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死做」 vs.「醒扒」 [壹週刊 - 1412 - 專欄] __,M1,

無定向風「死做」vs.「醒扒」除了那不到千二名的特殊階級外,七百萬人當中絕大多數都無緣選特首,可是候選人的連場美式辯論還是有益、有建設性的。胡官說的沒 ...


無定向風

「死做」 vs.「醒扒」

除了那不到千二名的特殊階級外,七百萬人當中絕大多數都無緣選特首,可是候選人的連場美式辯論還是有益、有建設性的。胡官說的沒有錯,若非林鄭和鬍鬚曾在熒幕上就橫洲事件互相推庄卸膊,大家又焉知得道政府的高層運作如斯一塌糊塗?當然大家有權駁古:手中無票,知道又如何? Well,像西人說的,那是另一個古仔了( That's another story.)。

捱不住熱廚房的煎熬

姑勿論如何,連場電視直播的辯論還是加深了大家對下任特首的認識。雖是有名得過你叫,林鄭月娥真的好打得嗎?看來又不像。滿口子迎難而上,她卻實牙實齒在電視機鏡頭前向七百萬人許諾:不獲主流民意支持,她會辭職。(雖然大家都聽得清楚,她後來說那並非她的真正意思。這當然有助大家將佢睇真啲。)

然而她捱不住熱廚房的煎熬倒有前科。大家當又記得,尚替攬她的董建華效力之時,林鄭自願降職放戍英倫。誠然,降職外放有別於劈炮,但那是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別而已。賽後評述,葉劉淑儀批這位好打得的師妹欠缺管治意志力;但望醜嘅唔靈,否則未來五年特區難免有一番由腳痛引發的動盪。

郭伯偉的傳人

從堆填區視之,最是如西人所言 revealing的,倒是林鄭提出的寫字枱大比併:她那一張堆滿文件夾,鬍鬚曾的一張,莫說是文件夾,紙也沒有半張。比併的目的路人皆見:鞏固葉劉口中鬍鬚曾 hea做的指控——其人懶散,坐在辦公室而不辦公;找他當特首將所託非人。

鬍鬚曾的寫字枱若是果如林鄭所言,乾淨清空,那麼起碼以寫字枱而論,他是盡得其前任郭伯偉的真傳。胡佛研究所的羅布斯加教授( Alvin Rabushka)在其郭伯偉理財思想專論《物有所值》( Value for Money)中透露,郭伯偉是個「淨桌人」( a clean desk man):他上班不是批閱公文而是思考問題、解決困難。

於此可見,董建華攬林鄭是攬得有道理的。眾所周知,他出了名是七十一——從早上七點做到晚上十一點。埋頭苦幹有何結果早有公論:史上稱他治下八年為特區的「建華之亂」,害得胡錦濤要責成他查找不足。難怪鬍鬚曾判定「未來五年係會好難受」。

「死做」「醒扒」

從寫字枱見高低。鬍鬚曾用精確的英文指出「死做」( work hard)有異於「醒扒」( work smart)。孟子說過了:「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老闆死做爛做,手下又怎不疲於奔命、以致有返工冇放工?跟着林鄭月娥做嘢,不難如鬍鬚曾所指「好多人對佢都好大意見」。

麥齊光曾跟尚是發展局長的林鄭合作,一同到四川汶川救災重建。到她更上層樓當梁振英的政務司長,林鄭舉薦麥齊光接任為發展局長;惺惺相惜,不言而喻。這趟特首之爭,麥齊光「倒戈」支持鬍鬚曾。兩人並非有何過節,而是麥齊光認為林鄭適合當政務司長而鬍鬚曾適合當特首。

客觀分析能力本事

在職責功能上,特首與政務司長有何分別、怎樣分工?大體上那該是統帥與將軍之別吧。前者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可是沒有後者督卒上陣,一切亦歸於徒然。統帥要掌握大局,制定方針路向;將軍須身先士卒、爛做拼搏。兩相配合方能打其有把握的仗。讓我來猜,麥齊光對林鄭及鬍鬚曾的評價並無褒貶之意,而是客觀分析兩者的能力本事而已。

不過,以寫字枱論才能未免如江主席所言,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即以格林斯潘而言,他有史上最成功的中央銀行家之譽,手下有超過兩萬二千名員工;舉手投足,左右全球經濟,是以有「宇宙真主」之稱。按林鄭的識見,他那張寫字枱的文件夾理應如山堆積吧。

格林斯潘的兩張寫字枱

果有這般想法,那是說對了一半。格林斯潘的辦公室是個室中有室的布局:「內室」的寫字枱滿布紙張雜物,包羅這種、那種經濟數據;見客用的「外室」,整齊光潔、氣派非凡,寫字枱不用說一塵不染。那麼格林斯潘可有如葉劉說的 hea做?

表面看確實如此。新近出版的格林斯潘傳《知情漢》( The Man Who Knew)指任內他力求每星期打四次網球,週末例必從華盛頓北上紐約,指定動作是看望母親、打哥爾夫球、看音樂劇、參加朋友的派對、與表兄弟(或女朋友)吃飯、修理牙齒、做體檢……到了禮拜日又飛返華盛頓打波去。逍逍遙遙,哪裡像是身經列根、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四朝的經濟第一把手?

目中有文件夾而無民情

什麼人跟他吃飯、打波、看音樂劇……細看名單,除了女友、表兄弟則莫不是參議員、眾議員、內閣部長、手下要員或工商巨子,可見格林斯潘是寄掌握經濟脈搏、推銷政策於嬉戲玩樂。不管那是鬍鬚曾口中的「死做」還是「醒扒」,誰會懷疑十八年來格林斯潘不是孜孜不倦工作不懈?

以案頭文件夾的多少衡量司級高官是否盡忠職守,固然反映林鄭的眼界識見,五年來政不通、人不和,不正是因為像她般的高官,目光都沒有離開過文件夾嗎?特首眼中只有文件夾而無視民情,七百萬人未來的五年(或甚至十年)又會好過嗎?

補白:禮失求諸野

晨昏定省非中國人之專利,西人亦行此禮。格林斯潘的老家在紐約,聯儲局總部則在華盛頓。主政期間,每逢週末,他大都飛返紐約見其令壽堂;直至她以九十多歲高齡去世,無論身在何方,每天早上九時前格林斯潘必定致電母親問安。

百事可樂總裁 Indra Nooyi乃印裔美國人。每天入睡前、起身後,她都致電母親。何也?世事變幻莫測,隨時都有可能丟掉職位,惟親情方是永恒。禮失求諸野,再添一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