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舊區淪陷十年噩夢 [壹週刊 - 1445] __,M1,

位於土瓜灣道的酒樓每日招待數十團大陸平價團遊客,高峰時會有逾百人聚集在門外。新聞追擊舊區淪陷十年噩夢內地旅客過多問題纏繞港人多年,紅磡及土瓜灣等舊區, ...






位於土瓜灣道的酒樓每日招待數十團大陸平價團遊客,高峰時會有逾百人聚集在門外。

新聞追擊

舊區淪陷十年噩夢

內地旅客過多問題纏繞港人多年,紅磡及土瓜灣等舊區,已成為藥行、鐘錶珠寶和朱古力店等只「服侍」旅客的大本營,多條街道被大陸客逼爆,令居民怨聲載道。有餐廳員工更明言:「呢度做遊客生意,唔做街客。」

住在樓上的街坊投訴,近十年每天清晨,即使關了窗,都被旅客聲浪嘈醒。旺角行人專用區大媽「登台」噪音,只出現在週末,他們卻要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受苦。

樓下二百多米長的街道,高峰時期估計有逾五百名旅客聚集,蹲坐或站在行人路,甚至佔領行車線。途人被迫走出馬路,巴士就在身旁駛過,學童小巴也被迫在中線接送幼稚園學生。

街坊擔心長此下去,恐釀成內地女遊客在旺角被輾斷腳意外翻版。

土瓜灣及紅磡有多處「淪陷黑點」,包括美景街、崇安街及庇利街等,均被大陸旅客持續佔路接近十年。淪陷之前,兩區街上多為小店及餐廳,後來有藥房及鐘錶珠寶等店進駐,打正旗號專門招呼大陸旅客,更愈開愈多。商人賺到盆滿鉢滿的同時,受苦的卻是當區居民。

五百遊客逼爆一條街





鄒先生形容土瓜灣已「淪陷」,全家人也十分討厭每日樓下有數百名旅客聚集和大呼小叫。

美景街街坊鄒先生投訴,旅行團由早上七時開始聚集,聲浪極為滋擾,令他十年來不能安眠。他住在九樓,幾乎全日關窗,「佢哋十年來都係咁樣好多人喺條街度阻住,我都慣咗,唯一唔慣就係啲聲。我哋每個人對瞓覺都有要求㗎嘛……我每日俾人咁嘈醒,你諗吓對個人嘅精神壓力幾大。」他估計樓下一條街,高峰期有逾五百人聚集。

記者在現場所見,導遊也是噪音來源。有導遊帶旅客到禮品店「消費消費」,其中數人在朱古力店裡繞一圈就離開,導遊即用無線咪大聲斥責:「等一下我們去餐桌那邊繞一圈,我們也可以出來了,不用吃了,是嗎?」又連番指入店是「行程規定」,要求配合。

美景街成為黑點,亦因該處有兩家酒樓。記者嘗試光顧其中一家,侍應竟明言:「冇位,呢度做遊客生意,唔做街客。」該酒樓數年前仍做街坊生意,現時卻只供應早、午、晚飯予旅行團,故整天都有遊客出入。曾有居民不甘長年累月受滋擾,向旅客掉水彈,其後雙方相隔幾層樓對罵。

行人被迫走出馬路





為了避開行人路上的遊客,家長和小童被迫走出馬路,埋站的巴士就與他們擦身而過。

在行人路聚集,他們又沒意識讓出空間予路人,導致路過街坊需走出馬路,即使是推着嬰兒車或拖着幼稚園學生的家長亦不能倖免。有小學生說經過酒樓時,不時要走出馬路才可通過。

酒樓前門對正巴士站,有二十多條線的巴士埋站,鄒指巴士和路人在馬路上擦身而過,「之前旺角有個女仔好不幸咁俾架巴士輾過隻腳,就係因為嗰度太多人。呢度都好大機會發生㗎喎!我哋條街仲窄過旺角㗎嘛!」

