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天人五衰 陳志雲 [壹週刊 - 1308] 志雲,陳志雲,M1,



豪語錄

天人五衰 陳志雲

陳志雲是我心目中的天人,永遠談笑用兵,縱橫官場、廣播界華麗轉身,識飲識食卻持齋多年,能活得咁瀟灑,天上人間。

直至二○一○年,他涉嫌貪污,已無罪釋放,我並非在評估官司手尾,而是有些改變太微妙。我想起,佛家所謂「天人五衰」,分「大五衰」和「小五衰」共十項。天人,也會遇上煩惱,會破局。

一曰「身虛眼瞬」,被捕時新聞畫面所見,陳志雲目光疲憊,還罕有地戴上口罩。

一曰「頭上華萎」,意即頭髮亂了——咁都衰?係,正因天人完美,一點失態也是大問題。老友王喜為他撐傘上法庭便說:「不想他被吹亂頭髮。」

一曰「著境不捨」,陳志雲結束素食,算否對妙欲之境(口腹之慾)未能割捨呢?

不愈講愈玄了,離職 TVB總經理,轉任商台 CEO再變銜頭怪怪的首席智囊,他這天坦言:「權力當然冇得比。」時值報刊裁員潮,怎不感同身受?聽得我「腋下生汗」——標冷汗都係錯,修道難啊!

我寫這些衰,陳志雲不會介意,因為他已經由慕佛者回歸基督教。由靠自力的「眾生皆可成佛」,轉而仰賴他力的耶穌打救,或者,本身便是一種下墜。

離婚

陳志雲推出《承傳香港》,訪問實業家,重拾本土核心價值。核心價值不抽象。「剛去佐敦新樂酒家飲茶,五十六年光榮結業,遷出新樂酒店後不沿用招牌,打官司力爭可能得,但不會為此破壞雙方家族當初口頭承諾,講過就係,這是香港情懷。」

他何嘗不是?「當年離開商台,俞琤亦上司亦友,她說:『電視台層面比電台闊,你可以去接觸吓。』她致電何定鈞(無綫高層)幫我傾埋薪酬,還說:『他日不開心,紅地氈歡迎你回來。』」

算一語成讖?陳志雲說:「儘管發生過情況,沒埋怨任何人。我是自行離職的, TVB怕我跳槽王維基,我話至少兩年不做直接競爭,也是講過就係,不用簽任何 agreement。」

華麗轉身呀!但照計,愛一個員工總想留為己用,獲如此「歡送」,不懷疑人家巴不得你走嗎?「因為人家錫我,甚至認為這對業界也有好處。真心愛一個人,俾自由他遠飛,他的心永遠屬於你。婚姻都可以咁,保持朋友關係。每次離開,我沒講過舊機構的不是。」

身虛眼瞬。

頭上華萎。

不投林峯

風光一時的「迷雲黨」,有些成員已形同陌路。

針對事不針對人,原亦是香港核心價值;如今卻連市民都先分顏色了。「因為領導人的分化功力太出色,政治學上有所謂『分而治之』,冇一致意見最好,咁就佢話晒事。稱呼他領導人,都可能抬舉了。

「做傳媒要敢言,敢講大家唔啱聽的。訪問過某組織一位年輕人袋唔袋住先,佢話個會未傾唔答得,熄咪後我問:『咁你自己呢?』佢話:『大部分人認為啱嘅我就支持。』

「這並非金曲投票抽獎喎,你投俾最多人鍾意嗰首可增加中獎機會。以林峯為例,當年他冇乜歌,但他被篩選出來係唯一一個,我可以唔投票,投票才是對自己唔住。」

關於選擇,做官時代的陳志雲參與過游說居英權。「像向英國國會乞,現在回看,總算為香港做了件事,多條路,有得揀很重要。」

管理傳媒多年,受過政治壓力嗎?

