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操數 [壹週刊 - 1456 - 生活] __,M1,

爸爸週記操數根據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資料顯示,香港中小學生最熱門補習科目是英文及數學。操數,幾乎已經是學生們的日 ...






爸爸週記

操數

根據香港專業導師會( ProfessionalTutor.hk)資料顯示,香港中小學生最熱門補習科目是英文及數學。操數,幾乎已經是學生們的日常生活習慣。

對,留意字眼,是操,即是重複又重複又重複的練習,像操兵。因為大部分學生考數學的通病是不夠時間完成。於是,需要使用近乎背書的模式去學習數學。嘿嘿,連最不應該死背的數學科也離不開硬記,可謂香港教育特色。

可是無論你是否認同,操數,對於考試成績是立竿見影的, PTHK資深全科導師表示,語文科目牽涉聽講寫作,教導上需要長期培訓,且不容易捕捉試題,譬如閱讀理解的文章便千變萬化,因此語文科補習難以速成。

反而數學科、或小學階段的算術科,試題有規律性,學生只要狂做工作紙,答題速度加快——至少比同學快——成績幾乎必有進步。家長看到成果,興高采烈,更加認定數學補習的必要性。

數學補習盛行到一個點,就是演變成為比賽,學生們鬥快做數學。幼稚園學生已經有公開賽,由連鎖補習社舉辦,在灣仔會展大 Hall舉行,比文憑試更隆重。中小學級別更發展為奧林匹克國際大賽,跨境征戰,中港學生同場較量,勝出者有盃可捧,家長趨之若鶩,連學校也不得不鼓勵學生參與。

於是乎,課外活動都變成課內學習。這也沒辦法,誰叫自古以來數學都屬於三大主科,而當香港愈來愈金融主導,數學科便愈來愈重要,學生不能不由細操到大,單計考試,香港尖子學生的數學成績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那麼,其實孩子讀這麼多數學,將來有用嗎?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中,沈佳宜幫柯景騰補了幾課數學後,柯景騰問沈佳宜:

「其實會解這種題目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敢跟你賭,十年後我連 log是什麼都不會知道,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嗯。」

「你不相信?」

「我相信啊。」

「相信你還那麼用功讀書?」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

沈佳宜當時還不知道,我們今天能夠輕易地在 YouTube、 Google、 Facebook找到那些年的《那些年》的沈佳宜,便是依靠這些數碼系統背後的浩大演算程式,一家一家科網巨企,就是用無數數學 equations建立起來的。

這些算式和這些網站的市值,都是深不可測的天文數字。





曹雪聰

資深傳媒人,副社長,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會長,育兒專欄作家,曾任教育局註冊學校校監兼校長,育子女各一,拒絕盲反本地教育制度,主張鑽研、迎合和戰勝教育制度。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