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日 星期五

鄒文懷情婦死後乞求名份 姨媽湊大小孤雛 __,鄒文懷,

鄒文懷情婦死後乞求名份姨媽湊大小孤雛為鄒文懷生下一對私生子的,原來是五十年代尾的一名女作家──伍淑芳。可惜在鄒重璂四歲時,她已因病身故,一對小孤雛是由 ...


  • 鄒文懷情婦死後乞求名份 姨媽湊大小孤雛


  • 為鄒文懷生下一對私生子的,原來是五十年代尾的一名女作家──伍淑 芳。可惜在鄒重璂四歲時,她已因病身故,一對小孤雛是由母親的姐姐潔芳一手湊大。

    多年前本刊記者 登 門造訪鄒氏兄弟的姨媽潔芳,一問及鄒重璂的母親時她便悲傷地說︰「我妹妹死咗三十幾年啦 死時重璂只有四歲,哥哥重玨也只得七歲,兩兄弟都由我一手湊大。」然後她帶記者進入一個房間,房內掛了鄒母遺照。

    問她伍淑芳舉殯時鄒文懷是否在場,她臉色一變,氣憤地說︰「我不想提這人,妹妹替他生了兩個仔,但他竟然連一個名份也不願給妹妹。喪禮是他出錢,但要用女家姓,我們苦苦哀求,他才肯讓我們用『鄒府治喪』!就連墓碑上刻『鄒母』兩個字也要講數,他最怕被人發現妹妹跟他的關係。」

    「淑芳剛去世時,鄒文懷每星期會探兩兄弟一次,但三個月後,變了一個月才探一次,之後變一年探一次,後來更加不見人影。不是我要求,他也不會出現!」

    伍淑芳死後,兩兄弟便交由外婆周慕懿照顧,但沒多久,周慕懿也因病離世。潔芳說到這裡,顯得甚為激動,眼泛淚光說︰「我媽媽過身,鄒文懷連一個花牌也沒送,甚至連問候電話也沒有,兩個小朋友之後怎麼算?他完全不聞不問!」

    當時已跟丈夫分開、要獨力照顧兩個女兒和一個姪女的潔芳,惟有負起照顧兩兄弟的責任。「我一個女人要照顧五個細路,辛苦到不得了!」

    她說鄒文懷每月給她一千元家用,但扣除學費和請工人照顧孩子的費用,已所剩無幾。「他也不是每個月準時給家用,而是經常要我打電話催促他,他才叫秘書送支票來,那乞錢的感覺一點不好受。而且一千元家用幾年不變,他從不考慮物價會上漲,兒子長大開支會增加,每次都要我主動開聲他才加錢。直至兩兄弟讀大學,家用才加至八千元。」

    潔芳說,鄒文懷雖然身家豐厚,卻很少在兩個私生子身上花錢,即使禮物,也只是將別人送給他的東西轉送給兒子。「好像重玨想要一隻手錶,很渴望爸爸跟他去挑一隻喜歡的,但鄒文懷只將日本影星勝新太郎送給他的手錶拿給重玨,那款式根本不適合小朋友。其他東西如衣服、收音機等等,全是別人送給他而他又用不着的,才會拿過來。」

    說到最後,潔芳不屑地說︰「我敢說,如果重璂沒有今日的成就,鄒文懷一定仍不肯認他!」

    鄒文懷和正室袁曦華結婚多年,每次出席公開場合均表現恩愛。

    潔芳撫著妹妹遺照,不禁憶起獨力照顧兩個孤雛的辛酸。

    鄒重璂兩兄弟自媽媽去世後,便跟姨媽住在何文田鼎峰大廈。

    伍淑芳死後,其家人連在墓碑上刻上「鄒母」兩字,也要跟鄒文懷講數。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