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一個演員的彈生 周家怡 [忽然1周 - 1041] 周家怡,MW,



單人訪

一個演員的彈生 周家怡

給周家怡看了看參考圖片,她沒有問應該配合甚麼表情,大概她已意會到意思。

匙羮一邊的她咬實牙根,用力的踏下,將羮柄另一端的自己彈起來,表情是開心、是驚喜。

就這樣完成了這張開版相。

玄學術語: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

在娛樂圈,從來都用得上。

周家怡中學讀名校聖嘉勒女書院、早年以十 A成績畢業考獲港大法律高級文憑,但娛樂圈這口飯,從來不是靠學歷。唔睇學歷,但勤力亦非大晒。

在無綫待了十四個年頭,角色是重複的妓女護士公司同事,直至《火舞黃沙》的兔唇女、提名飛躍進步女演員、《花花世界花家姐》的智障角色皎皎,但只限於此。

最重要時來運到!

王維基找她,順勢離開無綫,拍港視劇集《導火新聞線》。

她說:「完全意料之外到不得了!」

是的。

事情,往往就在你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發生。

公主病

周家怡在影樓化妝、整頭之際,攝影師悄悄的跟我說:「周家怡變了樣?跟相片完全不同啊。」我說不是啊,沒差別。說着說着,才知道原來他誤以為這個周家怡是前大台新聞主播周嘉儀。

在這行,撞名,除了尷尬,還是尷尬。周家怡說她的存在,是一個意外。

「我兩個哥哥分別大我五年及四年。媽咪說,那時在想究竟要不要我,因為她在食避孕丸期間懷了我,怕我變畸胎,想了好一陣子。如果入醫院做手術,兩個哥哥在家會沒人照顧。最後 daddy說:『算啦算啦,整定嘅,生啦。』就這樣生了我這條化骨龍出來。」

她未出世前,爺爺打算將她的名字改為「周綺薇」,幸得母親極力反對。

「『周綺薇』喎!用在我身上喎!哈哈。因為家中兩個哥哥很嘈,媽咪想家庭怡靜點,所以便將我的名字改作『家怡』。誰不知靜不了好幾年,到我小學五、六年級,嘩!多了一個更嘈的!哈哈。」

家中孻女,萬千寵愛在一身是必然定律,加上她因為深受迪士尼卡通的荼毒,自小便患有公主病。

學校為 4歲的周家怡舉行生日會。

「真的看得太多公主卡通片,經常幻想自己是公主。例如放學回到家就要彈琴,要很乖的讀書,兩個哥哥在家跑來跑去,我便會裝斯文的說:『你哋靜啲啦。』兩個哥哥應該很想『揼』我。」

因為一面愛裝斯文,另一面又非常百厭,兩個哥哥便經常捉弄她。

「我很怕聽到 Michael Jackson的〈 Thriller〉,因為一開始有破廟開門聲,然後有殭屍聲,我很怕聽到這段聲音,每次聽到這首歌我便哭。那時兩個哥哥不停地『揈』機,還刻意把那段聲音扭大聲來整蠱我。

「其實我又衰的,我阿哥很喜歡砌軍艦、電單車等模型。那些很大艘的軍艦上有些小炮,我經常走入他們房間看軍艦,又用手模,一摸,哎吔!小炮便掉下來,我就是經常整爛他們的東西。自此以後,他們房間便會掛滿鬼頭、怪獸頭等面具。因為他們知我很怕這些東西,慎防我入他們房間,哈哈哈。」

小時候,誰沒跟兄弟姊妹狗咬狗骨?但能成為一家人,大概總帶着愛。

「早幾年,當時我在廣州拍攝,二哥去了台灣,點天燈的時候,他寫希望我心想事成,開開心心。因為那段時間我沒工作,港視又未獲發牌。嘩!我開電話一看到,眼淚立即流出來很感動!雖然平日在家的時候,阿哥會說『你細聲啲講電話』我便會話:『 sorry sorry……』哈哈,但其實心底裏大家都錫對方的。」

十年閒角

九五年,周家怡(黄圈)為李克勤演唱會伴舞。

雖然有點「公主病」,但父母未有將周家怡寵到成為小惡霸,母親對她管教甚嚴,測驗考試不及格,籐條炆豬肉侍候。

「小學時,健教測驗前一天,媽咪出了一份卷給我做。我唔識,健教書放在我前面,好大吸引力,媽咪又在廚房,於是我便揭開那本書,一揭,媽咪便站在我前面,打到我開花!因為她覺得我唔識都算,但出貓!就是不誠實!然後將我的健教書撕個粉碎!我哭到癲了,因為第二天便測驗,她撕爛我的書,我很驚。那時候,兩個哥哥像拼圖那樣幫我把書砌好,然後用膠紙黐好。」

就算上到中學,周媽媽也未肯放手。

「其實我已經讀女校,但媽咪還是很緊張我。中二時,我參加了 dance club,又參加了籃球隊,很多時放學後要留在學校練習,媽咪便會走來學校看我。就算之後我跟 High King學跳舞,排舞的時候,媽咪都會坐在後面看。」

中五會考放榜後,她已立志當一名舞蹈員。因為偶像是郭富城,亦覺得舞蹈員很有型。後來,周家怡參加了「星工廠」舉辦的跳舞比賽贏得一年合約,她幫過黎明、李克勤及陳小春伴舞,亦在九七回歸騷跳過一段 solo。一年後,她打算到外國修讀戲劇,朋友一句:「香港都有得讀啦。」她便報讀九八年無綫的藝員訓練班,同班同學有「電波少女」任港秀、官恩娜哥哥官仲銘等。

