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303] 雄霸灣仔 和合圖隱世龍頭 變身醫師洗底 M1,




陳泰在灣仔駱克道經營艾灸護理中心,他聲稱能醫治癌症。十年間,他經常在報章雜誌、甚至是大廈外牆賣廣告,以醫師形象示眾,甚少人知道他是和合圖的龍頭。

封面故事

雄霸灣仔 和合圖隱世龍頭 變身醫師洗底

一個經常在灣仔駱克道出現,現年七十六歲煙不離手的阿伯,差不多每月在報章雜誌刊登個人全版廣告,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創立「陳泰艾灸護理中心」,聲稱艾灸能治百病。

這個阿伯又有「集郵」癖好,喜歡將明星顧客的合照貼在醫館的牆壁,也會刊登在廣告,詹培忠、黄百鳴、謝賢、羅蘭、大律師清洪也是他的客仔。

他對人彬彬有禮,總是笑面迎人,但笑容的背後,一直隱藏鮮為人知的身份:原來他是和合圖的龍頭,綽號「傻佬泰」,在六、七十年代,他稱霸灣仔,被人封為「灣仔皇帝」,駱克道甚至被稱為「陳泰街」,澳門超級廳主「掙爆」亦是他的門生。

近年陳泰銳意「洗底」,以「醫師」的身份示人,前半生揸龍頭棍,後半生拿艾灸棒醫人,他現在刻意與黑社會劃清界線,但不少江湖人士表示,他對和合圖的影響力猶在,只要老人家發號施令,幫中上下莫敢不從。

關於和合圖龍頭的種種傳聞,陳泰首度開腔向本刊剖白,六八年,呂樂透過各區的華探長,委託他代為收租,其後雙方互相猜忌,即使潛逃到加拿大的呂樂仍不斷寫匿名信抹黑他,他聲稱廿多年來,黑幫、香港政府,甚至是國際刑警,均廿四小時派員跟蹤陳泰,多年來不斷防範被暗算。

呂樂與陳泰,兩名黑白兩道的傳奇人物交手,上演一幕幕攻心計,陳泰自認是手下敗將:「呂樂好陰毒,想害死我!」

美國參議院常務調查委員會於九二年的報告指,陳泰是和合圖龍頭,排在表上的首位,澳門超級廳主「掙爆」張治太,是他的門生。

現年七十六歲的陳泰,常在報章、雜誌刊登個人全版廣告,不過他的言論頗為出位,他指利用「一支艾棒克痛症」,又指自己「不是醫生,卻能破解現今醫學懸案」,聲言:「鐵證如山足可推翻西方醫學。」不過陳泰並非持牌中醫,在○五年至一三年期間,陳泰及其公司四度被控「發布不良醫藥廣告」。

醫館睇症

記者上到陳泰位於灣仔駱克道的醫館,醫館內掛滿不少病人送贈的字畫,以及陳泰與名人的合照。提及他行醫之路,他夾雜潮州口音,滔滔不絕地說:「其實世上沒有癌症,都係西方醫學藉此賺錢,電療、做手術只係頭痛醫頭,其實所謂癌症,中醫角度係『燥火熱毒』無法排出體外……」

他一路說,手上的「紅萬」(萬寶路)點個不停,兩小時內陳泰便抽了半包煙,只見他咳嗽厲害,不斷「咳吐」,在字紙籮吐痰,記者勸他注重身體,盡快戒煙,豈料他忽發「偉論」:「其實抽煙沒問題,只要身上能夠正常排毒便可,不過戒煙其實好簡單,你將甘草切絲,塞入煙內,包你三日後討厭吃煙。」他解釋甘草燃點後,氣味讓人感到頭暈和作嘔,從而讓吸煙人士對抽煙反感。

之不過陳泰從來沒想過戒煙:「我想快啲死,我嫌命長,我已經不問世事,要咁長命做乜呀?有錢就應該用晒,唔使留俾子女。」記者開始明白,他被江湖人士稱為「傻佬泰」的原因。

呂樂六八年潛逃加拿大,其間曾流亡台灣,圖為呂樂○四年與家人在台灣飲茶。

總華探長呂樂與兩名華探長張秀和鍾長有,委託陳泰管理大中國麻雀館,自此陳泰的名氣更大。

過億身家

不過他一直呻經營醫館十三年,蝕了超過一千萬:「我每個月唔見十幾萬呀!鋪租幾萬,每月登廣告又幾萬!」他聲言當年自學中醫,為的是宣揚中國醫學,他說短期內會免費醫治癌症病人,之後便歸隱。

