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于燕平:做財爺家廚 猶如雞煲翅 [壹週刊 - 1409] __,M1,

寸嘴的于燕平說,如有機會再見曾蔭權,他希望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壹週人物于燕平:做財爺家廚 猶如雞煲翅前特首曾蔭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被判囚 ...


寸嘴的于燕平說,如有機會再見曾蔭權,他希望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

壹週人物

于燕平:做財爺家廚 猶如雞煲翅

前特首曾蔭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被判囚二十個月。曾是香港最高領導人的曾蔭權,淪為首名踎監前特首,身敗名裂。曾太形容,判刑當天,是好黑暗的日子。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正當曾府

上下都痛入骨髓,有人卻喜上眉梢……

曾蔭權前家廚于燕平曾出書爆曾氏夫婦大鑊,早前他接受本刊訪問,細數在曾府工作時遇到的刻薄事,披露了曾氏夫婦的小家貪心、錙銖必較的本性。

訪問一出,即引來兩極評價,有人罵他「無品」,謂曾蔭權現在已夠坎坷,批評他不應舊事重提,企圖對前僱主落井下石。

于燕平對此卻不以為然,說自己問心無愧,也沒想過要推卻採訪邀請:「傳媒問咩,我就答咩,句句真話,唔係抹黑。佢係好慘,但唔係因為咁,我就要講話佢係好上司……

又好現實咁講,冇人識你嘅話,你想呻都冇人聽你講,咁依家啲人主動想聽我分享,咪分享吓。」

圓滾滾的于燕平,今年六十有三,是典型的「上海佬」,說話尖酸、中氣十足、嗓門很大、略帶鄉音。他與曾蔭權的瓜葛,早年他氣得出書狂數。

假仁假義抽水王

曾蔭權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被判囚廿個月,現已轉到赤柱監獄服刑。

事隔十多年,年屆七旬的曾蔭權鋃鐺入獄,曾對他恨之入骨的于燕平,禁不住喜上眉梢,風騷地不斷接受訪問,但卻又揚言有點於心不忍,更說自己早已放下仇恨:「幾年前,我仲好憎曾生。我憎佢乜嘢呢,我哋打工為乜嘢?為咗錢咋嘛,你俾幾多錢我,我就付出幾多,你冇理由要我做多咗嘢,我超時工作,你又唔俾錢我,咁樣講唔過去。但依家不單唔憎佢,仲可憐佢。」

早在曾蔭權未判囚前,于接受本刊訪問,他當時表示希望可以在曾蔭權入獄前,「煮一餐俾佢食,希望他可以在監獄裡面有強壯身體捱得過。」其後又說希望法官讓曾蔭權緩刑,因為擔心一向腸胃差的曾會吃不慣囚犯餐。不過,于的言論一出街,隨即惹來不少網民反感,批評他「無品、無口德」,是假仁假義的抽水王。

如今曾蔭權被判刑二十個月已成定局,于聲言心中滿是感慨。在他眼中,前老闆絕非大奸大惡,只是貪小便宜:「呢個人唔會做好大的壞事,貪污幾億幾十億,佢唔夠膽,但係貪小便宜佢一定會,而且好鍾意。由一個推銷員做到特首,本應係個好勵志的故事,係個好成功的香港人。」

坐私人飛機出差

于燕平透露,過往財爺官邸每逢一、三、五都會有大型宴會,而小宴幾乎天天都有。高官請客的開支,全部由納稅人埋單。

中雖說不討厭前老闆,但當記者問起他們之間的恩怨,他還是會毫不留情地滔滔不絕。風水輪流轉,曾蔭權去赤柱當階下囚,于燕平竟然能擠到富豪身邊。

原來,不少富豪都喜歡聽政界的八卦趣聞,見于師傅牙尖嘴利又敢於爆料,且又通曉不同國家菜式;於是在數年前,有人搭上搭找上門,代富豪邀請他出差到外地的私人郵輪上宴客。

于當時興致勃勃地接下這項工作,始知原來當富豪大廚都可享有富豪級待遇。富豪安排司機開車到于家接他到機場,他只需把護照交給空姐後,便直上私人飛機,飛往歐洲。

在私人飛機上,他躺在比頭等機艙更豪華的座位,抵埗後,已有人安排好接駁交通及住宿,而他只需要在豪華郵輪上邊做菜邊做棟篤笑娛賓。「我終於知道點解曾生咁鍾意坐私人飛機同遊艇,因為真係好正!」他邊說邊興奮地向記者展示五層高的超級郵輪照片。

