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不肉酸怎樣生存 梁漢文 [壹週刊 - 1312] 梁漢文,M1,



豪語錄

不肉酸怎樣生存 梁漢文

某籌款節目,梁漢文如常擔當表演嘉賓,高歌之前,煞有介事地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新歌未做好,唱住舊歌先。」然後,唱出一首前年面世的「舊歌」。不是《纏綿遊戲》,或者《七友》。

「習慣了,以前,上大騷,通常會打新歌嘛。」梁漢文也真夠 old school。新歌?當八十後、九十後的歌手在翻唱《傻女》、《喜歡你》,不,應該是翻喊,或翻嗌,還執着於昔日的一套,是否有點傻?

團結才是力量,像復仇者聯盟。跟識於微時好兄弟以 Big Four之名行走江湖多年後,又要跟同公司的老闆同事合組男人幫,在團隊與團隊之間的罅隙,梁漢文才回復個人歌手的身份。這天,他穿上一身優雅的西服。「即使世界如何追求綽頭如何追求話題,至少,我仍可生存得不肉酸。」

曼聯

梁漢文捧曼聯,齊齊經歷過最風光的時代。費格遜退休後的一年,卻慘不忍睹。「係亂晒龍。低潮時,我辛苦,又難過。但我明白。」

梁漢文明白球隊需要時間慢慢撥亂反正。炒走領隊莫耶斯,換上雲高爾,重金引入迪馬利亞、法卡奧等大牌球星。「我從來不相信一、兩個球員就救到整隊波。今季,直到現在,我仍然不滿意。成績是有改善,很大原因只是好運,贏到一些本來贏不到的賽事。

「未來,想繼續進步,先掟走唔想留低的人啦。迪馬利亞、法卡奧,係出名,係好貴,無用㗎。有心才重要。」梁漢文說,去年,曼聯成績最惡劣時,個個曼聯迷都希望趕走新加盟佗衰家的費蘭尼;無人估到今年的費蘭尼,突然好好波,中場係佢,前鋒又係佢,場場正選。最緊要肯留低。

梁漢文沒有自比費蘭尼,也沒有把曼聯跟香港樂壇扯上任何關係。只是,他說曼聯需要時間重新整理,似乎忘記了,現今的球迷跟樂迷一樣,最吝嗇的,正正是時間。

你見到我

今時今日,變成新聞才是重點,根本無人考慮件製成品的質素有幾好,或者,有幾唔好。

新加盟的,往往會有另一套想法。例如正正經經唱首歌,太老土,不如刻意唱得差,才有望突圍。「未必是鬥唱得差,但網絡世界行得太快,令大家諗好多方法,希望用最快時間爭取到 attention。

「是好是壞不緊要,最緊要你見到我。」梁漢文說,託賴,自己尚未需要參與這種比賽。

「作為一個唱了二十幾年的歌手,當然不會太認同這一套。在我那個年代,唱片公司都會炒作一些新聞引人注意。我們只當成分支,背後始終要先做好件事,目的是靠新聞帶起人氣,再令首歌被注目。

「今時今日,變成新聞才是重點,根本無人考慮件製成品的質素有幾好,或者,有幾唔好。」

梁漢文不是不理解,最近,甚至是既得利益者。參與電影《全力扣殺》,一幕林敏驄講諧音粗口的片段,梁漢文負責忍笑,一日點擊率幾十萬,肯定高過辛辛苦苦拍首新歌 MV。「所謂的 noise,所謂的 attention,真真正正帶俾自己有幾多呢?

「我不唏噓,道不同啫。」

最後防線

不肉酸怎樣生存?梁漢文選擇復仇者聯盟的形式。跟許志安、蘇永康、張衞健的 Big Four打足幾年後,又跟公司老闆任賢齊,夾埋同事黃家強、蘇永康(又係蘇永康)組成男人幫。「喜歡不喜歡?我無反感。

「 Big Four的誕生是有計劃的。男人幫卻很即興。我們四個有一次在馬來西亞雲頂登台,反應出乎意料地好,好到老闆話要搞大佢。除了開演唱會,仲要引申到唱片、電影、電視劇。

「多條路向囉。在如今的大環境下,都要搵不同的路向去生存啦。至少,如此 draw attention,不肉酸,沒有違背自己死守的最後一條防線。」如果你是鐵甲奇俠,當然不介意在復仇者聯盟中玩兩手;如果你只是鷹眼,無法自立門戶獨當一面,就很無癮。「我還會灌錄屬於自己的新歌,還會追求質素,公司也答應男人幫不會影響梁漢文的個人演唱會。

「如果你說,前幾年, Big Four大過梁漢文;我只可以說,我希望,在以往的日子,梁漢文會比男人幫更大。」

由 Big Four(左)到男人幫(右),可惜全部男人,只要換上一個女將,便大條道理叫「神奇 4俠」。

房跑

梁漢文的演唱會,索性改名「中場表演」。中場時間,最適合用來作一個小總結。

唱了二十幾年歌,梁漢文說自己是時候踏入人生的下半場。兩年前,梁漢文的太太被確診患上乳癌,病情不輕。「我常叫她做身體檢查,她沒有。做按摩時,才被發現。

「太太身體的毛病,令我好像真正長大了。小如戒煙、改善脾氣,學懂待人接物;大如整個人生觀也產生變化。以前,我做事只着重結果;現在,除了結果,我也會享受過程。

「跟太太的感情鞏固了很多很多。甚至,跟家人,也親密了。健康,得來不易呀。」

電影《狂野時速 7》有一幕,飛車黨成員成家立室,揸住一架家庭用小房車,接囝囝放學。開車一剎,他在回味或憧憬自己似昔日般駕駛跑車飛馳,現實是輕踩油門一下後已到達目的地。「享受就得啦。

「有人喜歡飛車,有人喜歡揸七人車,無所謂,自己知道自己 enjoy就可以。最怕你想揸七人車,世界卻逼你揸跑車。

「我?我現時最想揸房跑。」

梁漢文說,即使外面的世界,廣東歌給韓文歌打殘,即使人人覺得香港踏入亂晒籠的低潮,他卻覺得自己正處於人生最順利的日子,比過去十年的風光更開心。分別在心境,不在環境。

早說過,梁漢文沒有將曼聯拿來比喻。

最怕你想揸七人車,世界卻逼你揸跑車。

與太太並無生育打算,「環境、社會氣氛,愈來愈差,我覺得我不需要有下一代。」

不怕肉酸便無敵

梁漢文出道二十多年,我也入行剛過十五年。梁漢文面對新一代時,堅守底線。我很羨慕。

我們接受的教育應該一樣。盡量做好本分,勝不過別人,至少不要出醜,不要肉酸於他人面前,過後再逐少逐少調整。這一套, out了。今日,最緊要快,因為快,所以多;因為多,出錯也好像不明顯,出醜也很快被忘記。有時,出錯出醜,成為笑料,甚至更好。因為低能能構成話題。

你看看立法會的議員們,不是嗎?愈被嘲笑好似愈沾沾自喜。大家記得王國興嗌收皮便忘記了黃之鋒被推撞。

我也應該要故意寫錯一些。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