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揭無第三者保險,九巴亡命人禍 [壹週刊 - 1458] __,M1,

滿載乘客的872號線九巴週六傍晚在大埔公路翻側,二百多名消防員在現場徹夜搜救。車禍釀成十九死,六十六傷。封面故事揭無第三者保險,九巴亡命人禍農曆新年將 ...






滿載乘客的 872號線九巴週六傍晚在大埔公路翻側,二百多名消防員在現場徹夜搜救。車禍釀成十九死,六十六傷。

封面故事

揭無第三者保險,九巴亡命人禍

農曆新年將至,可惜十九個家庭今年的團年飯無法團圓。

上週六大埔公路一宗嚴重九巴車禍,造成至少十九人死,六十多人傷,三十歲車長疑因被責備遲到,被指瘋狂快速駕駛,有乘客說司機高速轉彎,幾乎是單邊車轆行走,結果失控剷上路邊巴士站翻側,釀成近年罕見的嚴重車禍。

本刊追訪死傷者家屬,他們顯得憂心忡忡,有傷者輕微腦震盪需接受開腦手術,家屬怒轟:「呢個肯定係人禍!」

九巴亦被炮轟長期僱用兼職車長,前九巴車長向本刊大爆,兼職員工學習駕駛巴士兩三日後,便會正式出街載客,甚至是上網睇片學習路線,車長質素下降。而因為歷史緣由,九巴是唯一一間獲豁免購買第三者保險的公共交通工具機構。若不幸發生事故,會由九巴與受影響乘客直接商討賠償,與一般程序有異。







週日車禍現場進行路祭,有死者家屬未能接受親人離世,表現哀傷。





因歷史緣由,九巴是唯一一間獲豁免購買第三者保險的公共交通工具機構。若不幸發生事故,會先由九巴與受影響乘客直接商討賠償。

哀悼新年

週日,大埔公路車禍現場舉行路祭,巴士一時高速轉彎,卻釀成十九人死亡,破碎了十九個家庭,新年無法團圓。現場家屬情緒激動,哭泣聲嘶力竭大叫親人的名字,有女士更需親友攙扶,亦有孝子跪下向亡母上香,現場一片愁雲慘霧。

十九名死者,路祭卻有二十個靈位,「被路祭」的是一名七十四歲馮姓傷者,據了解他於週日進行了開腦手術,惟在事發現場的路祭上竟然出現其名字的靈位。

發現寫上其父親名字的靈位,兒子向記者表示有社工一直跟進個案,不知是哪個部門出了問題,導致其父親的「靈位」錯誤地出現。他又稱會盡快致電相關部門了解事件,對於老父車禍致腦震盪,兒子激動地說:「呢個肯定係人禍!」

兒子向家人交代馮先生的傷勢,形容他:「左手傷咗,臉部擦傷,輕微腦震盪,開咗腦清除瘀血,傷勢頗嚴重」、「包紮到同周星馳電影中一樣,淨係見到個嘴」。

等候期間,兒子不時上社交平台觀看有關車禍的新聞,更看得眼泛淚光。





除了多名政府官員,九巴母公司載通主席兼非執行董事梁乃鵬(黃圈)亦有出席大型路祭。(《蘋果日報》圖片)



九巴自行承保

法例規定,所有在道路上使用的車輛必須購買第三者保險。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表示,九巴是唯一一間公共交通工具機構獲豁免,「因為早期關係,係唔需要買保險,即係喺法例上豁免咗。如果有傷亡,家屬可直接向九巴索償,好似一般民事索償咁就可以。」

若不幸發生事故,會先由九巴與受影響乘客直接商討賠償。如無法達成共識,乘客可申請民事索償,此後程序與其他有購買保險的公司大同小異。

陳健波指:「其實九巴自己都有啲安排,根據法例上唔使保險,用自己公司財力支付呢啲賠償。但據我所知呢,佢都係好穩陣嘅,自己有保險公司喺背後支持佢成個賠償計劃。」

他表示,九巴有自行購買保險,如賠償金額在某個上限以內,會由九巴承擔,超過上限以外的部分,則會由保險公司承擔。他估計,是次事故的總賠償金額分分鐘達一億元。





大部分嚴重傷者被送往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家屬前往深切治療部病房探望,一名女子表示家人情況好轉。



