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阿陶玩大咗 林卓廷黑面走人 [壹週刊 - 1395] __,M1,

本來拍賣氣氛好哋哋,阿廷(左一)俾人揼心口仲笑笑口,點知阿陶(左二)臨尾講句「民主黨,賣香港」,搞到阿廷面燶燶走人。(社民連facebook圖片)眾人諸事阿陶玩大咗 林卓廷黑面走人社民連上星期六晚搞咗個十周年籌款晚宴,筵開六十席,當中唔少係泛民、自決派同路人。社記不嬲都無畏無懼,有嗰句講嗰句,不過有啲玩笑就似乎講大咗,搞到有人嬲嬲豬,黑面即走。事緣籌款晚宴靠拍賣搵「金主」,白鴿黨劉慧卿今屆立會讓位 ...


本來拍賣氣氛好哋哋,阿廷(左一)俾人揼心口仲笑笑口,點知阿陶(左二)臨尾講句「民主黨,賣香港」,搞到阿廷面燶燶走人。

(社民連 facebook圖片)

眾人諸事

阿陶玩大咗 林卓廷黑面走人

社民連上星期六晚搞咗個十周年籌款晚宴,筵開六十席,當中唔少係泛民、自決派同路人。社記不嬲都無畏無懼,有嗰句講嗰句,不過有啲玩笑就似乎講大咗,搞到有人嬲嬲豬,黑面即走。

事緣籌款晚宴靠拍賣搵「金主」,白鴿黨劉慧卿今屆立會讓位俾乳鴿林卓廷,阿廷亦順理成章成為社記揼心口對象,不過社記前主席陶君行口多多,喺台上開玩笑大嗌「民主黨,賣香港」,企喺隔籬嘅阿廷當堂面色一沉,話俾多次機會阿陶講,點知阿陶繼續唔收口,大嗌「民主黨,正契弟」,結果搞到阿廷好無癮,黑面走人。

同樣有出席嘅乳鴿區諾軒,上台嗰時就笑笑口還擊,話阿陶花名係「廢陶」,仲話「民主黨,賣香港」個「賣」,應該係 MY,即係 My香港。咁都兜得番,現場梗係拍爛手掌。嚟緊二月就係民主黨黨慶,區諾軒就話個人支持請阿陶到場,仲講明會「報仇」揼番佢心口。

票王朱凱廸今次都有嚟晚宴,當日一齊選新西但係落敗嘅社記副主席黃浩銘,都有邀請阿廸上台。阿廸話佢喺長毛身上學識團結,又話以前去晚宴,都係有人請,今次佢可以買兩張枱,認為有能力就要幫人,做咗月薪九萬幾蚊嘅議員果然唔同啲。

至於剛剛退出公民黨嘅毛孟靜,就講笑話加入社記,不過似乎毛姨姨嘅形象同社記唔係好夾,唔知過往以「毛范議員」形象一齊講本土議題嘅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又肯唔肯招攬毛姨姨呢?

劉生係乜水? 黑馬特首候選人?

話說响選管會網站入面有個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嘅中央平台,俾公眾可以隨時查閱各候選人嘅選舉廣告。《壹》仔上星期 click入去睇過,發現候選人除咗有胡官個名之外,仲有一位叫劉子穎( Vincent)嘅神秘人。

Vincent係乜水?諗到頭爆都無印象,响官、政、商界諗住查吓呢位劉生嘅背景,結果亦一無所獲,莫非佢係中央欽點嘅黑馬?《壹》仔惟有直接問選管會,但佢哋拖咗幾日都未有回覆,而就响《壹》仔問完之後無耐,呢位劉生嘅資料,竟然响網站靜靜雞被消失。唔知呢個係咪而家政府部門答覆傳媒查詢嘅新方法呢?

查實,直到呢一刻,除咗胡官之外,前新思維成員、自稱「國安人員」嘅邱勛,同埋前民建聯成員胡世全都已經宣布參選,之但係,呢個中央平台就冇佢兩個人嘅宣傳申報,有幾大誠意參選,大家心照。

月初宣布參選嘅胡官雖然連能否入閘都未知,但選管會已經「確立」咗佢嘅位置。

呢位劉生,無論喺官、政、商界,都一樣查無此人。

社記黨歌 點解咁怪雞?

周博賢(左)話首歌係先由彭志銘(右)填詞,所以掉番轉頭編曲會有難度。(袁慧妍攝)

社記十周年,當然要有新搞作,原來社記搵咗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作詞、音樂人周博賢作曲,寫咗首黨歌,喺晚宴上首次獻唱。不過成首歌旋律怪怪哋,歌詞除咗「沒有抗爭、哪有改變」八個字係聽得明之外,首歌都冇乜邊句聽得清楚。

周博賢做開流行音樂,冇理由咁敗筆。一問之下,原來周博賢呢一年忙住搞立法會、藝發局、選委選舉,忙到冇時間作歌,所以首歌先由彭志銘填詞,佢再按歌詞編曲,然後又俾番彭志銘同埋樂隊「血汗攻闖」修改,最後混合咗呢個版本出嚟。社記黨歌同一般商業製作係兩回事,又真係唔可以直接比較嘅。

社民連《戰歌》

踏遍破碎玻璃彎路

爬過滿佈蛋殼的高牆

冰冷激盪

立站怒火燒光街角

只見黑影般的猙獰

悲憤躁動

風起了吹響堅守自決命運的響號

犧牲也無言抗強權

拼命拼命不認命

才是我本性

守護我城衝出枷鎖

解開魔咒捍衞自由行公義

你我齊聲嘶叫吧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沒有抗爭哪有改變

華永會光速批三千萬前傳 劉江華落手搬龍門

前排有人踢爆,由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做主席嘅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竟然只係用咗六日,就向青年軍批出三千萬捐款,劉局長本身又係青少年軍嘅榮譽顧問,佢唔俾人話有利益衝突先至奇。不過《壹》仔就發現,原來成件事,仲有前傳。

睇番華永會嘅財政報告,截至一四年底,個會坐擁近七十億元資金,其中單係可供出售嘅金融資產有近四十億元,再加上每年有接近一億元收入,咁有米,捐三千萬出去真係濕濕碎。

之不過咁,其實華永會想捐錢,都受法例限制。根據《華人永遠墳場條例》第七條二款,就講明委員會嘅捐贈對象,只能夠係「任何為有華人血統的利益而營辦的慈善機構」,由於青少年軍未必係華人血統,所以有機會唔符合受捐贈條件。但係,原來呢條條例响今年五月底,已經响立法會三讀通過修訂,將「有華人血統」改成「香港社會或香港社會任何界別」,當時經手修例嘅,正正就係劉江華。當時佢仲講過,修例之後會令華永會嘅捐贈更有彈性。而如是者,唔夠一個月後,三千萬就已經捐咗俾青年軍喇。

原來今次唔單止球證、旁證、球員都係自己人,就連個龍門都由劉江華落手落腳去搬埋,仲邊度夠你玩!

劉江華做主席嘅華永會,截至一四年底有成近七十億資金,佢亦唔介意由改例到批款到收錢都一條龍服務,咁有「效率」實在非蟻民能夠明白。(《蘋果日報》圖片)

撰文:巫不言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