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水房坐館 獨家訪問 [壹週刊 - 1308] M1,



水房坐館大孖首次接受傳媒專訪,暢談江湖事。

壹號頭條

水房坐館 獨家訪問

由二○一二年至今,水房內訌,在街頭掀起連場血戰,幫派分為兩大陣營,一方是保守派的「高佬發」,另一方則是少壯派的「業仔」,大家各推坐館擁兵自重。

世事如棋,業仔和坐館「大孖」,近日捲入一場洗黑錢官司,傳聞兩人入冊在即,幫派再密謀推坐館接棒,獄內獄外繼續發號施令戰鬥。

關鍵時刻,大孖首次答應本刊專訪,坐下來細談法庭外幫內恩怨,和自己江湖感受。

論活躍程度,水房緊隨本地第一大幫會勝和之後,由於歷史悠久,很多老區及旺區都有水房勢力在植根,如十分搵錢的瑞字頭麻雀館便是水房「水」源之一,而深水埗及石硤尾一帶更是水房牢不可破的地盤。

財力雄厚,使水房中人一向認為自己獨步江湖,也因為幫眾對幫派認同感強,對於誰做話事人,就變成寸步不讓的生死決賽。

有水房大內總管之稱,少壯派精神領袖業仔,和他的得力門生兼剛卸任坐館的大孖,因與另外六人涉及洗黑錢案,一連多天在灣仔區域法院應訊。由於兩人在水房地位舉足輕重,他們被判刑後的水房形勢,將備受江湖人士關注。

每逢上庭,業仔和身穿藍色西裝、架着墨鏡的大孖,在一批門生陪同下,抵達灣仔區域法院。本刊記者初時上前訪問,他們均表現抗拒,大孖更拋下一句:「我哋呢邊唔會同你哋傾!」

幾經轉折和中間人搭路,臨判刑前,他們最終答應可接受訪問,並趁開庭前,由大孖出面,和記者暢談他及業仔過去的江湖歲月。

大孖現年四十一歲,在社團內被稱為「王辦事」,他在深水埗麗閣邨長大,中四畢業後就踏上江湖路,年輕時候是打仔出身,之前都因黑社會身份而坐過監,面對今次官司也打定輸數,預料會坐監。記者問他這幾年水房風起雲湧,擔不擔心被人斬,他說:「入得呢行預咗啦,出得嚟行,唔驚得咁多,呢幾年出入係好多兄弟傍住我,關心我。」

繼續打下去

水房叔父老鬼權(右),每日都由數名門生陪同,到太子酒樓飲早茶。

水房如外界所傳,一直陷於分裂局面,並分為傳統派和少壯派兩股勢力,大家各自推舉兩名坐館和揸數人物。十萬幫眾,也跟所屬大佬,加入不同陣營對戰。

保守派以元老高佬發為首,少壯派則以雙花紅棍出身的業仔為代表。為了利益,兩方人馬幾年來互相仇殺。對於這局面,大孖坦言只因兩方面立場不同,至於哪方面立場分歧,大孖沉思一會後說:「可以話係核心價值,大家核心價值唔同,佢哋有佢哋嘅一套,我哋有我哋嘅想法,大家想法唔同,所以唔能夠合作。到最後就演變成大家嘈交、打交,大家都唔想嘅。」

記者從其他人口中得知,所謂核心價值,就是保守派主張固守香港勢力,少壯派鼓吹主力轉戰澳門賭廳,路向決定了由誰話事,雙方自然各不妥協。而據知幫派分裂的最基本原因,還是少壯派不滿高佬發多年來指點江山,其他派系無法上位。

最近江湖也盛傳,在多名元老斡旋協調下,兩方人馬已「講掂數」,不會再發生衝突,大孖首次開聲否認這一傳聞,並表示大家根本冇得傾。「冇,冇協調過。江湖傳聞話我哋大家已傾好,其實大家都冇傾過。大家立場唔同,冇可能合作。」換言之,水房仍然會維持兩坐館兩揸數人亂局。

據知和勝和高層也曾想出面拉攏兩派和好,但高佬發那邊也揚言:「這是家事,其他人唔好理!」

搜出手槍

江湖上把水房分為保守和少壯兩派,但大孖說幫內兄弟不會這樣分,從來都是一家,這些名稱都是報章雜誌所創。不過大孖承認,在所謂少壯派人馬中,業仔最具代表性,「佢(業仔)一定係一個比較重要嘅人物。」他說業仔一向十分低調,所以傳媒對他過去所知不多。大孖還指,業仔自小在旺角街頭打架大,機緣巧合下,被水房叔父老鬼權收為門生,跟隨他撈外圍馬搵錢,因而正式踏上江湖路。

記者問大孖,為何這麼多水房幫眾,甘心幫業仔賣命,甚至乎大孖自己,也是處處維護業仔?大孖思索了一陣,指這要從業仔做人的態度說起,對於兄弟而言,業仔並不蠱惑,可以說是老實和有義氣,因而獲得不少人認同,「做得古惑仔個個精,個個諗着數,但業仔唔係咁樣,最重要佢為人唔會騙兄吃弟、偷呃拐騙那一種,所以最後大家都信佢。」

