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桂民海出事禁書曝光 涉軍方追查洩密者 [壹週刊 - 1349] __,M1,

《總參少壯派兵變》披露中共軍隊建政以來首次「兵諫」事件的始末,多個反共傳媒去年九月底忽然引述書本內容作揭密報導。壹號頭條桂民海出事禁書曝光 涉軍方追查洩密者截至本週二,銅鑼灣書店老闆及員工五人,包括書店母公司巨流傳媒有限公司的股東桂民海、李波、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以及書店店長林榮基,已經「被失蹤」達兩星期至近三個月不等。事件涉及大陸「強力部門」跨境在港綁架擄人,視一國兩制如無物,但中共黨媒《環球 ...


《總參少壯派兵變》披露中共軍隊建政以來首次「兵諫」事件的始末,多個反共傳媒去年九月底忽然引述書本內容作揭密報導。

壹號頭條

桂民海出事禁書曝光 涉軍方追查洩密者

截至本週二,銅鑼灣書店老闆及員工五人,包括書店母公司巨流傳媒有限公司的股東桂民海、李波、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以及書店店長林榮基,已經「被失蹤」達兩星期至近三個月不等。

事件涉及大陸「強力部門」跨境在港綁架擄人,視一國兩制如無物,但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事後顛倒黑白,惡人先告狀。最後一個被失蹤的李波,近日兩度向書店職員及妻子傳真「親筆平安信」,但內文疑點重重,反而欲蓋彌彰,凸顯幕後黑手似急欲為事件降溫,惟愈描愈黑。

消息人士向本刊披露,有知悉內情兼在香港活動的國安人員表明,國安系統與今次事件無關,事件涉及有人出版的「禁書」,披露了習近平上台後跟軍方勢力的權鬥細節,銅鑼灣書店各人遂成為軍方追查洩密源頭的對象。本刊翻查由巨流出版及發行的禁書名單,發現有禁書的出版日期和內容,跟有關說法不謀而合。

桂民海是書店五子失蹤的主要目標人物,他旗下的三角地出版社,曾出版多本中共軍方內鬥的禁書。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愈鬧愈大,司法界重量級人物均開腔回應事件,本週一舉行法律年度開啟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致辭時不約而同引用《基本法》第二十八條,指「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其中袁國強主動提及「李波失蹤」事件,稱理解及必須正視市民的關注,惟同時指「現階段不適宜妄下定論」。

促中間人協助營救

與桂民海(右)相識逾三十年的流亡詩人貝嶺(左),於桂失蹤後曾親自到泰國了解事件,更指其電腦的資料被抄走。

事件疑涉及大陸人員跨境強行捉人,令港人的自由及人身安全亮起紅燈,更全面觸動港人神經,支聯會及泛民團體本週日發起的抗議行動,由政府總部遊行至中聯辦,高達六千人參與,較元旦遊行人數更多。

雖然遊行前夕,大陸有關方面特意讓李波拍片及再寫信報平安,呼籲港人不要遊行把事情鬧大,但明顯未能為事件降溫,反而令市民更感荒謬,直接刺激遊行人數。

書店五子至今仍下落不明,有協助五子家人的組織正跟中間人為營救而努力,警方日前先後到巨流位於柴灣的貨倉及銅鑼灣書店附近調查,最新發現李波失蹤前曾被一名戴鴨舌帽的男子尾隨進出貨倉升降機,之後有人目擊並嘗試阻止數人脅迫李波登上客貨車。雖然李波妻子蔡嘉蘋(筆名舒非)已向警方銷案,但特首梁振英本週二強調警方將繼續調查事件。惟過去十一日,大陸公安部門一直未回覆警方查詢。

由於李波夫婦過去長時間在三聯書局工作,李波出事前接受本刊訪問,也承認跟大陸中間人有偈傾,故熟悉中國國情人士推測,事件或涉及中共權鬥,令本地書商無辜受牽連。

本週一正式面世的新媒體「香港 01」披露,銅鑼灣書店接連有人失蹤後,李波獨力難撐書店營運,此時一名「陳先生」忽然現身,代幕後金主提出「打救」書店,建議只收取四分一利潤及虧蝕時包底的方式,跟書店合作六個月;白武士的身份,有傳是具大陸軍方背景人士。

