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是誰 Chok死了香港樂壇? 陳輝陽 [壹週刊 - 1375] __,陳輝陽,M1,

陳輝陽自認無心向學,惟喜歡音樂。難得爸爸是古典樂迷,有樂友在廣州,便叫他去當地的聲樂學院學鋼琴,時為八十年代中,「Turnout係我人生最愉快的時刻。」後來他去了波士頓的BerkleeCollegeofMusic修讀唱片錄製、監製和錄音工程。九四年返港後入行。豪語錄是誰Chok死了香港樂壇? 陳輝陽陳輝陽上一首大熱之作,該是楊千嬅的《火鳥》?已經是一一年的作品。跟他在本世紀初、歌無虛發那幾年,不可 ...


陳輝陽自認無心向學,惟喜歡音樂。難得爸爸是古典樂迷,有樂友在廣州,便叫他去當地的聲樂學院學鋼琴,時為八十年代中,「 Turn out係我人生最愉快的時刻。」後來他去了波士頓的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修讀唱片錄製、監製和錄音工程。九四年返港後入行。

豪語錄

是誰 Chok死了香港樂壇? 陳輝陽

陳輝陽上一首大熱之作,該是楊千嬅的《火鳥》?已經是一一年的作品。跟他在本世紀初、歌無虛發那幾年,不可同日而語——誰不曾被「 K歌之王」洗腦?「其實我不缺 idea,仲寫得快過以前。我仲好有信心,寫到好嘅作品。」那為何減產?「好多人話,香港樂壇係咪就嚟死?不如我哋接受佢死咗。」「當呢個行業死咗,唔係我一個人死咗,而係所有活躍嘅 Composer都死咗。」

數不清他「死咗」幾多次。重點是,幾時死、點樣死?「就喺林峯攞金曲金獎嗰個 moment。」《 Chok》獲「 2011年金曲金獎」,大台圍威喂,何苦認真?「你覺得我睇得太重,但傳媒係有責任,唔係你頒俾邊個就邊個。」「我去美國讀書,係爸媽問人借錢,好貴。如果你話我聽,咁嘅歌攞金曲金獎,我點解要用咁多時間去研究隻歌點寫?」「對我嘅專業嚟講,係侮辱。」

練劍

發炮之際,陳輝陽先後說了三次「 No offense」、「唔關林峯事」,火力卻不減,「香港樂壇之死,兩個字:自私。」我城墮落,每日指鹿為馬的,不止是大台,更不止樂壇頒獎禮。社稷興亡匹夫有責,何況陳輝陽往績亮麗。自九六年王菲的《暗湧》開始,接着十年,香港人聽/唱他的歌過日辰。若他密密寫,總能留下幾枚良幣吧?「我嘅動力冇減退,每日都寫緊嘢。『寫緊嘢』的意思,包括 find out下一樣嘢點寫。如果有一日我要寫,佢就會嚟。」「好似劍客練劍,唔需要日日出嚟比武。」

因為冇 job所以冥想?「我做過 research,而家有超過一半嘅歌,係由歌手自己寫番。因為 melody太易寫,你啦啦啦,識唱 K就啦到一拃 K歌,慳成本。」「問題係,大部分人寫嘅歌,係冇情感,自己都唔知係乜。填詞人接咗你個 job,要搵啲 message填上去,都好痛苦。」「唱作人」的幌子背後,也不過是一盤縮數,惟紅人可免俗,「就攞陳奕迅嚟講,佢識寫,但唔會寫歌俾自己唱,因為佢深知人哋寫得好過佢。」餘下的版圖,也由後輩接管,「流行歌係年輕人的玩意。我寫 pop song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我好明白,唔會覺得可惜。好多嘢唔係你控制,有 job時,盡力去寫。我能夠做的,就係咁多。」

肥瘦

這十年,陳輝陽肥咗又瘦咗。高峰期,他的體重高達一百八十磅,近兩三年回落至一百四十幾。原因不外乎是重拾正常生活。每日八點起身,行山、跑步,「○二年做《 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時,三日才瞓一覺,然後又玩到朝早九點。」惟有壓迫生產線的下游,「最忙時,林夕都有少少微言:你知寫一首歌由開始到派台有幾多日?你長期霸晒啲時間,剩番一晚俾我。」「而家唔單止做嘢通唔到頂,連玩都頂唔住。」

走筆至此,我有點心虛。這個鐘數還未交稿,委實對不起美術部的同事,「寫唔耐,係思考的過程要諗得好清楚,落筆錯咗,就會錯下去。」作為遲遲不願動筆的藉口,這可算妙絕,但我沒勇氣跟編輯這樣說:「商業世界嘅勇氣,係你要做人哋未做過的。」陳輝陽成名之初,許志安曾跟他說:「你啲歌好難記。返嚟又唔係呢段、有一段又特別唔同,好難 hit嘅。」結果《會過去的》大熱,「而家睇番,真正能夠彈出的,係因為你做到破格嘅事。你破格,人哋會 copy你,結果你嘅嘢再唔破格。下個上來,又會冚咗你。」

失憶

《會過去的》就此過去。往後幾年,陳輝陽差不多逢歌必中。但顧客自覺是對的,「好多人唔信我會被人彈歌。點解唔會呢?咁神奇?」被打回頭的歌他留來自賞,不再推銷,「彈歌我接受。但而家大部分人,都係好冇禮貌。問咗你(攞歌),唔要,又唔好意思話你聽,唔出聲,再見到面就覺得冇咗件事。」他明示暗示,大家有事未了,換來對方一聲「係喎」,「我唔係好 buy呢種『係喎』。尤其而家有 social media,我哋記性其實冇咁差。」「扮失憶症候群」近四、五年尤其普遍,「我覺得同社會氣氛有關。同你打爛隻玻璃杯又唔認,係同一回事。」

