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1] 689施毒計 警隊爆煲 689,梁振英,M1,




雙學週日晚上宣布圍堵政府總部,示威者在龍和道解放軍總部對出與警方對峙,警察隨即舉起警棍恐嚇示威者,看似情緒失控。

封面故事

689施毒計 警隊爆煲

曾經,警隊招募的口號是「加入警隊,實踐抱負」,多少人對警隊工作充滿憧憬。但這已變成歷史。

本週日晚上,學聯及學民思潮號召佔領者圍堵政府總部,往後的十二小時,金鐘佔領區隨即出現數以千計穿著警察制服、面目猙獰的野獸,他們眼神兇狠,發瘋般以警棍狂毆示威者,不見血不收手。

警隊中人透露,不少警員已達臨界點,倦極、狂躁、失控。既然形象一早破產,警隊已不介意豁出去,以暴力解決這個理應由梁振英政府以政治方式處理的問題。 689反而安坐辦公室,無視爭取真普選的吶喊,把警隊推上公民抗命的戰場抵擋,他繼續躲在警棍盾牌背後指點江山。

警隊失去抱負, 689也注定失去這一代人。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這一代能在絕望的城市活得下去,只會愈戰愈強。

警方拉走並推跌示威者後,仍以警棍毆打發洩,視人命如草芥。

本週一清晨七時,趙小姐響應學聯和學民思潮「圍堵政總」升級行動,第二度佔領龍和道,她憶述,不少示威者當時正於特首辦外休息,中環方向突然傳來一輪急速的腳步聲,百多名深藍制服警員掩至,不由分說見人就打。趙小姐隨人群逃至添馬公園,但藍衣警殺得性起,不停向人群揮動警棍,她走避時亦被打中後腰。

不過,相比部分示威者,趙小姐自覺幸運:「即使上番行人路,佢哋都係咁湧上嚟,有人退唔切,就俾幾個㩒咗喺地下,想救都救唔到。」混亂更險至人踩人,另一示威者阿蚊說:「佢哋唔理有冇人跌低,只係不斷推,一個一個就疊喺地下。」

醫生救人 警察照打

站在最前線的示威者手無寸鐵,以血肉之軀向警方防線推進,換來近距離「食椒」,以胡椒噴霧「洗面」。

身穿救護反光衣的義務醫生區耀佳,當時在添馬公園草地為傷者包紮,但警員竟向正在接受治療的傷者再揮警棍毆打驅趕,就算他立即表明正進行救護工作,另一名趕至的警員卻稱︰「救護又點?拉埋佢!」然後有警員欲出手拉走他,幸好被市民阻止。其他救護站義工及傷者「逃難」時被警棍所傷,區形容警方「殺紅了眼」:「我係極之憤怒,我講緊嘅唔係咩國際嘅嘢(國際人道法),而係人應有嘅人性。」

示威者從添馬公園一直後撤,被警方趕至海富中心始停下。未幾,海富天橋上即傳來拍掌聲,數分鐘前仍猙獰滿面的警員,突然變臉,掌聲中夾雜着嘲笑,恍如打了勝仗兼為能羞辱佔領者而高興,更有部分警員對橋下示威者挑釁作粗口手勢。

警舉中指 拍手挑釁

趙小姐認為警隊近日陷入瘋狂狀態,見示威者就打,清場後拍掌歡呼更顯無恥。

佔領運動展開兩個多月以來,趙小姐捱過催淚彈,亦嘗過胡椒噴霧,但週一的衝突卻是首次令她心寒:「呢班特警比普通 PC更冷血,完全當示威者畜牲一樣,唔知佢哋諗乜,見到佢哋拍手真係好嬲。」她認為警隊的仇恨情緒高漲,因近兩星期警方的安排只能以「無譜」形容:「九二八嗰時仲比較有隊形,好似有固定 pattern,通常先出防暴推,推完再胡椒,而家就直接出特警。」她形容特警個個「牛高馬大」,即使示威者自製盾牌也擋不住,唯一可做的就只有走。