不過對高佬發那一派的人來說,同樣又覺高佬發才是真心講義氣,而願替他賣命。看來做古惑仔大佬的首要條件,就是自己要先蝕底,唔會對兄弟出蠱惑。

業仔(右)與大孖(左)承認洗黑錢罪,在區域法院應訊,案件四月中判刑。

高佬發(黑白恤衫)和不少娛樂圈人稔熟,年輕時經常和祥嫂(右)出席宴會。

澳門撈賭出事

有傳業仔十分爛賭,經常往澳門賭廳賭錢,大孖則說他只是在澳們做疊碼生意,「爛賭呢啲都係傳聞,但偶爾玩兩手都有嘅,多數玩百家樂。好多賭廳佢都會去玩,但佢自己冇搞賭廳。」

但根據法庭文件顯示,澳門多個賭廳都在向業仔追數約四千多萬,新濠天地一個賭廳在去年九月,更入稟追討業仔近二千萬欠債,大孖說這件事他不太清楚,始終每人都有私隱。

但有江湖人士估計,業仔應該不是輸錢而欠債,最大可能是大陸反貪,好多貪官和國企高層資金鏈斷裂,客人紛紛走數,業仔最終才要孭爛賬上身。澳門賭廳不景氣,連累不少江湖人物欠債。

刀疤剛相熟

而去年佔領運動期間,主動走近壹傳媒前主席黎智英閒談的和合圖成員刀疤剛,原來與業仔是結拜兄弟。據悉,業仔年輕時因犯事被判入壁屋監獄,在內裡認識了刀疤剛,但大孖說業仔和刀疤剛並不算深交,「以我所知,呢幾年佢哋都冇來往。」

江湖人指業仔很照顧刀疤剛,經常替他還賭債,大孖說沒有這回事,「佢哋只係合作做生意。」由於業仔在澳門做疊碼,而刀疤剛不時會帶人到澳門賭錢,兩人因而有生意上的合作,亦會有錢銀來往。

今次的洗黑錢案,兩人已認罪,大孖說他和業仔除了牽掛家人外,還很擔心社團的事。剛為人父的他,說會以平常心對待這個劫,而且很多兄弟都支持他,所以沒有牽掛的事情,「路係自己行嘅,有咩事就自己承擔,唔會太悲觀,做人樂觀一點面對就可以。」

記者問他,入冊要拋低老婆仔女,自己會否後悔行上這條江湖路,大孖搖搖頭說,走到這一步是不會回頭講後悔。「冇話後唔後悔,呢條路係自己選擇,後悔嘅話,只會令自己唔開心。我自己冇後悔過,唔可能後悔㗎,江湖路係自己揀嘅。」

由私怨而起

而本刊從另一途徑,獲得可靠消息,水房之所以變成現在的分裂局面,除了因為坐館之爭外,原來背後還有一段鮮為人知的私人恩怨。而這宗恩怨的主角,正是業仔的幕後金主,水房另一元老。

據悉,高佬發和這名元老都是跟隨水房老幫主神仙錦出身,但兩人關係一向不咬弦。二十多年前一個水房宴會上,這名元老和高佬發碰個正着。其間,兩人因為一些恩怨發生爭執,高佬發即場發惡指責。由於對方人強馬壯,元老唯有啞忍。其後退隱從商,投資地產、賭船、賭廳和電影等,結果賺到盆滿鉢滿,得到「水房金主」的外號。

業仔過去幾年氣勢強勁,能夠與元老高佬發互相抗衡。

業仔被新濠、威尼斯人和永利澳門入稟香港高等法院,追債四千二百多萬元。

少壯派看好賭業

幾年前,當時業仔和高佬發未決裂。業仔希望推舉門生大孖做坐館,但高佬發一方認為大孖對社團沒有什麼功績,提出反對,業仔對此大為不滿,認為對方有意繼續把持朝政,只肯扶植自己一系人馬。

當時,適逢身家已豐厚的那名水房元老,企圖借助社團擴張其商業王國,加上他一直想向高佬發報一箭之仇,所以泵水支持業仔爭坐館,水房自此掀起鬥爭。

而兩方人馬發展方向不同,加速了分裂局面。由於業仔得到澳門賭廳大衞會老闆黃強支持,加上早幾年澳門賭業興旺,業仔認為社團兄弟應到澳門發展搵銀,但高佬發一方反對,認為應留守香港,鎮守原有的麻雀館、雞鴨欄和夜總會範疇。兩方人馬想法不同,分歧亦自然愈來愈大。

對於如何運用社團資金,及調動人手等問題,雙方長年爭持不下,幾乎每次開會都以爭吵告吹,於是各派都開始產生各推坐館想法,你做你想做的,我做我想做的,大家都對外宣稱代表水房。

