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公屋頂樓建發射站 房署年收$1.6億 居民活在癌症陰霾 [壹週刊 - 1409] __,癌,M1,

平易樓廿六樓單位業主之一廖亦勇,近年一直探究家人相繼患癌的原因,他理解醫學上未有證據證實電磁波與患癌有關,不過他認為要提高住客對電磁波影響健康的關注。 ...


平易樓廿六樓單位業主之一廖亦勇,近年一直探究家人相繼患癌的原因,他理解醫學上未有證據證實電磁波與患癌有關,不過他認為要提高住客對電磁波影響健康的關注。

新聞耳目

公屋頂樓建發射站 房署年收$1.6億 居民活在癌症陰霾

大廈天台設置手機發射基站疑致癌個案,再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有上水屋邨頂層住戶稱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在未經諮詢下,容許電訊商在天台「插香式」安裝手機發射基站,數年過去,一家三口相繼患癌,當中二人已過身,住戶懷疑與基站電磁波有關。

事實上,現時全港有四萬七千個基站,在大廈建站可為法團帶來可觀租金收入,房委會上年度來自裝設基站的收益便高達 1.6億元;然而健康無價,不少住戶直言,自從在居住的大廈安裝基站後,便經常頭痛失眠,甚至要食止痛藥度日;房署及通訊事務管理局指未有證據證明基站影響健康,居民又求助無門,只能每日活在恐懼之中。

太平邨平易樓的屋頂「插香式」裝有廿一支基站,但附近的樓宇則未見此情況,廖生認為把基站集中放在同一大廈上非常不公平。

一家三口相繼患癌的廖姓住戶,多年來住在上水太平邨平易樓二十六樓,距離天台二十七樓只是一層之隔,各人身體一直沒有大毛病;不過,廖家認為自從○二年房署容許電訊商在平易樓天台設置第一支基站後,噩夢從此開始。

相繼患癌

「二○一○年三月,我妹妹喺公司突然暈低,之後被診斷患惡性腦膠質瘤,一三年九月離世,當時三十一歲。接二連三,我爸爸喺二○一五年六月,患咗食道癌,都有好長時間有老人痴呆症,喺一○年曾經因為個腦嘅問題,入咗北區醫院;去到一五年七月,我爸爸都過咗身。上年七月,到我媽媽患肺癌,除咗肺癌之外,喺腦度都有一個活躍細胞。」投訴人即廖家長子廖亦勇向本刊稱,他○四年已搬離平易樓,身體暫時未發現有問題。

不過事有湊巧,廖亦勇一位住在十八樓的中學同學,幾年前亦因患上惡性腦膠質瘤離世。由於腦膠質瘤屬罕見腫瘤,一年新症只有約七十至九十個,但平易樓在短時間內已有兩人因患此腫瘤而離世,他遂搜尋癌症相關資料及大廈居住環境資料,更懷疑與其大廈「插香式」擺放二十一支基站發出的電磁波有關。

廖亦勇不只翻查大量醫學及科學研究,更花數千元購買一部測量儀,自行量度非電離輻射讀數。結果顯示,在熄掉手機及 WiFi情況下,睡房讀數約每平方米三百微瓦;廁所有一千八百微瓦;跟廁所同一方位外的廚房外圍更高達三千微瓦。走上廿七樓走廊,讀數維持在三千至五千微瓦;再走到接近天台基站的位置,測量儀更讀得十六萬六千微瓦的數字。

目前香港通訊局採用的「國際非電離輻射防護委員會( ICNIRP)」標準,容許基站在不同操作頻率內的電磁場輸出功率,最高為每平方米四百萬至一千零五十萬微瓦(μ W/m2);若果以這個標準,廖家的居住環境並沒有超標。不過,其實香港所用的標準甚為寬鬆,事關德國建築生物學院( IBN)所採用的標準,只是每平方米一百微瓦,而大陸的標準則為每平方米不得超過四十萬微瓦。

「其實我哋成個太平邨仲有三支喺對面大廈,我估計可能總共二十四、二十五支。所以其實好唔合理,點解啲發射站安晒喺我哋呢幢大廈度?我都發覺香港有個現象,就係公屋一定會裝,居屋就好少,私樓更少。」

廖亦勇胞妹(左二)確診腦膠質瘤,離世前半年,一家人為她送上蛋糕打氣,想不到廖父(右一)及廖母(左一)亦相繼患癌。

廖母一直掛念死去的女兒,在家中擺滿女兒甜笑的照片。

一年收入一億六千萬元

太平邨平易樓並非個別例子,事實上,安裝基站可以帶來可觀收入,以太平邨平易樓為例,一支基站租金約二千至三千元,廿多支基站,每月便可為法團帶來最少五萬元租金收入。

據統計,現時全港共有四萬七千個基站;而房委會轄下約有一百七十個公共屋邨裝設有基站,房委會數據顯示,上年度來自營辦商裝設基站的收益高達一億六千萬元,有關收益已撥入房委會商業樓宇賬戶並用作房委會的營運開支。

黃大仙沙田坳邨的天台,在一四年十一月開始,亦安裝了手機發射站。居住該屋苑六年的卜婆婆表示,發射站安裝初期「晚晚都會響,嘰嘰聲」,又曾感到頭暈、頭痛。

廖亦勇自行購買測量儀量度大廈的非電離輻射,發現結果可達每平方米逾十六萬微瓦。

沙田坳邨頂樓住戶卜婆婆表示,發射站安裝初期,晚上經常發出「嘰嘰聲」,又曾經覺得頭暈頭痛。

靠止痛藥度日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臨床助理教授林泰忠表示,廖家三人患上的三種癌症,其發病主因亦不同,未能一概而論指與電磁波有關。

