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6] 蔡衍明怒插亞視真兇 查懋聲淨袋 2.5億 亞視,蔡衍明,查懋聲,M1,




回首投資亞視五年多的風風雨雨,以前開口就一輪機關槍罵人的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今天少了戾氣。面對亞視現時亂局,他說:「誰要負最大責任?查老闆吧。」

封面故事

蔡衍明怒插亞視真兇 查懋聲淨袋 2.5億

○九年,台灣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位列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二百四十六,擁有廿六億美元身家;一四年,他已躍升至第一百三十位,身家漲至九十五億美元。

○九年蔡衍明入股香港亞洲電視成為第二大股東,成為港、台傳媒大亨;一四年,亞視斷糧奄奄一息,他投資的一億八千萬元已當撇賬。亞視有這位世界級富豪做股東,比投資無綫電視的 HTC董事長王雪紅更有錢有影響力,誰料股東爭拗,令亞視陪葬。

曾經怒罵查懋聲「吃人夠夠」(台語:欺人太甚),蔡衍明今日將亞視瀕臨倒閉邊緣的矛頭亦直指他:「我碰到一個不正的人,自私的人,好簡單,亞視幾十年來唯一賺錢的就是查老闆。你還他二點九億,這些錢不是他賺的嗎?」怒火再起,他說:「他成本多少?四千萬,然後躲到後面去。」再自嘲說:「大傻瓜在這裡。」

蔡衍明稱入股亞視以來少有獲邀出席亞視活動,未能過老闆癮。

唯一是○九年五月他參與賽馬活動,跟鮑起靜(左)及亞姐姚佳雯(右)合照。(《蘋果日報》圖片)

記者五年前跟蔡衍明做訪問,上週五又身處其集團酒店同一個會客室。眼前的蔡老闆瘦了一圈,畢竟五十七歲、患糖尿病的人也要多注意身體。在蔡老闆的億萬王國中,亞視可能是投資最小的一塊,偏偏令他最揪心。「因為亞視這麼多年,都鬧出這麼多新聞,大家都很丟臉,每次提起亞視提到我的名字,對我來說就是傷害,不是錢的傷害,而是以前為什麼那麼笨,又想一次,我也希望亞視趕快解決,沒有就算了,有就有,不然每次一提起來,就想到在亞視我也有股份。」

跟亞視的緣分

蔡衍明很相信緣分,投資亞視基於投緣。「亞視跟我同年,八四年我打廣告時,我也是去亞視打的。為什麼兩個台,一台賺錢一台虧錢,一轉就過,為什麼差那麼多,而且一年我在廣東省、香港的廣告也花很多錢,這方面也加分。」

○八年,入主亞視僅一年多的查懋聲找上蔡衍明入股。蔡衍明還記得查懋聲當年跟他說自己年老有病,管不了這麼多生意,所以蔡氏出資一億八千萬與查氏合營 Antenna。原本協議是查氏逐步出售其餘股份,讓蔡氏成為亞視大股東。蔡衍明是台灣人,不符合法例做亞視大股東,所以他積極安排一個香港銀行家代為持股。

豈料交易未完,查懋聲一○年三月暗裡與王征傾妥,以二億八千萬元出售手上另一批百分之十亞視股份,連同從亞視其他股東陳永棋、劉長樂購入的股份,王征一躍成為亞視新主人,但他是內地人,要由香港的遠房親戚黃炳均代為持股。

查懋聲擔任亞視主席未夠兩年便離場,去年四月更以申請清盤令,逼亞視清還可換股債券的本息共二億九千萬元。

亞視山窮水盡,唯有將公司現況變成真人騷,製作《 ATV這一家》。

判決成催命符

蔡衍明重視緣分,他在其傳記中簽名,寫上「緣」字。他稱當年投資亞視,認為跟亞視投緣;今天亞視走到窮途,也稱看開了。

蔡衍明恍似是一個被騙財騙感情的女子,指控查氏違反協議,不斷控告他。「以前會告就告……我認為香港是個有法治的地方,對不對,所以告就告,如果不告,人家也不知我那麼慘。」過去五年,他入稟法庭的案件至少五宗。

直至去年十二月,法庭判他勝訴,並按蔡氏要求,委派兩名會計師入亞視「平亂」,但這天蔡衍明沒有露出勝利的笑容,反而帶點牢騷道:「就只有像討一點公道回來,這公道也不是錢,只有法律上的理而已,法跟理。」