一次出差當大廚之後,生意竟然陸續有來,他聲言自此經常有人開高價請他到歐洲出差,每次出差幾天,便已經收入數萬元。

落難少爺仔

于燕平憶述,曾蔭權曾向他表示自己已吃遍所有美食,要求他煮多點特別的菜式。

于一九五四年生於上海書香門第,爺爺為國民黨官員,父親是政治家和名嘴,一家本生活安穩富足;可惜好景不常,剛滿三歲時就遇上毛澤東搞大躍進,家道中落,于失去了少爺身份,還要四處去表演,彈琵琶賣藝賺錢幫補家計。

一路長大,捱餓已成習慣。在他十八歲那年,無意中觀察到鄰居不時會帶雞、魚回家,細問之下得悉原來鄰居是廚師,常把煮剩的食材偷偷帶回家。他看在眼裡,知道當廚師不愁吃,於是就決定揸起鑊鏟。

一九八九年,于聽說香港是個賺錢天堂,跟家人商量後,就拿着二千元來港闖蕩。甫到香港的日子,他只夠錢租旺角登打士街一個百多呎的小房間,共用廚廁,月租七百元。在酒店做廚的他,憑着一雙巧手很快就闖出了名堂,各大酒店爭相聘用,連小甜甜嘗過他手藝後都讚好。短短幾年間,已經賺夠錢買車又買樓。可惜到了董建華年代,他的物業變成負資產,人工不斷下降。生活逼人,他決定轉做政府工,以保生計。「我見到司長嘅官邸請資深廚師,於是就展開漫長嘅求職路,半年之後佢終於都請咗我。我天真咁樣以為,做咗公務員,就等於有個鐵飯碗,下半生無憂。」

到官邸當家廚

一九九九年,他獲聘為時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的家廚,由曾親自與他簽約,合約上寫明月薪一萬五千元,每週工作四十四小時。但隨後他竟得悉自己需廿四小時候命,且無超時補薪。工作僅僅十個月,他就因寫信向董建華及陳方安生投訴在曾府工作超時無補水,而遭到解僱。

二○○○年,于為追討被拖欠補薪,與曾對簿公堂,最後勝訴,獲賠四萬多元。雖然贏了官司,但自此卻沒有人敢聘用他。

沒有人請,那就靠自己。他向銀行借了十萬元,做私房菜生意,生意絡繹不絕,兩年後又因受到瘋狂電話滋擾而結業。

失敗失意,他黯然離開香港。「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着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于以梅花自喻,抒發自己請纓無路、壯志難酬的苦悶。隨後,他重歸家鄉,跟隨父親在內地做棟篤笑,直至曾落台才回港發展。

于的大半生,似乎都擺脫不了「曾蔭權前廚」的稱號。曾經因為曾蔭權,令他「雞毛鴨血」,所以恨;但諷刺的是,若非曾蔭權,他亦不會聲名大噪。「如果要形容喺曾生官邸工作的日子,我會用『雞煲翅』,驟眼睇落就好睇,但其實都唔係好高級,好 cheap㗎咋。」于依舊話裡有骨、眉開眼笑地說。

當曾蔭權家廚時,于燕平被要求廿四小時於司長官邸中候命,未經批准,不得離開半步。

于本來是上海少爺仔,自小學習琵琶,但家道中落,琵琶竟成了他的謀生工具,他得靠表演琵琶賺錢。

撰文:時事組

攝影:李育明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