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連坐 DQ封殺傘後一代 [壹週刊 - 1456] __,M1,

多名民主派人士出席週日「香港人要PlanA」集會,周庭(左六)當日抱病上台發言,姚松炎(左五)亦因過去多日聲嘶力竭喊口號和擺街站,集會後近乎失聲。新聞 ...






多名民主派人士出席週日「香港人要 Plan A」集會,周庭(左六)當日抱病上台發言,姚松炎(左五)亦因過去多日聲嘶力竭喊口號和擺街站,集會後近乎失聲。

新聞追擊

連坐 DQ封殺傘後一代

「(求上主降福青年)能夠明辨善惡,持守真理,勇於承擔,樂於分享。」──香港天主教教區〈青年年禱文〉。

特首林鄭月娥是天主教徒,上週六被無理褫奪港島區補選資格的香港眾志常委周庭,也是天主教徒,但林鄭與教區對年輕一代的期望,似乎大相逕庭。或者,她的代禱對象不是香港年輕人。

兩年前立法會選舉,特區政府突然引入「反港獨確認書」,剝奪多名本土派人士的參選權,將他們拒於議會門外;兩年後,特區再祭出 DQ大法,以近乎莫須有方式,褫奪周庭的參選資格,矛頭直指自決派。

有學者分析指,事件反映政府狙擊傘後組織及相關人士,又指林鄭自參選特首至今,比 689打壓和製造矛盾的路線,更為嚴重。

林鄭上任不足一年,所謂「大和解」、「修補撕裂」和梁振英的「香港營」一樣,不過是空談。

週一下午,離補選提名期結束只剩不足一小時,姚松炎收到九龍西選舉主任的通知,表示其提名有效。同日較早前報名參選的泛民「新 Plan B」民主黨袁海文,隨即宣布退選,全力支持姚出選。

姚松炎:選舉主任誣衊我

獲確認參選資格,姚松炎認為是「正常不過、合法、合憲、合情、合理」。他強烈譴責選舉主任在確認其參選資格前作政治審查,而且詢問的其中一條問題,錯誤引述他在一個論壇上的發言,指他曾提及「自主命運」,但實際上他當時所用的字眼是「自己決定自己嘅命運」。

「我覺得佢係想用誣衊嘅方式,影響我嘅勝算,所以呢個係違反《選舉條例》導致他人當選或不當選嘅行為嚟,所以無論佢之前係咪已經預定俾我過關,其實佢嗰四個問題,已經導致我之後嘅選情會受影響,我會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姚指將會向選管會投訴。

姚松炎過關,周庭則於上週六早上,收到港島區選舉主任鄧如欣通知,指其提名無效,原因是眾志的「民主自決」綱領和一國兩制原則相違背,「信納她不擁護(亦沒意圖擁護)《基本法》及不效忠(亦沒意圖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選舉主任更在通知書上解釋,兩年前同樣代表眾志出選的羅冠聰成功入閘,但今次周庭被 DQ,是因為評定周的提名過程中,考慮到一六年立會換屆選舉後的發展,包括人大就《基本法》一○四條釋法。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批評,選舉主任並沒有權力就參選人的政治立場來取消其參選資格,而政府 DQ參選人的行為,是違反基本法第三十九條中確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每年政府需就其地區的人權狀況向聯合國報告,「我哋會要求呢個報告講埋呢樣嘢(二度 DQ),如果佢唔講,我哋會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講出呢件事。」他認為聯合國對此次事件會「出聲」,雖然政府不一定接受批評,但國際聲音仍有一定作用。







周庭沒有在報名限期前退黨再報名,她解釋,因一六年本民前梁天琦回應選舉主任問題時曾改變政治立場,最終亦不獲信納,而且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會因政權而改變。





鄭若驊(右二)回答記者問題時,多次將責任推卸予選舉主任,聲稱所有決定均由選舉主任作出。

周庭:一代人的政治清算

周庭表示,選舉主任沒有給她任何機會,解釋她的政治立場,通知書亦無引述她的言行,只列出眾志政綱及主張,等同剝奪整個眾志的參選權。她批評,政府近乎永久剝奪很多港人的政治權利,「你以後唔能夠憑你嘅自由意志去投票。對於我哋嚟講,呢個係北京以至香港政府對於我哋一整代人嘅政治清算。」有分析指姚過關但周被 DQ,因北京視黃之鋒為「眼中釘」,但若連姚也 DQ,「等於同民主派開戰。」

姚指政府可能的確有「邪惡企圖」,意圖以此分化民主派,但未能得逞。他強調民主派此時更需團結,自己亦不會避忌和其他黨派合作,「我哋千祈唔好自我白色恐怖,千祈唔好變成驚弓之鳥,因為政府想操控結果,同埋控制香港嘅政治文化,就係製造呢種寒蟬效應。」

港大社會科學學院講師丘梓勤認為,周庭代表年輕人,而眾志明顯和雨傘運動有關, DQ反映政府狙擊傘後組織及相關人士,向社會宣示不會放過他們,以及參與抗爭需付高昂代價的訊息,只會助長社會撕裂和矛盾。他又指,林鄭自參選特首至今,未否定其前任梁振英打壓、製造矛盾的路線,反而更為嚴重,也未有措施促進和解。