翻查陳泰的身家,其實一千萬對於他來說可算是「濕濕碎」,他持有位於駱克道金碧大廈及明賢大廈兩個地鋪及樓上單位,上址分別經營「新瀛閣桑拿」和「大中國麻雀館」,現時市值約二億三千八百萬。另外,他九七年以一千一百萬元買入跑馬地複式單位連車位,現時市值二千五百萬元。

在駱克道發跡的陳泰,他說不會變賣新瀛閣桑拿和大中國麻雀館的物業,他說:「你哋以為桑拿一定是色情場所,新瀛閣喺全灣仔最正宗!其實我租俾金飾鋪仲賺得多,每個月至少收租六十萬。」江湖人士分析,畢竟當年陳泰照起駱克道,估計他想保留「私竇」,一來可盡江湖義氣,舊有員工不致失業,二來他曾經叱咤駱克道,總要保留勢力。

Dragon Head

黃百鳴也是陳泰的病人,找他治療肩膊。

陳泰的真名是陳庭雄,一九四六年他八歲的時候,由潮州偷渡來港,他說:「我乜都做過,細個好捱得。」本刊翻查陳泰於一九五八年的新聞,當時二十歲的他是街邊小販,惹上一則官非,被裁定一項毆打學校校工的傷人罪,以及一項自稱是和合圖的會員罪名成立,據報導,此前他已有八次案底,包括毒品罪行,連「炒賣黑市戲票」及「睇霸王戲」也被警方落案控告,可見他年輕時已是差佬的眼中釘。

而他的綽號是「傻佬泰」,人如其名,打人有一股傻勁,一名曾跟陳泰搵食的江湖人士德叔說:「佢係潮州佬,脾氣好臭,佢可以笑笑口同你傾偈,唔啱傾便一棍『毆』落嚟。」記者也見識過他的「威嚴」,一開始見面總是笑面迎人,但一次記者問他可否參觀他的麻雀館和桑拿館,他竟然變臉發脾氣,潮州怒漢上身,以中指指着記者罵。

當問及他是否和合圖龍頭,以及他與呂樂的關係,他又老氣橫秋:「你識乜吖細路女!世途險惡呀,你個腦都未開竅,邊識咁多嘢!」

記者向陳泰展示美國參議院常務調查委員會於九二年撰寫的調查報告,報告就亞洲黑幫在美國本土橫行肆虐展開調查,和合圖是重點調查的對象,報告以列表方式,標示陳泰是「 Dragon Head」(龍頭),「掙爆」張治太、「三藩市教父」莊炳強是他的「細佬」。江湖傳聞藝人吳志雄也是他的「細佬」,陳泰說︰「我唔欣賞佢,佢利用我。」陳泰沒有詳細解釋。

替呂樂收租

江湖傳聞吳志雄是陳泰的「細佬」,吳志雄說他九三年已退出黑社會,不作回應。

六十年代,駱克道的桑拿場所、麻雀館和夜總會全是和合圖的天下,晚上夜場的霓紅燈照亮整條駱克道。其中已執笠的「新瀛宮」是駱克道的地標,陳泰門生德叔說︰「陳泰好勤力,凡事親力親為,雖然佢係新瀛宮老闆,佢會落場裝修鋪地磚。」

廉政公署未成立前,警黑合作無間,陳泰認識旺角華探長鍾長有,以及深水埗的華探長張秀,二人是呂樂的結拜兄弟,鍾、張、呂三人在一九六八年,怕被廉署調查,潛逃往加拿大。由於呂樂的資產被廉署凍結,他們不能夠變賣香港的物業。

陳泰點起一根煙:「呂樂潛逃,變相沒有人交租,麻雀館和餐廳都蝕本,兩個探長,張秀和鍾長有不滿無租收,要求把麻雀館交回給他們處理,二人於是委託我收租。」大中國麻雀館其實是三名探長持有,而陳泰是陀地,雙方一拍即合,陳泰聲稱雙方簽下委託書,至於他們如何拆賬,陳泰不願透露。

呂樂——和解

八六年,廉署與呂樂家人達成和解協議,呂樂資產解凍,由政府出售物業,所得款項由雙方對分。

一九九三年六月,呂樂與張秀和鍾長有家人以五千三百萬元連租約,將灣仔明賢大廈和嘉賢大廈的三個地鋪和兩個閣樓出售予一間秘書公司,陳泰在半年後,以五千九百五十萬元承接所有鋪位。