同日早上九時,前警員任先生目擊三名男子由海富天橋走到地面,粗言辱罵在場示威者,一名女示威者不忍反駁,三人便大喊「再嘈捉你返差館強姦」,更撲跌女生,令她從樓梯倒下,此時十多名示威者趕來包圍三警。

另一名目擊者阿傑聞聲趕至,即見五至六人在地上扭作一團,拳來腳往,幾名義工救護員嘗試將眾人扯開但未能成功。十分鐘後,一批防暴警察手持伸縮警棍,驅趕聚集人士:「我只係想分開打交嘅人,佢已經大力扯開我,仲不停搖警棍。」阿傑認為示威者與警察打架,雙方皆錯,但對警察先撩者賤的行徑非常憤怒:「身為警務人員走嚟挑釁,激起人情緒,我相信呢樣嘢唔係警察天職,佢哋仲話自己係全世界最好警隊。」

自九月二十八日施放八十七枚催淚彈驅趕人群以來,警隊對付示威者的手法不斷引起爭議,七惡警金鐘暗角毆打示威者、警司旺角揮棍明打途人、明屈採訪中的記者襲警,近日出動藍衣特警狠狠「教訓」示威者,一次比一次離譜。

形象差搏提高士氣

不過,全面提升武力級數,是警隊飽受壓力下非不得已的做法。一名警隊分區助理指揮官向本刊表示,傳媒鏡頭下出現警員執勤時追打市民的畫面,正是重拾警隊權威之策:「之前九二八金鐘驅趕示威者,本來繼續把防線推前,應該可以成功驅散示威者,點知高層又突然叫停。過去大部分時間,好多伙記成為磨心,覺得警隊尊嚴冇晒,士氣好差。反正依家形象衰無可衰,既然捱落去會爆煲,大家索性豁出去。呢幾日好多同事覺得咁樣做(嚴重武力驅散),先至係執法者應有嘅態度,因為喺佢哋眼前,所有人都被視為暴徒。」

藍衫「速龍隊」甫出場,立即展現最有效的暴力,因隊員是來自飛虎隊及機場特警等精銳部隊。(王晴攝)

海富中心有便衣警員恐嚇女示威者「捉你返警署強姦」,被示威者拳打腳踢,然後扮插水暈倒,及後突然「甦醒」。

阿傑認為警察先撩者賤,挑釁示威者,不配最佳警隊稱號。

(翁少陽攝)

警隊出王牌打學生

警隊將武力升級的王牌,是上星期首次現身的藍衣特警,他們被現場人士稱為「 Blue Team」,隊員人人身形健碩、手瓜起𦟌,在馬路上跳躍自如,不像其他防暴警亂揮警棍,而是一旦看中目標,便針對性地狠打死咬不放。最恐怖的是,他們手上警棍打向一人,還能同時起飛腿踢開阻擋的另一人,所經之處,示威者都是倒地一片。

有警員向本刊透露,這支藍衣警正確名稱叫「特別戰術小隊」,又稱「速龍隊」,以往不存在於警隊編制中,是因應佔領運動,今年才由 PTU訓練學校校長、總警司歐陽照剛成立的。成員亦由這位「近代飛虎隊教父」親自從飛虎隊、機場特警、 PTU教官及槍械訓練小組中挑選。由於這批警員每日狂操,體能和戰鬥力保持最高狀態,是警隊精英之中的精英。「原本對付國際恐怖分子就係呢班人,你學生點夠砌,唔打死你算留手喇。」