論流行曲,當然不能抽空時代背景。這時代究竟有多壞?且讓時間回到八十年代,「好多人說那是香港的黃金時代、嗰拃歌手點樣影響東南亞。呢個係事實,但唔係事實嘅全部。當時樂壇點解咁輝煌?因為成個亞洲,得日本同香港有自由,其他全部封閉。唔係第二度冇叻人,係叻人展現唔到。」風水總會輪流轉,「香港已經進入咗一個混亂的時代,唔會有好 brilliant嘅人出現、所以唔會有好歌。」陳輝陽自覺幸運,見識過香港的風光和殞落,「繁華的時代,亦係接收創作最好的時代。流行歌,最重要唔係歌,而係流行。接收資訊,需要時間、心力。當佢乜都唔想要,你寫乜都冇用。所以我話我好彩。」

○一年叱咜頒獎禮,陳輝陽獲作曲、編曲、監製大獎。當年作品有《痛愛》、《交換溫柔》、《 2001太空漫遊》等。如果我們還唱 K,其實也離不開這堆歌。

陳輝陽也曾經常在娛樂版出現。但狗仔追踪的對象是他的女朋友,例如梁洛施、卓韻芝(左)等。

○二年的陳奕迅、陳輝陽、林夕(右起)。

棺材釘

深山練劍總得輕身上路, chok不得。陳輝陽忘了帶拍照用的服裝,攝影師倒也不介意。紅 T-shirt換上綠 T-shirt,反正無甚分別。他在中環的錄音室,早在○六年已關門大吉,「在香港 run一間 studio太貴,要好勤力去𢱑job,變咗我要為佢生存。」近年偶爾做電影配樂,「有啲工作唔會俾人見到,我又唔係好鍾意做 celebrity,係咪都喺報紙出現。今次做音樂會,要宣傳,所以先見到我。」

他的音樂會沒有天王天后,反而把自己的心水作品重新編曲,由廿八位妙齡女子作古典合唱。群雌粥粥令人想入非非,「有人問,呢廿八個女仔靚唔靚。我完全明白,我都係半個娛樂圈中人嘛。如果我要搞 AKB28,梗係睇個 look先。但佢唔明咩係 choir。」在荃灣大會堂只演一場,千四個座位,全場滿座都要怒蝕,「其實係。廿八個人,全部戴無線咪。淨係一套 system,報價都要七萬。」「香港場地好缺乏。合唱好似劇場咁,唔適合喺紅館搞。 Concert hall嚟講,荃灣大會堂已經係最多(座位),講你都唔信。」一開售已賣出七成,何不省下宣傳?「做宣傳,係對個 show嘅誠意。真係鍾意聽音樂的人,未必知道你做呢個 concert。」

若要向自己致敬,他十年前已經夠歌開「作品展」,「我視嗰種 show為『棺材釘』。開完就冇意慾再創作,但又想人哋記得你,其實係咁嘅意思啫。可能等我六十歲先啦。」他今年四十五,仲有排等,「加上我大部分歌都集中喺鄭秀文、楊千嬅、陳奕迅、容祖兒身上,單叫一個都好唔得閒。」

開 show過後光榮引退的,其實是陳輝陽的爸爸。他是古典樂迷,幾十年來一直在澳門搞業餘合唱團,「舊年睇咗佢嘅音樂會,佢話佢唔會再指(揮)。我爸俾我睇咗佢最後一次嘅演出,我係咪要以同樣方式,將我寫過的歌,呈現俾佢睇?」

一一年做《超級巨聲》第三季評判時,陳輝陽(後排中間)正值肥胖期。「呢啲 show其實係電視劇。而戲劇就係矛盾。」「我唔介意真嗌交,但介意假嗌交。例如某歌手,你真心覺得佢得?

我可以同你 debate。如果大家都知佢好,又要搵啲嘢話佢唔好,呢個咪 set咗劇情,夾計囉。」

為了音樂會,陳輝陽開了他第一個 facebook account,又請鄭秀文拍宣傳片。第一日有十八萬 view,第二日、三日已停滯。鄭秀文轉載後,又多了六、七萬。「有人話,應該搵多幾個朋友 share。我即刻拒絕呢個想法, view唔代表乜嘢。啲人見到鄭秀文咪睇吓,唔代表真係會聽你嘅音樂。 End up都係要靠你自己嘅音樂。」

最後的歌

敞公司有一座三角琴,寂寞已久。難得有知音人來訪,正好用來當拍攝道具。行政部的同事卻千叮萬囑,說此琴彈不得。「又唔係中國製、唔會爆炸吧?」我們暗自嘀咕。揭開蓋布,陳輝陽雙眼發光,「喺壹傳媒見到 Steinway,絕對係一件事。」他逕自彈奏,除了有幾個琴鍵走了音,一切安好,「佢都曾經風光過!」當然風光過,不然誰有閒情在公司置一座五、六十萬的鋼琴?如今我們是否也要承認,紙媒已死?

「佢會重生,但唔知幾時。」

「我覺得出路係撞番嚟,聽落好似好不幸,但呢個先係真相。一講係偶然,反而放心,因為唔到你主宰。」陳輝陽說的是樂壇。「不如喺度搞 show,彈晒貝多芬的奏鳴曲?」歐洲人愛在古剎搞古典音樂會。 N年後,若有人在堆填區掘出遺跡,發現垃圾山中竟有一座鋼琴,到時開 show,就更加應景了。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