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7] 翻版陳振聰 攻陷億萬富婆 陳振聰,政治時事,M1,




新移民樂師陳堅強,憑吹笛此一技之長,攻陷香港仔業主大王遺孀胡少芬的芳心。這天陳堅強離遠看見記者訪問胡少芬,立即慌忙衝上前,十指緊扣拖走對方。現年八十一歲的胡少芬,像個小女孩一樣不懂反應,含情脈脈地望着愛郎,痴痴地離去。

壹號頭條

翻版陳振聰 攻陷億萬富婆

數本世紀最具影響力人物,陳振聰必定榜上有名。他教曉香港男人,不需要吳彥祖的面孔,張家輝的人魚線,一樣可以冧掂富婆。只要你有一技之長,還有,不介意對方做得你阿媽。

粵劇樂師陳堅強,絕對是翻版陳振聰。九年前搭上比自己年長三十二年的億萬富婆胡少芬,自此一夜暴發。

胡少芬是「香港仔物業大王」葉海波的遺孀,名下物業包括整幢海波大樓、淺水灣麗景園豪宅,身家閒閒哋三億元。她死老公又與子女反目,藉唱粵曲消磨時間,樂師趁機攻佔寂寞的心,瓜分富婆資產。

這段「母子戀」最近在法庭曝光。陳堅強疑因爛賭成性,將富婆物業抵押予債主,驚動富婆入稟追討。

但本刊發現,官司無礙二人感情,依然愛得痴纏。現年八十一歲的富婆向本刊剖白,識得揀,一定揀後生仔。

現年八十一歲的胡少芬,家住淺水灣麗景園二千呎豪宅。記者連月觀察,天氣晴朗的日子,胡少芬便會出發,到車程不過十分鐘的香港仔。雖然只是「落街」,她也會打扮一番,薄施脂粉,架上墨鏡,穿上一襲粉紅色棉衲,頗顯貴氣。登上近百萬的白色平治房車,有傭工跟身,講究排場。

胡少芬在香港仔無人不識。丈夫葉海波有「香港仔物業大王」之稱,擁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全幢海波大樓、香港仔大道宏興大廈、淺水灣麗景園豪宅等物業。葉海波亦是添喜大廈發展商,但葉死後,九四年添喜發生簷篷倒塌意外,釀成一死十三傷慘劇,引來社會關注,葉氏家族成為焦點人物。

胡少芬一家原住在以亡夫命名的海波大樓,由於丈夫搞收購重建,風生水起,八七年以二百一十多萬買入麗景園二千呎豪宅。想不到幾十年後,男主人換上陳堅強。

陳振聰不介意二十三年的年齡差距,以按摩和風水學說,成功冧掂亞洲女首富龔如心。直至小甜甜死後,陳自爆戀情爭產,震驚全球,最終因為偽造遺囑換來十二年牢獄之災。

小鳥依人

葉海波九三年過身,胡少芬一直低調,平日深居簡出。

這天胡少芬出門,擔任柴可夫的,是比她年少三十二載的陳堅強。陳堅強把車駛到香港仔一個停車場,先在門口放低胡少芬,自己泊好車再與胡會合,盡顯紳士風度。

陳堅強身材高大,相貌不俗。胡少芬一見到陳堅強,便自然地繑實對方的手臂,兩人慢步行,十足一對母子。

雖然身為億萬富婆,但胡少芬還是鍾情發跡地香港仔。兩人慢慢走到香港仔中心新光酒樓飲茶,到埗後原來幾名女子、孫仔早已霸位,陳堅強坐在胡少芬身旁,與其他人有說有笑,中途還厲聲教訓孫仔,十足男主人一樣。陳堅強多次出去取點心,為胡送上蝦餃燒賣,甚為貼心。胡少芬像皇太后一樣,坐定定開心歎茶歎了一個多小時。

午膳後眾人分手,胡少芬與陳堅強去到海波大樓旁的地產公司,巡視業務。由於經理不在店內,兩人打個招呼就離去。後來經理梁先生說:「以前胡小姐住响三樓,不過發咗達之後就响淺水灣買樓,搬走咗我哋每個月同佢收租,過番數俾佢。」為了收租收到「盡」,五層的海波大樓,每個單位被劏作五間房出租,整幢大廈每月租金收入約八萬元。