在巴士站等車的李先生亦苦笑說:「投訴都冇用啦……依家好似搵食大過天。大陸客唔識企埋一邊㗎嘛!佢有佢哋嘻嘻哈哈,企晒出嚟,你咪焗住行出去(馬路)。」

鄰區紅磡情況同樣嚴峻,單是庇利街一家朱古力店,門外經常站着近百名遊客。

距離朱古力店不足一百米,就是九龍城政府合署,內設母嬰健康院、健康中心及牙科診所,不少覆診的長者需經過重重阻隔,才可穿越人群。記者待在附近約半小時,就見有數名長者因遊客太多,在人潮中逆方向行時幾乎跌倒。

「地區大使一啲用都冇」





九龍城區議員余志榮發起關注平價團擾民大聯盟,要求旅遊業減少零團費或平價旅行團,「作為一個國際城市,我哋真係要諗吓,係咪以平價團或者零團費去吸引旅客?」

其實自去年十月,九龍城民政事務處實行「地區旅遊大使」計劃,派出身穿粉紅色背心的大使,於紅磡及土瓜灣的「遊客黑點」,呼籲旅客保持道路暢通及環境整潔,並勸喻旅遊巴司機勿阻塞交通。

不過上月多名大使被揭「蛇王」,工作期間更與旅客毫無交流。有街坊指一年來只見過旅遊大使一次,誤以為他們派單張宣傳本地景點。鄒亦批評,旅遊大使對改善街道阻塞問題「一啲用都冇」,「佢哋講兩句就消失,啲人就繼續企喺度。」

九龍城區議員余志榮直言,甚少見旅遊大使出現,批評他們人數太少,組織鬆散,但「有好過冇」。民政處回覆指,現時有約二十名兼職「地區旅遊大使」。惟單是紅磡及土瓜灣,估計每日有逾百旅行團到訪。

屋苑居民拒續租自救

余志榮批評,旅客對居民造成的滋擾已達臨界點,「依家係老闆賺錢,要本地當區居民找數。」他經常收到居民投訴,「怨氣太深,居民瞓都瞓唔到,點解我哋要受呢啲咁嘅苦?」

政府無視居民慘況,紅磡區碧麗花園決定自救,業主立案法團是地下店鋪業主,決議不再與藥行和朱古力店續租,現時屋苑門前旅客一掃而空,但鋪頭亦丟空多個月。

除了阻街和噪音問題,旅遊巴違泊問題亦十分嚴重,庇利街來回六條行車線,四條線經常被旅遊巴霸佔,只剩兩條快線可行車。運輸署去年將庇利街一幅地批作臨時停車場,可供逾三十輛旅遊巴以折扣價停泊,但據記者所見,繁忙時間只有三架旅遊巴停泊,二、三十架旅遊巴卻停泊在路邊,相信司機為慳錢而違泊。





大陸遊客吞雲吐霧的景況,在紅磡和土瓜灣隨處可見。





無論內街還是大街,土瓜灣隨可見旅遊巴違泊。

區議員促修訂草案

余認為如要從根本解決問題,需配合社區規劃及檢討食肆發牌制度,「依家發牌制度好簡單,安全、消防、衞生(合格),就可以發牌俾佢。呢啲係對內,對外嘅係咩?店鋪外公共地方管理,我哋從來都冇注意。」他建議,可參考申請酒牌程序,將來商戶申請食肆牌亦需諮詢居民,甚至徵詢警務處及民政事務處意見。

政府正就《旅遊業條例草案》立法,成立旅遊業監管局,為旅行代理商、導遊及領隊的發牌制度及規管立法。余志榮說:「佢依家工作範圍唔包括處理旅遊業對社區民生嘅影響,趁仲喺立法階段,仲可以加落去。」他認為,旅監局負責旅遊業整體規劃,更應關注旅客對本地居民造成的影響。





逼爆紅磡土瓜灣





曾經有內地大學生指踎地是中國文化,呼籲港人尊重。這名大陸遊客於數架巴士在他面前駛過後,仍然屹立不倒,的確令人「尊重」和「佩服」其勇氣。

撰文:時事組

攝影:傅俊偉胡智堅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