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絕世妖男自白 [壹週刊 - 1309] M1,



偽娘風在港吹得熾熱,披上女裝的妖男,擺出嫵媚的甫士,拍下大量相片,在網上發布,陶醉在網民的 like與讚美之間。

壹號專題

絕世妖男自白

「偽娘」出自日本動漫界,意即一班毒男扮女自娛。

男人穿起短裙、黑絲襪、高跟鞋,戴上長曲假髮,塗抹濃厚化妝品,由雄赳赳之輩,變身成嫵媚婀娜的女兒家。

從前,偽娘是小眾玩意,他們只會躲於暗處,自我陶醉,近年因網絡發達,人人都心癢癢,將自己放上網公諸於世,用 like來量度自身價值。

他們愈來愈出位,性別身份也變得撲朔迷離,享受女兒身,但又沉迷男性興奮。

連日本駐華首席公使和田充廣也好此道,今年二月大使館內舉辦的員工聯誼會,公然穿上女裝,打扮成人氣少女組合 AKB48的模樣,結果被日本傳媒揭發,即被召回日本,提早結束任期。

其他人沒有身份顧忌,則大踏步走入主流社會,係呀,我就係鍾意扮女人。

香港偽娘相繼走出小眾暗角,他們把扮女人的相片瘋狂放上網,並提出以偽娘之貌接私影工作,滿足曝光慾同時又能賺快錢,一舉兩得。

網上一出,熱論隨即四起,有網民嗌晒救命,鬧爆偽娘︰「男人唔做,去做人妖。」

亦有人表示百般欣賞,支持偽娘做自己,不用理會別人目光。

披上女裝的妖男,毀譽參半,為解構這股風潮,本刊追訪了五名本地偽娘,在谷奶晒腿背後,他們內心究竟存在着什麼渴望?是男是女,還是雙性同體,由他/她們自行揭開。

偽娘們都不介意接受訪問,但全部都堅持,只能以女兒身裝扮亮相,因為願意在人前表現的,都是貪靚的偽娘身份,化妝品遮掩下的男性本尊,並不重要。

在網上私影群組中,最火紅的一定是僅穿性感黑色胸圍加內褲,趴在床上高翹臀部的 Christina Babie,獲得二百多個 like之餘,更有網民留言指「每看一次都想入非非」,甚至是「想問龍友攝影師幫你影嗰時,有冇忍唔住搞你?」

連串熱血沸騰的留言下,細心一看,原來 Christina講明自己是偽娘,更自詡「有波,有腰,有線條,歡迎約拍」。

Christina把僅穿性感胸圍加內褲的床照放上網,有網民留言表示,每看一次都想入非非。

Angela自詡扮演偽娘時,比不少女人還漂亮,十分自戀。

雌雄同體

記者相約見面, Christina在電話中開門見山講明,收費一千元影六小時,可拍短裙及性感內衣照,不過就要半個月後先影得, Christina揚言你估我好得閒呀。「好多人搵我私影嘛,多個週末都約滿爆棚喇。」

輪籌至上月尾,記者終於得見 Christina廬山真面目。

在佐敦的一間化妝學校內,記者見到早已穿上白色恤衫、黑色短裙的 Christina,坐在一排化妝燈前,紮起頭髮,任由化妝師在其面上塗脂抹粉。

突然,場內傳出一把老牛聲︰「唔使夾眼睫毛啦,我嗰啲咁長。」記者感到一陣突兀,定一定神,才想起男人聲由 Christina喉嚨發出,當真雌雄難分。

變妝完畢,身形瘦削、束起及肩黑髮的 Christina,驟眼看上去,與普通少女無異。

Christina帶記者去到紅磡海濱長廊拍攝,搔首弄姿後,他舉腳轉換坐姿,竟春光乍洩,一陣冷風揚來,不幸露出了孖煙囱內褲,風吹起其短裙時,還見那大腿上剃不清的黑色腳毛,掩掩揚揚。