前線衝擊的速龍隊揮棒亂打,從後輔助的黑背心「 Crime Team」便衣探員則最爛仔,一邊粗口狂罵,一邊趁機打速龍隊已掃跌的示威者,呼呼喝喝面容扭曲。

為對付佔中三子倡議的佔中行動,警方早在去年成立「光明頂行動」( Solarpeak),由「一哥」曾偉雄親自領導,下設兩名副處長和一名助理處長,從警隊二萬八千三百多人中挑選七千人,分別來自 PTU、各區 CID和軍裝警員。七千警員分成日夜兩更,每更三千五百人應付金鐘、旺角及銅鑼灣三個佔領區的執法工作。

不過,從全球其中一支最佳警隊抽調出來的七千警力,近月面對雙學及其他示威者的衝擊,壓力暴增,一方面疲態畢露,一方面兇相盡現。駐守旺角的老差骨陳 sir表示,「光明頂嗰班年輕力壯同事,個個無假放」,加上執勤時不斷面對示威者「問候娘親」,但怕被影相不敢還口,所以不少同袍就算沒有政治傾向,也因又累又氣,而仇恨示威學生。留守環頭的人也不好過:「佔中以來,各區抽調三成人手走,好多老差骨都要幫手做文件工作,而且以往八個鐘頭一更,依家變成十四個鐘一更,唔少差人已谷到爆,希望盡快清場,回復正常。」

不過,光明頂行動成員由不同警區及部門拉雜成軍,在欠缺默契下,每每事倍功半。如九月才升任警司的鄧淑珍,她負責光明頂行動內的其中一隊 Crime Team,在一次行動中叫同事後退,並下令穿黑背心的便衣探員勿表現得太激動,此舉卻惹來不少下屬不滿,認為她打擊了手足士氣。「衝緊嗰陣叫停,仲要鬧隊員,當然個個都氣頂,有人仲話佢支持黃絲帶。」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敖志恒承認,前線警員應付佔領行動承受巨大壓力,工時長,但他相信可應付相關工作。

旺角清場後,示威者改為流動佔領,對警力要求加大。(郭永強攝)

穿著制服的警員,無視政治中立及專業形象,竟在眾目睽睽下向示威者舉中指。

聖誕不清場必爆煲

一名退休警司對本刊表示,從舊同袍口中得悉不少前線警員士氣低落,「有啲覺得成為政府同市民嘅磨心;有警員覺得唔係做緊自己想做嘅嘢,面前嘅示威者搬鐵馬,明明犯法,但唔可以拘捕佢哋。」警員除了到示威現場執勤,他們返回警署也有很多善後及文書工作。據他了解,不少警員情緒受困,甚或影響日後原有崗位的工作。被問到警隊現時是否已爆煲,「唔奇喎,拖多三星期都未完成清場會好詫異。」換言之,聖誕將會是警隊爆煲的一條死線。

不過,這名退休警司說,近日天氣漸冷,客觀上幫了警方一個大忙,本週初應付「包圍政總」行動,警方開始試用水炮,「一濕身特別凍,示威者要換衫都要花啲時間,仲有部手機都會濕,咁就少啲人衝擊啦,而且用水炮警方同示威者唔使近距離接觸,減少衝突。」

光明頂行動主力部隊是約二千人的 PTU防暴隊,但佔領行動持續兩個月以上,令不少 PTU警員身心疲憊。

九月升任警司的鄧淑珍曾在一次行動中叫前線同事後撤,卻惹來不少下屬不滿,認為她打擊士氣。

學生鳩嗚 愈玩愈精

警方的戰鬥力日漸消減,出沒旺角佔領區的示威者卻愈玩愈精。十月中網民光復旺角行動,以手機聯絡打巷戰,使警隊疲於奔命,但上週示威者再聚集旺角時,警方初時仍以上次巷戰作參考,派員把守附近街頭十字路口,以圖阻止人群流竄。但旺角清場後,示威者改變策略,以「鳩嗚」(購物)行街作藉口,沿彌敦道流水抗爭,警員稍不留意,便衝出馬路霸佔,新方法玩殘警員,有警員甚至在現場埋怨:「好亂呀,唔知點算。」

