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肅貪風暴 何厚鏵拍檔收買聯合國 揭賄賂王勢力圈 [壹週刊 - 1336] 何厚鏵,M1,



吳立勝賄賂至聯合國主席,可謂創賄賂之巔峰,而這個賄賂王來自澳門,在當地的勢力可謂盤根錯節,更曾與賭王及何厚鏵等人合組財團發展地產,是澳門勢力圈的代表人物之一。

封面故事

肅貪風暴 何厚鏵拍檔收買聯合國 揭賄賂王勢力圈

中國人再次揚名國際,今次連聯合國主席都可以賄賂,當真駭人聽聞。

正值香港曾蔭權捲入司法漩渦之際,澳門也爆大鑊,富商吳立勝涉嫌行賄聯合國大會時任主席,上月在紐約被捕。一個普通澳門商人,竟然能夠鑽進聯合國極高層,其手法引人關注。原來,吳立勝一向善於利用金錢收買政治勢力,早在九十年代,他就曾涉及美國民主黨的政治獻金問題,與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拉上關係。

除了在國際上長袖善舞,而在澳門根據地,吳立勝更大灑金錢建立超強勢力圈。透過食鮑魚與權貴發展關係,他更搭上澳門前特首何厚鏵、賭王何鴻燊和蘇樹輝等人,彼此更合組財團投地。此外他亦與歐文龍關係密切,更獲得現任特首崔世安的「賞識」,成為政府經濟發展委員會顧問,在賭權開放以來,勢力在澳門可謂橫行無忌。近年其公司新建業集團承建不少豪宅項目,更興建標誌性工程蓮花大橋,以及珠海橫琴口岸的聯檢大樓,同時他亦獲邀請而成為全國政協委員,足證有強勁政治勢力撐腰。

到底吳立勝是個怎樣的人,如何在濠江彈起走向國際,背後有何勢力網絡,本刊在澳門深入調查,為讀者把內情逐一揭開。

澳門百億富商吳立勝(右),去年七月以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前往北京出席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當時吳立勝未知已被美國當局暗中調查,一臉意氣風發。(中新社圖片)

澳門「百億富豪」新建業主席、兼全國政協委員吳立勝(六十八歲),九月十九日和助手乘坐私人飛機入境紐約後,突然被當地海關以「虛假陳述」拘捕,其後更被加控行賄罪。

吳立勝被捕時,正值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前夕,而待習近平離開美國之後,吳仍然被扣押等候起訴,據知美國方面事前已通知習近平,以免影響訪美行程。

幾年來,美國政府調查人員一直暗中跟蹤吳立勝,發現他由二○一三年至今,申報以賭博或收購藝術品、古董、物業為名,攜現款四百五十萬美元進入美國,但吳根本未曾進入賭場和購買古董。反而涉嫌用巨款來行賄聯合國大會前主席阿什( John Ashe),以及多明尼亞共和國駐聯合國副大使洛倫索( Francis Lorrnzo)等其他人,以協助聯合國通過在澳門興建會議中心,並由吳的公司承接工程。

聯合國主席貪到盡

聯合國大會前主席阿什( John Ashe),涉嫌於一一至一四年,收受吳立勝逾一百萬美元賄款,助對方謀取地產合約等生意利益。

據澳門政界中人透露,他們一直不知道澳門有興建聯合國會議中心的計劃,但又相信,吳立勝如沒有政府祝福或首肯,絕不可能就花大錢去賄賂聯合國高層促成此事。

據曼哈頓聯邦法院的起訴書稱,阿什和洛倫索二人就涉嫌於一一年至一四年,收受吳立勝逾一百萬美元賄款,助對方謀取地產合約等生意利益。這是聯合國爆出歷來最高層官員涉貪案,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透過發言人表示,對這宗貪污案感到「震驚與深切難過」。

不過本刊翻查資料,發現吳立勝多年來在聯合國機構內十分活躍,並捐款過億資助扶貧等項目,經常參與各種聯合國活動甚至頒獎儀式。一一年,吳獲選為聯合國舉辦的第二屆「南南獎」中一位得主,以表揚他熱心捐獻,他又曾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合照,透過捐款,他與聯合國高層打通脈絡。