記者看清楚,女裝底下,仍是不折不扣的男兒身。

Christina坐在車頭上,繑腳拗腰,擺出撩人姿態,模仿少女情懷。

短裙下的大腿,有着剃不清的黑色腳毛,顯出 Christina仍是不折不扣的男兒。

戴胸圍自瀆

Christina經常把半裸自拍照放上網,瘦削身軀加瓜子面,令無數宅男誤把他當成女孩。

今年二十一歲的 Christina,多番強調自己「唔係女只係扮女」,他真心愛女人,超級鍾意𥄫女,並且十分鹹濕。

「中學時期,個個男同學都睇四仔,咁我都睇埋一份啦,睇完就會攞阿媽啲胸圍嚟戴,仲會塞啲襪和底褲落個杯罩,然後幻想自己係女人,搓胸自瀆。」

愈說愈興奮,他更自爆為了完美易裝,取得最高的性滿足感,可以去得好盡,「四仔啲女主角無體毛,所以我都學佢哋咁,將全身體毛剃掉,撫摸到自己啲皮膚好滑好白,我就有性興奮。」記者問他是否某某精神病例中的自戀傾向,即自己裝扮成理想中最完美少女形象來達到自我滿足和高潮之類,他說咁深奧又沒有仔細想過。

其實與一般宅男一樣, Christina喜歡看色情片之餘,亦熱衷玩線上遊戲,十七歲時,更曾譜出過一段網上情緣,「上網打機追過女仔,大家好好傾,又會約埋時間一齊打機,最後終於鼓起勇氣,喺個 game度打字話鍾意佢,想同佢一齊,點知被佢一口拒絕,真係超樣衰。」

Christina自認是溝唔到女的毒男,被拒絕後,令他對傳統的男女關係卻步,「我唔會再嘥時間,唔想再被人拒絕,自瀆同叫雞,先係王道。」

叫雞解決性需要

除接拍私影外, Christina平時也會作女裝打扮,自駕周圍去,享受操控一切的快感。

溝唔到女,又日日睇四仔,性慾自然旺盛,一直忍到十八歲, Christina決定送一份特別禮物獎勵自己的堅毅,「我好肯定自己係鍾意女人,為咗失身,我生日後兩個月去咗叫雞。

「我十八歲生日諗住終於可以開齋喇,咪落咗砵蘭街嘅一樓一叫雞,第一次係個身形豐滿,三十幾歲嘅阿姐,搞完先發現唔係我想要嘅感覺,我覺得啲女人唔夠完美。」

首次叫雞後,與預期的相差太遠,「啲雞完全唔符合我心目中靚嘅準則,我覺得自己扮女人,先夠靚夠完美,先滿足到我。見到靚女時,我會幻想自己變成佢個樣,然後自摸。」

說得一面陶醉, Christina顯得很滿意自創的解決性需要方法。最終,他發現還是留在家中暗處,偷戴阿媽胸圍,鏡前的他對住鏡內的她,哇,好興奮,性慾得以滿足。

父母無關心過我

Christina認為一直以來,扮女人是他宣洩性慾的不二法門,根本不用理會旁人目光,「我又無搞人,只係自娛之嘛,我唔會理人點睇囉,你理得我呀。」

兩年前畢業之後, Christina做過兩份工作,第一份是速遞員,搬貨太辛苦,不久便辭職,轉做辦公室助理送文件,月薪一萬元。工作沉悶,時間及錢都花在扮演偽娘及揸車周圍去,「呢啲都係我可以掌握到嘅事。」

工作沒滿足感,只有做偽娘時,他才會感到自豪,「每次我 post相上網,都好多人讚,嗰刻真係好開心,咁大個人都未試過覺得自己咁成功,尤其啲人讚我啲相性感時,我特別興奮。」

在偽娘同道中, Christina得到前所未有的認同,反觀家中父母,卻是他口中的壓力由來。

「我阿爸阿媽一早知我鍾意化妝著女人衫,仲試過搵個基督徒親戚輔導我,諗住用宗教改變我嘅行為,但佢哋根本唔明白我,夾硬逼我聽都無用㗎。

「有啲親戚每次見到我 Facebook有新相,就話俾我父母聽,佢哋聽一次,鬧一次,但從來無關心過我咩原因。」

他說做人要的是開心,不是要聽道理。

黑絲下的青筋

少年人迷惑,扮成偽娘滿足身心,今年二十九歲的晴晴的故事更奇特,雖已為人夫,即係有老婆,但仍享受以女裝示人,甚至收取五百元一次,做龍友的攝影對象,為的是滿足潛藏在基因中,想成為女生的渴望。