判決成為亞視的催命符,原本準備好支票發薪的黃炳均,得悉敗訴便不願再「泵水」。蔡衍明也不願付錢出糧,「政府的正義太慢,我這麼講,如果○九年的(訴訟),一○年就搞好,賬就簡單,現在要我處理,你問政府要我出怎麼出,倒不如全部結束了,我拿一千萬出來,給那些辛苦的人,至少大家都感謝我,我現在丟出去等於丟到水裡面,我拿一千萬,他(指亞視王征)欠二十億,百分之一,不可能的事情。」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天天嚷着叫股東拿錢出糧,蔡氏甚為不滿,「我已經被欺負五年,你問葉家寶有沒有當我是股東,只是這兩個月才提起我是股東。」

導致亞視今日亂局,誰應負最大責任?「查老闆。」他的語氣變得激動起來,「他拿二億九千萬回去,成本只有四千萬,他賺二億五千萬,只有他賺錢而已。」過去一年查、蔡兩人保持聯繫,火爆場面卻沒有出現,「他來找我說對不起,不知道王征是這樣的人,要生氣都不好意思生氣。」

查懋聲(右)一○年邀請王征投資亞視,引發蔡衍明興訟指查氏違反協議。(中新社圖片)

翻查記錄,查懋聲○九年以四千萬向荷蘭銀行買入一批可換股債券。去年四月查氏入稟指債券到期,要求連本帶利還二億九千萬元,否則申請將亞視清盤。王征急忙找 BVI財務公司借錢還給查氏,卻由亞視孭上這筆債。

王征帶領的亞視頻頻出亂子,誤報江澤民死訊、違規管治等多項罪名,令香港人也嫌棄。蔡老闆是生意人,看在眼裡的是王征遺下的一筆債,「不管有沒有可能,為什麼(亞視)忽然會欠他十個億,只有幾年而已,一年虧那麼多,我不知他是怎麼虧了。」不氣王征嗎?「真的很氣,但因為他今天失敗,他比我虧得多錢嘛,對不對。」

若沒有白武士注資,最終亞視未能獲批續牌,他投資的一億八千萬元也付諸流水。他說:「亞視本來我就看破了,其實○九年我被剔出來。也沒有人支持我們,那我只能在這裡一直叫而已,叫吃人夠夠。」這些看破的話,實在難以想像由曾經霸氣的人說出來。「倒閉也沒有辦法,如果一個好的經營的人進來,我可以賣 10%、 20%都沒問題,讓我摸一點邊,我是亞視的小股東,也沒有關係。」「沾着邊,選美呀,騎馬比賽,就找我們去,就是當個貴賓,這是面子嘛。」他稱入股亞視後好像只去過一次。如果邀請他當一次亞洲小姐貴賓?「我可能比現在好一點。」他笑得咔咔聲。

王征不懂經營

同樣是台灣商人投資香港媒體,有兩個不同結局。王雪紅(左)投資無綫電視至今,股東之間未鬧出問題。(《蘋果日報》圖片)

他有沒有出手找白武士?「主要跟他(王征)好好談負債跟股份,一刀切,多少能接受,再來跟我談。」他對白武士還有點忠告:「我要看他有沒有能力經營,不然,還是不要,沒有能力你進去經營還是虧。」同樣是投資電視台,王雪紅投資無綫風平浪靜,「這是命運的安排,如果當時讓我碰到它(無綫),卻不是它,有時候這種事情怎麼講?(你跟女朋友都這樣講?)都一樣道理,都一樣嘛,對不對,男女都講緣分。」

說亞視時的怒氣未平,一轉過來談旺旺產品,他頓時眉飛色舞。他拿着一瓶新產品叫記者試飲,「這叫『剎』,跟紅牛一樣,不是咖啡因。還有苦苦茶,我們沒有放糖,是田七的甜。」之後又着助手拿一包飲料,不是,是漱口水,「這個漱口水很好,不用牙膏,可以防口臭、細菌,我也有用。」還未數最新的加強版蕎麥麵,蕎麥含量比市面買到的高,「我做給自己吃,對糖尿病好。」