有關說法未知真偽,有消息人士向本刊進一步透露,觸發今次事件的原因,是一本涉及大陸軍方的「禁書」,內容圍繞習近平上台後跟軍方勢力的權鬥過程。與此同時,有在港活動及收風的國安人員向泛民中人表明,國安系統與今次事件無關,令矛頭直指軍方。

《兵變》揭解放軍反習

六千人本週日參加要求中共釋放銅鑼灣書店五子的遊行。「強力部門」干涉香港出版自由,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本刊上期統計,單是去年,巨流出版及發行了最少五十本禁書。記者翻查禁書名單,並比對網上資料,發現最少一本名為《總參少壯派兵變》的禁書,內容及出版時間跟消息人士之說法啓合。

根據銅鑼灣書店網頁的資料,《總參少壯派兵變》由三角地出版公司出版,作者為宋智寧,另外兩本三角地出版的禁書《十九大七常委》及《三軍四方內鬥》,亦是由同名作者撰寫。

據書本介紹描述,該書披露中共軍隊建政以來首次「兵諫」事件的始末,包括記述二○一四年三月三日,解放軍總參少壯派軍官在作戰部小會議室堵住前來視察的習近平,以揭露兩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及郭伯雄等軍頭貪污腐化、賣官亂軍的行徑。該書同時講述習近平上台後,未能平伏軍中反習勢力的內情,甚至幾近兵變的消息,該書還把習總打軍中老虎的部署曝光。

書倉運作 書店關門

被失蹤的李波被報平安,於香港舉行大遊行前「拍片」要求相關人士不要大做文章。相關片段及書信內容由親共報章率先轉載。

據悉,《總參少壯派兵變》一四年十一月底出版,但去年九月底至十月初,多個反共外媒包括跟法輪功有關的《大紀元》,以及總部設在美國的《看中國》網站,以及《多維新聞》等,同時引述書本內容作出報導,多篇報導更在大陸多個網上討論區被轉載。

巨流的柴灣書倉繼續運作,接受訂單,亦讓記者購書,包括《總參少壯派兵變》,惟拒絕記者內進。職員向記者表示,李波太太沒有下令停止經營,但銅鑼灣書店仍然關門,職員說:「呢個係陳先生決定,李太都控制唔到。」她又透露,李波兩封「平安信」公開後,訂書量沒有大跌,個別書籍亦沒有缺貨。

不過,本刊記者本週一走訪銅鑼灣及尖沙咀多間售賣禁書的書店及報攤,卻未能購到《總參少壯派兵變》,部分報販警覺性甚高,記者未及讀完書名,已直接說︰「冇得賣。」

內幕作者受託寫書

三角地出版公司的話事人身份最終亦曝光。與巨流股東桂民海相識逾三十年的流亡詩人貝嶺,近日在台灣網媒「風傳媒」撰文,自爆跟桂民海的認識經過,兩人原來一九八四年於北京認識,但六四屠城後失去聯繫。桂民海當年負笈瑞典後,二千年至二○○五年間曾長居大陸,最終離開中國移居德國,其後桂更轉型,由針對中西比較史方向的學術著述及散文創作,轉變為專寫黨國高層政爭內幕與高官艷史的政治作家。

貝嶺同時披露,桂民海二○一一年起自辦北運河、新視界、三角地、雙豐、飄萍、飆迪及廣度等多個出版社,以不同出版社交錯出書,打響名號,更開始有政治內幕作家受託寫書,再交他出版。

銅鑼灣書店失蹤五人之中,林榮基跟張志平只是職員,誠如李波早前接受本刊訪問時所言,對事件並不知情,不明白為何同時失蹤;呂波雖然也是股東,但他負責業務運作,對禁書的幕後作者及出版事宜未必掌握,由此推斷,桂民海及李波兩人,才是有關方面的目標人物。