鄰居胡小姐則稱,自屋頂安裝手機發射站後,半夜扎醒已是平常事,即使拉窗簾睡覺,亦無助改善睡眠質素。「首先心理上已經好大問題啦,成支嘢隊住你,係咪先?成支椏杈咁喎大佬……我床頭呢度上面(頭頂)有一支,呢度斜對面又有一支。」由於睡眠質素欠佳,經常誘發頭暈,她已習慣吃止痛藥解決。

同樣要吃止痛藥的,還有在上水某私人住宅頂樓居住九年的張先生。他入住該屋苑兩年後,發覺經常頭痛,求醫亦找不出源頭,平均每月痛兩三次,要半夜起床吃止痛藥,「食一次唔得,隔四個鐘又食一次。」直到回公司後才不頭痛。

另一個案則是居住寶林邨逾二十年的李氏夫婦,其居住樓層十年前開始安裝發射站,至今已安裝逾十支相關天線。李太自言睡眠質素日差,血壓時高時低,更患上子宮頸癌第三期,李先生則免疫能力下降、經常生病和失眠。

電磁波與腦膠質瘤

除了屋苑天台,一些村屋天台都有安裝多個電磁波發射基站。

不過,若果要證明基站影響健康,其實有一定困難。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臨床助理教授林泰忠指出,廖亦勇一家三口患癌的風險因素各有不同,如廖父所患的食道癌,主要成因是煙酒,而廖父亦確有吸煙飲酒的習慣;廖母所患的肺腫瘤,則是女性患者第三大癌症,「肺癌影響個腦亦都好常見,成因我哋都仲研究緊,有時唔食煙都會生(肺)癌。」至於腦膠質瘤的成因至今仍然不明,「研究係有包括輻射以至電磁波,暫時都冇一個結論係同腦膠質瘤有關。」

他續稱,過往十幾二十年,手機用得愈來愈密,基站數目亦不斷增加,扣除人口老化因素,腦膠質瘤的新症並沒有明顯增加,「而且我哋都發現佢同住嘅層數冇一個可以觀察到嘅關係。」世衞在過去三十年,有超過二萬個相關研究,但未能找到致癌的直接因果關係。不過他亦補充,研究有一定局限,例如道德上不能用人體做介入性研究。

雖然科學上未能證明廖家三人患癌與電磁波有關,但廖亦勇始終認為家人死得不明不白。他在去年八月開始,先後向通訊事務管理局、房署、民政事務署、大廈管理處、業主立案法團作出投訴,惟由於單位屬出售公屋,房署稱並不負責,也不能轉換單位。

關注電磁輻射 安全大聯盟

通訊事務管理局最初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提供相關基站的資料,廖亦勇多次要求下,當局才透露第一支基站於○二年安裝,而直至他胞妹一三年離世,屋頂已安裝九支基站;當局曾派人到住所測試,讀數並無超標。大廈管理處及法團則互相推卸責任,直至近日傳媒廣泛報導,法團承諾不再與電訊商續約,並會陸續拆走天台的基站。

不過並非所有個案都能「成功爭取」。沙田坳邨胡小姐指,管理公司一四年貼出的通告是指安裝「天線座」,但英文版本則寫成「 base station」,上網搜尋資料後才發現是指手機發射站。她和其他頂樓住戶不甘坐以待斃,聯署去信房署,希望當局終止安裝,但至今未獲理會。及後通訊事務管理局曾回覆指,發射站的輻射「打落條街度」,對居民沒有影響,去年三月再派職員到其單位做測試,個半月後回信指,單位的輻射水平符合法定標準。

至於寶林邨住戶李先生向房署求助亦碰壁,遂向身兼寶林邨業主立案法團主席的區議員區能發求助,區卻表示未聽聞發射站影響人體健康,又說:「我冇啲咁嘅數據,如果你有,不妨話俾我聽,我可以拆晒佢。」怎料話鋒一轉,區又指李先生並非業主,無權出聲,「你唔需要理呢啲嘢,因為你係租戶,你冇話事權。」

手機基站、電訊機房,的確可以為法團帶來可觀收益,但卻令居民活在惶恐之中,民主黨新西議員尹兆堅近日便收到三十一宗投訴,當中九宗涉及癌症,十五宗涉及其他身體不適,他已成立「關注電磁輻射安全大聯盟」,更打算就此議題在立法會提出跟進及約見有關部門。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左一)收到逾三十宗與住宅發射基站有關的求助個案,當中九宗與癌症有關。

廖亦勇近月多次向業主立案法團及房署投訴天台太多發射基站,甚至向房署要求調遷單位,但不得要領。

電磁波屬 2 B級致癌物

到底基站發出的電磁波會否致癌,坊間眾說紛紜。「科學派」指現時只有「電離輻射」,如紫外線、核輻射等,被確認為會嚴重傷害基因組織,導致癌症;而手機基站或 WiFi發出的電磁波,屬「非電離輻射」,能量低並不會引起細胞突變,認為致癌疑雲是恐懼大於現實。

不過「預防派」則認為長期暴露在高劑量電磁波環境中,引發神經敏感症狀,造成頭痛、失眠、耳鳴、疲勞,甚至心律不正、呼吸困難等徵狀,即俗稱「電磁波過敏症」,法國曾有個案一女子更因此獲判得到殘障補助金三年,故認為應要防患於未然。

事實上,世界衞生組織將電磁波列為 2B級致癌物,即有機會( possibly)導致人類癌症的因子,但現階段未有科學證據證實基站與癌症有直接關係。不過,各國都曾採取不同措施去預防有關危機或安撫市民的情緒,歐洲議會亦建議學校禁止安裝相關電滋波裝置,呼籲保護電磁波過敏症患者。

撰文:袁慧妍&鄭語霆

攝影:梁譽東&石鎬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