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香港打卡:香港打卡:石壁水塘填平起樓?揭滅村遷徙史



在1963年建成的石壁水塘,為當時全港最高儲水量的水塘,更埋藏一段本土遷徙史。(李子輝/關萬亨攝)

next 1/1 pre

石壁水塘水壩可遠眺一望無際的自然風光,景色一絕。(李子輝攝)

next 1/1 pre

在1963年建成的石壁水塘,為當時全港最高儲水量的水塘。(李子輝攝)

next 1/1 pre

部分石壁鄉村民當年因建水塘而要搬到荃灣石碧新村。(關萬亨攝)

next 1/1 pre

俗稱「水碗」的圓形溢洪道就像放大了的洗手盆出水口。(李子輝攝)

next 1/1 pre

石製豎井塔在疏導洪水上發揮重要作用。(關萬亨攝)

next 1/1 pre

馮女士只能靠舊照片,緬懷童年故居時光。(關萬亨攝)

next 1/1 pre

李女士認為水塘風光明媚,反對填平水塘。(關萬亨攝)

next 1/1 pre

村公所舊照片見證石碧古未被塘水淹沒時的田園風光。(石碧新村村公所提供)

next 1/1 pre

開發大嶼山爭議不絕,早前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有人提出把石壁水塘填平建屋,惹來激烈反彈。在1963年建成的石壁水塘,為當時全港最高儲水量的水塘,至今仍發揮儲水功能,更成為熱門的郊遊勝地,遊人可於長長水壩散步,也可遠眺大佛背影洗滌心靈。在明媚風光背後,原來更埋藏一段鮮為人知的本土遷徙史。

「舊時就係住靠山呢度,三間屋都係我哋一家,嗰陣細個通山跑好開心,突然間就要跟大人去市區重新嚟過,去市區搵工做。」上世紀50年代,因人口急促膨脹,本港面對食水短缺問題,政府選址大嶼山石壁鄉郊築壩建水塘,當時18歲的馮女士與家人及200多名村民,被迫放棄家園,搬到陌生的荃灣石碧新村過新生活。

看着村公所掛着尚未被淹沒的「石碧古村」照片,她緬懷童年時農耕生活,感慨當年未明搬村的偉大,換來一度為全港最高儲水量的石壁水塘。已屆古稀之年,她仍不時重遊舊地探親「嘆茶」,「老一輩去得就去,後生又冇經歷過,得返我哋呢輩記得。」

當年因食水不足而滅村建塘,今日卻因土地問題,有人提出填塘起樓。馮笑言:「咁咪可以搬返我哋返去住囉!」主要倚賴東江水的今日,石壁水塘的儲水地位已跌至全港第3位,儲水量約2400萬立方米,每年收集佔全港集雨量12%的雨水,為大嶼山、港島及其他離島提供食水。

現時石壁水塘更重要地位是熱門郊遊勝地。「呢度一望無際好舒服,香港好難再有咁舒服嘅地方,填平佢起樓好可惜!」李女士趁假日與友人到來欣賞水塘風光,坦言水塘環境恬靜優美,適合都市人減壓。不少遊人在水壩散散步,或遠眺大佛背影,享受寧靜一刻。

大自然風光明媚,石壁水塘的水務設施亦值得觀賞,從巴士站旁的水塘紀念公園向塘中望過去,可見俗稱「水碗」的圓形溢洪道,像放大了很多倍的洗手盆出水口,在疏導洪水上發揮重要作用;還有本身是抽水塔的石製豎井塔,靠石橋與岸邊連成一線,亦是水塘的特色設施。趁未被填平,好去遊山玩水!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