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忽然1周 964] 向左走 向右走 黃美棋 黃美棋,MW,




單人訪

向左走 向右走 黃美棋

不是潑冷水,多數的童星,都沒有好下場。

電影《最佳拍檔》系列中的「光頭仔」王嘉明;藝人李家鼎、施明的兒子李詠漢;賣奶粉「十八樓養嘅牛牛」的張繼聰;還有由歌手轉做經理人但依然撈唔起的戴夢夢……

是他們可愛不再?還是運氣太早來臨?

其實可以是沒有原因的。

但當年電影《行運一條龍》中跟爺爺買蛋撻的孫女黃美棋,靚樣依然 keep到,最近被高登巴打封為「美棋 BB」,位極女神級。

廿四歲的她說已定了用三年時間在圈中發展;又說已經拍了三部電視劇;發展算是不錯的了,可惜港視牌照的各種問題,令她有「演」冇「出」。

「好不幸地,已經過了兩年,今年三月便約滿,等公司找我談吧,哈哈。」

笑得帶點苦澀。

三年,不算一段短時間,要紅,其實早應該紅了;有一些更是等足十年八年才有機會。

「我不想一直在等,如果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可能會轉行,為甚麼我還要在這裏『典』呢?」

目標明確。但又後補一句:

「希望不是最後一年吧,哈哈哈。」

從來娛圈都是鬥長命之地,要暢通無阻嘛,選一條自己走得最舒服的路。

其他影片
梅姐抱抱

黃美棋入行過程是老土的,四歲時與母親逛街,被星探發掘,然後拍了一個柔順劑廣告,再然後廣告的攝製隊伍介紹她拍電影、電視劇。

電視劇隨口數來有《包青天》、《陀槍師姐4》、《帝女花》、《我和殭屍有個約會2》等;電影有《香江花月夜》、《愛你愛到殺死你》、《風雲》、《行運一條龍》、《血腥 Friday》等。合作的對手亦是天王級數:黎明、郭富城、周星馳等。但最難忘的,卻是一個演唱會。

「九五年同梅姐(梅艷芳)做了十五場演唱會,四十多個妹妹 casting,最後因為梅姐覺得我沙沙的聲線很像她小時候,所以便選了我。我們在紅館台上合唱〈歌之女〉,我負責唱頭一段,然後梅姐便在台中心升上來唱。

她在後台抱著我周圍行,慶功宴也抱著我。我記得那時我戴著一頂帽子,她的造型又是戴著帽子,是羽毛造,我便問她:『點解你頂帽有羽毛,我頂帽冇㗎?』於是她便拔了一條羽毛幫我加在帽子上,帽子現在我還保存著。其實小時候的我真的不害羞,現在你叫我唱歌,我真的會驚。」

電影《風雲》亦印象深刻,戲中她飾演童年孔慈,雖然與郭富城、鄭伊健沒有對手戲,但會同枱吃飯。

「那次我們在四川大佛取景拍攝,那裏的樓梯很多,我身形細粒,走不到上去,他們便揹著我走到頂為止。吃飯的時候,郭富城很嗜辣,但我卻不能吃辣,於是我每餐都只是吃陽春麵。

「鄭伊健很喜歡玩電子遊戲機,每次吃飯,我跟他都會拿遊戲機出來打,哈哈哈。」

至於被指最難搞、勁憎小朋友、跟他合作過的人都反面收場的周星馳,黃美棋說:「唔多覺他難相處。」

「我記得有一次去到拍攝現場的茶餐廳,我問星爺可以跟我合照嗎?那張相片他是笑的啊!也不是傳說中那麼恐怖呢!不過我們又不是太多對手戲,只是大家同場而已。」

五歲的黃美棋在梅艷芳九五年的演唱會上與她合唱。

先斬後奏

周星馳瞇著眼的攬著黃美棋合照。

雖然有規定,童工每晚十一時一定要收工,時間上應該頗為輕鬆,但實情是放學後便要到片場拍攝,有時甚至要在片場做功課。童年的生活就是上學、拍戲、上學、拍戲……小朋友應有的童年生活、童真,她從來沒有經歷過。

「去普通公園玩,真的很少!亦從未試過跟父母去海洋公園,我記得第一次去,應該都是開工關係。反而現在媽咪會叫我帶她到迪士尼,哈哈。雖然少了一點應有的童年生活,但我卻有另一種經歷,這個經歷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我又覺得 OK呀。」

拍戲日子到中四便完結,在將軍澳的寶覺中學完成中六課程後,黃美棋便到美國的 UC Berkeley升讀大學,主修商科。

一直以來,黃美棋並沒有打算再拍戲,她對 Econ、 Marketing特別有興趣,所以大學畢業後,她便在香港找到一份關於 marketing的工作。一年後,她覺得每日朝九晚六的 office生活非常奄悶。