九巴疊水

九巴表示,會向每個受影響家庭賠償八萬元慰問金,並協助保險索償。目前多個慈善團體及馬會捐出四千二百五十萬元,由社署統一發放予受影響家庭。

九巴作為本港主要公共交通機構之一,每年營業額數以億計。根據公司二○一六年度報告,公司全年除稅後盈利達六億五千九百萬元,公司固定資產淨值五十六億元。九巴是「載通國際」( 0062)旗下子公司,梁乃鵬自二○一二年五月起出任主席及獨立非執董,同時兼任公司常務委員會主席,現已七十八歲。據載通最新一份二○一六年年報,梁乃鵬當年收取董事袍金合計一百八十萬六千四百元,期內並同時無收取額外薪酬、福利及花紅,袍金較二○一五年大增一百零五萬元。

據載通一六年年報披露,梁乃鵬當時為新鴻基地產獨立非執董,二○○二年起出任載通、九巴及龍運巴士董事,他亦自二○○三年九月獲委任為電視廣播副行政主席兼執行董事,二○一二年一月起接替邵逸夫出任公司行政主席,直至二○一五年一月退任。

梁乃鵬過去及現在都出任過不同公職,包括一九九七至二○○二年間出任廣播事務管理局主席;一九九七至二○○三年出任城市大學校董會主席,並於二○○五至一六年任城大副校監。二○一六年五月起獲委任為香港中文大學校董會主席。

九巴董事總經理李澤昌一五年空降九巴,上任後九巴發生多次裁員,包括一五年多名部門主管被裁,去年亦在盈利勁升的情況下縮減 IT部規模,更被員工爆多番以賤招炒人。

現年五十四歲的李澤昌曾是新鴻基地產的交通運輸策劃部主管,負責交通及基礎建設投資,傳聞是郭炳聯頭馬,曾擔任郭炳聯於載通國際及其附屬公司九巴及龍運的替代董事,一四年升呢獲委任為非執行董事。根據載通國際一六年財務報表,李澤昌每年收取的薪金連董事袍金等收入近七百萬,可謂豬籠入水。





九巴董事總經理李澤昌一五年空降九巴,上任後九巴發生多次裁員。(網上圖片)



睇片學路線

曾擔任九巴車長的何先生接受本刊訪問,他一五年入職,只任職五個月,看到兼職車長訓練和支援不足問題。

何先生指兼職車長獲聘後,入職訓練時間遠比全職車長的兩至三週短:「學習駕駛車輛兩三日後,就會叫他們正式出街載客,但其實他們在這方面認識及操作感覺是不足夠的。」除操控車輛技巧外,熟習路線方面亦不足夠,因為此段期間只夠讓車長熟習一至兩條路線。

若車長被指派駕駛更多路線,何先生說:「會有『天才波』或上網睇片學習路線的現象。」他指睇片學路線亦是公司認可的行為。

何先生又透露,九巴馬場路線沒有安排固定用車,近兩三年間九巴偏向派兼職車長負責這些路線,因而出現問題:「因為兼職車長本身未必熟悉咁多條馬場路線,再加上他們可能因為不同原因要操作從未使用過的車型,他們這方面風險一定比正職司機高。」

大埔公路涉事路段確實路窄多彎,何先生說:「大型車輛經常性都要偷位,即借用對面行車線行車,車長又要顧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對車長工作壓力也非常大。」

對於有傷者形容涉事車長「遲開車」,何先生對此說有保留,他解釋由於馬場路線主要在賽馬日開場前及散場後提供服務,所以沒有固定開車時間表,「由稽查(車務督察)決定開車時間。」