習辦或下令抓五子

桂民海泰國寓所樓下的閉路電視,拍到他失蹤前曾有陌生男子出現在附近。

大陸人員瞄準兩人不無原因。由於禁書洩露了軍中機密,特別是令軍中地位當時未全面坐穩的習近平尷尬,該書被部分傳媒大做文章的同月初,即去年九月三日,習近平才以黨、政、軍領導身份,在北京主持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同時宣布裁軍三十萬,作為親手主導的軍改計劃一部分,禁書出現打擊了習總,有關方面自然要捉鬼。

桂民海在泰國芭堤雅失蹤後,貝嶺曾親到當地了解事件,他發現桂電腦裡的資料被抄走,電郵密碼被破解,郵件也被逐一閱讀,反映有人急於尋找跟書本有關的消息來源,故此先在泰國擄走桂民海,最後無計可施,才強行從香港擄走李波。

中國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認為,書店五子被抓,應是中共高層甚至是習近平辦公室的主意,「大陸一直圍繞習近平以毛澤東式崇拜,出禁書會污衊咗佢嘅聲譽。」林甚至評估桂民海「仲有其他問題」,拘禁李波可能是書店還掌握習的「黑材料」,遂索性「拉人封鋪」,以徹底打沉巨流及桂民海等人。

他對李波等人會盡早被當局釋放則相對保留,「根據以往慣例,冇咁快釋放,可能拖一年半載。不過你都知北京無法無天,中共做嘅決策唔係好理性,好難預測佢會點。」他也認識部分桂民海旗下的寫手,當桂民海出事後,寫手曾分析指北京主要針對桂民海,三個被拘留的職員只是用作指控桂的棋子,「逼呢三個人供出桂民海罪證嘅資料。」

輿論關注保護五人

真相隨時成謎,書店五子的人身安全成為現時首要關注重點。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理解到家屬最擔心家人安全,但認為事件已非五子個人的事,而是涉及香港出版自由以及一國兩制問題,「正如綁匪綁票,究竟係唔好張揚定係報警好?不能一概而論……觀乎過去十幾日李波嘅事件發展,至少佢又拍片又傳真,同外界聯繫相對多,係咪因為咁社會關注?其餘四人冇聲氣。某程度上公開咗係最大保護。」他亦希望輿論繼續關注事件,迫使北京作出回應。

兩封平安信前言不對後語

李波被失蹤後,六日內先後兩度發出親筆平安信,第二封信把返大陸的原因,由「急需處理有關問題」、「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改成「為了解一些個人事情,與他人無關」,排除之前「配合有關方面調查」的說法,同時強調他「一再說過」,渾然忘記他未有機會向港人交代事件始末。

事實上,家書的用字及行文風格,包括用上「我注意到」、「出於什麼目的」、「得到什麼利益」、「氛圍」、「香港有些人士」等字眼,都令人覺得是搬字過紙,幕後寫手另有其人。另信中出現過「大造文章」及「做文章」兩個不同寫法,須知道,李波長年以文字維生,竟犯如此手民之誤,令人難以置信。

大陸跨境「執法」前科纍纍

潘維曦夫婦家住香島道大宅,但保安員稱已回港的潘太陸珈不想接受傳媒訪問。

書店五子失蹤後,資深傳媒人紀碩鳴在《明報》撰文,揭露另一宗類同的跨境拉人事件。一三年九月八日港商潘維曦夫婦在港失蹤,翌日潘的女兒向警方報案,發現曾有汽車及可疑人士在潘宅附近出現。數日後兩人被內地公安發現在廣州市白雲區橋下,由於潘維曦涉及在大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逾廿億元人民幣案件,是公安通緝人士,他被帶返警署後即被拘捕,去年十月被判刑十六年半。一三年十二月香港警方曾以非法禁錮罪拘捕三名香港男子,但證據不足將他們釋放。

大陸傳媒對違法跨境拉人不以為然,《南方都市報》直指潘維曦是「在香港被廣東警方拘捕」,毫不掩飾自己沒有依法辦事的惡行。

撰文:時事組

攝影:時事組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