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卸妝 詹瑞文 [壹週刊 - 1355] __,詹瑞文,M1,

豪語錄卸妝 詹瑞文詹瑞文很會氹人開心,他告訴筆者:「被你訪問真好,次次準備充足;有些記者只會說:『請介紹吓自己先啦。』」即係像他廣告「嚟見工想搵梁生」?哈哈哈,於是筆者被Dr.JimChim捧得沾沾自喜,立心問他形而上、關於藝術的議題,幾乎忘了「介紹自己」何其重要。我們其實不認識詹瑞文。離婚算否拋妻棄女?移情女下屬(對方亦人約離婚後)算否見異思遷?把公司一班徒弟遣散殆盡算否眾叛親離?這些都是形而下 ...


豪語錄

卸妝 詹瑞文

詹瑞文很會氹人開心,他告訴筆者:「被你訪問真好,次次準備充足;有些記者只會說:『請介紹吓自己先啦。』」

即係像他廣告「嚟見工想搵梁生」?哈哈哈,於是筆者被 Dr. Jim Chim捧得沾沾自喜,立心問他形而上、關於藝術的議題,幾乎忘了「介紹自己」何其重要。

我們其實不認識詹瑞文。

離婚算否拋妻棄女?移情女下屬(對方亦人約離婚後)算否見異思遷?把公司一班徒弟遣散殆盡算否眾叛親離?這些都是形而下的狀況,不容滿口舞台求新求變便輕輕帶過。

《男人之虎》系列扮遍五六十張臉,係時候面對本人。

裁員

生意等如『生』命的『意』義,我清楚生命意義,就點做都得。

這句近磅了,詹瑞文的 PIP劇團,由接受政府資助、坐擁灣仔藝術中心全層,到轉為獨立營運,再搬到現時荃灣工廠大廈,他說的「不用維繫公司」,的確一身輕,員工通常是他學生,例如蝦頭和泰臣,都被遣散了。

「由五十人規模一下子只保留小 office,有人觀念叫縮,或者叫執;轉型是不易被明白的。生意等如『生』命的『意』義,我清楚生命意義,就點做都得。作為創業人、領頭人,要諗到兩年後、五年後、十年後,但聘請員工,畢竟是幫手實現當下想做的事,所以很難要求他們與我同步。

「我過往的模式像開鋪頭、開餐廳,於是忙於找地方、買廚具、買餐廳、請 waiters,分散晒注意力,忘記自己能力在於煮嘢食和教人煮嘢食,倒不如尋求本身識得管理的公司來合作,反而更加純更加 pure。

「我的想法如果別人也諗到,就行不出自己的路。當年我放棄政府資助,亦好多人唔明,咁先證明我得。」

重估期

《男人之虎》十周年,其實一直有做,只是近年演得少,不只這系列,詹瑞文其他舞台劇也減產,除了偶然自導自演低成本電影,套用簡單說法,就是沉寂。

「我好似很大眾,其實很實驗。電影真冇咁熟手,是否因為沒絕對話事權?對我已經不重要,來到這階段,我希望凝聚各方經驗。

「現在是重估期,花了十八、九年每個月同一樣的舞台劇排戲、演出、教書,這是我本能。有點慚愧,卻忘記自己另一本能——愛與人接觸,根本冇時間,你以前訪問我,我總是在劇團忙來忙去,坐唔定。所以我改為做策劃、開天線、交朋友,我覺得像回到廿幾歲時在歐洲流浪學戲,重新 explore世界的有趣。」

但事業有成畢竟唔同往日窮學生,他說的探索世界,倒不如理解為歎世界?而把自己製成公仔( Dr. Jim Chim)與商家佬出授權產品,又是否算不務正業?

「我睇番自己做緊什麼事業,原來是快樂事業,便不必局限於舞台。 Dr. Jim Chim發布當日,我暗暗許願這種精神可以遠達印度便好,點知即刻有印度公司買下品牌版權來出塑膠筆盒。如果單憑自己,我不可能去印度開鋪頭。

「我在享受世界,無憂慮,不用維繫公司,開心地學習,可以說是另一種歎世界。」

一家三口此情不再,甄詠蓓亦已退出共同創立的 PIP。

推出自家卡通公仔,如能成功,的確不用像以前般出死力。

家變

染了一頭青毛與新歡密斟。

但筆者還是比較包容——詹瑞文二○一三年離婚,配對他近年的沉寂以至「縮」,是否正與家事分心有關?