胡、陳兩人繼續漫無目的地逛家品店日本城,一路上胡少芬小鳥依人般挨着陳堅強,然後取車返回淺水灣寓所。

本月一個星期五,兩人又出動,一同到深圳唱曲。早上十時陳堅強已驅車載胡少芬到上水,兩人再轉搭火車到羅湖,去到羅湖商業城「曲藝園」,一唱又唱了半日。

胡少芬每次外出,一定由陳堅強陪同,有影皆雙。這天兩人搭火車到羅湖商業城「曲藝園」唱戲,一路上陳右手拉着手推車,左手拖着胡,非常體貼。

陳堅強出入極為警覺,駕車時經常兜圈、駛入窮巷,以測試有沒有被人跟蹤。他原以黑色平治房車代步,發現記者跟隨後,立即改購另一架白色平治,企圖掩人耳目。兩車均是他名下,長期泊在麗景園。

引誘發生不倫關係

胡少芬在香港仔無人不識,報販、地產經紀和商鋪店東都認得她是葉海波遺孀。但胡在香港仔大街上,卻緊緊繑着陳堅強手臂,懶理別人說他們像兩母子。

今日胡少芬繑到陳堅強實一實,難以想像幾個月前,她才把陳堅強告上法庭,驚爆陳堅強正是「引誘她發生不倫關係」的男人。

據入稟狀稱,現年四十九歲的陳堅強是內地人,已婚的他○○年左右來港做樂師,收入微薄,要奔走多個社區會堂、街坊福利會、曲藝社等教吹笛和唱戲。○六年,陳堅強在跑馬地鵝頸橋街坊福利會任樂師,認識了當年七十三歲、來學唱粵曲的胡少芬,兩人一撻即着,胡更稱陳「引誘發生不倫關係」。

陳堅強自此身家暴漲,進身億萬富豪行列。胡少芬原與兒子葉偉基共同持有淺水灣麗景園、香港仔大道宏興大廈、海波大樓、愉景灣碧濤軒共四項物業。○九年胡將自己的一半業權,加入陳堅強和女兒葉玉枝的名字,但列明兩人不得轉讓業權,否則會收回。

但一一年開始,陳因爛賭欠下巨債,去年中把部分物業抵押予財務公司和澳門大耳窿,胡少芬因此入稟要求陳歸還物業及賠償損失。陳堅強爛賭累全家,一些債主其後亦入稟葉氏一家,要求出售物業或收租抵債。

記者觀察發現,官司卻無損二人感情,事後胡少芬與陳堅強仍然形影不離。一次記者趁陳往停車場泊車,上前問胡少芬是否入稟控告陳堅強,胡斬釘截鐵否認:「無事無事,絕對無件咁嘅事,係誤會!而家無告」

富婆身家用唔晒

胡大方承認陳堅強就是她男朋友,兩人因粵曲結緣,「佢成日同我去街㗎!睇到我悶,又同我去聽吓歌。」記者問她陳堅強有何吸引,胡立即甜笑︰「係呀佢好照顧我,對我好好!所以我對佢好好,佢對我又好好。嘻嘻!」記者眼前的,彷彿是當日與陳振聰熱戀時遊山玩水、在鏡頭前笑瞇瞇的小甜甜。

兩人相差三十二年,難免招人話柄,但胡少芬一於少理,「無所謂㗎,只要兩個係好嘅就得啦,唔使理人哋講咩閒言閒語,當佢廢嘅!」她坦言不擔心陳覬覦她的身家,經常俾錢陳「做生意」,「後生仔有手有腳,點會喉住我副身家?當然我有錢俾佢啦,無錢俾乜嘢佢呀?我手上有啲錢,用都用唔晒俾佢做吓生意、同你投資囉!」陳堅強怎樣運用資金,她也從不過問,「我乜嘢都唔問嘅,我乜嘢都唔理嘅!」

胡少芬更搬出結婚近四十載的亡夫作擋箭牌,指丈夫生前已默許她認識後生仔,「佢(葉海波)未死之前都話識番個『朋友』,就唔好識年紀大,年紀大就唔識照顧你。識番個後生仔,對你係好嘅,你咪當佢係『仔』咁樣囉!」

