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7] 戲志才 潘燦良 潘燦良,M1,




豪語錄

戲志才 潘燦良

你認識戲志才嗎?古人姓氏夠奇,曹操帳下謀士多如繁星吧,曹操卻說過,除了戲志才,「莫可與計事者」(《三國志》卷十四)。

怪只怪世人但知有《三國演義》,很少讀正史《三國志》。

你認識潘燦良嗎?蘇玉華算傑出演員吧,她卻說過:「潘燦良叻過我。」

比起撈電視,舞台劇才是他倆的正史。

Well,潘燦良係蘇玉華男朋友,作不得準,那由獎項代說話,三奪最佳男配角、兩奪最佳男主角,還有藝術家年獎……但加加埋埋,唔及一套港視《來生不做香港人》咁多人識。

如果有來生,潘燦良仲會做舞台劇嗎?

他說:「其實我天分不高,考演藝學院考了四屆;俾我行多次,路依然會咁揀。」

築夢者潘燦良,在戲裡,有志,有才。

工兵

潘燦良剛剃淨鬚,配合另一港台劇集連戲,這天化妝小姐惋惜無復 Hill少花弗了,下巴光光的潘燦良靦覥地戴上眼鏡,變回老實小男人。角色百變,人生何嘗不是?

「中學畢業後,我做過工業繪圖員,幾悶;轉做電器送貨,不敢說 enjoy體力勞動,但原來我 enjoy跟車周圍去;之後加入城市當代舞蹈團,我唔識跳舞嘅,喜歡的是演出,做舞台助理點都叫接近一步啲,包埋製作布景,其實都係體力勞動。」

所以,面對今次拍攝概念,潘笑言:「粗重嘢啱我。」毋寧說,務實是他本色。

「其間,每年報名演藝學院,第一年陪朋友,第二年多了準備依然失敗,第三年面試信件寄失。到第四年,每晚收工留在城市當代的黃大仙小舞台睇免費 show,吸收得多,總算考到,沒什麼奇跡。」

奇跡應該是,那幾年在演藝發生什麼事?落第潘燦良由自嘲預科讀唔上,變成考獲獎學金、放洋留學的高才生。

「我同自己講,難得重返校園,我要睇盡圖書館的書。做回學生當然靠屋企,八千蚊獎學金,我俾晒阿媽,雖然份情是還不完的。」

再問白啲,英語劇本怎追得上?

「香港教育幾失敗。原來,𡃁仔只要愛上一件事,能力自自然然會產生,我十幾年的英文都不及那三年提升得快。父母監孩子惡補,倒不如發掘他們一門嗜好。」

留守

難得每次公演家人都來捧場,知道個仔有工做,賺到生活。

舞台劇界也並非一味小眾,九十年代中期便爆發過一次,《南海十三郎》和《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帶動,他的行家們(包括女友蘇玉華)紛紛進身影視名人,潘燦良繼續留守。

「拍過電影,亞視斟過我演唐滌生,提名金像獎落空,是上天安排,我份人比較慢熱。聽聞娛樂圈好講關係嘅,我安於本分,加入香港話劇團幾穩定,做舞台藝術最怕被以為不務正業,難得每次公演家人都來捧場,知道個仔有工做,賺到生活。」

於是,獨得「劇團王子」雅號。潘摸摸頭嘆不理解,其實不難理解,大眾對某界別認知有限,便姑且安個花名,正如「水餃皇后」,甚至「九龍皇帝」……

據說,難搞惡啃的角色,搵潘燦良就啱。楊凡開拍《桃色》,找潘燦良穿上警察制服與章小蕙玩 SM。

「楊導演構思的 workshop,藉此釋放章小姐的演技,在電影裡沒有播出。你可以說這是學院派的好處,像有層保護膜,演什麼都不怕破壞形象,唔好太過火就得。」

王子往往不通世務,換轉娛樂圈打滾的,當年應該乘機自吹自擂搏出位。稱潘為學院派,他居之不疑。

遲到廿年

為何說劇界是小圈子?他們並非完全不愛出名,有套直頭叫《玩謝潘燦良》,潘說是編劇的主意,至少反映小圈子認定潘燦良很知名吧,但咁又點?尊姓大名都押上了,到頭來不及 Hill少街知巷聞。

二十年舞台劇不及一套《來生不做香港人》,悔遲麼?

