幅,都要更加之貼近。」他以馬鞍山市鎮規劃為例,綠化地帶的原意是將市鎮與郊野公園隔開及緩衝,政府今次形同帶頭破壞平衡。

除了緊貼郊野公園,政府將八幅土地如何劃分公私營發展亦可圈可點。記者上週到三幅劃作私營發展的土地視察,該處原是馬鞍山下村,有數十間寮屋以及向政府承租經營的花圃「李家園」。花圃主人李先生踢爆,政府原本打算收回花圃部分土地用作擴闊馬鞍山村路,惟今年一月收到通知,指其土地已從清拆範圍中刪除。記者致電地政總署清拆辦事處,職員回覆稱整個工程已取消,「係取消,唔係 delay(延誤),唔係 defer(延期)……即係話短期內都唔會再有。」

翻查資料,該三幅土地鄰近的大片土地,早已是新鴻基地產的囊中物,九十年代新地已向城規會申請,在馬鞍山舊礦場一帶發展低密度豪宅項目,○五年獲批興建一百八十幢兩至三層高獨立屋,佔地一百二十七萬平方呎,直至前年十一月終獲屋宇署批出圖則,但記者上週三曾到地盤視察,仍未見動工跡象。

雖然有關項目一直被雪藏,但新地銳意打通周邊通道為項目增值,更不惜斥資整修及擴闊道路,有關工程早於○八年刊憲,故部分村民接獲收地通知。但自從梁班子打算在該區搶地起樓,馬鞍山村路改善工程卻巧合地被叫停。

新鴻基早於九十年代已申請於馬鞍山舊礦場一帶,發展低密度豪宅項目,惟一直未開始動工,如今政府巧合地在該處發展住宅,新地第三代掌舵人郭基煇(右)有望大展拳腳。

區議員容溟舟質疑政府,目標土地與郊野公園接壤,政府為迴避反對聲音,繞過諮詢程序,刻意隱瞞研究項目。(曾春南攝)

政府違反程序公義

梁班子上場以來即盲搶地,更擬向郊野公園用地開刀,引來大批環保及保育團體抨擊。(鄒潔珊攝)

本身是工程師的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質疑,政府有明益新地之嫌,「發展商大條道理話,既然你公家都會發展,當然無理由要佢俾錢起路啦,隨時就係政府攞晒錢(公帑)出嚟起路。」他解釋,即使撇除修路問題,政府將該區劃作私營發展,最大得益者肯定是新鴻基,「沿住(馬鞍山村)路都有其他發展,當然交通會便利好多,譬如安排一啲村巴、小巴等等,都會更加容易得到運輸署批准,作為一個地盤,自然就會升值。」

黎廣德形容,政府盲搶地已到達「禮崩樂壞」程度,為求政治需要扭曲程序,未諮詢公眾便進行顧問研究,「攞好多數據,做到米已成炊,先至拎個研究報告出嚟,話俾大家聽,我已經做足研究,所以依家唔去馬都唔得㗎啦。」但他認為政府一旦開此先例,日後勢必引起更多爭拗,最終只會損害公眾利益。

本刊就以上問題向新地及發展局查詢,新地回應正就馬鞍山項目與政府磋商,暫時未有具體動工時間,而馬鞍山村路的工程屬規劃範圍內,將會隨發展項目一併展開,但無解釋突然停工的原因。

發展局截稿前無回應。

馬鞍山八幅土地曝光

註:八幅土地面積總共約一百三十萬平方呎,其中五幅劃作興建公營房屋,三幅劃作私營房屋,前者地積比率是六倍,後者則是三倍,預計樓面面積約七百萬呎,可興建一萬六千個小型單位。若落實建屋,其中兩條寮屋村落勢必滅村,鄰近的新鴻基豪宅項目則有望聲價十倍。

顧問曾撐填海起樓

馬鞍山用地研究由博威工程顧問公司中標,其副總裁兼董事文海亮曾開腔大撐填海起樓。

為迎合梁班子偷偷覓地起樓,土木工程拓展署今年二月為馬鞍山八幅地的可行性研究合約招標,但招標文件並無列出八幅地的確實地點,署方四月公布由博威工程顧問有限公司( Black& Veatch)中標。博威是跨國企業,專長水務及能源項目,全球有過百個辦事處,香港分公司包攬水務署大部分顧問服務,包括「檢討香港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等。

研究雖然未完成,但該公司高層對覓地起樓自有一番見解。其中副總裁兼董事文海亮,是現屆房委會建築小組委員會委員,小組其中一項職能正是審批公營房屋工程項目。文海亮一三年亦曾以香港顧問工程師協會主席身份,於立法會就長遠房屋策略發言,強烈要求港府盡快在維港以外填海起樓,又認為「填海既能解決房屋需要,又能令固體廢物得以循環再用,實屬一石二鳥的方案」。相反,現時香港花費大量金錢,將填料運到台山,為當地填了相等於二十個維園的土地,而港人卻為土地發愁,是相當荒謬的做法。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