形勢有變

一二年五月,水房少壯派的肥啟在深水埗被一名刀手伏擊,交通警員拔槍制止及轟斃刀手。(《蘋果日報》圖片)

論名氣,業仔不及高佬發,但近幾年聲勢十分強勁,除了因為得黃強大「水喉」力撐,幫中不少兄弟過檔跟他過澳門搵食外,又獲得水房叔父老鬼權和黑仔佳的支持,所以能夠和高佬發互相抗衡。

不過,澳門賭業上年開始萎縮,對業仔打擊很大,「班水房仔本來做開賭廳疊碼,但後來好多大陸客走數,冇錢搵不特止,仲可能孭債上身,返香港撈好過喇。」疊碼仔阿成說。

有消息指,由於業仔官司纏身和聲勢下降,部分少壯派人馬離他而去,甚至有傳得到他力撐而成為揸數的水房猛人子鳳,近日亦轉而與高佬發和好。水房另一成員 Andy,更向本刊道出現在的水房形勢,「其實幫中好多叔父,都係支持高佬發,雖然呢幾年兩邊都有坐館,但所有麻雀館、雞鴨欄同夜總會嘅大數,都係交俾肥威同三寸(高佬發人馬)。如果業仔坐埋監,形勢更加明朗。」

選新坐館再戰

不過,跑慣江湖的業仔也十分識計數,據消息人士透露,為了維持實力,有人在三月初時,不理幫中元老提出兩方人馬各派人選競逐坐館的提議,單方面推舉少壯派人馬肥啟和肥華做坐館及揸數,「聽講呢件事高佬發同一眾元老都好嬲,加上肥啟聲望麻麻,佢做坐館,一定好多人唔服。」

江湖人士表示,業仔在入獄前,有人急忙推舉兩名親信做坐館,因為水房的少壯派人馬,一向和 14K與和勝和兩大黑幫,在深水埗合作從事大廈維修工程,「同其他社團合作做生意,都要有個名正言順嘅話事人,人哋先會受你玩。」所以一定要繼續霸佔位置,以抵抗高佬發一系勢力。

業仔和大孖雖然入獄在即,但仍對幫內形勢瞭如指掌,為了話事權,水房內部也一定會繼續風起雲湧。

水房保守派以元老高佬發(格仔恤衫)為首,他每次出入,都有大批門生前呼後擁。

水房在旺角經營多間麻雀館,是幫會主要收入來源。

水房與暗角黑警

大孖(左)去年三月舉行婚宴,「暗角黑警」黃祖成(右)在旁監場。

大孖是水房的上屆坐館,有四次關於暴力、毒品、黑社會及賭博的案底,他的一舉一動,早已盡在 O記(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的監察之中。

去年三月,大孖在荃灣廣場筵開六十圍婚宴,當晚江湖重量級人物紛紛俾面出席,而他的大佬業仔猶如「娶新抱」,滿場飛與賓客祝酒。 O記亦一如以往,在場外布陣,登記所有黑人物的身份證。帶隊的主管是總督察黃祖成,他在去年雨傘運動,在金鐘涉嫌與六名同袍毆打示威者曾健超。

婚宴當晚,業仔在酒樓門外與黃祖成「講數」,估計話題離不開水房的內亂,黃祖成顯出霸氣,十多名「伙記」站在身後,以示警力能控制黑幫。

如今總督察有可能被落案起訴,而大孖則早已認罪預備坐監,有古惑仔口痕表示:「唔知兩個人會唔會喺獄中相遇!」

幫會難以分裂

近幾年,水房兩派人馬打生打死,都是為了坐館之位。究竟做黑幫坐館,有什麼好處?歸根結底,水房招牌在江湖幾十年,成員都以此為傲,所以一定要爭這個招牌的話事權。

做了坐館後,名氣、金錢和權力,都會陸續撲埋身,而落敗的一方是難以另起爐灶,因從地盤劃分及幫會名義上,難被其他幫派承認,亦即沒有生存空間,打個比喻,若其中一派人馬落敗,根本是沒可能以水房 B隊或其他新名稱立足江湖,也不可能在原有水房地盤上割地自居,唯有打到分出勝負為止。

另方面,做了坐館後,就算本身沒有名氣,也會立即聲名大噪,變成黑道紅人。雖然水房坐館一職,只象徵性在幫會中支取一筆約數萬元的月薪,但憑藉坐館的職銜,對外卻可以撈到不少油水,「做咗坐館,大把有錢佬會主動搵你合作搞生意或做睇場,因為見你係坐館,應該可以幫佢解決好多生意上嘅麻煩。如果搭到內地想洗黑錢嘅貪官同大老細,條數隨時億億聲咁計,唔係點會屆屆都有人爭崩頭做坐館呀?」古惑仔阿龍說。

名利雙收之外,還有實權。因為黑幫坐館儼如一間公司的行政總裁,擁有管理幫中事務及仲裁糾紛的職權。另外,坐館又可以命令幫會成員「做嘢」,擁有實際兵權。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