美國奇貨可居在手

吳立勝和何厚鏵及何鴻燊在九十年代曾共組財團,一同開發政府所撥出的南灣填海區,並「開發」了一塊日後成為永利賭埸的用地。其後政府要用其他土地,換回這幅黃金地。

由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月訪問美國,二十八日才離開,所以吳立勝雖然是在上月十九日落網,但美國當局在二十九日才公布消息,明顯是「俾面」習近平,不想令他尷尬。

不過,澳門各界亦普遍認為吳立勝今次很難甩身,因為今次落控罪的不是地方檢察機關,而是聯邦法院,事件已經去到美國政府層面。有政界中人更指,吳現在是奇貨可居,美國當然希望從吳的口中,能指證更高層人員,甚至有機會掀起中美外交風波,然後向中國交涉利益。

由於吳曾是全國政協委員,屬於國家級官員,美國也希望從他身上獲取一些中國機密。據知中國當然知道美國的盤算,外交部將採取不理會態度,以免遭人話柄,儘管吳的家人正四出張羅,但最終要靠自己的勢力圈展開營救。

早已和克林頓搭上

在新建業集團辦公室的當眼位置,掛了吳立勝夫婦和克林頓的合照,而克林頓當時為美國總統,這張相是他「事業」的里程碑。

其實在九十年代,吳立勝在澳門發跡後,已部署攀附國際政壇。九十年代在澳門新華社記者符樹柏開路下搭上美國民主黨,在一九九六年美國民主黨一次籌款晚宴上,吳有份出席,並與前總統克林頓夫婦合照。之後他因涉及政治獻金問題,吳被指將七百萬美元轉到一名台商名下,其中一百四十萬再轉給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雖然吳最終沒被起訴,但其後數年未再踏足美國。

捲入國際醜聞,吳不單不覺得尷尬,甚至將這事引以為傲,經常掛在嘴邊,並把和克林頓的大大張合照,放在澳門辦公室的當眼處,記者一入門口就見到。

○八年時,有傳他在前台聯主席蘇進強牽線下,獲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秘密接見,雙方曾觸及 APEC議題,陳水扁還致贈吳立勝《海洋國家、進步台灣》一書。由此可見,吳立勝走「國際政治路線」已非一朝一夕之事,透過打通各種關係,吳立勝便可在當中獲取利益。

擺地攤出身

能夠揚名國際,吳的一生也充滿傳奇。據知情人士透露,吳本是廣東南海人,一九七八年到澳門謀生。初期在路邊擺地攤賣衣服,八一年創辦建業行,從事服裝零售、布疋批發等業務,經常出入香港鴨寮街與同行交接,並利用香港和大陸當時的布價差距,賺到第一桶金。

由於吳將布疋批發到內地,因而認識了佛山市委書記,據知該市委書記之後更成為他的金主,介紹不少大陸資金南下跟他合作。據認識吳立勝的人說:「佢食蛋唔食雞嘅,同國內地方政府關係搞得幾好。」由於有水喉源源不絕泵水,不用下下自己真金白銀,於是八九年開始,他開始大舉在澳門涉足地產、酒店及餐飲業,開始賺大錢。

生意起飛後,吳開始建立人際網絡。他首先搭上澳門名人蕭德雄,合作經營「阿一鮑魚」,由於蕭煮得一手好鮑魚,十分受澳門名人和富豪垂青,特別是跟何厚鏵交情匪淺,在舌尖上交際的推力下,吳開始進入澳門政、經勢力圈,他因而認識了賭王、何厚鏵、蘇樹輝和四姨太等權貴,連澳門中聯邦法務部人員趙燕芳也跟他合作。

除了舌尖上的交際外,長袖善舞的吳還有另一秘招建立人脈,就是在財神酒店經營夜總會,因他覺得夜總會有酒有女人,是最好也最放鬆的交際地方。吃完鮑魚,再一條龍去夜總會消夜直落快活,全程消費都由他拍心口,如此豪爽,自然朋友滿天下。

