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蘭桂坊艷舞女故事 「我哋性感,唔代表我哋性開放。」 [壹週刊 - 1331] M1,



Colette這個凌空倒吊動作,主力靠雙腿夾着鋼管。但多年來的練習,令她吃了不少苦頭,大腿內側全結了繭。

至 Hot港女

蘭桂坊艷舞女故事 「我哋性感,唔代表我哋性開放。」

本來,香港沒有鋼管艷舞女(無上裝酒吧是另一回事),直至十多年前大陸夜場興起鋼管或露臀艷舞,肉香四溢北風南漸,這種職業才開始在香港出現。

每逢週末,中環蘭桂坊的夜店都會特別熱鬧,一班本地 show girls,就專門在老蘭跑場出騷,表演火辣的鋼管舞,把氣氛搞 high。

這班艷舞女郎,每次出場都打扮性感,有人說她們只靠露肉搖胸,但她們說除了賣性感,更加出力賣舞藝。因為鋼管舞一點也不易跳。要跳得好,真的要付出不少淚和汗,有時大腿兩側還夾得紅腫一片。

就算不懂欣賞,也希望你理解,不是扮藝術,只說明她們賣的是性感,而非性開放。

你還看不出來?只因為你沒有仔細聽她們的故事。她們受訪,道盡這行苦樂。長年練習,導致滿身傷痕、衣著暴露惹來客人毛手毛腳,但她們都甘願忍受,因為她們站在台上,眼中只有那條鋼管,刻意聽不見淫叫亂吼,纏繞着這支鋼管,展現美感。

就算再蒲十年,蒲精都會說,蘭桂坊這個地方,總是令人驚喜。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愈夜就是愈迷幻,愈有意想不到的性感畫面,玩不厭。

「 Everybody, this is show time!」週五晚凌晨,在中環蘭桂坊某夜場內,當一眾客人正在碰杯喝酒、相擁跳舞時, DJ一聲宣布,全場突然漆黑一片,音樂也停了下來。幾秒鐘後,五顏六色的射燈照向舞台上的鐵柱,嘈雜的搖滾樂停止,開始響起一下又一下強勁節奏,藍光再一閃,艷舞女搖動着身體開始扭上舞台。

原來每逢週末,老蘭夜店都會上演火辣的鋼管舞( Pole Dance)騷。表演的,並不是金髮洋妞,反而全是本土派港女。

兩條大腿一條鋼管

去年萬聖節, Colette專登找來化妝師,為她化了一個帶點邪氣的小丑妝,滿足觀眾視覺享受。

三名衣著性感的女子先後走上台,現場即時響起如雷貫耳的尖叫聲,全場氣氛高漲。

三人在台上經過一輪勁舞熱身後,身體開始緊緊貼着鐵柱,不停地上下磨擦,動作和眼神挑逗,而她們又不時向台下客人飛吻放生電,雖然她們雙眼空洞,但足以牽動現場觀眾的神經。酒精刺激加上艷舞畫面,客人 high翻天。

這幾名二十多歲的鋼管女郎,分別叫 Colette、 Joyce和 Kimberley。她們都是專門在蘭桂坊夜店跑場跳鋼管舞的。有人說她們是艷舞女郎,但其實她們除了賣性感,更加賣舞藝。因為她們強調,鋼管舞一點也不易跳,不信你上去試試,女記者採訪途中也曾試過想雙腿夾上鋼管,才三秒就滑下來。

每次上台,她們都是主角,贏盡掌聲和歡呼聲。但鋼管背後,各人都付出了不少淚和汗。

嬌嫩皮膚結了繭

Colette(左)與 Joyce合作多年甚有默契,不時大跳辣身舞互摸對方,令全場氣氛更高漲。

今年二十七歲的 Colette,八年前中學畢業後,做過酒店接待員暑期工,「每日做同一樣嘢,好枯燥乏味。」一次夜蒲,看到鋼管舞表演,便深深愛上這玩意,決定不再讀書,全職做 dancer。 Colette跟一位本地老師學跳鋼管舞,幸好她有芭蕾舞底子,基本動作對她沒難度,但鋼管舞講求 free style,所以她當時不停練習,自創一些拋媚眼等動作,學了兩年,花了三萬多元,終於有機會上舞台。

記得第一次在尖沙咀出騷,緊張得在休息室自言自語。上到台,當眾人雙眼都望着自己時,心跳加速得喘不過氣來,「嗰刻我同自己講,上到台就唔可以再驚,唔可以浪費人時間,因為客人俾錢係預咗你會跳得好睇。」

咬緊牙關頂硬上,最後經理人大讚 good show。自此 Colette愈跳愈放,還學懂了掌握現場氣氛,「當客人比較靜,就同佢哋揮吓手,俾個飛吻,電一電佢哋,男人會因此好開心,仲會笑住 Hi番轉頭添。」

