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潮男潮女性淘金 [壹週刊 - 1409] __,M1,

港青阿偉和友人合資在旺角經營性商店,他說近一年旺角真的多了很多同類店鋪,但競爭太大,有些店鋪開張數個月已關閉。壹號專題潮男潮女性淘金性,對這一代年輕人 ...


港青阿偉和友人合資在旺角經營性商店,他說近一年旺角真的多了很多同類店鋪,但競爭太大,有些店鋪開張數個月已關閉。

壹號專題

潮男潮女性淘金

性,對這一代年輕人是很直接的事,性商品,也不是停留在我們觀念中,只是大叔大媽的調情用品,現在反而更多是年輕人的日常用品。

當游蕙禎大呼「冇地方扑嘢」之時,其實也側寫了年輕一代性愛跟吃飯一樣普通。更多人喜歡用,就自然有商機。

近幾年,性用品行業也起了一場大革命,由以前的「工具性」用品,變成更多的「潮流性」用品,大批九十後的年輕人,也走進這個性愛行業淘金,除了在社交平台開網店,更多的還在鬧市旺區開鋪賣性用品。年輕人開性商店,一下子成為新一代的潮流。

年輕人開性商店,也有其特色,就是用「推銷護膚品」方法的第一身試用,吸引少女使用,或者「以愛情導師」身份,指導毒男如何提高快樂指數。

走進這股性用品熱潮的淘金者,什麼人也有,寫字樓會計文員、私人屋苑會所職員、電工工人,甚至連落選港姐也有,其實還有很多很多……。當中有人月賺十多萬,有人年多時間開兩間分店,但亦有很多人開了數個月便支撐不了關門結業。這個浪潮,有人歡喜有人愁。

究竟這個性熱潮是否真的這麼容易賺錢,本刊走訪了多間性商店,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故事,亦各自有自己的觀點。但無論如何,性用品這門生意,無論投資者還是客源,都變得年輕化。

因為愈來愈多年輕人賣性用品,性商店亦變得愈來愈光明正大。

因為一班年輕人跑了入來,令原本令人面紅耳熱的性用品,好像變成一種潮流。性商店,變得愈來愈光明正大。

旺角多了七成

性商店的客人愈來愈年輕,還有不少女孩子來光顧。客人 Jennifer就說,都會買一些唇膏形的性玩具,作為生日禮物送給朋友。

「我都覺得近一年多咗好多性商店,大概多咗百分之七十。而且開鋪嘅都係年輕人,好似有啲剛畢業,幾個朋友在網上看到多人討論,覺得有商機就合作一試。」本身做電工的阿偉(二十七歲),三年前跟兩名朋友合資三十多萬,在旺角兆萬中心開性商店,他說香港愈來愈多年輕人開性用品店鋪。

多了年輕人走進來,阿偉覺得可能是太多相關網上分享及媒體報導,覺得這門生意很易做,「好多九十後嘅年輕人,覺得打工無發展,就想出嚟創業,見到有人做得成功,於是就一窩蜂開鋪。」網上開店可以不用成本,有人訂貨才去入貨,加上性用品較吸引網上收視,推銷也較容易。

最重要是,現在的年輕人性觀念較開放,接觸性的機會也比較多,所以不會介意買性玩具跟伴侶玩。

兩個月就執笠

阿偉去年曾到澳門參觀成人用品展,還跟多名 AV女優合照。

年輕人做這門生意,阿偉會覺得還有一個優勢,「好似有年輕客人入嚟,如果見到係一個阿叔或阿姐睇鋪,大家唔同時代好難溝通,又或者對住阿叔阿嬸會怕醜唔敢問。我哋嘅優勢,係令到年輕客人無咁拘謹,乜都傾得。」他說年輕人更會懂得利用不同的社交平台去推廣店鋪,各出奇謀去吸引年輕客人,「我哋會搵啲 Ig女神幫手,叫佢哋上嚟『打卡』再上載,都會吸引好多粉絲睇,睇完上嚟幫襯。」

多人開鋪,使更多人覺得有商機,蜂擁入市,卻說生意並非易做,結果又有很多間倒閉。「關鍵是客人不是傻的,好多人以為入大陸貨,一蚊就可賺十蚊,其實好多客係喜歡日本貨,感覺都唔同。」而且,不是每件貨品都會大熱,關鍵是看店主如何在網上推銷。

阿偉估計也有三、四成的店鋪,這幾個月因為支撐不了而結業。「有啲開兩、三個月,甚至只開了一、兩個月就玩完。佢哋多數租一啲短期租約人流少嘅商場,幾千蚊租金,但最終都係無生意而執笠。」這股性熱潮,競爭原來十分之大,要淘到金並非易事。