從較後位置的舞蹈員,走到較前的藝員,怎麼說對自己外形都有一點點信心吧。

《火舞黃沙》的兔唇女,令周家怡為人熟悉。

「我不覺得自己 ok靚,我覺得是 ok特別,哈哈。不是醜囉,又不是太普通囉。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已經走『型』的路線。中學我已經剪短頭髮,再想想,我那個年代染 blue black啊!我五官不是很標青,但一組合起來又 ok啦,哈哈,不太『哽』眼啦。」

「我都不知道為甚麼會報 drama,那段時間都迷惘啊,就玩玩囉。家人又沒有意見,我想他們會覺得總比坐在家中沒事做的好吧。」

從訓練班出來,一做便做足十年閒角,她說從沒有放棄心態。大概沒有經濟、家庭負擔,就是她的本錢吧。

「因為當你由同其他角色沒連繫,到開始有家庭線,在劇中有自己的屋,因為閒角不會有屋,再到有感情線,一路這樣加落去,是興奮、開心。《金枝慾孽》開始,看到阿戚(戚其義)講解、教演員做戲,很震撼,給予我 passion,在那段日子開始研究,興趣就在那時培養出來。」

○六年劇集《火舞黃沙》的兔唇女角色,她逐漸為觀眾熟悉;○九年,她又獲提名「飛躍進步女藝員」;一一年《花花世界花家姐》的智障人士角色,信心提升,她向無綫提出做「親生女」。

「我就當傾偈呀,傾吓不用死嘛,對不對?我塊面皮又幾尺厚。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是有話說話的人,沒有那些『好𤓓好𤓓』的感覺。只要那事情真的是我心想要的,就不會覺得𤓓,一問無妨。」

荷里活目標

周家怡說《導火新聞線》中飾演方凝一角已經入血。

被無綫拒絕,沒有失望,因為「預咗」。待在一間公司、跟了一個老闆十年的時間,或多或少都會摸清他的脾性、架構。周家怡亦預知到繼續留在無綫的前途,所以她沒有無謂的猜想。剛好,那時候王維基找上門。

「離開無綫原因很簡單,因為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找我啊,哈哈。突然間有人找我,不如試試吧。然後他們說簽我 management,我心想:『咦?開荒牛?佢哋又冇人喎……咁我咪可以多啲戲做囉。』就是這樣。」

一二年簽港視,但旋即滑鐵盧,港視不獲發牌,拍好的劇集,播映遙遙無期,正是前路茫茫,周家怡真正的擔心起來,試過在火車上偷偷飲泣。

「覺得很不開心,為甚麼冇得播!又沒牌!突然間甚麼都沒有了。然後就『唉……我嘅人生係咪就係咁呢?係咪要轉行呢?』但只是想而已,轉頭又走去 casting,我想我 daddy媽咪俾我激到嘔血。我哭過兩次,還記得是在火車上,那時我坐火車返大陸拍戲,然後望着窗飲泣。」

母親在這時又加上一嘴,認真雪上加霜,幸好她想得開。

「媽咪經常說:『唉,走咩呢?留喺 tvb咪好囉!依家,唉,都唔知你點呀。你睇吓依家, tvb都冇人啦,你喺度,分分鐘會到你呢。』我又在想:『係咪真係會呢?』但我很快跟自己說,就算留在 tvb也不會立即有女主角做啊,然後便覺得:『都係走得啱。』」

事實證明,走,的確是正確的選擇。

最後,我們聊到目標,她說:「我經常說:『我要去荷里活!』常跟自己開這些玩笑。抱負 set遠點不要緊,因為就算你去不到那裏(最高點),應該至少也會去到這裏(用手比劃着中間點),我的想法是這樣。」

對,幻想不來得大膽點,何時才得來大膽?!

極速傳說

有這麼的一個傳說……

港視劇集《導火新聞線》開頭的一些飛車戲,劇組人員討論是否需要請車手時,不知誰說由周家怡自己做也有差不多效果。

為了證實「傳說」,我、攝影師及負責拍片的攝影師三人一同登上周家怡的座駕。

走了一轉,賽後檢討。

揸相機的攝影師說:「嘩!佢第一下踩油我已經想嘔!」太誇張了吧。

三人中,只得拍片的攝影師會玩車:「女仔嚟講,勁㗎!

起碼夠膽快,同埋女仔識『踭趾』好勁㗎啦。」

至於我嘛,雖然我唔識車,但「真係勁嘅,仲好刺激。」

周家怡揸得一手辣車,多得拍拖八年的初戀男友。

「佢鍾意揸車、篤波,所以我又篤波又揸車囉,因為要陪佢嘛。」

她說每次拍拖都投男朋友所好,「所以我話再拍多幾次拖就十項全能」

表面上好鬼型嘅,但係……

「我好鍾意車,但車應該係男人嘢,有時冇男人喺身邊,整車換呔要自己嚟,咁咪變咗型囉!但係你估我真係下下想叉住條腰,流晒汗喺度泵呔咩!」

型,係要付出少少代價嘅。

P.S.想知周家怡手車有幾辣,即刻上我哋個 app sudden plus睇片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