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3日 星期二

【用遊戲複製香港】月花三百個鐘模擬香港 九十後Youtuber:香港模組係大陸人整 __,中國,大陸,大陸人,強國人,

具有歷史和人文價值的事物,尤其是建築,在當今香港社會的「發展」旗號下,往往會遭到漠視,甚至被犧牲。特區政府大刀闊斧,不惜投資千億填海,不住將舊區連根拔 ...






具有歷史和人文價值的事物,尤其是建築,在當今香港社會的「發展」旗號下,往往會遭到漠視,甚至被犧牲。特區政府大刀闊斧,不惜投資千億填海,不住將舊區連根拔起之時,九十後Youtuber景三,卻在《城市天際線》這款模擬城市建設的遊戲世界中,再建他珍視的香港,重現昔日香江風華。

今年二十三歲的景三以剪緝影片為業,是位自由工作者。本姓景的他在中六畢業後便踏出社會,曾為媒體公司和廣告公司工作。自言打機成癡的他接觸的第一款遊戲,便是模擬遊戲:「第一次接觸的遊戲是《模擬市民I》。那時候我十二歲左右,家人買了光碟回來,我就開始玩模擬類型的遊戲。」開始成為Youtuber,製作遊戲影片放到網上時,他讀中二:「中二的時候我留班,跟上一級的朋友分開後,我很不開心,又很難融入同級的同學,就找事情做。當時有個台灣人也是拍遊戲影片的,我在他身上找到靈感。2012年的時候《當個創世神》(Minecraft)很流行,所以在2012年3月12日,我就上傳了第一部玩這個遊戲的影片,都是在遊戲裏流浪,四處建設。」

異於追求快感和刺激的玩家,景三視玩遊戲為講故事的過程。自嘲口才欠佳,難以學達哥做直播的他指:「以前就有用遊戲說故事,自己創作劇情這個想法。過往有以大雄和靜香,一群人的故事來製作《模擬市民》系列。當中的劇情有包括靜香被殺,大雄要找兇手,造時光機回去找靜香等。」鍾情於香港事物和景色的他每次製作遊戲影片都會嘗試加入香港的元素:「我還有玩過一個經營樂園的遊戲,那時我也加入了香港的特色街道,專門賣鴛鴦和咖啡。」

至於這款城市建設遊戲,其實景三算不上老手:「三年前起我斷斷續續玩過這個遊戲,但當時覺得可以玩的東西不多,香港建築的模組也很少。直至一個月前我再打開這個遊戲,發現在Steam的社群上,香港的建築物多了很多,我想以此拍成影片應該很可觀。」如是者,在遊戲中建設1920年、1970年、現代和未來一百年後的香港的《再建香港計劃》便橫空出世了。

從小小的九龍半島開始、到觀塘的工業區、赤鱲角機場、兩個主題樂園、將軍澳堆填區,以及景三所居住的新界西北,整個遊戲中的香港都依據實際情況建成。自言本來對香港地圖和地理不甚了解的景三笑道:「2019年的香港最難製作,因為這正是現在,一建錯就很容易留意到,我也曾經把中銀大廈錯置在黃埔。」

如今放到網上平台的兩段《再建香港計劃》影片合共約三十分鐘,但這半個小時背後,是三百個鐘頭的辛勞:「整個系列我籌備了一個月、搜集模組大約花了一個禮拜時間、製作香港地圖花了一百四十小時,影片中的一分鐘已經佔去八個小時的剪片時間,全部加起來我覺得應該有三百小時。完成以後,在遊戲中從港島望向九龍半島那一剎那,我自己覺得有點感動,而最感動的應該是剪完整部影片那一刻,因為終於剪完了。」

景三的影片上傳後得到網友的廣泛討論,當中大部份是正面的評價。直言自己每個留言都會看的景三感激網友支持,但希望大眾不要誤解,以為所有東西都他一力創作:「有些人真的會誤會我也製作了那些建築物,如果還要製作這些建築物,起碼需要一年。遊戲中的模組基本上是在Steam的平台上找回來的。有一群很好的作者,自己分享了一些作品出來。我很感激他們,是他們讓我的作品為人帶來歸屬感。」

有趣的是,這些作者很多都不是香港人:「香港的模組大部份是外國人和大陸人製作的,香港人的很少,玩這一類遊戲的香港人也少。我想這些外國人對香港抱有情懷,喜愛香港的城市景觀,要歸功於以往的娛樂產業。港產片真的幫助香港的文化往外輸出,讓很多人對香港有特別的情懷,我想這也是他們製作香港建築模組的原因之一。」

對於景三和很多年輕人而言,遊戲已不止是娛樂的工具,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我來說,打機已經是戒不掉的習慣,始終我真的很喜歡打機。其實現在遊戲已經不止用於娛樂,亦成為了很多學校的教育工具,甚至有人用VR制作藝術品。我也玩了這整個遊戲才知道香港那麼多區,那麼多交通線路,電車有一百一十八個站。」

景三自稱是一個沒偉大理想,只是愛打機的年輕人,對現實香港的發展進程感到無力,卻依然保有對現況的不滿:「我覺得香港人也算珍惜香港本身的城市景觀的,否則拆除皇后碼頭的時候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走出來。但有時候拆不拆一個建築物,也輪不到香港人決定,有時是背後的人做決定。不是說香港人說拆就拆,錢也不是香港人說花就花。我在玩這個遊戲時也對香港的土地政策有所感觸。大嶼山那塊地,是不是真的要花那麼多錢去填出整個島?現在有很多香港的政策(建設)超支,這個項目那麼大,超支會否比其他項目更嚴重?」

熱愛舊有的美好,懂得珍惜具歷史意義的事物的他,也對發展至上主義有所保留:「如果舊有的建築全都拆掉,以後我們可能只能從舊照片回味香港,沒有實質可見的物事。我希望,起碼我們在建新的東西時,亦要保留舊有的歷史。不是說香港要發展就所有東西都可以拋棄。有前人建立起來的許多事物,才有現在的香港。」

採訪、撰文:梁浩維

攝影:林頌華

今年二十三歲的景三以剪緝影片為業,是位自由工作者,也是一位Youtuber。

整個遊戲中的香港都依據實際情況建成。

《再建香港計劃》旨在於遊戲中建設1920年、1970年、現代和未來一百年後的香港。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