「打擊,是很自然的睇法,普遍觀念,挫敗嘛,唔係咁講唔係幾好,咁樣合理啲,但真不是。我珍惜緣分,人生有不同階段,緣分出現、結束,豐富了我,無從抗拒,會發生便發生,接受,然後好好生活。」

曾經覺得詹瑞文很超然,他和甄詠蓓(同為舞台劇演員和導師)生下女兒詹樂童,人人以為他倆已婚,實情遲遲才註冊,幾有型的人一件事,沒料到註冊不久反而離婚,未能免俗,更俗的是多了層贍養費問題。

「我的人生不是如此規劃,我忠於自己感覺,並非冇結婚就不會離婚,我要解決問題,不讓事件 hea吓 hea吓。贍養費,討論了,亦接受了。」

詹樂童(現年十三歲),原意快樂的兒童,還做得到嗎?

「她遲啲應該改名,不可能永遠做兒童,而是做快樂的人。家庭變化,其實從不影響父親與孩子或母親與孩子的關係,只不過過往以為一定是二加一的組合,非必然,我都算來自單親家庭,十幾歲喪父,我渴望做到勇敢父親的榜樣,讓孩子知道選擇。

「我一得閒便搵她,當然要配合她媽咪的 planning,我會帶她接觸不同朋友,不用太計較和她相處的時間,父親與母親唔同,爸爸寧願女兒視野廣闊些,人生畢竟是她自己的。」

甄詠蓓也變得活躍,像別有寄意地與黃秋生等演藝學院師兄弟合作《狂揪夫妻》和教戲,愈演愈旺,活得比你好。

「這是好事,每個人應該擁抱改變,我是有需要時主動尋求改變。」

都說出口了,還用問見異思遷嗎?

男人不苦

朋友的定義也不同了,有些以前只係叫一齊,啊,原來不算朋友。

其實筆者錯了,中年男人喜逢第二春,龍精虎猛尚且來不及,哪有時間傷感? PIP固然精簡人手至極了,經理 Amanda卻一直留任(這天訪問也監場),因為她是他的新伴侶。

「 PIP很詹瑞文,我太會影響人。它屬於我,也屬於 Amanda,因為她相信。

「感情,沒什麼隱瞞,我只是不喜歡事先張揚。今後和 Amanda Share人生的 passion。」

就不介意眾叛親離嗎?詹瑞文坦言:「離婚後,少了些 common friend,朋友的定義也不同了,有些以前只係叫一齊,啊,原來不算朋友。」

以至宗教信仰,詹瑞文由信耶穌變為被指迷信風水,還一度染成青頭仔。「過往我單一觀念去明白世界,從基督教幼稚園到小學中學,以為理所當然;人大了,睇到它的好處和限制。我現在用中國人的尋根心去了解傳統文化,如果大家覺得唔順眼,只不過因為骨子裡香港人仍很殖民地、一面倒。」

劇名《男人之虎》,男人不苦,反而是龍精虎猛的虎;副題《笑完武士》,詹瑞文說家事世事雖然很難笑完冇事,但可以化為力量。

文字,或者真該已死,因為太多食字遊戲。

BLISHI& NINJA

關於真面目,詹瑞文失驚無神說:「我有頭髮㗎!」像捍衞五十歲男人尊嚴。

知道知道,剷掉那一頭青毛,髮根依然清晰可見。「長頭髮時候,街上的人見到我會猶豫,只有光頭最認得。」

也知道他每逢開 show便要方便笠假髮,唔係點瞬間不同造型?倒想起忍者,忍者亦如此,甚至剝晒棚牙(戴幾多顆假牙隨意)。惟其乜都無,反而無所不能。

亂世裡,做不到笑完變武士,總要識得忍忍忍……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攝錄:胡春輝

場地提供: WAVE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