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女僕和她的癡漢 [壹週刊 - 1312] M1,



一班迷戀女僕文化的少女,穿起女僕制服後,完全陶醉於自己的世界中。

壹號專題

女僕和她的癡漢

性感女僕 cafe入侵香港後,這類 cafe旋即成為宅男蒲點。性格孤僻內向的宅男,面對千依百順的女僕,恍如冰山融化,變成另一個人。

在女僕 cafe文化中,女僕會對客人必恭必敬,稱呼客人做主人,客人來到,她們會說:「歡迎主人返到屋企。」一班女僕,對這班主人好像很仰慕,以服侍他們為榮。

有美女跪地服侍,令一班平時十分內向怕醜、飽受港女歧視的宅男忽覺人間溫暖,來到這裡覺得被尊重,自信心急速提升。女僕 cafe的童話景象,令一班宅男,暫時變成真男人。

但返回現實世界,這班女僕其實也是港女,她們覺得這班主人非常唔掂,而且多數是溝唔到女的宅男。

本刊訪問了三名女僕,她們會形容來玩的宅男,其實有點似日本 AV的癡漢,甚至喜歡性騷擾的鹹濕仔。

但是女僕又承認,只有這班宅男才會欣賞她們,大家透過主僕遊戲,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意義。

猴擒的宅男客人,完全不顧男女有別,伸手搶去女僕腰間的襟章。

旺角先達廣場隔鄰一棟商住大廈,內裡有十多間一樓一鳳,又有賓館和拳館,各式人種自出自入,品流複雜,加上長長的走廊燈光昏暗,瀰漫着意淫和邪惡感。

但每到黃昏時間,不少宅男都喜歡來到這個黃賭毒世界。他們不是來叫雞,而是尋找心中的女神,原來這裡有一間女僕 cafe。女僕賣萌,宅男一向十分受落。

旺角這類女僕店也愈開愈多,有六、七間在互相競爭,但從事女僕的少女更多,雖然薪水低微,但可滿足自己的漫畫造型裝扮外,也可享受宅男追捧,有一種做女王的成就感。宅男粉絲的多少,決定每個女僕有多少基本捧場客,也決定了女僕店會否爭相聘請。

旺角黑夜的舊樓內,每晚就上演這個女僕的世界,女僕和宅男找尋不同心靈慰藉,只有老闆最清醒,利用這個虛擬的女僕和主人世界,去賺取金錢。

歡迎主人回來

客人 Leo承認,女僕 cafe令自己有視覺享受,自己也會把女僕當成臨時女朋友。

「主人,歡迎返到屋企。」客人甫踏入 cafe,女僕便會列隊歡迎,並會以溫柔的聲線,稱呼所有客人做主人,「宅男就係鍾意聽呢一句,覺得自己被人重視,會好開心。」老闆娘 Jinny表示,女僕 cafe雖然男女客人都有,但一定以男客人居多,「好多男客人都會自己一個人上嚟飲嘢食飯,佢哋都係想見吓自己追捧嘅女僕。」

而在女僕圈子中,她們有着各自的宅男粉絲。每個女僕,都有自己的 facebook fans page,動輒都有過千追隨者,有些更多達四、五千,十分誇張。這班宅男,可謂死硬派粉絲,女僕去到哪間 cafe,他們便會跟着轉場。情況就如當年的舞小姐,由中國城跳槽到大富豪,恩客亦會跟着走。

所以要做女僕這一行,也不是想入就入,起碼要有一定的粉絲, cafe才會樂意聘用,「我哋當然會請啲有知名度嘅女僕,因為可以帶來熟客,通常每個女僕,每次返工都有七、八個熟客捧場,平均每個客消費二百蚊,對生意好有幫助。」所以,女僕返工前都會出「通告」,在 facebook講明自己何時上班,「班宅男知道喜歡嘅女僕幾時返工,到時就會心思思走上嚟,好得意,哈哈哈。」

一搖鈴馬上來

為了令女僕「俘虜」宅男心靈,女僕除了做侍應工作外,還會和客人玩小遊戲,例如撲克、層層疊和打機等,增加「互動」,「有少少身體接觸,班宅男已經心花怒放。」

而為了凸顯客人的主人身份,每次呼喚女僕,搖一搖桌上的鐘鈴便可以,「鈴鈴……鈴鈴……」一名男客人,正搖着鐘鈴要求和女僕合照,原來女僕 cafe一般規定客人不可用手機影女僕,但 cafe會提供即影即有服務,每張三十元,女僕可以拆賬,多勞多得。兩人合照後,女僕又在相片上畫上心心圖案,「女僕畫咗心心之後,就會同客人講:『主人,我而家將個心交俾你。』客人就會冧晒。」

Cafe內眼前的景象,一切都很美好。除了一眾宅男完全陶醉於變成主人的感覺外,一班女僕也很享受招呼客人。的確,做女僕的多數是動漫迷,她們迷戀女僕文化,享受穿起女僕制服工作。開工時,如何騎呢的宅男,女僕都會覺得他們是「男神」。但當回到現實,又是另一回事。記者訪問了三位女僕,她們都會覺得這班「主人」唔多掂。