阿偉說這一行其實不易做,單是向某些日本公司訂貨已十分困難,「佢哋要查清係咪真係有呢間實體鋪,店鋪嘅信譽同評價係咪好,因為佢哋賣產品俾你,都唔想你間鋪品評差,影響佢哋聲譽。」他們花了兩年時間,才得到某些日本公司信任,願意供貨給他們。

好多毒男幫襯

入貨難,留住熟客也很重要,「因為客人會同朋友互相交流,一個客人可能會帶幾個朋友嚟。」阿偉說客人多是年輕人,當中不少都是沒有拍拖的毒男,「所以最多男人買嘅,都係男性自慰膠,每個月最少賣幾百包,多數係毒男買,佢哋無女朋友嘛。」

對付毒男,一定要投其所好,跟他們講漫畫講打機,「佢哋仲會 WhatsApp我哋,問邊種產品最舒服,好得意㗎。」為了留住一班毒男客,阿偉還請了一個靚女店員駐場,變成生招牌。「因為毒男好少跟異性傾偈,突然間有個異性同佢哋講性,可能會開心啲,會成日嚟,買產品反而係其次。」

阿偉表示,性商店並不如外界想像般本小利大容易發達,「可以有好少少嘅生活,但唔係賺得好厲害。」他說每件貨大概有五十至一百巴仙利潤,但也要看匯率,日圓低水時,利潤便高一點,「試過最多一個月賺十幾萬,平時都有六、七萬嘅。」他和拍檔也想過開分店,但要小心考慮,「一來競爭大,二來依家鋪租真係好高,要計清楚先。」

落選港姐奇招吸客

落選港姐兼做過 TVB藝員的楊雅斯,總共開了三間性商店,因而被人稱為「性女」。

「其實我有諗過係咪因為我嘅關係,因為有好多傳媒訪問我,佢哋年輕人可能睇見我做得唔錯,於是跟住做。」一二年落選港姐、 TVB前藝員楊雅斯( 30歲),自信地說懷疑這股性熱潮,或多或少由她帶起,因為她已開了三間性商店。

未有鋪頭前, Cindy(楊之洋名)已和男友在 Ig代購不同貨品,其中性用品最好賣,「佔中時,發現先達有間鋪平租五千蚊,索性開間鋪嚟實地擺貨。」落選港姐賣情趣用品,令人無限遐想,生意出奇地好。一五年,她先後在銅鑼灣及旺角信和中心開分店,因而被網民稱為現代「性女」。

拍片教人縮陰

楊雅斯喜歡拍片擺上 YouTube,教人用性玩具,由於言論大膽,有些影片點擊率過百萬。

做過藝員,當然懂得宣傳,她見很多 blogger上網介紹化妝品,更喜歡拍片擺上 YouTube,於是把性商品當作化妝品來推銷。「因為好多人經常問我性用品問題,我答到口水都乾,不如拍片擺上網啦,客人就知道點揀。」例如下陰太乾,用什麼潤滑產品會很好,介紹手法如同化妝品,女性網友喜歡之餘,男網友也大感興趣。

落選港姐教你用性玩具,每條片也爆紅,「『飛機杯』條片五十幾萬人睇,嗰個月呢樣產品賣清光,入貨都入唔切。」「縮陰球」的短片,點擊更超過一百萬,「好多媽媽級女士,睇完之後都嚟幫襯,賣咗四、五百個。」網上真人騷,令她賺到盆滿鉢滿。

她覺得這行業是有潛力的,但要看經營者怎樣去做,「我覺得潛力唔係市場,而係經營者點去搵一個產品,令客人會買嘅。」如果她覺得某種貨品會熱賣,她會押重注,「我會投資數十萬攞個總代理嚟做,買起整批貨,唔俾其他人賣,亦唔會批發俾其他人。」

行家針對報警

近一年,她看到很多年輕人在旺角開性商店,但很多都是失敗,「我經常都話,做事無心機無宗旨,你嘅貨品就無賣點,無代表性。」

她看到很多行家因為沒有生意,索性關門不開鋪,「門口寫住:『店主外遊休息七天』。」亦因為這關係,她承認不少同行眼紅她,除了經常在社交網站批評她外,還試過有警察上門,「有人報警話我間鋪賣四仔鹹碟,好過分囉。」

現時每間鋪每月約有十萬元利潤,「都滿意㗎,但仲可以有上升空間,要把握時機同花多啲心思。」她說因為這門生意,令她在去年終於成功「上車」,買了一個五百多萬(付四成首期)的市區新樓盤,「係一個神話,改變咗我一生。」

