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齊眉 陳羅敏莊 [壹週刊 - 1341] 羅敏莊,M1,

豪語錄 齊眉 陳羅敏莊 成功的男人需要賢妻;不成功的男人,更需要賢妻。羅敏莊說:「我是賢妻。」其實大多數人會自認。賢妻的定義離不開旺夫,旺夫離不開發達,於是勉強老公去營營役役還振振有辭。「我只想他開心。」陳國邦的劈炮公開信,羅敏莊鼓勵他寫的。如果你知道羅母正罹患乳癌,一家最需要穩定收入之時,陳太的勇敢更不容易。真正的賢 ...


豪語錄

齊眉 陳羅敏莊

成功的男人需要賢妻;不成功的男人,更需要賢妻。羅敏莊說:「我是賢妻。」

其實大多數人會自認。賢妻的定義離不開旺夫,旺夫離不開發達,於是勉強老公去營營役役還振振有辭。

「我只想他開心。」陳國邦的劈炮公開信,羅敏莊鼓勵他寫的。如果你知道羅母正罹患乳癌,一家最需要穩定收入之時,陳太的勇敢更不容易。

真正的賢妻,舉案齊眉——漢朝有位梁鴻,深感官場黑暗(像陳國邦對 TVB),流竄到海邊隱居,其妻孟光每餐把食案舉行與眉毛一般高地奉上。這並非日式夜總會跪着斟酒,相反對方正處於失業呀,是打從心裡敬重丈夫的志氣!正如羅敏莊說:「陳國邦是我偶像,我傾慕他。」

朋友,我沒說陳國邦失敗,只說不成功、未成功;誰都不忍心有志氣的人失敗。

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

——王勃《滕王閣序》

寫這句的王勃,少年得志,時來風送滕王閣,滿懷信心自有光明時刻;陳國邦現年四十八,羅敏莊四十,歲月不饒人。

做得出舉案齊眉,才配講白頭到老。

家有男孩

陳國邦載老婆手拖手來影樓,匆匆又趕去電台,有點似他說過「大不了改行揸 Uber」。陳國邦訪問夠多了,羅敏莊更顯難能可貴。

這兩年發生很多事,爸爸急病「走」了,然後媽媽 breast cancer,我不容再遺憾,勸服她即刻動手術,現正化療,幸而反應良好。係,這時最需要穩定收入(陳國邦辭職沒鋪定後路),他都猶豫,但正因為人生無常,我們年紀漸大,更令我想,只要阿邦開心便好。

他在 TVB沒表現出怨懟,我卻有眼見,他演完舞台劇會像隻開心狗手舞足蹈,每次從 TVB收工回家只輕輕一句「 OK啦」。正如做阿媽見到個仔愁眉苦臉,都不忍心叫他考 TSA。我勸他離職的。

阿邦的確似小孩子,脾氣可以一下子由零跳到一百。某次我激嬲他,他說:「信唔信我打爛部電視機?」下一秒已真係打爛。有時我都諗:「死佬,我撇你吖嗱!」轉頭又諗,作為人妻是我的事業,一定是我 run得未夠好。以前他通常隔天向我道歉,女兒出世後,火收了,一支煙時間便回頭。是我叫他「落樓食支煙先啦」。

阿邦是好演員,全情投入,難免在生活細節上疏忽。

如果旺夫等如要丈夫放棄理想,我並非麥玲玲說的旺夫格囉。

主動求婚

「信唔信我打爛部電視機?」下一秒已真係打爛。

因為羅敏莊沒令陳國邦「怕老婆會發達」。舉案齊眉,難在每餐飯,日對夜對,尤其份屬同業,演戲再好的老公在老婆眼中仍然是偶像嗎?陳國邦去了電台,在本刊影樓的羅敏莊準時扭開手機 radio收聽老公節目,還插上喇叭播放, fans模樣。

哈,正因我也是藝人,有時睇穿他交行貨,但更多時候是佩服他在有限資源下仍變出新意。我知道演戲有幾難。

早在第一次接觸,我期待着和這個師兄(同畢業於演藝學院)交手,他不用拿劇本,已入晒腦,還提示埋我的對白。有時「飛紙仔」,導演也未知下一場點,叫我們「扮住模稜兩可反應先」,阿邦卻逐一教到眾演員,他一早向編劇了解過劇情。

專注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說 fans可能誇張了,但我傾慕他,至今都係。

我主動向他示愛:「上天派我來照顧你。」拍拖一年多,那時 TVB在清水灣,他每天往返屯門很辛苦,經濟上不容許我另租一間屋給他住,於是我提出:「我搬出屋企,一起在西貢同居吧。」

