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別人的歌 衞蘭 [壹週刊 - 1362] __,衞蘭,M1,

豪語錄別人的歌 衞蘭為何仍要歌唱?不願再細想。衞蘭出道十年,大部分時間都是這樣度過。初期翻唱佢老闆黎明的金曲,繼而密集式的暗戀、苦戀、失戀,自己都覺心亂如麻,「其實我嘅愛情都唔係好慘。」現實中她三年沒拍拖,信耶穌後常常喜樂,除了每晚祈禱求姻緣,也沒有太忐忑,「抒情、慘情歌係好,但愛情都有好多angle,我想explore一下……」情歌讓善男信女對號入座,有利銷情。當時衞蘭的唱片好賣,叱咤K場,何來 ...


豪語錄

別人的歌 衞蘭

為何仍要歌唱?不願再細想。

衞蘭出道十年,大部分時間都是這樣度過。初期翻唱佢老闆黎明的金曲,繼而密集式的暗戀、苦戀、失戀,自己都覺心亂如麻,「其實我嘅愛情都唔係好慘。」現實中她三年沒拍拖,信耶穌後常常喜樂,除了每晚祈禱求姻緣,也沒有太忐忑,「抒情、慘情歌係好,但愛情都有好多 angle,我想 explore一下……」

情歌讓善男信女對號入座,有利銷情。當時衞蘭的唱片好賣,叱咤 K場,何來鬱悶?「我覺得好難受、好唔舒服嘅,係冇乜自由去表達自己。」

歌手也不過是打工仔。工作一為賺錢、二為學嘢、三為發揮。

衞蘭獨力養家,第一項算是做到;在黎明麾下多年,受教的可不少,雖然她從不明白那些金句有幾甘。三十四歲,是時候想想為何而唱。

渴望憑歌被了解,又不想三圍體重、以至精神狀態被月旦,很矛盾?

「如果清楚自己的立場、價值,我唔怕被人睇到弱點。

人就係有 struggle,最緊要係真實。真嘅嘢,人哋會感受到。」

返新工

衞蘭 07年首次在紅館開演唱會,理應是她最瘦的狀態,立此存照。

衞蘭的眉梢缺了一角——穿眉環是種烙印,即使她已過了喜愛夜蒲的年紀,皮肉總不能修補,大笑時還可看見舌上的破洞。說到新工作和生活瑣事,她很開懷。翻查《豪語錄》的史冊,○五年的衞蘭是個 cutie少女,到○八年,已變得敏感、不安,短短三年,性情大變,如今撥亂反正,「當我踏入新公司,佢哋會問我有咩意見。嘩,好正!有人咁問我。」大腦在過去十年不曾啟動?「都好似冇乜撻着過。 It's pretty rusty, pretty dry。哈哈哈哈。」

約滿 A Music、跟黎明說再見後,賦閒多時,去年中與妹妹衞詩一起轉投華納。單曲《穿花蝴蝶》上月面世,在網上頗獲好評。當中唱到「長年被化妝 遮蓋我倦容 誰人又看得出我也許 將要被迫瘋」,可曾在黐線邊緣踱步?「有呀。成首歌由頭到尾都有嗰種掙扎,開頭懷疑自己,慢慢得到啟示,破繭而出。」作為中菲韓混血兒,她的中文本來只限由一寫到十。如今進步神速,填詞人功不可沒,「中途搵過唔同嘅填詞人,但同陳詠謙最有默契。」二人本身並不認識,一切由零開始:邀對方回家吃飯,溝通了解,建立信任,交託心事——談不攏還可以換對象,相睇一樣,「咁大個女第一次咋。成個製作過程都有參與,好享受。」

如此奢侈,新碟卻面世無期。單曲逐首做,儲夠才推出實體唱片——像超市儲印花,換來聊備一格的紀念品。唱片公司的人員嘆成本高昂:「首首都要派台、拍 MV,對歌手係好啲。不然一隻碟推兩、三首歌就靜晒,而家嘅消化速度太快。」不像以前,衞蘭的唱片動輒能賣數白金(一白金等如三萬),當時號稱逆市奇葩。對照眼前荒漠,方知低處未算低。她本人卻不堪回首,「以前所有嘢都有人諗好晒,出來效果唔好,都唔使賴自己。」

姬魔絲

06年的 Kate Moss像 vs 09年的假•衞蘭。

「效果唔好」之最,首推○九年的唱片《 Wish》。衞蘭化身瑜伽大師,早已被高登瓊姐捧為經典。上月底,她在巴塞爾藝術展,竟然跟那個自己遇上,還拍照放到 Instagram,親自下註腳:「 Looks familiar?」網上一時群情洶湧。「唔知係邊個的 scuplture,可能見到我的唱片封套攞靈感,哈哈哈。」那是英國藝術家 Marc Quinn

○六年的雕塑,以 Kate Moss做瑜伽作為原形,「係咩!?咁我知 Leon邊度攞到 idea了。」黎生心繫名模,「嗰時我好瘦㗎!但唱片封套個身體唔係我㗎,哈哈哈……」碟內的歌曲也不屬於你,惟有 key上去的大頭是本尊,諷刺嗎?「少少啦。其實我好感恩,以往經歷過嘅、唱過嘅歌,令我 experience到好多嘢。」「我當時都唔係好認同呢個 idea,有好多人批評,但 Leon佢好想 achieve呢樣嘢。」不知黎明是真心欣賞「人體奧妙展」,還是但求有 noise。