年輕示威者在警員連番痛打後,也變得愈來愈狠。佔領開始時,示威者算是相當克制及和平,最多只用雨傘抵擋,其後逐漸發展出頭盔、護手軟墊、盾牌,甚至木板鑲釘。至本週一金鐘大戰,更有人運來磚頭,幸好被人阻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初時大家都希望和平抗爭,警察率先發射催淚彈、催淚水,又用警棍亂打頭,學生個頭被打得多,下次冇咁蠢再伸個頭俾你打,開始慢慢將暴力升級,你見現場有人掟水樽和可樂罐就知,下次冇人知會掟乜,如果係石頭就大鑊啦。」部分警員對速龍隊瘋狂打頭不表認同,認為只會刺激示威者走向更暴力,繼續延綿不盡的惡性循環。

眼見警隊疲態盡露,內地國安上月中再出手,一方面約見本地各大小黑幫高層,要求他們在警方清場時「避席」,甚至離港。大陸相關部門亦拘捕了數十名北上的黑幫中人,令各「字頭」不敢趁警力不足時乘機搞事,好讓警方全力應付佔領運動。

雖然政府內部曾探討實施宵禁令的可能性,但發現代價太大,據悉警方內部也不贊成,認為是治標不治本,假設晚上十時至翌日清晨五時宵禁,佔旺人士的游擊戰改為其他時間和地點開打,警方一樣要派員應付,最終只會玩死所有商鋪和各行各業。

在港開設風險顧問公司的前皇家警察刑事情報科指揮官韋啟賢( Steve Vickers)對本刊稱:「警察也是人,經過這八星期,他們陷入煩躁、易怒的境地,我不感驚訝。」他批評政府將政治問題置之不理,對警隊造成極大壓力,「因為警隊會首當其衝面對本地、國際傳媒及公眾的批評。」

韋啟賢亦認為,佔領行動本質是違法行為,警方絕對有充分理由執法,現時卻須依從法庭禁制令清場,令法院、警察、執達吏及私人機構也要負上責任,這絕非明智決定,「只要警隊有清晰指示,絕對有能力、紀律進行清場,但不是被迫執行法庭禁制令,這樣既無效率亦有其後患。」

黑背心的 Crime Team是由各環頭便衣探員拉雜成軍,在欠缺默契下,旺角展開清場行動初期,未能一舉將示威者驅散。(王晴攝)

旺角清場,佔旺人士改以遊街式「鳩嗚」來打游擊戰,一時間令警方束手無策。(王晴攝)

689:我欠警隊太多

在港開設風險顧問公司的前警司韋啟賢批評,政府將政治問題置之不理,對警隊造成極大壓力。

警隊的困境由梁振英一手造成, 689也相當識做,上月初由曾偉雄等陪同下,第二度慰勞前線警員。會上 689向警員表示:「今次(佔領運動)欠警隊太多,無可能逐一清還。」不過,賠上形象的警隊原來很快已得到人力及資源的回報。政府消息人士透露,近年銳意增加人手編制的警務處,一直未獲得政府放行,雖然已是政府最大部門,本年度更獲准增聘逾千三人,但警隊仍然要「加錢加人」。佔領運動後有關訴求更有機會落實。「經過今次後, 689肯定會進一步籠絡警隊,睇嚟下一年度預算案好難唔開綠燈。」

全國人大常委會八月三十一日通過假普選特首的「落閘」方案,直接啟動佔領運動後, 689一直迴避以政治方式解決,卻躲在警隊的催淚彈、胡椒噴霧和警棍背後,甚至不惜賠上警隊的「政治中立」,全副武裝的警員淪為政治打手,恃強凌弱欺壓和平示威者,令這條維持香港治安的重要支柱土崩瓦解。

