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7 - 財經] 麥記職員 變身清潔公司老闆 M1,




三十一歲的 Angus以年輕人掛帥開設「小露寶清潔公司」,頭半年勁蝕三十萬,幸得老婆支持渡過難關,他笑指洗廚房亦不及在家照顧孩子的老婆辛苦。

壹盤生意

麥記職員 變身清潔公司老闆

「大踏步神情確威武,小子大名露寶,人人皆知道。」八十後卡通片回憶,除了叮噹,還有常拿着吸塵機及掃把在學校做家務清潔的小露寶。

三十一歲的葉劍池( Angus),十八歲開始就在「麥記」做收銀,十多年來一步步攀升至副經理,人工仍然得萬三。他見餐廳外判的清潔公司接幾單 job,人工已比自己高,於是前年創辦「小露寶清潔公司」,自己接 job。但當初他就如小露寶一樣,有勇無謀,半年累蝕三十萬,剛巧兒子出世,無錢交租, Angus形容當時差點要「上吊」。

後來,他參加創業課程班,認識餐廳老闆及食品供應商,建立人脈網絡;而且聘用後生仔做清潔,比大公司快手,終於穩定客源,扣除自己及職員薪金,每月盈利有三萬元。 Angus再無後悔創業的決定,「神情威武」地說:「我終於可以報答老婆。」

小露寶以四至五人為一組,在狹窄的環境下工作,但各人會穿上防水鞋及手套等, Angus亦花費二萬元為員工買保險,幸好兩年來未發生過意外。

夜十二點, Angus帶記者走進旺角朗豪坊一間餐廳廚房,撲面迎來一陣酸臭及清潔劑混雜的氣味,雖然未至於頂唔順,但令人難以專心工作, Angus笑指:「呢間西餐廳算乾淨啦,如果係日式餐廳會仲污糟,因為炸天婦羅啲油勁臭。」

以這個四百呎的細廚房為例,徹底清潔收費一晚約二千多元,定價根據污漬程度而定,「廚房佬唔會清潔,爐頭嘅油漬可以好黑好污糟。如果抽氣系統積得多塵,要清風口同水煙罩,要另外加收三千至五千。如果要爬高爬低,長期姿勢唔好,又要再收多啲錢。有時某啲餐廳太污糟,單都唔接啦,唔想做死班伙記。」

Angus推着價值千八元的吸水機吸走爐底下的污水,又用鐵鏟用力剷走煮食爐的油漬,鏗鏗聲不絕,「不銹鋼啲漬一定要用手剷,鋼太薄用機整唔走,你睇剷完由黑色變做銀色先叫合格。」當晚清潔至凌晨四點才完成,日做十多小時的 Angus仍堅持做司機車員工回家。

貪後生仔夠搏

記者見清潔時,主要由四名八、九十後的後生仔負責, Angus指他的公司不會請洗碗阿婆來清潔廚房,「後生仔其實做嘢好快手,而且清潔廚房要等餐廳關門先做到,捱夜都係後生仔好啲。」他指出曾請四十歲大叔,但工作態度「勁 hea」,於是找來麥當勞的舊伙記來幫手,「同佢哋做朋友,要識得安撫佢哋情緒,其實後生仔做嘢都可以有交帶!」

Angus指出,清潔本來很難界定誰比較優勝,但卻可從管理細節中贏取客人口碑。例如本地的大型清潔公司,一般都聘請上年紀的員工,而且採用時薪制,但小露寶卻用日薪制,「時薪制做嘢一定拖長嚟做,我每晚清潔一間餐廳,會出固定薪金,咁班員工肯定會以最快速度完成工作。叻仔嘅洗三個鐘完成就收到四百元!」另外,公司制度是由組長負責把關,檢查清潔完成後的所有細節,務求令客人收貨,「如果第二朝開門個客人唔收貨,組長要特登返去開工,但冇 OT錢,責任自負下,組長一定盡力把關。」他又指公司制度較大公司優勝,因此經常搶到大公司的單來清潔,「啲新客人向我反映,大公司啲員工成日 hea做,清潔唔夠乾淨,又冇人孭鑊去搞番掂,所以我哋先搶到客人。」