問到二人關係如何,衞蘭沉吟良久,「都係……老闆嘅關係。」當老闆誓要把鐵達尼撞向冰山,打工仔該怎樣扭轉乾坤?「我嗰時好頑固。你恰我?我要恰番你。」她試過駁嘴,但無功而還,只因黎明以金句回應,「唔明就點頭。佢對住我都講得好簡單了,知我係鬼妹嘛。」

由此可見,老闆其實相當體貼,他公開發表的更玄。衝着衞蘭而來的,有「坎坷過後有艇搭」。「其實呢句咩意思呢?」某年,姊妹倆疑似被雪藏,娛記追問,他回應:「點解唔話雪我先,我最耐冇出碟。每個人都有坎坷時候,最緊要坎坷過後有艇搭,以我所知,佢兩個唔坎坷。」

真正坎坷的,是○九年衞詩在日本藏毒被捕。黎明拍拍衞蘭的肩膀,沒有說什麼,「佢好保護我哋。呢啲事佢都未經歷過,但都盡力幫忙,叫我唔好擔心。其間錄咗英文碟,希望我 keep住(工作)。」「佢不嬲都好錫我哋。我十八歲唱和音時,已經話想幫我出碟,由嗰日開始,相信我。」

電單車

黎氏語錄中最應棍的,要算「衞蘭肥過部電單車」,「我嗰陣以為人哋讚緊我。我唔會覺得電單車係肥,覺得佢線條好靚。」「 OK喎,我唔係好介意,乜都俾人話過啦。」口裡說不,心中卻有根刺。她特意找來一張大肥佬騎電單車的照片,證明那才是「肥過部電單車」,「次次做訪問都有人問我呢個問題。我開始好認真咁諗,要點樣睇自己。我係咪要瘦,才得到認同?呢啲係壓力。」狗仔隊影到她走入爆谷店,深深吸一口氣便離開,望梅止渴好壓抑,「聞吓都開心!」結果雜誌仍是寫她「呼吸都會肥」。

衞蘭為食,卻不能像她的死黨鄭欣宜那樣,以噸位抗衡輿論。偏偏二人日常的話題,都離不開食物,「 Joyce開了自己的曲奇公司,好好食㗎!我都會忍住,至多嗒幾啖……」欣宜賣美式的軟曲奇,大塊而料足,「唔……不過 Joyce啲曲奇要食晒先得,唔可以淨係食一啖。」她瞇起雙眼,神馳物外。

我唔會覺得電單車係肥,覺得佢線條好靚。

「衞蘭肥過部電單車」的典故,源自 08年黎明執導的音樂電影《緣邀知音》,遠赴美國取景。衞蘭至多只是肥過部綿羊仔。

衞蘭(左)與衞詩做完運動逛超市,翌日娛聞這樣寫:「𥄫實巴馬火腿吞口水 翻脹衞蘭衞詩 gym後禁肉」。

換老闆

求祂賜一個啱嘅、好愛我嘅男人、我相信佢會知幾時最啱。

當日衞詩出事後,被公司解約,順便換老闆,改信耶穌,把家姐也導引升仙,「我睇到佢嘅性格有一百八十度轉變,對其他人有 compassion。我唔係話信咗主就會變得好完美,但個人會變得單純啲、睇得簡單啲。」「以前成日諗名氣呀、錢呀。信仰令我真係可以放開呢啲嘢。」煩惱的,不外乎是碟賣到幾多、獎分到幾多,「真係好奇怪,永遠都唔 satisfied。連坐嘅位置、坐邊個隔籬都要計較,好煩。嗰排搵到錢,但使少少就好緊張,一定要賺多啲,個心好唔穩定。」

錢唔嫌多,但衞蘭當日賺到的,足夠讓她休養生息。「之前同 daddy關係好差,佢唔係好識同我講嘢,有多啲時間陪佢,佢就開心。」尋常打工仔,停工兩年恐怕墓木已拱。她爸爸是樂手,手部有傷患,不能彈結他,惟有退休,「經濟壓力係有。但我妹妹都會出返嚟做嘢,佢會 take care我。」現時她天天禱告,求智慧,也求愛情,「梗係啦。求祂賜一個啱嘅、好愛我嘅男人,就最好。」那邊廂,黃大仙也香火鼎盛,滿天神佛位位忙碌。自從上一位在教會認識的筍盤被鎂光燈嚇跑之後,衞蘭已苦候多時,「等 timing。我相信佢會知幾時最啱。」

不想回頭

影樓樓底高,快門咔嚓、咔嚓的聲音在迴盪。

攝影師播放手機內的歌曲,剛好有衞蘭的舊作,「 Oh no!唔好呀……」要改播她深愛的李榮浩。

慘情歌令原唱者毛管直戙,「唱得太多遍了。」

正如記者也不想翻看往日文章,無謂汗顏。

衞蘭破繭,要展翅,總得找個舞台。

除了返大陸參加歌唱比賽,似乎別無他選。

《中國好聲音》已發出請柬,她仍在考慮中,「每個歌手都有獨特嘅 style,個個都知我唔係嗌嗰隻。如果參加,都會做番自己。

就算出局,都唔代表我唔係一個好歌手。」

希望她再唱「別人的歌」時,自在就好。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協力:鄧凱珊

化妝: Samuel@江中平化妝室

髮型: Jamie@Hair

服裝: PLOTZ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