雖然身為億萬富婆,胡少芬對食要求不高。這天中午,她和陳堅強

到香港仔新光酒樓和孫仔飲茶,酒樓食物價錢相宜,一籠點心只需

十多元。陳坐在胡身旁照顧,又不時出去拿點心。

陳堅強有時候會帶備樂器單獨出門,相約友人到油麻地的「明絃樂社」練曲,房間收費每四小時一千元,陳一練便是五個小時。

丈夫在生暗交嫩男

胡少芬「打本」給陳堅強經營的曲藝社,亦即陳堅強的住所,位於銅鑼灣京士頓街,因為陳欠債去年底被收樓,陳亦因禍得福住進麗景園。單位門上貼着胡少芬兩年前參演粵曲演唱會的舊海報。

胡少芬說得理直氣壯,但本刊發現,胡少芬丈夫在生時,她已暗交嫩男。八十年代,胡少芬認識比她年小二十年的無業游民謝進明。記者踢爆她,她亦直認不諱,「謝生以前好照顧我,我好鍾意去馬場,佢陪吓我咁。我老公生前叫我俾啲錢佢做生意。我老公病,佢都會周時同我去醫院睇病,我老公話,呢個後生仔可靠。」丈夫是否知悉謝是她的「男朋友」,胡則支吾以對。

胡少芬與謝進明關係親密,待丈夫過身後,胡於○○年開始,先後出資購入佐敦德威大廈及高基大廈共六個單位,其中一個單位用作金屋藏「仔」。

後來胡少芬認識陳堅強,享齊人之福。兩名男友不但沒有爭風呷醋,反而聯手想辦法從胡少芬身上𢱑錢,甚至連胡正在供款的保險也不放過,兩男瓜分四百萬元保金,又氹富婆購入銅鑼灣京士頓大廈單位,予陳堅強開設曲藝社。

單是從法庭披露資料,謝進明從胡少芬身上至少搾取一千四百萬元。胡少芬對此不以為然,最介意的反而是謝一三年逝世,胡始知對方已婚,「佢叫我俾錢佢投資,佢死咗之後啲樓俾番我。但佢呃咗我,原來佢有老婆!佢同我講,佢唔要女人㗎!佢話如果佢有老婆,佢就照顧唔到我。點知佢呃咗我囉!」胡少芬對男友的唯一要求,要一心一意服侍她,絕對不可結婚。

胡少芬去年七月入稟向謝進明遺孀黃少玲取回所有物業。本刊到謝名下其中一個單位找到黃,她門也不敢開,驚慌地表示不知亡夫與胡少芬的關係,稱丈夫生前從事地產行業,由他買入。她自稱受害人,胡曾提出和解,之後就關門拒絕回應。

無錢就唔識阿媽

「啲仔女唔理我,我搵個人照顧係好應該。」胡少芬不斷結識「嫩男」,歸根結底,是由於子女冷待她。葉海波死後,物業交由一對子女打理,幼女葉玉枝「擔大旗」,掌管家族物業公司「長勝置業」,哥哥葉偉基負責收租。一家人收入水漲船高,最初葉玉枝與母親住在淺水灣麗景園,葉偉基則住碧瑤灣等豪宅。

「我老公死前都話,『唉,啲仔女對你都係要呢啲(錢)嘅啫,如果你無得俾佢,就唔會照顧你㗎」○七年女兒遷出麗景園,胡少芬欲長子搬來同住,兒子要求母親給他二千萬元買入麗景園相鄰單位,並答應單位會歸入胡少芬名下。但一年後,胡少芬發現單位是以兒子名義買入,更已放盤。胡少芬於是入稟控告兒子要求還款。但兩年後,又到兒子控告母親,要求母親承認他有權獲得胡名下多個物業的租金,難怪胡少芬唏噓親情紙咁薄,「仔女?唉,有錢就阿媽,無錢就唔係幾識阿媽」

我哋會一生一世

曾被男友、子女哄騙,胡少芬亦清楚陳堅強並非完全可靠,「唉,佢衰在又係呃我。唔知邊個衰人帶佢去澳門賭錢,輸清光!不過佢應該唔會玩女人,因為佢話無時間去識女人。我問佢,佢都話唔會,『我照顧得你,邊度有時間去識女人吖?』」