Angus將所有清潔用品存放在公司車上,連接柯打也在車上進行,因此節省了倉庫及辦公室租金成本。

清洗廚房會用水將空隙位的垃圾沖走,曾經試過沖出蟑螂,因此會用吸水機將所有污物吸走。

鎖定觀塘區

清潔廚房最難搞的就是剷走煮食爐的油漬,因為不能用水沖,只能人手不停剷、剷、剷,「試過有啲餐廳太耐冇清潔,啲漬根本剷唔走,好易着火。」

清潔公司利潤其實不少,但主要是難招聘具責任心的員工,現時部分員工是兼職,「日頭做一份,夜晚嚟清潔,時薪有一百元,另外都有人想同公司搏殺,將來做大咗,可以升職做管理,唔使再落手做。其實洗一個招牌可以收千幾,因為要爬梯,但難請人做,我試過一個人用升降台升上四層樓高嘅商場洗外牆,咁就收五千元。」但為了公司能長遠發展,及減少自己落場負責清潔的工作時間,用來專注宣傳及管理, Angus想出了一個方法。首先他決定公司不再跨區接單,除了可靈活分配人手,更避免和大公司競爭,「例如港島商業區,都俾莊臣同碧瑤壟斷晒,唯有避開唔做中環金鐘呢啲地方,咁而家主力做旺角之外,仲會鎖定觀塘區。」

他指出觀塘除了很多甲級寫字樓,亦有不少商場及餐廳,未來亦會重建,更重要是該區目前沒有大公司去包辦廚房清潔,正是小露寶擴張勢力的最佳時機。目前除了部分麥當勞是公司客人外,亦可以接多些連鎖餐廳的訂單。

改錯名難搵客

離開工作了十多年的麥當勞, Angus由職員變成清潔公司老闆,他感慨地指:「如果當初冇衝動去開公司,可能而家仲做緊呢度,所以有想法就要做。」

Angus不怕辛苦,因為再辛苦他都經歷過。臨離職前,他已位至分店副經理,一腳踢包辦銷售、煮食及清潔工作,人工卻極奀。晚晚工作至深宵的 Angus,與晚上來清潔的外判公司負責人傾談,發現他們清潔一、兩次的收費,已好比他份糧。他憶述:「閒談間,我問分店經理,如果我開一間清潔公司,洗得乾淨過而家嘅外判公司,可唔可以俾機會我試吓,佢話可以。」於是 Angus把心一橫辭職。不過,開業半年,扣除人工,勁蝕三十萬。

他當初把公司名改為「宏信」,這成了「見血」的致命傷,他說:「個名太普通,無人記得我間公司做乜,派一百張卡片,先得四張單。」積蓄幾乎花光,要靠老婆出外打工擔起頭家,「嗰時差啲要上吊,冇錢交租,個仔啱啱出世,好彩有老婆支持,佢仲叫我撐落去。」 Angus決定堅持,並嘗試找方法解決。首先他去參加坊間創業課程,「老師叫我要改名,諗一個客人一聽就知你間公司做咩業務嘅公司名,借力打力。」他才把公司名改為「小露寶」,「餐廳老闆有番咁上下年紀嘅人,佢哋嘅年齡層多數識小露寶,知道小露寶最叻就係清潔。」坊間大部分創業課程,都被人笑稱為「洗腦課程」,但 Angus認為上堂對他幫助很大,「雖然係洗腦,但亦擴闊咗我嘅人際網絡,亦令我更加主動去識人,識啲食品供應商,再叫佢哋介紹啲餐廳客俾我識。」另一方面,他再向銀行借十六萬元,讓公司有資金繼續營運。

免費檢查提高收入

Angus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他最想能抽身不再落場洗地,抽空來做管理及宣傳,更重要是能多點時間陪兒子。

解決問題後,公司由每月最多接到七單外判工作,到現時一個月有二十四日有工開。不過公司成績好轉,他又因一次決定錯誤而蝕錢,「半年前麥當勞有另一個區都想搵我去清潔,有成十幾間分店,我就投資咗十八萬去買車,仲開第三條 team去負責,點知我計錯數,原來新嗰批麥當勞分店關門時間太夜,加上該區域與其他客人相距甚遠,車程長,七除八扣下根本冇錢賺。」捱一個月後 Angus決定忍痛裁掉成 team人,並蝕讓新車,埋單蝕了四萬元,「所以鎖定區域真係好重要,而且教訓我擴張唔好太心急。例如我唔應該買車住,開新 team時租車先,咁成本唔會太貴,而且接單時一定要分配好一晚走到兩場,咁先有多啲錢賺。」為了提高生意額, Angus也會主動向客人推介清潔套餐,如免費幫客人檢查冷氣通風口、外牆及抽油煙設備等,如衞生出現問題,便可向客人推銷額外服務,提高收入。

Angus為養家,十分積極,除了晚上清潔餐廳,早上接單清潔辦公室。不過「做爆廠」的他,每天只睡三小時,「值得嘅,公司開始賺錢,老婆唔使再出去做嘢,專心照顧小朋友,總算可以報答佢。」

開業資料( 3/12)

公司清潔車: HK$180,000

清潔劑及器材: HK$40,000

保險: HK$20,000

宣傳及雜費: HK$18,000

總投資: HK$258,000

營業資料( 12/14)

營業額: HK$180,000

清潔劑: HK$3,000

人工:*HK$130,000

雜費: HK$20,000

盈利: HK$27,000

*5名長工 9名兼職,包括老闆人工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