陳泰多以公司名義購入物業,他八六年以「國榮實業有限公司」,用一千三百萬元購入金碧大廈地下至三樓的單位,即現在新瀛閣的地址,該公司的董事是他本人、袁慧珠和許磊。

有報導指陳泰與袁慧珠在八二年離婚,但離婚後他們仍保持密切關係,袁繼續擔任陳泰公司的董事,而陳泰曾申報的地址,更是袁持有的物業。與陳泰關係密切的許磊,有報章指他是陳泰在幫內的得力助手,協助陳泰在香港及加拿大管理物業。

呂樂、鍾長有、張秀是結拜兄弟,他們潛逃加拿大後,與兩名華探長韓森、蔡炳龍在當地成立「五龍公司」( Five Dragon Corporation)。

質疑食夾棍

駱克道一向是和合圖的天下,陳泰指他高峰期在同區管理八間桑拿場所及麻雀館。

陳泰替呂樂收租,迅即成為江湖熱話,間接推高了他的名氣,當時他有「灣仔皇帝」的稱號,不久,雙方關係急轉直下。

陳泰說︰「呂樂疑心太大,佢以為我同兩名探長在枱底下有交易,呂樂在加拿大,他的親信和兒子來找我,不斷要求加租之餘,還私下要求其他報酬,我覺得是無理的要求。」

有一次陳泰頂不順,便破口大罵呂樂二兒子呂實:「你唔好以為你老豆仲係總探長鍾意加租就話加租!」

「呂樂啲仔都係不務正業,靠收租同埋變賣老豆物業過日子。」陳泰憤憤不平地說。

與呂樂交惡後,陳泰在駱克道經營的桑拿場所和麻雀館,每星期都被查牌,生意大受影響。

陳泰說:「匿名信寫給所有政府部門,包括消防局、衞生局,匿名信聲稱自己是陳泰的馬仔,寫上我的個人資料,香港政府以為是真實,以我當時的名氣,若果能夠將我繩之於法,他們便升大職。」

監視二十年

超過二十年,陳泰總覺得經常被人跟蹤,但他不知道誰派人跟蹤他,活在惶恐中。

直至九一年,美國參議院撰寫和合圖的調查報告,陳泰說領事館內有人向他洩密:「原來美國政府收到關於我的匿名信,美國領事館的人私下同我講,『美國政府跟蹤你十多年,我們長期租下你住所和鋪頭對面的單位,進行廿四小時錄影。』」

同年,陳泰、前妻與三名子女申請移民加拿大,被當局拒絕,有報導指加拿大政府考慮陳泰的黑社會背景,以及質疑陳和袁資產的合法性。陳泰一口咬定,這又是呂樂在加拿大搞鬼,寫匿名信「跣」他。

陳泰聲稱多年來警隊、國際刑警以及黑社會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陳泰認定是呂樂寫匿名信陷害他,「呂樂好陰毒,我被佢害到好慘!」

和合圖盤踞灣仔、銅鑼灣和南區,警方曾破獲兵器庫。

陳泰在駱克道經營新瀛閣桑拿廿八年。

稱霸南區

和合圖一八八四年在香港成立,有「和平團結,大展鴻圖」的意思,後來有人誤把「合圖」字寫成「合桃」,由於以前的黑社會多是低下階層,他們誤以為合桃便是「核桃」,故和合圖有「硬殼」的別稱。和合圖雖然是本地幫派,但他們採用洪門文化,幫中的慶典,也是以洪門的儀式進行,如升職典禮,他們也要背洪門詩句,揮動彩旗,在香爐前上香唸誓詞。

和合圖一向在港島南區、灣仔和銅鑼灣的勢力龐大,壟斷區內的賭檔、色情架步和毒品市場,香港仔魚市場更是清一色由和合圖「收片」。八十年代中期,和合圖將勢力延伸至美國,美國參議院的報告直指陳泰門生莊炳強,滲入三藩市從事販賣可卡因、洗黑錢、經營賭檔和打劫。報告指和合圖策劃多宗黑幫槍擊命案,包括九一年,當地華清幫的首領 Danny Wong被槍殺,有指幕後主使人是莊炳強。

陳泰二十歲時被控在西營盤打傷校工,及自稱和合圖成員。

呂樂於二○一○年病逝,陳泰再不用擔心遭人監視和暗算,大搖大擺行街。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