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高飛 [壹週刊 - 1411] __,M1,

公認為惡霸的李兆基,年輕時闖蕩江湖和娛圈,兩年前輕微中風,右半身乏力,面容憔悴,但腦筋依然靈活。人在江湖高飛高飛,是李兆基年輕時行走江湖的綽號,沒有半 ...


公認為惡霸的李兆基,年輕時闖蕩江湖和娛圈,兩年前輕微中風,右半身乏力,面容憔悴,但腦筋依然靈活。

人在江湖

高飛

高飛,是李兆基年輕時行走江湖的綽號,沒有半點浪漫,只是「高大死飛仔」咁解。

李兆基之一生,卻是一幕沉重的江湖傳記電影。

他曾經是真正古惑仔,也在電影飾演古惑仔,角色全都是惡到出汁的江湖大佬,他「喂」一聲,普通人都會被他嚇一跳,加上他有朵你叫「高飛」。

從六十年代在慈雲山公共屋邨起步,開始起飛,就像電影情節,屋邨仔在屋邨蹓躂,於是被踢入黑社會,他的大佬是 14K「慈雲山十三太保」,綽號「茅躉華」的陳慎芝,日日開片打大交,威震江湖。

偷車搶劫壞事做盡,李兆基更染上毒癮,一食便食了十一年,搞到神憎鬼厭,以為此生完結。

在電影《食神》飾演基哥,廣為觀眾認識,肚皮的蛇紋身更令人難忘。(《蘋果日報》圖片)

李兆基戒毒後,人生再起飛到另一個高度,他透過陳慎芝介紹,在電視台當資料搜集員,一步一步走入電影的世界,擔任顧問和編劇,他亦粉墨登場,在電影演活古惑仔和黑幫分子,他曾參演《古惑仔》系列、周星馳電影《食神》、《行運一條龍》,以及《黑獄斷腸歌》監躉造型,「基哥」惡形惡相形象深入民心。

十個古惑仔,九個都是有勇無謀,李兆基個樣係好惡,但他不懂理財,在電影圈撈得風生水起,於是同人夾份做生意,在順德開足浴店,反被大陸人呃到血本無歸,諗住投資物業,一個金融風暴見財化水。

鳥倦飛而知還,所剩積蓄不多,幸好昔日江湖情義在,得到慈雲山十三太保兄弟出手相助,生活尚算安好。

中風後李兆基仍不肯戒煙,他淡淡然說:「我幾十歲人,什麼嗜好都冇。個天要你走,都冇辦法,呢個係人嘅終結,每個人都會離開。」

將近七十之年的高飛,曾飛高望遠。

神情落寞

「茅躉華」陳慎芝(右)是李兆基昔日的江湖大佬,二人同屬 14K,別看李兆基好惡,就算茅躉華責備他,李兆基從來不會反駁。

六十八歲的李兆基染了紫紅色的頭髮,他說農曆新年前理髮師建議他這樣染,認為看落較精神爽利,效果如何見仁見智,李兆基兩年前輕微中風後,右邊身體乏力,加上積蓄花得七七八八,李兆基收埋自己,甚少與江湖和圈中人士聯絡,有媒體形容他窮困潦倒。

惡人不惡了,還有意思嗎?

他唯獨肯接觸的人,是當年他的大佬陳慎芝,在大佬陪同下,李兆基才肯開腔講自己為何弄得如斯田地。

「而家不能認叻,我以前很自負的。」李兆基細數以前電影威水史,那是一眨眼風雲。「有些電影場面大,臨時演員做得不傳神,導演應付不了,於是我找一班坐過監的古惑仔,叫他們拍暴動,一 take過!」

他其實另有一花名是「吹水基」,他風騷牙擦,轉數快口才了得,例如 14K已故元老鬍鬚勇在香格里拉酒店擺江湖壽宴,搵同樣是 14K出身的李兆基(多年前已退出)做司儀,當時李兆基中氣十足,令到現場氣氛生色不少。

