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我是卧底】現職警親述1年無間地獄 英雄罪犯一念之差 __,

「三年又三年……」這句不但是電影《無間道》中的經典對白,更是無數卧底警心聲。經歷一年卧底生涯的阿成感受至深,潛行黑白道之間,見盡腥風血雨、嚐盡人性黑暗 ...


「三年又三年……」這句不但是電影《無間道》中的經典對白,更是無數卧底警心聲。經歷一年卧底生涯的阿成感受至深,潛行黑白道之間,見盡腥風血雨、嚐盡人性黑暗面,他坦言曾經埋怨過、動搖過、迷失過,內心被恐懼和掙扎佔領,但憑着「我係一個警察」的信念堅持走下去。他這次揭開卧底的神秘面紗,全因早前「佐敦之虎」案中,因卧底警被法官指證供不可信,令9被告全脫罪,案中關鍵的卧底警受盡千夫所指,不過在阿成眼中:「卧底係無名英雄!」

相關新聞:【卧底之苦】卧底係筍工? 有人升職加薪 有人變階下囚



記者:黃學潤 郭美華 張 軍



三年前8月的一個深夜,阿成手機突然響起,聽筒傳來大佬「吹雞」,叫他立即去旺角砵蘭街追斬一名仇家,阿成扮作鎮定爽快回應「好」,並隨即動身「擸架生」,但事實是,他手心冒汗、內心極之掙扎,「呢次真係驚,因為隨時會斬死人,但我唔可以唔去,因為唔知大佬今次真係想尋仇,定係想測試我!」

相關新聞:【卧底之苦】卧底警大堆謎思 隨時橫屍街頭冇得NG



當晚的旺角黑夜,人煙特別稀少,阿成與一班兄弟各手持牛肉刀一字排開,一場血腥廝殺如箭在弘;當仇家一蒲頭,即有人大喝一聲:「衝上去!」刀光劍影一剎,阿成一度猶豫,故意放慢腳步,「如果真係要斬落去,我衝力冇咁大嘅話,斬都冇咁傷!」幸而,仇家在分叉路逃脫,阿成才鬆一口氣。



回想這次「劈友」經歷,作為一個對未來滿腹抱負的警員來說,實在難以說服自己,一度久久未能平伏心情。問阿成有沒有後悔踏上卧底之路,他沉默了好一陣子,「因為我係警察,有一個使命……不過如果係𠵱家,我未必會做,因為承受嘅壓力唔簡單。」



眼前的阿成,外表斯斯文文,沒有染金毛、沒有耳環加粗頸鏈、沒有粗口爛舌,身上就連一個小小的紋身也沒有,根本沒半點「古惑仔味」,但他總是避開油尖旺這些「舊地盤」,每次與記者見面,也不斷轉地點,深怕被人跟蹤似的,但說穿了,他更像是怕被古惑仔尋仇。「喺嗰一年,我對佢哋講嘅每一句話,冇乜邊句係真,令我覺得好唔舒服。」要做到一個成功的卧底,就要做個「雙面人」,但這點令阿成不斷出現「腦交戰」,感覺最為難、最痛苦。



這段汗水淚水血水交織的卧底生涯,就在阿成學堂畢業不久開始。當日的情景儼如卧底電影情節,阿成警服都未穿暖就被「革扯」,隨即被安排混入一個當年被警方銳意打擊的社團大佬身邊。就在那一刻起,其警察委任證、警察部電腦紀錄及原本身份證資料都一一消失,變成一個「古惑仔」。



為了投入卧底角色,阿成花好幾個月熟讀大佬背景、喜好,連對方走路時齖齖齰齰的姿態、說話語氣,也用了一個月模仿。「最初都係行行企企咋,但我要喺呢段時間了解大佬身邊有乜嘢人、佢哋負責乜嘢、講嘢係咪可靠,因為呢啲隨時係情報之一。」同時,阿成另一重要任務是盡快領功,取得大佬的信任。



每名卧底均由一名沙展職級的操控員(Handler)負責,他們會為卧底製造「領功機會」,「例如查牌,(操控員)會預先提示我,我再藉口叫大佬小心,令佢覺得我好機警。」經過多次「好表現」,阿成火速上位,僅花了約4個月就成為其中一名頭目的左右手。



徘徊在黑白邊緣,阿成每天反問自己:「我仲係咪警察?」令他感受最深的一次,是在街頭「晒馬劈友」,被反黑拉到帶返警局,「嗰次俾反黑打咗幾鎚都預咗㗎喇,打得都好甘吓,但我最痛嘅唔係身,而係個心,如果我係古惑仔,我俾你打,我心甘命抵,但事實大家都係警察、自己人,你做緊嘢時,我都係㗎,但我有口難言,唔講得。」獲釋後,他首次躲在安全屋流下男兒淚,「仲問自己點解要做呢啲嘢,到底我仲係咪警察?」這次委屈更一度令他萌生歪念,更想過若要做卧底超過一年,便會辭職,「日日見到佢哋(古惑仔)嘻嘻哈哈,我做乜仲要做卧底,做乜要俾人打?做乜要咁辛苦?」



每天返安全屋寫「卧底日記」,才讓阿成重拾「我係一個警察」的實在感。因為他需詳列大佬行蹤、接觸過的人等等,也要定期與操控員在安全屋見面,但有次他終於問操控員:「日子真係好難捱,我仲要捱幾耐,會唔會好似電影咁三年又三年,佢每次只係話,好快做完㗎喇,到時可以做返自己㗎喇。」



幸而剛好一年時間,主管認為時機成熟決定「收網」,最終「大佬」亦被判有罪,阿成得以「重生」回復警察身份,「攞返委任證一刻,我先覺得……我真係一個警察,我唔係古惑仔!」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致電:63836568





現職警員阿成經歷一年卧底生涯,潛行黑白道之間,壓力極大。(張軍攝) 現職警員阿成經歷一年卧底生涯,潛行黑白道之間,壓力極大。(張軍攝)
回復警察身份後的阿成表示:「攞返委任證一刻,我先覺得……我真係一個警察,我唔係古惑仔!」(張軍攝)

回復警察身份後的阿成表示:「攞返委任證一刻,我先覺得……我真係一個警察,我唔係古惑仔!」(張軍攝)
阿成做卧底期間,經常與其他古惑仔流連卡拉OK、酒吧等夜場。(張軍攝)

阿成做卧底期間,經常與其他古惑仔流連卡拉OK、酒吧等夜場。(張軍攝)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