跟吳相識三十年的賭廳廳主何大志表示,他也聽過吳出手十分闊綽,據悉每次請人吃飯,一定會有鮑參翅肚醒胃,「一餐飯隨時十幾二十萬,不過係自己鋪頭。」但何覺得他是有目的疏爽,「對方可以幫到自己,有利用價值,就會疏爽,佢份人好有目的。」幾經攀附引線和流水宴客,吳最終進入了澳門的勢力圈子。

和吳立勝(右一)相識三十年的賭廳廳主何大志(左一)表示,吳對有利用價值的人,會十分捨得花錢。

與賭王特首合營公司

善於烹調鮑魚的蕭德雄,不但是吳立勝生意拍檔,更替他穿針引路,搭上豪門權貴。其中前特首何厚鏵,便是由蕭德雄介紹而認識。

吳立勝和何厚鏵及何鴻燊關係密切尚有一證,他們早在九十年代已共組財團,成立南灣發展有限公司,除了進行土地買賣生意外,又一同開發政府所撥出的南灣填海區。其中最經典的「開發」,就是「睇中」了一塊日後成為永利賭場的用地。

據消息人士稱,吳立勝以舉辦工展會的名義,向政府申請使用該幅土地,「個工展會都係求其搭咗個鐵棚,規模好簡陋。」其後,吳亦順理成章,以好價錢向政府買下這幅「黃金地」,「或者有人知道呢塊地,將來會賣俾外國財團興建賭場。」

本刊獲得的文件顯示,當時的南灣發展有限公司,何鴻燊任董事會主席,何厚鏵任副主席,而吳立勝與妻子潘曖荷則擔任董事,其他董事還包括蕭德雄等人。該塊永利用地在新賭牌發牌後,經政府以其他土地交換收回方式,再轉售給永利。不過,時任特首的何厚鏵,有沒有向公眾申報則無法得知了。

另外,本來屬公營機構的澳門廣播電視,因連年虧損,在九十年代初期,改組為「公私合營」,澳葡政府佔 50.5%,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佔 19.5%,南光集團有限公司佔 15%,何厚鏵佔 15%,並改名為「澳門廣播電視股份有限公司」。其後,澳門旅遊所持有的股份,轉售給吳立勝持有的新韻影視事業有限公司。

回歸後承辦大工程

澳門政商關係複雜,吳立勝(右二)和澳門前特首何厚鏵(左二)及賭王何鴻燊,曾合組南灣發展,發展澳門南灣人工湖及豪宅湖景豪庭。

從以上種種拍檔經商的情況可見,吳立勝和何厚鏵、賭王等澳門有勢力人士,關係十分密切。

此外,由於吳立勝和內地政府關係良好,澳門回歸後,由他控制的新建業集團,承建連接澳門路環及珠海橫琴島的蓮花大橋,以及珠海橫琴口岸的聯檢大樓,這些基建項目具有戰略意義,而他亦獲邀請而成為全國政協委員,政治本錢愈趨雄厚。另外,新建業亦開始興建多個大型樓盤,如氹仔的「星河灣•名門世家」等,已是當地首屈一指的大型發展商。

由一個擺地攤的小販,最後成為身家達一百四十億的超級富豪,並躋身澳門和內地的權力核心,甚至攀上了國際政壇,吳立勝如成功誘使聯合國主席支持在澳門興建會議中心,「阿爺」不單有面子,自己的建築公司承建這項大型工程,盡是雙贏局面,可惜這鋪大茶飯觸動了美國司法部的警號,把他生擒。

同行有高級軍官

原來吳立勝於美國被捕時,同場還有一名神秘人物,但此人並未有一同被捕。據知此人叫秦飛,是內地軍方高層,但一直非常低調。秦飛生於一九六一年,今年五十四歲,經常與吳立勝飛往美國處理事務。秦飛過往代表京方與美國的賭場高層會面,會由吳立勝做中間人交涉,雙方的關係並不尋常。今次吳被捕時,有內地軍官同場,反映事件其實可以推向更高政治層面。

當年澳門歐文龍一案,轟動中港澳。歐文龍曾出任運輸工務司司長,被指是澳門前任特首何厚鏵最「聽話」的馬仔。當年歐文龍收取商人巨額賄款,並輸送澳門當地地皮利益及放寬地皮限制為交換。