然後求婚、訂戒指,全由我搞,我覺得冇問題。阿邦性格欠主動,事業如是,他只專心本分工作,有時明知開多句聲便升級,他都不求人。我也不會逼他。

新屋多了間房,阿邦話給我做衣帽間(這誘惑對女人夠大);我留俾他專用,做晒隔音,讓他靜靜睇書、睇影碟。

紅娘教練

早年的羅敏莊,擅演反叛少女;做了人妻人母,依然英勇。

補妝時間,羅敏莊致電病母噓寒問暖,轉頭安排工作,還有女兒幼稚園接送證遺失了要補辦,一心多用。早在陳國邦未發公開信前,我已想訪問她,事緣見到一張由她主演的《俏紅娘》海報——羅敏莊大概正如紅娘穿針引線為人作嫁,丈夫要追尋理想,咁妻子的理想呢?為了養家為了穩陣,她的演藝主要是唱 annual dinner那種……

似酒廊歌手吧。我喜歡黑妹姐、蘇珊姐,一般只聯想對人歡笑背人愁,我卻覺得現場唱歌助興也很神聖啊!

紅娘幫人、帶給人快樂,自己便一樣快樂。

我支持阿邦辭職時說:「屋企應付到,我唱一晚多過你一個月啦。」必須澄清,我是說照顧他,不是說養他。我顧全他感受。

如果演藝是我事業,我不算合格;但作為人妻才是我真正事業,我稱職。他演得好等如我的成就。我像他的教練、領隊,費格遜唔使自己入波嘅。

如果離開 TVB是任性,公平地講,我比他早(兩年前走),並非我現在賺得特別多,是 TVB特別少,所以不排除他日後比以前搵得多。我係女人總愛錢。

莫問結果

陳國邦趕回來準備接妻,更像揸 Uber了。他出乎意料地少話,在影樓進進出出,原來他不會在老婆面前吸煙。娶妻若此,我勸他坐定定聽聽,陳國邦說:「這些話,我們經常說的。」坦誠相愛原該如此,但我忍不住問羅敏莊:「寄望在阿邦會發圍,如果最終都發不到,又如何?」

咁,至少我陪他努力過。

人生就是一場過程,怎能問最後結果?我出道做歌手,到現在算不算達成抱負?總算出過唱片吖。我一個屋邨妹,與舊同學比較,眼界拉得更闊,見過世面,今天可以和你暢談咁耐做訪問,比起很多人半世營營役役,沒機會反思過發表過,已經無悔。

女兒(陳禛現年三歲)將來要入行,我絕對贊成,因為我兩夫妻都以演藝工作為榮,雖然明知條路並不易行。

陳國邦說

我是說照顧他,不是說養他。我顧全他感受。

提及女兒,任重道遠,怎一句只因爸爸任性可以了事?陳國邦終於發話了。

能力許可的話,希望送她入國際學校,自由可貴。女兒改變了我,換轉幾年前,那封公開信我會指名道姓的,現在不會了,人要溫和些好。將來去到別的新機構,哪間機構沒陰暗面?你專業,但如果加上肯搞好社交有助更上一層樓,又何妨行多一步?

我今後會試試,只要不叫擦鞋,叫人際關係個心就好過啲。

「陳情表」式傲骨寫太多了,今次才是最佳注腳。玉手伏虎,羅敏莊的照顧、鼓勵甚至縱容,千迴百轉,可能正正想換來丈夫這番領悟。攝影師叫陳國邦背起太太,我更想掉轉——由羅敏莊孭仔似的,體力上做不到,精神上絕對勝任。

何必乖巧?

見過陳禛都會驚嘆小女孩的鬈毛,當然並非三歲電髮咁癲,是遺傳,羅敏莊也天然鬈。

我委婉地說:「陳禛應該幾……活潑。」

羅敏莊說:「你指難湊吧?開心便好。」

印證《麻衣相法》,羅敏莊何嘗不是辣妹?輟學做歌手、離家同居、主動求婚樣樣齊。

「每次我都向屋企交代清楚,他們起初以為我玩玩吓,但時間可以證明唔係。」她摸着頭道:「我本應像女兒一樣鬈,小時候爸媽就是驚難湊,每次洗完頭把我梳得直直;現在我不會,輕輕用毛巾印乾陳禛個頭,任她自自然然,有性格。」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攝錄:羅錦波

形象指導:蘇韻詩

髮型: Wing Wong@The Attic

化妝: Angus Lee

服裝: Cosmoparis、 Johlaun、 Marella、 Maryling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