「可能我自小便接觸娛樂圈,覺得這個圈有很多特別的事情。譬如有時我們拍戲的地方,要入紙才能進去,但平時是去不到的。有些角色、造型,平時的你是不會做的,這都是令我決定回來的其中一個原因。」

小時候,黃美棋都是由母親帶去拍戲,長大後,母親卻反對她重回娛圈。就算今時今日,母親依然會「哦」她。

「小時候,媽咪會覺得:『俾你玩嚇冇所謂。』但媽咪跟 daddy一直認為,我長大後不要返回這一行。其實我之前 marketing工作的人工及福利都很好,未計 bonus都有萬五蚊一個月,對一個剛剛畢業的人來說,已算不錯呢。公司逢三月、九月會派花紅,年尾雙糧加 bonus。所以現在媽咪間中也會呻幾句:『唉,我都唔明你㗎!喺呢間公司安安樂樂、舒舒服服,做多幾年,都有得升啦!有得加人工啦!點解依家要咁辛苦!』」

一年後,她決定辭職。剛好那時她看到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正需要大量台前幕後人員,當心癢癢之際,王維基那邊廂竟然主動打電話給她,二人一拍即合。初次見面傾合約,便立刻落筆簽約。

「我簽了約才通知母親,因為約已簽,就算她反對也奈我唔何,哈哈。其實我幾任性,不過我覺得條路是我揀,前途是我自己,我會選一條開心點的路去走。我知道媽咪很擔心,已經盡量少出去 social,收工飲兩杯,我奉旨不去。所以很多人覺得我不給面子,其實我不想家人擔心。」父親從事建築業,母親是家庭主婦,大她五年的哥哥是化驗師,比她年長三歲的姐姐現在在澳洲 working holiday中,沒有家庭負擔,難怪可以任性一下。

是非之地

不去 social並不代表安全,在娛樂圈,「是非」就像病毒傳播一樣,無處不在,置身當中,無可避免會受到病毒感染。

「這一年我見了很多人和事。我們有些同公司的同事,出席一些 event,或者拍攝節目的時候,嘩!二話不說便『攝』在中間位置,我覺得誰站中間都沒有所謂,但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個身份象徵吧。是誰我不會說的,只可以說之前的報道也說過這同事是『攝石人』吧。」

除了「攝」位,鬆踭方面,黃美棋亦食不少。

「有次,導演排完位,開始拍攝,我不知道她有心還是無意,說話的時候動作超大,我站在她旁邊,已經避了她很多次,但仍食了幾踭。我沒有想過這個同事會這樣做,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一次影相又是這樣,我心想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但原來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故意,一次係咁、兩次又係咁,唉,真的心淡。」

還有個多月便與香港電視約滿,前路看似茫茫。如果當初簽無綫,路,可會易走點嗎?

(左起)薑麗文、黃美棋及黃芷晴曾是港視三小花。黃芷晴已跟隨父親過檔無綫。

雖然與王維基約滿在即,但黃美棋說不希望是最後一年。

「畢業回來後,間中也會幫 TVB拍一些短的 promote。後來香港電視先找我,我在想:『咦?一個新嘅電視台喎,應該機會會多啲。』我覺得世界是圓的,沒有想過大家是這麼敵對。」

給自己訂了在這行發展三年,如果達不到標,黃美棋便轉行。

「我不想一直等下去,也要跟家人有交代,我不想每天都跟他們說:『你等我啦,我會有機會。』說實在,沒有人知下一刻發生甚麼事,為甚麼我還要在這裏『典』呢?」

她說她的目標不大,只希望做到如樂瞳般便可以。

「因為她拍劇嘛,我見很多劇集也有她的份兒,每一套的角色又 OK,做到她這個地步就 OK啦。但很不幸地,我公司有很多阻滯,其實已經有幾個月空窗期。」

目標,是樂瞳,這個嘛……

不是要小看她目光不夠遠大。

只是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樂瞳現在咩環境呢?

BB

在這個逢人都可以叫「 BB」的年代:千語是 BB,嘉欣是 BB,就連夏蕙姨都可以是「夏蕙 BB」時,其實「女神」這個 term的認受性究竟有幾高呢?

最初,我跟黃美棋一樣,對「 BB」二字總覺得有點兒那個。

她笑著說:「嚇!點解嘅?唔好咁叫我啦,好奇怪!後來聽耐點便覺得很親切,現在連開工的 crew、幕前幕後,都『美棋 BB』這樣叫。聽落,大家好似 close點,我現在也很喜歡這個名字。」

黃美棋來做訪問前,剛好跟黃夏蕙一起開工。

我問她夏蕙姨正唔正?(並非立壞心腸)

她說:「她人很好,很多話說。」

再想想黃美棋的一段話,講真,我頓時覺得夏蕙 BB好鬼親切。

其他影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