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表示,政治矛盾本應由政治解決, 689卻一方面把法庭擺上枱,另一方面又動用警察執行法庭命令,完全違反現代管治及公共政策的原則,令法治出現嚴重倒退。「大陸信奉槍桿子裡出政權,梁振英當然想把警隊變成自己的近衞軍,警隊高層亦要為自己退休鋪後路,故此雙方有機會互相靠攏,謀求各自的出路。」

有曾跟梁班子摸底的建制派中人說,政府的想法是以拖待變,讓支持佔領運動的民意逐漸流失,曠日持久的結果對政府最為有利,也為警方動用武力清場提供彈藥:「兩間大學民調結果顯示,拖延下去反而令梁振英民望反彈,亦會令更多支持佔領的市民唾棄佔領者。」

日後更難控制人群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縱使政府最終成功清場,但根本問題仍然未解決:「我想對警隊的形象不好,因使用暴力程度遠超出港人可以接受的水平。過去香港警察予人文明的印象,但今次顯出大部分是惡形惡相。」他表示,難以評估日後更多政治問題仍要由警隊介入,「但所有民間抗爭,日後或會受到更嚴重的暴力鎮壓。」但他相信,經過今次佔領運動後,警方未來在人群控制會遇到更多衝突,「大家習慣了某個 level嘅暴力,之後出動警棍、胡椒噴霧更頻繁,大家都會習以為常……日後只會更難控制場面。」

過去六十多天面對年輕人的真普選訴求, 689未盡其責任以政治方式解決,只懂下令警隊強烈鎮壓。(黃雲慶攝)

梁振英上週訪問南韓,與總統朴槿惠會面,卻遙控警隊到旺角清場。(路透社圖片)

警方屢濫權避監察

雨傘革命期間,警方濫權手法層出不窮,由戴藍絲帶執法、插水扮暈倒、向示威者舉中指、講粗口,甚至出言恐嚇女示威者帶返警署強姦等,所謂政治中立、專業執法的形象蕩然無存,有示威者更質疑警方是否與紅、黑勢力合作。

《警察通例》列明,警員應保持政治中立,避免參與任何足以影響、讓人誤會或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不能參與及支持政治團體的政治活動、公開發表政治言論等。不過,有協助示威者的義務律師表示,通例只作警方內部調查及規管之用,不少相關投訴亦石沉大海。但對於警員濫用警棍傷害示威者,律師指做法已超出法律賦予警方執法的權力,受害人可報案要求警方進行刑事調查,然後追討民事索償。

除了濫用警權,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亦指出警方近年喜歡「吹牛」,「而家砌生豬肉好似奉旨咁樣」,老屈示威者鼓動群眾和襲警。人權監察週日派觀察員到金鐘監察警方執法情況,但觀察員想近距離觀察雙方衝突時,就被警方攔阻,拒絕讓觀察員與記者站在同一陣線,並指該組織並無特權。

佔中三子週三自首

學聯承認「包圍政總」升級行動失敗,暫未有最新方向,但學民思潮不欲坐以待斃,本週一晚上,召集人黃之鋒與另外兩名女成員黃子悅及盧彥慧,宣布無限期絕食,希望透過行動讓群眾重返運動起點,要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學民對話,重啟政改。

學生孤注一擲,已呈半退場狀態的佔中三子認為嗜血的暴力政權麻木不仁,呼籲學生盡快撤離,並於週三正式自首,承擔公民抗命的後果,希望把群眾力量轉化為持續的公民社會運動。發起人戴耀廷表示,自首時將承認干犯「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罪,又指政府即使可成功清場,也不能影響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

三子期望透過自首和法庭上抗辯,向社會解釋抗命的初衷;戴耀廷及陳健民打算聯同社會不同群體草擬社會約章,凝聚力量商討未來行動方向;佔中義工亦會自組新平台,在社區進行民主及人權教育;友好團體「民主發展網絡」亦已答允資助有意在社區推動民主教育的團體和人士。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