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黑道地震  14K鬍鬚勇去世 [壹週刊 - 1355] __,鬍鬚勇,14K,M1,

江湖打滾五十年,贏得無數人的敬重,鬍鬚勇,一路好走!人在江湖黑道地震 14K鬍鬚勇去世所謂江湖,就是為了利益勾心鬥角,鬍鬚勇是個奇葩,幾十年來好勇鬥狠,整個江湖卻無什麼仇人,相信只此一人。○六年他確診結腸癌,竟與癌魔搏鬥十年,可惜二月二十日因癌細胞擴散,在荃灣港安醫院逝世,終年六十八歲。鬍鬚勇是一個特別的人物,一方面他在江湖屬重量級人物,七十年代他一手拿西瓜刀,帶領幫眾殺出油尖旺,雄霸尖東和砵蘭街 ...


江湖打滾五十年,贏得無數人的敬重,鬍鬚勇,一路好走!

人在江湖

黑道地震  14K鬍鬚勇去世

所謂江湖,就是為了利益勾心鬥角,鬍鬚勇是個奇葩,幾十年來好勇鬥狠,整個江湖卻無什麼仇人,相信只此一人。

○六年他確診結腸癌,竟與癌魔搏鬥十年,可惜二月二十日因癌細胞擴散,在荃灣港安醫院逝世,終年六十八歲。

鬍鬚勇是一個特別的人物,一方面他在江湖屬重量級人物,七十年代他一手拿西瓜刀,帶領幫眾殺出油尖旺,雄霸尖東和砵蘭街,人稱油尖旺話事人。到了人生最後兩年,他卻是手執筆桿子變成文人,成為大陸雜誌的當紅作家,專寫江湖秘聞,「 14K鬍鬚勇」的名字,在大江南北粉絲眾多。

上週六死訊一出,香港《蘋果日報》一條文字稿就有近五十萬點擊率,而大陸更誇張,各大網站和微信爭相轉載消息。

一個黑社會人物,中港兩地竟有如此多人去關心,很是特別,因為他代表了香港八、九十年代的黑幫文化,在港產片的影響下,黑幫文化竟成了中港兩地七十後的共同基因。

江湖有個說法,要見齊江湖猛人惟有在他的壽宴或喪禮,鬍鬍勇三月中會舉行喪禮,將是江湖一場可一不可再的隆重盛事。

江湖上有幾個鬍鬚勇,貨真價實的是 14K潘志勇,剛巧一女藝人父親也一樣起朵叫鬍鬚勇,潘的手下一怒之下,捉了女藝人的父親,並剃掉他的鬍鬚,命令他不可留鬚再叫鬍鬚勇。

曾在砵蘭街管理麻雀館的鬍鬚勇,平日愛好打牌,人生走到盡頭,化療使全身疼痛不已,惟有在麻將枱上才能暫時解憂。據聞他的賭注很大,上落數以十萬元計,花錢如流水卻從不皺眉,上年年中,他豪花超過二百萬購入新款 Benz房車,如果不是受病魔折磨,鬍鬚勇的生活是很寫意的,他不只一次向人說:「我錯過了澳門賭場的黃金十年,如果唔係生病,又會有更大成就。」

離別作詩

鬍鬚勇前年壽宴,崩牙駒弟弟(左二)和「澳門大家姐」司徒玉蓮(右一)在台上唱歌祝賀。

直至上月底,鬍鬚勇身體不適入住九龍城法國醫院,當時醫生囑咐家人要有心理準備,他的門生廿四小時在醫院守候,但親友眾多,家人為了讓鬍鬚勇充分休息,後來安排他入住荃灣港安醫院。

這次入院碰上連續而來的寒潮,加上年關難過,鬍鬚勇可能估計到是時候了,他曾 WhatsApp朋友說:「我想我已經進入人生最後的旅程,天意如此,我亦無怨,綜觀此生數十年實在活得精彩,還用何求。」並附上詩句:「生老病死恒常事,難拾摯友情如山,流水落花春去也,來生再聚別緣慳!」