在朋友聚會講開娛圈往事,不忘發揮他吹水唔抹嘴的本色,例如李兆基當年參與九六年《慈雲山十三太保》的電影,電影一邊拍攝一邊寫劇本,李兆基臨急度劇情,煙癮極深的李兆基回憶說:「我沒有煙抽,所以不懂得寫,於是副導演立刻叫場務買煙給我,之後個個都話個結局寫得好!」

靠接濟

李兆基現時與太太租住九龍城唐樓單位,月租要一萬元,支出很大,最近獲安排參與大陸微電影《血戰銅鑼灣 2》,才有微薄片酬,但現時可謂接近零收入。

兩年前中風住院,他曾向社署申請綜援,但社工看見明星來嚇一跳,然後說他不符合資格,現時要申請排隊輪候公屋,但未知輪候時間,房署仍未有消息。

他潦倒、貧困,窮得只剩下朋友。

沒有收入,生活靠別人接濟,「好彩有華哥(陳慎芝)、阿寶(導演劉寶賢)請我食飯,我出嚟同他們食飯,每人都俾錢我當作生活使費,你話我而家生活係咪過得好,真係唔係太好,你問是否過得不好,至少現在還有飯吃,做人去到現在這個環境,還求什麼呢?」他的眼神滿布憂傷。

除了江湖兄弟、娛圈好友,李兆基親兄弟也接濟他,他說:「好在有一班兄弟姊妹,個個都對我很好,他們每人每個月都給我一千元,我有七兄弟姊妹,有六個俾錢我。」總算解燃眉之急。

李兆基參演劉德華的電視劇,陳慎芝(左二)擔任顧問。

李兆基與吳志雄(右三)曾加入黑幫,兩人均轉型成功,變成知名演員。

李兆基中風前,與江湖人物仍有接觸,四年前他在已故 14K鬍鬚勇(右)的生日宴會上,擔任司儀,兩人有講有笑。

理財不善

當年在娛圈風光,為何「搞成咁」生活入不敷支?李兆基說:「我是否搵很多錢?唔係,我只是努力打份工搵錢,我沒有額外收入。」

九七金融風暴前,李兆基高價購入沙田希爾頓中心和大埔村屋兩個單位,他說:「兩個單位,我蝕了百幾萬放售,返大陸順德做生意,做足浴店,我唔見咗六十幾萬。」

陳慎芝和李兆基做了五十年兄弟,他十分了解李兆基:「他為人牙擦,但絕對冇機心,我常常跟別人說,李兆基唔識害人,他得把口鍾意寸你,所以其他人乘虛而入設局騙他。」

順德開足浴店

九十年代至二千年初期,李兆基在影藝圈甚吃得開,於是他學人搞生意,陳慎芝聯同幾名股東合資在順德江邊區開足浴店,高峰期開了五間分店。

初初幾年,足浴店雖然做起成績,李兆基當然不及恒地李兆基出名,結果搞出大笑話,陳慎芝回憶北上情況:「當時去順德有一個笑話。李兆基說:『你哋到順德坐的士,跟的士大哥話搵我,全順德都識我的。』我一坐上的士,話去找李兆基,的士大哥說當然知道,原來司機車了我們去『李兆基(恒地四叔)學校』,我說是足浴店,司機才說原來是江邊區,你早啲講。」

又的確是,從他身上,看得出風水改名之說似乎無譜,同名同姓差天共地。

風光持續不了多久,足浴店財政開始出現問題,李兆基說:「其中一個管錢的媽咪,她推搪說公司要用錢,還找管數的上公司理論,我要她在其他人面前說:「『基哥一個錢也沒有掂過。』總共蝕了二百多萬元人民幣,無辦法,當時我是搞手,其他股東鬧我,華哥罵我,我沒聲出,講真,我只有抬錢回店鋪,我未試過在鋪頭拿取一毫子。」