「從未。我這種人,一定連要我唔講呢句都講埋出嚟。」

未能食素

有了一定成就,覺得事事能夠自己掌控。其實唔係。

瀟灑吧?由商台 CEO改任首席智囊,他說便是眼見政府有意規管管理者不宜身兼時事評論,他寧選開咪。

但真捨得嗎?正如他說:「話語權、決策權,當然冇得比。

「關於數碼廣播,我不認為聲音能如影像數碼化般具有產品特徵,已證明試驗失敗。我是智囊,不能代表商台發言,最近亦冇再問我意見了。」

還有「迷雲黨」,抱着跟大佬心態者大概對轉趨低調的陳志雲失望吧?「我權力慾不大,『迷雲黨』都是朋友,十個有一兩個功利主義,他們可以跟第二個大佬。講星光熠熠,點及樂易玲?」

陳志雲本為天主教徒(中學讀聖芳濟書院),在無綫時期的偌大辦公室卻放滿佛像。

「朋友送的。某段時期很吸引我,佛教講求自力,人到中年,有了一定成就,覺得事事能夠自己掌控。其實唔係。

「我現在屬於基督教,與天主教本質一樣在救恩,只不過福音派更適合我。救恩是他力,咁着數,觀音借庫都要還,耶穌唔使還,只要你感恩。」

因為人生遭遇挫折?「當然。 ICAC帶我返 TVB寫字樓搜證,打開書櫃,我問攞番本《聖經》得唔得, ICAC說:『你都攰啦。』我心裡平安,原來耶穌從未離開我。」

自成更生「眾生皆可成佛」豈非更叻?「承認自己不足,才有進步空間。」

素食是為了減肥,打爛齋缽關信仰事嗎?

「一點點吧,我的宗教冇話唔食得肉。幾多和尚都肥,因為多油,我反正還是偏愛清淡。人家問我慣唔慣,我話我五十六歲,吃了十八年素,邊樣慣啲?」

等收購

比起舊 office琳瑯滿目,如今在商台近乎零裝飾——據說,老闆會留意員工如果太少雜物,乃反映對公司缺乏歸屬感。坐唔定,「不樂本座」也是天人五衰之一。

「你去過我家便知,直頭不似有人住添。」

電視圈亂紛紛,傳聞陳志雲即將再戰。

「 TVB是大台,社會氣氛反建制,最多人睇便最多人鬧,保持態度開放多溝通便好。」

果然智囊口啓——那麼如何解救亞視?

「好多人搵緊我,講笑啫。第一步,閂咗台一段時間先吧,廣播理念是未夠好便不播,勝過夾硬撐。申請重整旗鼓得唔得?政府咁錫亞視,照常理應該收牌都未收啦,點會唔得?

「第二步……唔講嘞,講咗唔值錢,我都等緊人收購我呀。」

新節目訪問周生生老闆周永成。

在 TVB辦公室放滿佛像。

窗明几淨

陳志雲倒物盡其用在玻璃牆寫滿蠅頭小楷英文,笑他字體不夠壯志凌雲(志雲),他說:「怕顯得我肥嘛。我構思可以大刀闊斧,記下時卻一項項工整細心。我常常叫同事認吓我寫乜,當驗眼。」

睇真啲,滿牆中東地方名,又唔係拍《寰宇風情》——原來是他讀《聖經》的筆記。「每天都讀。」

點解咁多人惹上官非都忽然信主嘅?上完庭之後還會讀經嗎?陳志雲應該是真虔誠,字色有新有舊,弄虛作假未免太費時。

而且,嗰班友啲英文冇佢咁好。

自由身

Set了燈又 set了頭,陳志雲請本刊攝影師順手幫他拍條短片,替廖安麗推動的器官捐贈計劃作呼籲。

他自言喜歡談死,第一 take時,竟然說這計劃有個好處是「包你唔會翻生」,不用怕入棺後甦醒叫天不應的恐怖。豁達如此。到第二 take時,他畢竟省略了。

廖安麗的丈夫出家,她算佛教徒(抑或身受其害),陳志雲重投上帝,但殊途同歸,導人向善仍可以一致。

攞命的是,陳志雲問攝影師:「你咁專業,係 in house定係 freelance?」這個嘛……業界風雨飄搖,幾多 in house隨時焗住轉做 freelance之際,點答你好?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