歐文龍在友好手冊寫上「勝:馬場對面頂屋」,勝是吳立勝的簡寫,馬場對面頂屋是指歐文龍想收取該樓盤的頂層複式單位。

本刊獲得的歐文龍友好手冊當中,記錄了摩(嚤)囉園天橋字句,被指與吳立勝有關。

與歐文龍千絲萬縷

本刊獲得澳門當局的機密文件、及歐文龍的「友好手冊」(即歐文龍日記)中,發現澳門廉政公署在調查歐文龍一案時,亦曾調查吳立勝。

根據「友好手冊」,吳立勝在○○年、○一年、○五年及○六年期間,曾與歐文龍會面,共見面十四次。其中在○○年、○一年及○六年,每年見面約一至三次,○五年時見得最為頻密,差不多每個月都會面一次。地點分別在澳門觀光塔、勵駿五樓以及置地廣場等等。在歐文龍的「友好手冊」,於○五年時正好寫上「勝: 500/+500/+100/+100/+300/」。「勝」是吳立勝的簡寫。而數字代表金額,表示歐文龍想或已收取了千五萬元。

同時,手冊上亦記載有「立勝:馬場對面/ 1間 penthouse」等字句,翌年手冊內亦記載了「勝:馬場對面頂屋」及「 HR/HS放高/馬場對面」字句。當中的意思,是馬場對面的樓盤建成後,會贈送一間頂層的複式單位予歐文龍作為樓盤批地等事宜的回報。

而澳門氹仔賽馬場對面,正正就是吳立勝旗下新建業投資的「星河灣•名門世家」項目。該項目共有十座有四十至四十五層高的豪宅,原本該項目只准建十六層高,但其後被政府放寬高度限制,准許改建成四十七層高。項目在○八年曾被物業背後的業主組成聯盟,據知當中還包括澳門名人周輝的母親陳鳳娥,集體向特首辦和澳門廉署投訴及要求調查整個審批放寬高度限制的程序,但都無功而回。

澳門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左)因貪污被判刑,其實還有多位富商涉及案件,但被起訴的暫時只得劉鑾雄及羅傑承。 (《澳門華僑報》圖片)

澳門當局憑友好手冊中的證據起訴華置前主席劉鑾雄(中),結果被判入獄超過五年。(林志謙攝)

澳門廉署放棄調查

而在「友好手冊」中,關於吳立勝向政府申請所涉及的土地,還有嚤囉園地段,該地原為澳門伊斯蘭教會租用,近年申請改建成四十層高的物業。

另外手冊亦寫有「氹仔 TN25,26」、「北安墳場地」、「青洲山」及「海天地段」等字句。由於歐文龍和吳立勝的接觸時間、項目開發時間及賄款數目,各方證據都相當啓合,故澳門的廉政公署,曾建議澳門檢察院解除吳立勝及其配偶潘暖荷名下所有銀行賬戶的保密義務,以便進一步調查。

不過直到目前為止,涉及歐文龍案的富商,只得劉鑾雄及羅傑承兩人被控告,澳門有關方面並無對吳立勝作出任何行動。澳門保安司黃少澤上週接受傳媒訪問時便指,吳立勝涉及的案件不屬於澳門偵查權限,明顯是置身事外。

縱有澳門當地勢力照顧,但今次吳立勝卻在國際層面闖下大禍,面對美國壓力、中央也在反貪,甚至曾蔭權都捲入官司的整體肅貪風暴中,吳的強勁勢力圈似乎也難以施救,甚至各人或已陷入煩惱中。

從歐的友好手冊中,發現吳立勝亦涉及澳門青洲山地皮項目,該地曾被本刊揭發由「水房賴」及「崩牙駒」兩大澳門幫派爭奪。(陳浩樂攝)

吳立勝旗下的名門世家地盤,曾獲政府放寬高度限制,該樓盤直至今年九月已套現七十億元。

撰文:艾馬、程志康、陳新政

攝影:王晴

插圖:祝健中

new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