Colette除了自己登台表演外,還會開班教人跳鋼管舞。每次上堂,都會要學生擘一字馬。

跳了八年, Colette現在除了出騷外,還有自己的鋼管團隊和學生。另外,她還會接內地 job,去過深圳、南京、上海和蒙古等地。這支鋼管,令她可以走得更遠。至於酬勞, Colette說一般剛入行的 show girl,每場(十分鐘)酬金大概千多元。而她因有多年經驗,每場酬金可達三千元,「如果出埠,每場最少會收五千蚊。」而她們這一行都會有經理人幫手接 job,除了夜場,還會替她們接一些私人派對表演,「當然要同經理人拆賬,但唔方便講。」

但這八年,一點也不易過,滿身都是傷痕。 Colette表示,腳眼位、大腿和雙臂內側等位置,都因為練舞而結了繭,紅腫一片,初見還以為得了什麼性病。「就算天氣再乾燥,我都唔敢搽護手霜,怕手掌出汗而跣倒,後果可大可小㗎。」跳得叻,又招來同行妒忌,說她靠人事,甚至出賣肉體換工作,「惟有自己跳好啲,令人心服口服,知道這不是賣肉。」

唔可以隨便亂摸

鋼管舞,性感行先,總會惹來刻意「抽水」的賤男。 Colette稱,洋男又攬又錫只是小兒科,大陸同胞才得人驚,「有次返大陸出騷,有啲動作係反轉再擘腿,成個人倒轉咗 V字形,點知有個大陸男人,竟然走過來一手想直搗我重要部位,我即刻單手夾住支鐵柱,另一隻手推開佢。」擊退色狼,她希望外界不要再對跳鋼管舞的人有誤解,「我哋性感,唔代表我哋性開放。」

在夜場打滾多年, Colette見盡光怪陸離事情,「有次跳完舞,身邊個女仔正想嘔,見到有隻杯就嘔落去,跟住隔籬個女仔玩得興起,隨手就攞咗嚟飲,我睇晒成個過程,真係超級 O嘴呀!」夜店打烊後開燈,有不少古怪「失物」,如梳化底有半隻 nu bra,或一隻鞋,「究竟個客人點樣跌個 bra出嚟呢?哈哈哈!」台上精彩,台下也劇情緊湊。

白天是時裝設計師

Joyce入行五年,因為練舞而周身傷,曾經為擘一字馬而弄傷肌肉,體內還長出了軟組織。

不過,這口飯並不易吃,更加不會大富大貴,但 Colette仍很想跳下去,「我好想跳到所有人都被我吸引住。」

Joyce(二十九歲)坦言自己性格反叛,亦因為這樣,五年前她走去學鋼管舞,希望挑戰自己。學了兩年,可以正式上台。白天,她是個坐在辦公室的時裝設計師,但到了夜晚就被反叛基因操控,落老蘭變身成性感狂野艷舞女郎。而為配合鋼管女的形象,她又紋身又染髮增加視覺效果,「朋友都話我係怪人。」

起初學鋼管舞時,家人全不知情。後來她買了一支鋼管回家練習,「我阿爸發現咗,無鬧我之餘,仲話幫我裝埋支嘢喺廳,家姐阿哥啲仔女返到嚟,就圍住支管玩,好開心,當搭緊地鐵呀!」

Joyce表示,很感激家人最終對她的體諒,因為不是每個父母,都可以接受自己女兒跳鋼管舞,「可能我由細到大都挑戰緊屋企人,所以佢哋已經唔覺得跳鋼管舞有問題,反而擔心我會受傷。」早前, Joyce為了做一字馬動作,不慎拉傷了大腿內側肌肉。雖然現在已復元,但筋骨內又生了軟組織,「都唔敢同屋企人講。」

上鋼管就要成焦點

膚色黝黑的 Kimberley,曾是超級宅女,連望人也不敢。學跳鋼管舞後,令她重拾自信。

做父母的,總希望子女平步青雲, Joyce也明白父母的苦心,所以她會盡量在鋼管舞和時裝設計工作之間取得平衡,「要我完全放棄支鋼管,現階段係無可能。」

任職行政文員的 Kimberley(二十四歲),以前是望人也不敢的超級宅女,「可能我本身皮膚黑,啲人覺得我似菲傭,細個成日聽到,自信心就被打擊咗。」一次,她偶然在網上看到 Colette跳舞的短片,深深被吸引住,於是主動拜 Colette為師學跳鋼管舞。此後, Kimberley徹底轉變,大膽了很多。上到舞台,希望所有人把她當成焦點,「而家嘅我,要所有人嘅眼睛都係望住我先開心,眼神動作都盡量去同人有互動。」

為了跳得更好,她每日都會跑步做瑜伽,總之可以幫到跳舞的,她都會做。記者問她這麼辛苦值得嗎?「我覺得值得呀,你覺得買樓值得咩?我會咁樣諗囉,起碼跳舞帶嚟快樂先。」不過,她暫時未打算全職跳舞,「因為日間工作賺到嘅錢,能夠支持我跳舞,所以唔會全職做 dancer,但未來有機會,我都想試吓。」

一支毫不起眼的鋼管,成就了一班愛跳舞女孩子的夢想。她們跳鋼管舞,不全是為了錢,而是基因中有一股放浪形骸,喜歡在人前表演,在空中被注視,享受眾人因她而興奮。

撰文:羅鈺歡

攝影:王晴

new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