文員仔三十萬開鋪

本來是會計文員的 Vincent,因對性玩具有認識和發覺有潛力,五年前投資三十多萬,在旺角開了一間樓上鋪。

二十七歲的 Vincent,以前是一名會計文員,專幫性玩具製造商核數,所以對性用品有一定了解。六年前,他決定自己做老闆,選擇了賣性用品,「熟悉嘛,做生意一定要對產品了解同識計數。」頭一年他先做網店,發覺有一定客源後,便投資三十多萬在旺角開了一間百多呎的樓上鋪。

他看好這門生意,因為香港的性觀念愈來愈開放,「隨住資訊發達,多咗人願意接觸性用品。」時代愈進步,令更多人接受去性商店,「依家年輕人好早熟,以前嘅人睇鹹片要買 VCD,依家上網就有,有格仔無格仔都有。年輕人早熟,對性會好奇,自然多人買性用品。」他說現在的性商店,客人多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震蛋、按摩棒同安全套,都係比較多人買。」

唔係咁易賺

Vincent(左一)為宣傳自己的生意,曾到網台做嘉賓大談成人吹氣公仔。

由於是樓上鋪,所以不會有太多生客自己跑上來,「人哋嚟旺角買波鞋,唔會突然上嚟買性玩具,所以多數做熟客生意。」 Vincent說現時每月扣除所有開支後,大概有三、四萬元盈利,他覺得中規中矩,「對比起出去打工,算係一個幾好嘅數字。」

對於不少九十後年輕人湧進性用品行業淘金,他覺得這班人只看到有些人好像很成功,被一些假象蒙蔽了,「一年可能開好多間,但其實都倒閉咗好多,只係大家唔知。班年輕人見到有人開分店,以為好易賺錢,其實我可以講唔係咁囉。」他提醒一些年輕人,做生意要對該行業有所掌握,不能為跟潮流就貿貿然去開鋪。

轉型開網店

C朗曾投資十多萬在荃豐中心開了一間實體性商店,可惜店鋪旁邊是兒科診所,很多客人都覺尷尬不敢光顧。

「始終網店成本唔高,可能會吸引年輕人,好似我哋呢啲九十後,去嘗試做吓小成本生意,唔使做一份普通工作咁大壓力。」二十一歲的 C朗,正職是某私人屋苑會所職員,下班後就做網上生意賣性用品,「最主要呢門生意唔係成行成市,而且性係生活上不能缺少嘅必需品,所以會有得做。」

C朗一直覺得這行業未飽和,中學畢業後,就用自己積蓄和向家人借錢,投資十多萬在荃豐中心開性商店,可惜選錯鋪位,「位置比較麻煩,店鋪旁邊係一間兒科診所,門口經常有好多小朋友同師奶,所以好多客人覺得尷尬,唔敢入來。」做了一年後業主加租,他便索性結業。

旺季月賺四萬

C朗投資網店賣性用品,客人落單付款後,就會郵寄給客人,又或者約出來交收。

他其後轉做網店,卻發現更自由,也吸引了另一班怕醜男,並發覺營業額比之前做實體鋪還好,「我嘅網上生意都頗受男客人歡迎,因為有時男客人係想買,但唔敢去性商店,驚俾人指指點點,所以喜歡約出來交收。」他說現在平均每日都有兩、三單生意,每件貨品大概五至六成利潤,「旺季每個月都會賺到三、四萬,淡季都有萬零蚊,都 OK,就算突然俾人炒咗都唔驚,哈哈哈。」

至於會否再開實體鋪, C朗說暫時未有這個打算,「始終依家真係多咗好多人開性商店,競爭大兼租金貴,所以一定唔會隨便開鋪。

徘徊個半鐘先敢入

任職倉務員的阿基,覺得無論男女到性商店購物,都是正常的事情,不用大驚小怪。

十八歲的阿 Ken坦言,因為要解決生理需要,所以不時到性商店買自慰用品,「男人總要發洩,有女朋友就唔使嚟幫襯啦。」阿 Ken說平均一個月來一、兩次,有時會和朋友一同前來。他說第一次到性商店,緊張到不敢入來,「經過門口覺得好得意,但又驚俾熟人見到,來來回回兜咗一個半鐘先敢入。」他又說,買的性用品體積不會太大,「行出門口已經多人望,返到屋企又容易俾家人發現。」

任職倉務員的阿基(二十六歲),就覺得無論男女到性商店購物,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不用大驚小怪,「每個人都有自己嘅需要同喜好,會有人覺得我係毒男,但我唔會理人點睇。」

而做舞蹈教師的 Jennifer(二十三歲),就覺得性用品只是玩具,只是給成人玩而已,她還不時跟女性朋友分享買性用品的經驗,「有時朋友生日,都會買唇膏形嘅性玩具做生日禮物。」她又說都會買一些性用品,增加和伴侶的「情趣」。

撰文:程志康

攝影:韋平&泊夕&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