身高五呎九吋的晴晴,走性感女人路線,他穿著貼身短裙,腳踏三吋高跟鞋,臀部隨步伐左擺右擺,經過他身邊的人,無不投以注目禮,更有阿伯面容扭曲地回頭張望。

甫見面,他便刻意吊高聲線扮女人︰「你叫我晴晴啦,呢刻我嘅身份係女仔。」

隨後他又嘟起嘴問記者︰「你話著唔著黑絲襪好呢?」目光應聲轉到他的雙腳,粗壯的腳筋,一條條爬滿他的小腿,唔講以為做地盤出身。

眼見記者眼光呆望其腳上青筋,他承認為掩飾一雙男人腿,必須去公廁穿上黑絲襪。

一身女裝打扮的他,正打算推門入男廁之際,迎頭出來的阿伯即耍手擰頭大喝︰「喂!你老 X,呢到男廁嚟㗎!」

晴晴隨即後退幾步,左顧右盼,其實相當高興又不知如何是好,未幾才尷尬地步入殘廁變身。

上月,日本駐華首席公使和田充廣的女學生 look,被日本傳媒揭發,他即被召回日本,提早結束任期。

早前,一名廿一歲的日本偽娘在網上爆紅,身材姣好的他,穿上多套制服,拍下多張不露臉的性感照放上網,相片在大陸瘋傳,網民都驚嘆雌雄難辨。

唔俾得老婆知

記者問他可否展示男兒身,他即大為緊張地說︰「一定一定唔得,如果被老婆知道,離婚都似。」變成女人老婆就看不出?記者不相信,他解釋其實老婆不會去偽娘圈子看 post,所以不會知。自欺欺人,老婆不當面踢爆罷了?他不願回答,但堅持不以男兒身亮相,或是他對老婆最後的尊重。

他自言扮女人已有一年多,其間從未被老婆發現,「啲衫收埋晒喺櫃桶底,老婆唔會摷嘅,若果真係不幸摷到,咪話係買俾佢㗎囉。」

那些著到又霉又舊的黑絲襪高跟鞋,真能成功過骨?他說︰「到時先算啦。」

晴晴喜歡把女裝相 post上網,與同好 share,享受被讚扮得似女人的滿足感。他自言有兩個 Facebook賬戶,男女身份各一,「老婆唔係偽娘圈子,唔會接觸到,所以喪 post相,都唔會俾佢知。」

晴晴老婆日間上班,而他則是晚間酒吧調酒員,就靠這晝夜間的罅縫,讓他能在男女之間游走。

「每次我離開屋企,都係男人身份,所有女裝衫同化妝品,就帶晒出街,去殘廁先換,返屋企之前,我一定會先變番晒做男人。不過有時老婆唔喺屋企,我都會搏懵喺屋企變裝做女人,過吓癮。」

不時以女妝打扮到酒吧飲酒作樂,晴晴自言曾接受男同性戀者追求,二人會撐枱腳食飯,又會電話傳情,互相關心,「聽到佢對我噓寒問暖,好冧㗎,不過一諗到男男性行為,就接受唔到,我同老婆嘅性生活,好正常㗎。」

坐在公園長椅上,晴晴煙不離手,他透露是家中獨生子,從小到大,都被灌輸男人要有承擔的觀念,「做男人好辛苦好大壓力!成日都話讓吓啲女仔,樣樣嘢都話女仔唔使做,男人要承擔乜乜乜咁,點解一定係咁啫?我都想做吓弱者,俾人保護吓。」

尖沙咀廣東道上,晴晴不顧途人的奇異目光,公然在大街補妝。

已婚的晴晴,乘老婆上班時,在家中穿上整套性感內衣,戴埋 nu bra谷胸自摸,在暗處享受扮女人的喜悅。

晴晴把蕾絲裙造型照放上網,網民留言嗌救命並連番辱罵,他反擊指對方口出狂言,並強調他有權做自己喜歡的事。

有偽娘把少女私影潛規則,直接套在自身上,每當獲約私影,都會問對方是否影完想跟他咩咩(不道德交易)。

化濃妝、戴假髮的晴晴,穿著豹紋迷你裙加黑絲襪,坐在天台石壆上,擺出撩人姿態,大晒長腿,但粗壯的手腳筋,出賣了他的男人身份。

偽娘界女神

受訪者中,扮得最似女人的,一定是偽娘界女神 Angela,當然,他亦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Angela與好「姊妹」 Suki及 Richal,每月總會一聚,扮得靚靚,相約外出互影。

