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專案專題:A1頭條:南亞小販兵團 攻陷中環



南亞小販兵團與食環署小販管理隊大打游擊戰。

next 1/1 pre

每逢假日,南亞小販兵團都會在中環及金鐘一帶向外傭兜售貨品。

next 1/1 pre

突擊行動未能拘捕任何人,只能充公小販遺下的貨品(箭嘴示)。

next 1/1 pre

食環署職員湧至中環炮台里進行突擊拘捕。

next 1/1 pre

緊急時小販會將貨物包起逃走。

next 1/1 pre

小販兵團利用客貨車將貨品運至各個外傭聚腳點出售及用作流動貨倉。

next 1/1 pre

兵團於擺賣地點前後多個位置派人擔任「天文台」(箭嘴示)睇水。

next 1/1 pre

南亞小販兵團倍增,人丁單薄食署「無晒符」。近月每逢假日,中環及金鐘一帶湧現過百名專向外傭兜售衣服及日用品的南亞裔小販兵團。本報記者發現他們除有專人作「天文台」把風,更有客貨車作流動貨倉,與食環署小販管理隊大打游擊戰。有知情人士透露,南亞小販當中不少為持「行街紙」的酷刑聲請申請者,一旦被捕會拚命反抗,惟食環署月前竟削減中西區前線人手至每更約十人。有工會代表直言,前線人手嚴重不足導致執法期間寡不敵眾。

假日的中環及金鐘一帶聚集大量外傭,逾百人的南亞裔小販兵團亦乘勢向外傭兜售衣物、手袋、充電器等日用品,更以仔細分工及游擊戰術躲避食環署小販管理隊的追捕。

記者連續多個周日追蹤發現,為數逾百人的南亞小販兵團遍布中環及金鐘多個地方,並以中環炮台里、遮打道、美利道行人天橋及環球大廈對出範圍為重災區。就觀察所得,南亞兵團分工井然有序,他們先於早上七時多利用客貨車,將多個尼龍袋盛載的貨品運至各個外傭聚腳點,公然席地擺賣,兜售衣服、鞋及手袋等物品。為方便「走鬼」,小販均會將貨物放於布上擺賣,緊急時只需包起貨物即可動身。

為防食署職員突襲,兵團於擺賣地點前後多個位置均派人擔任「天文台」睇水。他們警覺性極高,不時以手機互相通報食環署職員位置。記者日前於周日巡視期間,約十名食環署職員跑向在中環炮台里擺賣的十多名小販作突擊拘捕,惟附近「天文台」即時「通水」,提醒小販逃走,最終食署職員只能充公一袋小販遺下的貨品,未拘捕任何人。

面對人多勢眾的南亞小販大軍,中環一帶只有約十個食環署職員駐守,而且大多只會長駐於環球大廈及遮打道一帶,令多個擺賣黑點完全真空。記者更發現部分小販兵團無視食署職員,在環球大廈對面街道手提各種衣物及手袋暗中向外傭兜售。兜售的小販神色鬼祟,而且不時會由他人接力以免引起注意,成功將大袋衣服沽清。

「以前得十幾二十個(南亞裔小販),依家有成百幾二百個,食署得嗰十個人,守得呢邊,另一邊就失守。」有知情人士透露,南亞小販兵團近月人數增至近一百五十人,集團更安排「睇場」負責指揮小販行動,惟食環署不但未有加派人手,近月更將部分中西區職員調遣至他區執勤,加上隊中傷病人員,令於中環當值的人手每更只餘約十人,導致雙方「兵力」懸殊。

「一個月都差唔多十單,見報嘅都幾單」他指不少食環署前線員工於執勤時受傷,因大多南亞裔小販為持「行街紙」的酷刑聲請申請者,每次被捕時均會暴力反抗逃走,「試過有人啲貨被充公咗,就成班人衝埋嚟打人搶番啲貨,報警都冇用,(警方)嚟到都打完走晒啦」。他批評署方不斷削減人手,有職員退休後亦未有填補空缺,做法如同置前線人員生死於不顧。

「暴力反抗成日都有,好多係推跌你先逃走,受傷率都幾高。」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主席李美笑表示,由於貨物為聘用小販的集團擁有,加上小販本身多為「無證人士」,因此不少南亞小販被捕時均會極力反抗,令不少同事受傷。

食環署回覆表示,過去一年共有三十五宗涉及小販管理主任職系人員在執行職務時遇襲受傷的個案,但署方指由於人手加減及調動為內部部署事宜,因此不會回覆實際數字,但署方會按實際需要,適時調配小販事務隊人員和檢討行動策略,致力在各區進行小販管理及相關執法工作。

更多新聞,請瀏覽太陽報網頁:

http://the-sun.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