明明是惡人,卻有苦說不出,他說是猛虎不及地頭蟲,黑社會出身的李兆基,去到大陸到頭來被斬到「一頸血」。

偷車專家

李兆基參演的電影,大部分是以黑幫為題材,包括《古惑仔》和監獄內的監躉,他拍得維肖維妙,全因他本身是古惑仔出身,六十年代,陳慎芝和他是五十年兄弟,由細玩到大,陳慎芝十分了解李兆基性格,他開玩笑說:「佢個樣生得惡,我哋以前喺慈雲山開片,大家互兇對方,阿基企最後,唔係殿後,係因為可以第一個走!」

李兆基出名是惡人,但尊敬陳慎芝一世都當他是大佬,無論他怎鬧,七十歲了仍默不作聲,不敢駁嘴,李兆基說:「都俾佢鬧咗五十年,習慣了。」

兩人說起當年入了黑社會,為了應付生活,他們偷車用來運毒,甚至打劫,李兆基自認是偷車專家:「 Fiat(快意)最易偷,仲有摩利士咪拿( Morris Minor)、 Cooper仔( mini cooper),試過偷完車,原本泊喺度嗰個錶位仲係空,用完咁咪泊番原本個位,除非車主又檢查咪數,否則車主不會發覺。」

李兆基難得顯露微笑:「我從垃圾籮搣一條竹籤,就已經可以打開車門。有一次好好笑,有兄弟睇水,我負責偷車,上了架車,點知車主回來頂着車門,問你們做什麼?我便跟他說,乜架車原來係你㗎?我只好說不好意思,然後推門落車。」

跟大佬陳慎芝坐在九龍城接受訪問,回憶當年瘋狂歲月,他們來回慈雲山和九龍城寨「走粉」(白粉),後來慈雲山十三太保的故事被拍成電影,今年又被改編成電影《毒誡》再演一次,由演員劉青雲飾演慈雲山十三太保首領陳慎芝的角色。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陳慎芝(右四)九十年代獲封為十大傑出青年,他與當年江湖兄弟,包括李兆基(左五)重遊慈雲山。

黑社會採用洪門獨有儀式,過程神秘,防止外人知悉幫內架構。

原是 14K成員

說歷史,慈雲山十三太保在六、七十年代名震江湖,陳慎芝是首領,李兆基跟從他搵食,他們屬於 14K「孝」字堆, 14K是香港老牌幫會,四十年代由國民黨軍官葛肇煌在廣州創立 14K,原本充滿政治色彩,是國民黨培育的反共組織。

14K本分為八堆,其後發展成三十六堆,其中以忠、孝、仁、愛、毅、同、梅等比較活躍,毅字堆最有名的是已故油尖旺揸弗人「鬍鬚勇」,新界元朗、錦田話事人是「四眼細」,屬於「德」字堆。而澳門數出位的 14K頭號人物,莫過於「崩牙駒」尹國駒和「街市偉」。

14K信奉的是洪門文化,洪門源於「洪發山忠義堂」,本來是反清復明的組織,他們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充滿神秘感的儀式、暗號、詩句和手勢。

這些術語,方便會員溝通,黑幫利用暗語,為的是不想外人明白他們交談內容,多用於「講數」和安排行動上,加上黑社會的「紮職」儀式,便是採用洪門儀式,洪門文化往往被認為與黑社會有關連。崩牙駒年前創立全球洪門組織,公然在宴會展示洪門獨有的手勢和動作,在組織成立典禮上,澳門出動持槍司警監視現場,又拍攝每名來賓的容貌。

李兆基由一個古惑仔華麗轉身成為知名演員,由黑變白,但性格決定命運,只懂動粗靠嚇搵食,錢財一到手卻不善運用,不懂未雨綢繆,人到晚年未免顯得落泊。

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他仍覺得自己是江湖人。

台灣至今仍有洪門組織,眾人架起獨有姿勢,氣氛緊張。

崩牙駒年前大搞洪門組織,並即場示範洪門手勢,引起注目。

撰文:陳慧瑩

攝影:韋 平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