雖然一語成讖,但能夠苦戰癌魔十年,就連他的主診醫生也盛讚鬍鬚勇生命力極度頑強。

專欄作家

去年勝和元老雞腳黑(左一)生日,鬍鬚勇與上海仔(右一)和 14K大眼(右二)合照。

鬍鬚勇曾接受本刊訪問,大談黑幫生涯,他「成名一役」便是一九七五年炎夏,當時正值文革,大批大陸人偷渡入境,並集結成勢力,到處搶奪魚蛋檔及賭檔睇場權,由於這班是亡命之徒,一般香港黑社會不敢硬碰,惟有鬍鬚勇不懼,決定血戰「大圈仔」。鬍鬚勇準備了三十把菜刀,血拼連場,率領手下以命搏命之勢打低大圈仔,順利成為麻雀館睇場, 14K也在油尖旺區站穩陣腳霸得地盤,從此鬍鬚勇的名字便算得上響徹江湖。

有別於一般大哥為了凸顯地位,出入總有一大班金毛兵團陪伴,鬍鬚勇多次與記者會面,他總是單人匹馬,與傳統古惑仔粗聲粗氣有別,鬍鬚勇對記者總是以禮相待。他轉數快,不時會即席揮毫,有一次他為舊愛寫詩:「共處無緣,星月總相見,斜陽錯照,穿透破碎心,孤枕獨眠,相思淚滿襟。」

有一次,記者描述他受病痛折磨,更曾想過從窗口跳出去一了百了,結果文章一出,嚇怕他的家人和兄弟,慰問電話不斷,他也因此生了很大的氣,爆粗說不再理會記者。結果過了一段日子,他又不再記恨了,鬍鬚勇就是這種人,大情大性,並無隔夜仇。「同人講數都係咁樣,要即場拆掂,或者即場搞掂,否則一離開就好麻煩。」他看待江湖恩怨,也同樣要馬上解決,不能拖。

由於鬍鬚勇文武都得,就連大陸官媒也派員南下專訪他,講江湖往事,他的一生反映香港舊貌與變遷,後來大陸讀者反應熱烈,該刊物邀請他寫專欄。他向記者說:「寫專欄好滿足,我將十次專欄稿費,八千元人民幣,包起佢珍而重之收藏,以後稿費捐慈善。」

抗癌十年

就如他在江湖生涯早已歷盡腥風血雨,鬍鬚勇一直積極迎戰癌魔,只要有一絲希望,他也會搏一鋪接受治療。

多年來鬍鬚勇出入醫院,接受大小手術,早期他接受化療,但副作用大,曾令鬍鬚勇一度想放棄,他憶述:「我頂咗好耐,但個女一喊『爸爸你唔死得!』幾艱難忍住道氣,點都要捱住,證明親情嘅力量好大!」

江湖兄弟亦十分關心鬍鬚勇,昔日慈雲山十三太保首領陳慎芝不斷鼓勵鬍鬚勇抗癌,他回憶:「陳慎芝開解我話冇事㗎,講到最後佢喊起上嚟,『我好唔捨得你㗎潘生(鬍鬚勇)!』之後我自己都喊咗出嚟。」

鬍鬚勇能夠橫行江湖數十年,除了自己打得和兄弟成群外,他背後多年來也有一個紅顏知己支持,此人就是有澳門大家姐之稱的司徒玉蓮,兩人都在深水埗街頭長大,其後司徒玉蓮在澳門經營賭場致富,多年來一直在財政上和發展上支持鬍鬚勇,兩人關係既是兄弟也是老友。

其後他動手術割除腫瘤,割掉一半肝臟和腸胃,但他也從容面對,而司徒玉蓮和老友崩牙駒等人也不離不棄的提供各方面支持,如今一代江湖元老離世,不少江湖人士也大感悲傷,江湖上一個重量級人物就此離世。

「人都是一片白紙,在天空灑下來,有人途中一塵不染,有人染了紅色,有人染了黑色,都不一定是他本人意願,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鬍鬚勇曾說,他在六、七十年代走入黑道,只是社會環境逼成,再來一次,他會選擇做文人。

撰文:陳慧瑩

攝影:韋平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