女僕小葵(左一)拿着的鐘鈴,是客人用來呼喚女僕的工具。

不少宅男望着女僕時,都會目不轉睛,看得十分入神。

好像日本癡漢

女僕跪在地上陪客人玩撲克時,坐在遠處的一名宅男不忘偷望。

「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有客人同我示愛,佢哋會直接問我可唔可以做佢女朋友,其實每個女僕都會遇到呢個情況。」二十二歲的施施,做了兼職女僕一年多。她說做這一行,都預了會有很多宅男會追求自己,但沒想過他們會這麼大膽直接,「好彩男朋友信我,如果唔係一定情變。」

而她最驚的,是一些行為如日本 AV癡漢的宅男,「有時落樓下派傳單,宅男會跟埋落去,我派半個鐘,佢就企足半個鐘,仲會全程望住我傻笑,好恐怖。」有些宅男,更會等她收工,企圖跟她返屋企,「梗係驚喇,所以收工時,都會望清楚有無人跟,自己小心啲,有時會搵男友接收工。」

同是二十二歲、做了六年女僕的小葵, facebook fans page有五千多人追隨,當中大部分是 cafe的客人。平時和客人多數以 facebook聯絡,但有些宅男令小葵不勝其煩,「例如佢哋 in-box我,若然我遲些或唔記得覆,班宅男就會轟炸我 in-box,好似我係佢女朋友咁,好煩。」

佢哋真係好騎呢

此外,小葵又說宅男雖然外表斯文,但其實是鹹濕仔一名,「佢哋成日都想同女僕有身體接觸,借啲意掂吓你,摸吓你手仔,又或者搭你膊頭。」另外,小葵又遇過一些變態客人,直接提出性要求,「試過有個宅男日日打電話到女僕 cafe,話想同女僕肉搏(做愛),呢種做法擺明係性騷擾。」

而十七歲讀中四的幸子,現時沒有男友。不過,坦言想拍拖的她,堅稱絕不會和宅男顧客拍拖。首先,她覺得宅男外形騎呢,「佢哋個樣咁……。」幸子以高八度的聲調說。而最令她抗拒的,是不知道班宅男內心想什麼,「試過一個宅男,我喺佢身邊行咗七次,佢竟然七次都問我叫乜嘢名,真係好想死。」

一般來玩的宅男,都會當女僕是心目中的女神,就如高登仔會有高登女神。但幸子說有些宅男不會這麼純情,會將女僕視為性幻想對象,自瀆時會想着女僕,作為學生妹的她,會否害怕?她說:「都無辦法㗎,我又阻止唔到。」

其實光顧女僕 cafe的客人中,除了宅男外,還有不少斯文客。

Cafe的女僕始終仍是小女孩,上班的背包上掛滿公仔,十分純真。

喜歡她們夠嫩口

至於宅男,又為何喜歡流連女僕 cafe呢?今年十九歲、就讀 IVE一年級的 Leo,毫不猶豫說喜歡女僕夠嫩口,「雖然去茶餐廳都可以食飯飲嘢,但嗰度啲侍應多數都係年紀大,溝通唔到。」他又說女僕 cafe會有一種視覺享受,可能是女僕的制服,「令我有一種好 warm嘅感覺。」記者問他是否情迷短裙設計,他不好意思地說:「都加咗分。」

而未拍過拖的 Leo,自言每次來玩,都會暫時將女僕視為女朋友,記者問他有冇咁多情,他認真地說:「所以一定要識得抽離。」他現時做兼職壽司連鎖店侍應,一星期返五晚,月入約四千元。但他每星期會到女僕 cafe三、四次,每月便花接近兩千元,他仍說值得,並自信地說:「可以 handle到。」記者接觸不同宅男,他們都說為見女僕,可以去得好盡。

而今年二十五歲、做電話 sales的細威,每月也會來女僕 cafe三、四次,因他很享受女僕叫自己做主人,好像有被照顧和家的感覺,會覺得自己好像地位提升了,自信心急速提升。但怕醜的他坦言,每次來都是偷偷摸摸,因怕被女友知道,「去得女僕 cafe,都係想搵女僕玩吓同傾偈,係女朋友都介意啦。」

女僕時薪只有三十多元,為維持生計,她們白天都有其他工作來幫補,但每晚仍堅持來女僕店上班,還要飽受鹹濕仔騷擾,為的是什麼呢?她們想了半天,覺得自己喜歡這樣的打扮是主要原因,而正因這身打扮,也只能引來那些質素的宅男,這就是女僕和宅男的世界,雙方都缺一不可,在幽暗又發出霉味的旺角舊樓內,其實大家都在女僕店找尋滿足。

「上咗癮,幾累都會上來!」

曾被宅男連問七次姓名的幸子,直言不知宅男內心在想什麼。

女僕 cafe多數開設在舊樓,她們收工時,都要穿過又黑又臭的走廊。

仍讀中四的幸子,每日放學到快餐店溫書後,再到女僕 cafe上班。

女僕送外賣時,身旁的男途人都不期然望多兩眼。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