「我相信累積的,如果話今天有些成就,歸功舞台磨練出來,唔可能我廿年前一入電視就得。《來生》不是最滿意,是滿足,滿足我對拍攝的好奇,而且我不會放棄舞台,那裡有雙方承諾,觀眾冇得睇睇吓入廚房炒菜,演員冇得 NG,你冇得㩒 pause掣。」

總有改變吧,具體如是時候考慮請助手?出街多咗人眼望望?

「最了解我工作安排的還是自己,可能真要買多套西裝,但我仍然逼地鐵,買六合彩仍然會行入去投注站。」

更具體是……他倒沒扮無知:「以前,我在報紙上係『蘇玉華男友』;現在寫『《來生》男主角潘燦良女友是蘇玉華』,長啲囉。早幾日我們逛街,兩個妹妹仔截住,我慣性識趣彈開,妹妹仔話:『是要你一齊影相啊!』」

面對一姐張可頤,潘燦良毫不輸蝕。

與師兄謝君豪合演《南海十三郎》。

入屋與入心

影響之大,包括人生大事。突然間報刊把婚期也提上日程了。

潘燦良苦笑:「我們一起二十年,不可能因為一套劇集才諗結婚,近來一直計劃中,只不過大眾像重新發現了新的議題。」

十年前,《豪語錄》訪問蘇玉華,蘇說:「潘燦良叻過我。」

這天男方說:「客氣啫。」

嗯,好女人原該咁講嘢,但正因人人識咁諗,阿蘇如此說,會否反而令當時尚未成名的愛郎唔舒服?

「我和她是同學,互相欣賞,係好就要讚。演技並非跑一百米,冇得計九秒九叻過十秒三。阿蘇比我早投身電視,便是要尋求更多觀眾的客觀評價。」

那麼,潘燦良為何聲言不入無綫?

「我的意思是,現階段 TVB如果用我,我也適應不來。我怕『飛紙仔』(臨場才收到劇本),你話我咁唔夠專業?我話,正因專業,我知道需要時間準備。我計番,拍港視,最少嗰晚都有五粒鐘瞓。」

就不怕影響無綫人蘇玉華麼?大台講究表態效忠,家爺仔乸都關事。

「我又冇諗咁多。這樣說吧,做大台應該更加入屋,我不單求入屋,求入心。」

○五年,潘燦良(右一)考獲利希慎獎學金,赴紐約進修。

被影到拍拖,潘燦良和蘇玉華通常係去睇戲。他倆仍像演藝男女同學。

以前,我在報紙上係「蘇玉華男友」;現在寫「來生男主角潘燦良女友是蘇玉華」

王子的下半生

我已多年沒翻閱《三國志》,你以為我真記得戲志才嗎?全因 Koei株式會社《三國誌 12》觸發——對,那個連書名也抄錯的日本電腦策略 game,禮失求諸野,㗎仔比我們更懂中史,來到第十二代新版,終於將這冷門人物擺埋入去玩,設定智力參數拍得住諸葛亮。

我的意思是,舞台藝術猶如正統史書,注定曲高和寡,但有志有才的人,默默無聞幾多年都好,像尖錐隱藏囊中,總有一天脫穎而出,哪怕途徑是如此遊戲人間。

潘燦良說:「港視基本上沒再替演員續約了,據聞二月會重啟拍劇,但要看形勢。

形勢應該無問題,看的是營運。」雖然被重新發現,但世上並沒劇團王子從此安穩無憂直到永遠的童話,好在勤力慣,奮鬥仍得繼續。

HKTV正正是一場網上遊戲。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