何先生直言,九巴近年全職車長不足,在路線擴張下人手更緊絀,除招聘全職車長外,更有招聘半職車長及要求文職、工程人員兼職車長情況,公司用盡方法填補人手需求。

另外,巴士職工聯盟副主席郭偉光指工會近六年來一直向運輸署及公司反映問題,但問題未有得到改善。他強調車長肩負全車乘客安全,責任重大,兼職車長不應成為主流,「專營巴士公司點可以用兼職代替長工,作為一種營運方式呢?巴士公司是提供服務,不是提供貨物。」





前九巴車長何先生形容兼職車長訓練時間不足,會有「睇片學路線」情況,缺乏路面練習或會構成風險。



八十三歲高齡傷者

眾多傷者被送往各區醫院治療,大部分情況危殆或嚴重的傷者被送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也有四名情況嚴重或危殆的傷者被送往瑪嘉烈醫院。其餘傷者分別被送往大埔那打素醫院及其他醫院。

車禍中大部分傷者都是中年或年屆六七十歲的長者,更有一名八十三歲高齡傷者。探病家屬多為子女和孫兒,神色擔憂。有傷者女兒和女婿趕到時雙眼通紅,不斷打電話張羅住院安排。

更有家屬只多次表示:「我很難過,真的很難過。」另有部分家屬表示傷者仍在觀察中,情況有好轉,「要待明日才知治療和康復進度。」該名家屬亦表示有人主動聯絡協助和賠償,但不清楚是由哪一方提出,亦有家屬不清楚九巴提供什麼賠償方案,無奈地說:「唔知,我咩都唔知。」







其中一名死者家屬從澳門趕回港參加路祭,下跪上香激動地說:「阿媽我嚟遲咗!」





其中一名被送往瑪嘉烈醫院七十四歲的馮姓傷者,靈位被誤設在路祭現場,傷者兒子表示正了解出錯原因。





意外導致整架巴士翻側,巴士上層損毀情況特別嚴重。

死亡之旅

二月十日傍晚,沙田馬場賽事散場,開往大埔中心的 872線巴士在馬場接載大批馬迷回大埔,全車爆滿,連下層也站滿了人。

巴士在大埔公路上行駛,乘客指車速快得有點不尋常,奔馳中的巴士在一個彎位轉彎時失控向左翻側,繼而掃毀路邊的巴士站及燈柱,馬路上滑行的車身畫出刮痕,巨大的撞擊聲與乘客的尖叫聲混在一起。只是幾秒鐘的事,車廂已面目全非。血濺滿車廂四周,痛苦哀嚎聲與呼救聲此起彼落,車廂頓成人間煉獄。







涉事九巴車長(紅圈)沒有受傷並自行爬出車廂,有生還乘客形容事發時車速好快。(網上圖片)





車禍急需血液急救,血庫血量不足,週日市民應呼籲捐血,紅十字會出現輪候捐血人龍。

車長有前科

據網上流傳該肇事巴士的黑盒數據圖顯示,巴士出事前時速一度逾七十公里,涉嫌超過車速限制。星期二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被控「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

駕駛該「死亡巴士」的陳姓車長三十歲,加入九巴三年多,是九巴的兼職司機。據指當時車長於意外發生後,在巴士車長的 WhatsApp群組內回應其他車長查問時,留言指「唔想討論,唔使幫我賣廣告,聽朝會報紙 A1」。

九巴起初死撐該車長過往行車記錄良好,但有傳媒揭發,該車長任職車長期間已有數次交通意外前科,其中一四年他在駕駛 46X線雙層九巴期間,駛至葵芳港鐵站埋站時,疑因車速太快,轉彎時失控,撞爛鐵欄及石柱,巴士碎片擊中一名途人,一名乘客亦受輕傷,車長被控不小心駕駛罪成。

這場車禍,是繼○三年汀九墮橋車禍後,死傷最嚴重的車禍。當年一輛巴士在屯門公路上失事,從三十五米高的橋面飛墮至山澗,車上四十多名乘客中,二十一人死亡,二十人受傷。

撰文:鄭靖而,忻肇康,文倩儀,黃心悅

攝影:韋 平,王 晴,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