記者趁陳堅強單獨外出,上前問他被胡少芬控告一事,陳即裝傻講電話,不斷重複,「吓?吓?告我咩呀?」當被問及他到澳門豪賭,輸光胡少芬給他的錢時,陳即慌張否認︰「無無無,啲錢我自己做生意搵番嚟!你搵佢個女」又暗示今次被告上法庭,是胡女兒葉玉枝搞鬼。

雖然如此,但陳仍然風騷地表示︰「我使乜同佢結婚呀,佢俾晒成副身家我!」但記者質疑他已婚時,他反應甚大,不斷推撞女記者稱「被非禮」︰「我大把錢,仲同你有仔女添,黐線!」

本刊電話聯絡到胡少芬女兒葉玉枝,她不願多提這名「哎吔老豆」,「個男人而家係咪仲同我媽咪一齊住?梗係明眼人一睇都知咩事!是但啦,我尊重佢。有咩鍾唔鍾意吖,我阿媽鍾意咪得囉!」其實葉玉枝與陳堅強的關係亦撲朔迷離,翻查記錄,陳堅強前年才向葉玉枝借貸一百七十五萬。土地註冊處資料亦顯示,爆出今次官司後,陳堅強有份的葉氏家族四個物業業權,以共七百萬元賤讓予鍾樂謙,相信鍾是葉玉枝的兒子。

但胡少芬少理子女感受,選擇相信這名不斷向她要錢的男人。她甜蜜表示:「佢話會照顧我一世!」

胡少芬對自己入稟控告陳堅強一事,顯得一無所知,更否認入稟狀所指陳堅強已婚一說,甜絲絲地說陳對她十分體貼。

九四年香港仔添喜大廈商場簷篷倒塌,賠償事宜全由胡少芬一對子女出面處理。○七年,葉氏家族持有的添喜大廈業權以一億四千萬售予大鴻輝,但有街坊指胡少芬仍愛在此購物。(《蘋果日報》圖片)

記者去年底曾到訪淺水灣麗景園,但不得其門而入,於是留下名片。後來一名自稱胡少芬的人來電,稱與陳堅強同居,感情要好。這天記者訪問陳堅強,他顯得極為抗拒,更一度作勢推撞女記者。他的聲音正是當日來電的「胡少芬」。

葉氏家族物業

賣豬肉起家

葉氏家族靠賣豬肉起家,經營的豬肉店「日記肉食」營運至今,但店員對老闆的「情史」諱莫如深。

胡少芬亡夫葉海波靠收購重建致富,但他第一桶金的故事,相當引人入勝。葉家二十年代由東莞遷居來港,在香港仔街市開設「日記肉食」做「豬肉佬」。後來葉海波接手,五六年與胡少芬結婚後,兩人一起「捱」,因豬肉夠新鮮,獲街坊盛讚,後來轉攻批發市場,兩夫妻合力到多間食肆推銷產品,香港仔、黃竹坑附近的餐廳、酒樓、大牌檔和快餐店都向「日記肉食」取貨。「日記」有口皆碑,葉氏成功賺取第一桶金。

葉海波很快便將目光投到物業市場,五十年代末收購大量香港仔舊樓,進行重建計劃。六七年,葉海波再收購香港仔湖北街、香港仔大道交界舊樓,重建後命名為「海波大樓」,大樓飽覽避風塘美景,成為一家人的居所。

葉海波名下最為人熟悉的物業,必數七三年建成的香港仔「添喜大廈」。葉海波是添喜發展商兼大業主,公司持有添喜商場和八個單位,但他九三年死後一年,位於商場的新好酒樓拆卸魚缸時,發生簷篷倒塌意外,造成一死十三傷。高院最後裁定大廈管理公司、酒樓、業主立案法團、大業主公司、拆卸商,需要向九名死傷者賠償三千三百多萬元。小業主最初每戶攤分七萬元,但因為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加上其他被告相繼破產,結果每戶要賠償多十八萬,最後由葉家公司墊支二千三百多萬,由房協提供免息貸款予小業主。添喜大廈商場及部分單位於○七年賣出,作價一億四千三百萬。

不少投資者垂涎葉氏家族物業,但有指葉海波生前曾成立一個基金會,將物業悉數轉移至該會,並規定後人不能出售。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