今次他們去到深水埗南昌公園,穿上華麗的 Lolita宮廷服,擺出嬌柔的姿態,啪啪啪影個夠。

當日同行還有兩名男龍友,每影一張相,都笑意淫淫地望着相機,顯得十分滿意。

網上有不少偽娘,把少女私影潛規則,直接套在自身上,每當獲約私影,都會問︰「你影完係咪想同我咩咩(不道德交易)?」

今年二十六歲的 Angela,是今年私影界的焦點,隨便放一張偽娘打扮的相片上網,都有近三百個 like,可見群情洶湧。

身高五呎十一吋,擁有纖幼長腿、瓜子面形,配以鬈曲長髮及娃娃大眼可愛妝容,動作溫婉細膩,難怪網民甚至形容他為「公主」。

Richal及 Suki亦悉心打扮,前者穿上女僕服,加滿頭髮夾和特濃眼睫毛;後者著上藍色水手裙,戴上誇張的啡色假髮,躺在草地上擺出各種可愛甫士,任影唔嬲。

被私影界稱為偽娘女神的 Angela,不時把表情甜美的相片放上網,愈多人 like愈開心。

穿上藍色水手裙的偽娘 Suki,擘開雙腿紮行馬,為友人拍照,暴露了他的剛陽氣息。

我有女朋友

晴晴認為做男人壓力很大,希望能間中扮女仔,享受被保護的感覺。

Angela自言一年前開始打扮成偽娘,瘋狂影相放上網,「我本身鍾意攝影,都有約過 model出來私影,但啲女仔無氣質、港女又 MK,唔合我心意。我見到網上好多偽娘 group,覺得幾得意,咪試吓學人扮到女仔咁,反過鏡頭影自己,就咁就走上偽娘之路喇。」他自認氣質比一般女人更高,影相出來靚過唔少女人,每次睇相都好有滿足感,十分自戀。這點記者認同,不講真以為她是靚女。

Angela多次強調,他百分之二百鍾意女人,更拿出手機展示他與女友的合照。

問可否刊登情侶合照,他說打死不能︰「女朋友同父母都知我影呢啲相,父母更加會笑笑口叫我拎條裙俾佢哋著吓,但我唔想暴露男仔樣,費事俾人覺得太出風頭,始終唔係人人都接受到我有呢種興趣。」

體諒並不代表完全接受,記者提出訪問其父母女友, Angela一口拒絕,怕他們被人訕笑。

拍照期間,有途人耳聰目明,聽到他們男聲女裝,大罵變態。 Angela和 Suki均表示不以為意,直言早已習慣受歧視,「世人活在框架內生活和思想,唔接受有另類興趣,呢啲只係凡人,而我哋只係比其他人出位,或勇於嘗試新事物的一群。」

解構偽娘

又到理論時間,香港大學精神科教授吳敏倫指,若要從女性內衣褲或女裝衣服等異於傳統服飾的行為,無論男人著女裝,抑或女人著男裝,都可界定為易服癖,以下是他對受訪偽娘的分析︰

戀物癖易裝  Christina

吳敏倫︰有啲似戀物癖,呢類人只係鍾意女人衫和內衣褲,正如睇三級片一樣,但佢哋要著上身先過癮,因為全身都可以觸摸,甚至自己著上身先有性興奮,感覺上好似自己係一個完整女人。

心因性易裝 晴晴

吳敏倫︰呢種人係由細到大因外來壓力、接觸的事物或成長因素,導致佢唔想做男人,萌生起逃避身份的現象,所以用易裝扮女人來卸退壓力。晴晴希望從扮女人的過程中,得到被人照顧、被體諒的感覺。

原發性易裝  Angela、 Suki、 Richal

吳敏倫︰他們喜歡穿女裝,覺得女裝比較好看,或者覺得自己穿得比女人更好看。

吳敏倫補充:「還有兩種偏門個案,例如天生有同性戀傾向而易服,或未確定自己生殖器官是男或女身份的雙性人。」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