周庭被 DQ,黨友羅冠聰(左)和黃之鋒(右)都有可能受牽連,參選之路或就此斷絕。





社區網絡聯盟前發言人劉頴匡,於週一提名期結束時稱,仍未收到選舉主任任何消息或查詢。

搬龍門玩 DQ2.0

政府於今次補選 DQ周庭,跟兩年前 DQ多名本土派參選人的手法有所不同。前年立法會選舉,時任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提名期首天報名參選新界東,同樣遲遲未獲確認參選資格。結果提名期最後一天,原在青年新政新界西名單排第三的梁頌恆轉戰新東,成為梁天琦 Plan B。

提名期結束後,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沙田區議員陳國強等人先後收到選管會通知,其提名資格無效。至於梁天琦被 DQ,則是在提名期結束兩日後。

今次補選,有簽署確認書的周庭被拒入閘;參與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補選的南區區議員司馬文,沒有簽署確認書,卻在上週四成功入閘。政府在處理確認書一關的準則不一,體現「龍門任搬」。





姚松炎(左)週一早上陪同「 Plan B」民主黨袁海文(右)報名參選

九西補選,最終姚在下午四時多收到通知獲確認資格,袁亦隨即退選。



不只眾志遭滿門抄斬

代表民主派出戰新東補選的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在周庭被 DQ後直斥政府「搞連坐法、搞株連」,安插莫須有罪名給周,並剝奪其政治權利。

被問到周庭因眾志「民主自決」主張被 DQ,是否等同將眾志「滿門抄斬」,丘梓勤表示,今次受影響的不只眾志,很多從根本上否定中共政權的組織,甚至只是參加六四晚會或支持支聯會的民主派人士,都有可能受波及。「如果呢個原則成立,推而廣之,我估第時好多非建制派政團同人士都唔能夠參選。」

截至週一晚,民主派和保皇黨候選人,都先後收到提名有效的通知,但本土派候選人仍「身份未明」。打算再戰新東的陳國強,週一下午收到選舉主任通知,要求他定義何謂港獨,並要在廿四小時內回覆。另一邊廂,以獨立本土派名義參選新東的社區網絡聯盟前發言人劉頴匡稱,仍未收到選舉主任任何消息或查詢。

丘梓勤認為,如果劉最終被 DQ,「有一啲所謂本土派人士支持我,就當咗我係認同佢哋嘅嘢(主張)。」其「滿門抄斬」的情況比眾志更嚴重。他比喻指:「我唔係黑社會,但係有黑社會嘅人話支持我,咁我就係黑社會。呢個邏輯成唔成立呢?」





多名市民於週日到公民廣場外集會,民主派人士上台怒斥政府無恥,呼籲港人不要放棄。



鄭若驊本無政治能量

甫上任即被僭建醜聞纏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本週一下午終於「得閒」,出席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被民主黨許智峯等議員質問五次後,才承認她有份給予意見 DQ周庭。

姚松炎遭選舉主任「賜四問」,但周庭卻被直接取消資格,令人質疑為何選舉主任處理方法有如此大的差別。但鄭若驊指是次 DQ不是政治決定,「呢個決定係由一個選舉主任作出,我哋作為律政司係提供一個法律意見。」不過她拒絕透露到底給予什麼意見,又稱該意見是「保密資料」。

有分析指, DQ令更多人對鄭失去信心,再無政治能量助北京推動具爭議法例。丘梓勤則認為,鄭「本身冇政治能量」,其專業背景、參與公職等本來是優點,但到頭來因僭建風波變成其負資產。她參與 DQ事件,只會造就對反對者嚴厲,卻對自己寬鬆的強烈反差。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認為,政府將 DQ事件中的政治問題推卸予法庭和參選者處理,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陳浩天選舉呈請,至今未裁決

政府多番否認今次 DQ事件是政治決定,政務司長張建宗早前回應,指參選人如有不滿,可以提出選舉呈請。前年立法會選舉中被 DQ的陳浩天和梁天琦,分別在當年九月及十月入稟高院提出選舉呈請,質疑選舉主任的決定非法及違憲。陳浩天案雖於去年五月審結,但至今法庭仍未公布裁決,梁天琦案更尚未開始排期審理,相信最終陳的選舉呈請判決,將對周庭有可能提出的呈請有關鍵影響。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大律師解釋,參選人如對選舉主任的決定或選舉過程有爭議,一般也是以選舉呈請的方式來處理,但是選舉呈請通常在選舉完結後才開始程序,故無助於補救是次周庭被剝奪被選舉權的情況。

他又指法庭審畢陳浩天案後至今仍未有裁決,「係非常之唔理想」,可能因為法庭認為案件已沒有急切性去處理,但現時事實證明此案對社會有重要影響,政府正正在此「真空時期」作出了極大可能違憲的 DQ行為。

撰文:鄭語霆,劉卓瑩

攝影:時事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