「其實我比較喜歡食品,好像食品是一步一腳印……做小孩子食品,五毛一塊錢,他吃得高興,我們負責他沒有吃到拉肚子就好。」

交棒第二代

蔡氏王國已逐步交由第二代接手,長子蔡紹中接管媒體業務;次子蔡旺家打理旺旺食品;女兒蔡紹雲及蔡旺洳分別負責糕餅連鎖店及酒店業務;「我是慢慢退,(五十七歲還年輕嘛?)已不年輕。(你比六十四歲的馬英九年紀小?)跟酒量一樣,不是比誰喝得多,不是比年紀,我糖尿病那麼多年,看到好吃的想要吃,但還是不要吃,不然以前怎會有東西在我前面。」一個多小時的傾談中,愛吃的蔡衍明,面前那碟水果原封不動。經亞視一役,還會否投資香港媒體?「投資什麼事業,我覺得到現在的感受是緣分,有緣分的話,你不去投也會讓你去投,沒有緣分的話,你要怎麼投也投不到。」

五十七歲的蔡衍明已逐步將業務交給下一代打理,長子蔡紹中負責媒體業務。(《蘋果日報》圖片)

蔡衍明(前排左三)幼時全家福,他挨在母親懷中,十九歲便接管父親的食品生意。

查家亞視發財事件簿

查氏曾跣何柱國

何柱國撐場支持蔡衍明並豪言:「如果我同佢(查懋聲)合作呢,梗慘啦,或淪落到今日蔡生嘅地步。」(于港民攝)

一○年三月,蔡衍明跟查懋聲關係白熱化,特別召開記者會狠批查暗地裡賣亞視股份給王征,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突然現身聲援,大談查懋聲連累他被祖父何英傑教訓的一個故事。

九七年廉署調查星島虛報發行量,星島集團主席胡仙財困,向何英傑借款近三億,後來胡仙有意出售星島。星島是胡仙的主要資產,何伯遂委託何柱國跟進。九八年五月,查懋聲表示會購入星島,何柱國向祖父表示事情已辦妥,不料查氏突然打退堂鼓,交易告吹。經此一役,何柱國被何伯訓示不能輕信別人。

蔡衍明檔案

新一輪離職潮殺到

被問到亞視大埔廠房,葉家寶指存在很多限制及手續要處理。據了解,若要抵押大埔工業邨土地,須向政府申請。

亞視新節目《 ATV這一家》本週一首播,執行董事葉家寶擔任嘉賓大打溫情牌,懇求同事繼續留守,他說,現時只有百分之五,約三十名員工離職。不過,拖糧問題惡化,原定本週一發放十一月餘下半份糧,要拖至週三,也不保證可以全數發出。迫在眉捷的十二月薪金發放期限一月七日又殺到埋身,亞視員工已忍無可忍,醞釀新一輪離職潮。

員工 hea做等出糧

亞視冠名贊助節目密食當三番,有洗頭水曾贊助天氣報告,每年廣告費六百萬元,該公司並贊助亞姐獎項。

本刊接觸新聞部數名前線記者,不約而同表示觀望公司發放十二月份薪金情況,但已準備轉職:「如果月底出唔到十二月糧,未搵到(另一份工)都會走!」有前線記者引述高層表示,對找到白武士感到正面,而且「傾到差唔多」,更非早前傳聞稱「一、兩億就想搞電視嘅大陸佬」。然而,他們都不為所動,認為「有糧出」最重要,「(月尾仲無糧出)點信佢啫,咁佢傾一世,唔通俾佢拖一世咩!」新聞部約有二百名員工,由於已有至少七名員工離職,已經縮短新聞時間。

有製作部員工表示,若本週內未能發放十二月的薪金,有同事預備本週五離職。「留低又有咩意義,依家都冇製作。」但他坦言內部不團結,「如果有百零二百人肯喺公司門口靜坐,仲可能逼到公司,但有啲人諗日後有新老闆的話,可能會被秋後算賬;而農曆年後先有機會搵做新工,現時咪 hea住先囉。」根據法例,公司欠薪一個月當自動解僱,員工可追討欠薪及遣散費。

公司割價賣廣告

亞視前途未卜,員工已醞釀下一輪逃亡潮,但亞視只播倉底貨,看來暫時不影響其運作。

亞視現有七百名員工,該製作部員工直言一半人離開也不影響運作,因為現時只靠倉底貨充撐。「依家嗰套《計中計狀元財》係舊作,內地製作人孔權開同亞視熟,都係半賣半送俾亞視播。」翻查資料,該劇九七年出品,由鄭丹瑞、于莉等主演。

為了籌錢出糧,亞視將較賺錢的冠名贊助節目大割價,「以前有個洗頭水品牌贊助新聞後天氣報告之類節目,只不過一分鐘節目,全年收六百萬元。呢啲執埋執埋都唔少,不過呢期少咗好多呢類冠名贊助,所以依家減到一百萬元就可以冠名贊助十三集節目。」製作部員工說。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