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有種職業叫手作 [壹週刊 - 1341] M1,

Suki設計的一個袋售二百多元。她每月只擺幾次市集,收入由數千元至上萬元不定,她說:「唔夠錢就去做產品設計 freelance,我每個月都有俾家用屋企。」 坦白講 有種職業叫手作 楊寶珊( Suki),二十四歲,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 ...


Suki設計的一個袋售二百多元。她每月只擺幾次市集,收入由數千元至上萬元不定,她說:「唔夠錢就去做產品設計 freelance,我每個月都有俾家用屋企。」

坦白講

有種職業叫手作

楊寶珊( Suki),二十四歲,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設計系畢業,唔打工創立自家手工藝品牌 Sukishroom,源於她炒老闆魷魚後,想到在家發霉時畫的蘑菇,現在每逢假日,就帶着她一班菌類朋友游走市集,甚至衝出香港,到新加坡、台灣等地擺檔,成為炙手可熱的手作人。

香港地而家每逢假日,到處都係手作市集,呢個充滿創意嘅地方,係我哋一班九十後成長嘅階梯。

每個人都有迷失嘅時候,我都唔例外。畢業後第一份工喺一間 design house幫商場做設計,當初我都幾有信心做,但原來商業社會有一套潛規則,俾錢嗰個話事,顧客永遠是對的,話之你係乜嘢設計師。有次老細叫我幫個客度橋,我用咗好多心機畫咗好多幅插圖,點知個客心目中其實早就有佢嗰套,我嗰啲?佢眼尾都無睄。

我嗰次真係跌咗落谷底,問自己係咪唔適合做設計,仲超級谷住條氣,結果我做咗四個月就走人,你肯定話我係廢青捱唔到苦,但我覺得我要有基本嘅尊重。

離職後我無即刻搵工,朋友叫我去擺市集見識吓,第一次柴娃娃開檔,我就用喺屋企發霉嗰段日子畫嘅蘑菇,印落帆布袋拎去賣。嗰陣無心插柳,我個人發霉,自然諗起菇,覺得呢種生物幾神秘,有佢獨特美態。

自我

做設計師最緊要有自己個性,因為菇,畫出一種屬於我嘅新風格,之後我主打將菇變成袋、襪褲、貼紙等,真係有人 buy我種 style,欣賞我嘅客人,就好似同我照鏡咁,衣著打扮都好似。估唔到我喺市集搵番自信心,好多客同我講啲菇畫得好靚,叫我俾心機畫。

我生於小康之家,屋企唔使等我開飯,但家人就鬧爆我,話我擺市集一次半次成績好唔代表咩,叫我搵番份朝九晚五嘅工唔好不務正業。老一輩人覺得,有份工安安定定先係王道,但時代唔同啦,我唔明白點解打工先叫正常、有意義、學到嘢。我話你知,做手作學到嘅,分分鐘比辦公室更寶貴。

我以前係一個內向嘅人,唔鍾意同人講嘢,除咗設計咩都唔曉。做手作之後,我一手一腳由上色、揀物料、搵廠生產、同客人交流創作理念、再反省自己有乜要改,自己一腳踢,生意好壞一力承擔,壓力仲大過返工,但至少,我做緊一樣真正屬於自己嘅嘢。

你可能覺得我自我中心、好需要別人認同,或者係啦,但手作,真係令我變得唔一樣。我成日一個人喺工作室,做到天昏地暗無人知,不過呢種 OT,真係好幸福。

撰文:陳雅欣

攝影:胡智堅

攝錄:鄒潔珊、胡智堅

new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