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小心狂徒出沒 [壹週刊 - 1356] M1,

雨傘運動之後,香港警察被視為黑警,形象嚴重受損。而警察的警權,亦跌至前所未有的低谷。因而令到前線警員執勤時,面對重重困難。新聞耳目小心狂徒出沒警權不是靠暴力來維護,而是靠人民的尊重。可惜當今香港警察做了689的替死鬼,警隊威信極速滑落,以致治安也走向失控。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deBlasio)前年底作出反警察言論,認為應該要限制警權,不能讓警權過大。結果,白思豪不但被警察部門猛烈抨擊,更令到紐 ...


雨傘運動之後,香港警察被視為黑警,形象嚴重受損。而警察的警權,亦跌至前所未有的低谷。因而令到前線警員執勤時,面對重重困難。

新聞耳目

小心狂徒出沒

警權不是靠暴力來維護,而是靠人民的尊重。可惜當今香港警察做了 689的替死鬼,警隊威信極速滑落,以致治安也走向失控。

紐約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前年底作出反警察言論,認為應該要限制警權,不能讓警權過大。結果,白思豪不但被警察部門猛烈抨擊,更令到紐約的罪案數字急速上升。外界認為,這是因為警權已經不受尊重,不法分子更加膽大包天。

有人覺得情況有點似現在的香港。自從經歷雨傘運動後,不少人覺得警察與黑社會勾結及執法不公,市民眼中的警察,已經變成黑警,不能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在種種因素影響下,香港警察的警權,已跌到前所未有的低谷。市民對警察形象負面,警察亦不再受尊重,罪犯更當警察如無物。

近月接二連三發生街頭襲擊、無差別斬人,打劫事件,區內人心惶惶。尤其是深水埗和大角咀等舊區,治安情況愈趨惡化,暴力事件隨時發生。

深水埗本身已經是一個複雜的地方,不但聚居了大量貧窮人口,亦因為這個關係,有三類人特別多,分別以難民身份留港的南亞裔人、吸毒的道友和露宿者。亦令到深水埗這個貧民窟,變得愈來愈複雜,治安愈來愈差,恍如一個計時炸彈。

本刊訪問了多名住在這些舊區的女街坊,她們爭相控訴說住在一個高危的地方,在這裡生活總會擔心人身安全,每一秒,都要小心有狂徒出沒。

本港多個舊區的治安近來急劇惡化,除了街坊恐慌外,亦不斷出現各種暴力襲擊案件。

單單這一星期新聞已觸目驚心,深水埗有五名少女,就無緣無故在街頭被人施襲毆打;另一名二十三歲少女,途經大角咀福全街時,又突然被人用刀狂斬,要衝入附近一間地產公司求救;另一輛七人車駛經深水埗南昌邨時,被十名口罩男截停,將司機拉出車外狂毆後,搶去事主身上二十多萬元財物逃去。

一連串暴力事件,令原本環境複雜的深水埗和大角咀等舊區,治安情況備受關注,加上多名少女連環受襲,警方竟然幾日後才公布事件,這種無端隱瞞,使這兩個地方的居民,更加人心惶惶,因為不知道誰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深水埗早前發生一宗持刀截停私家車的搶劫案件。約十名口罩男,強行將司機拖出車狂毆後,再搶走司機約值二十七萬元財物,簡直無法無天。(網上圖片)

大角咀上週發生斬人血案。一名復康中心女院友(左一),持刀當街狂斬一名女途人(中),過程十分恐怖。(網上圖片)

受襲後驚恐萬分

今年十七歲、就讀中三的玲玲(化名),便是連串暴力事件的其中一個受害者。她早前放學補完習步行回家時,突然在深水埗街頭遇上襲擊,被人以插蘇的插腳向臉上狂插,結果被人打傷額頭位置,縫了兩針,醫生說現階段未知會否有後遺症。

但這次暴力事件,確實已把一向膽小的玲玲嚇怕,情緒至今仍未平復,「依家每晚都發噩夢,又會突然間嚇醒,全身標冷汗,依家有人喺我身後都會驚。」發生這件事後,玲玲現在放學都不敢行經事發地點,更盡量會乘車。

玲玲的家庭,也代表了不少深水埗基層家庭,知道居住環境複雜,但家庭又無能力走出這個罪惡城。

她十年前從貴州來港,與兩名弟弟,一家五口以六千多元租住深水埗一個三百多呎的唐樓單位。母親沒有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患有腰痛的父親獨力支撐,生活十分掹掹緊。談起被人襲擊,她對警方的處理手法有點不滿,「我認為當日我出事後,警方應派遣更多警力到附近巡邏,以防止類似罪案發生。如果有更多警察巡邏,之後就唔會再有人受傷。」

玲玲向記者憶述當日被人用插頭襲擊經過時,仍感到十分驚慌。

居住深水埗的中學生玲玲,曾遭不明男子以硬物襲擊其額頭,須入院縫針,暫未知會否留下疤痕。

窮區困獸鬥

玲玲認為,她住在這區感到很害怕,一個地方如果接連發生襲擊事件,警察應該要加強巡邏,保障市民安全。

深水埗是社會低下層的集中地,玲玲的家庭背景,在深水埗比比皆是。他們多是低收入的一群,經濟環境欠佳,生活捉襟見肘。因為貧窮,負擔不起其他地區的租金,他們走不出這個貧民窟,惟有日日擔驚受怕。

為何深水埗會這麼亂?政府早前曾公布,本港前年貧窮人口為九十六萬,深水埗便佔了當中的 18.2%,是全港最多窮人的地方。貧窮,自然會衍生種種問題。亦因為貧窮,深水埗逐漸聚集了三種人,分別以難民身份留港的南亞裔人、吸毒的道友和露宿者,三類人都是全港各區之冠,亦令到深水埗這個貧民窟,變得愈來愈複雜,治安日差。

除了玲玲外,本刊亦接觸了多名住在深水埗的女街坊。她們均異口同聲表示,深水埗的治安日漸惡化,在這裡生活總會擔心人身安全。尤其是對女性來說,威脅更加大。

由於深水埗接連發生暴力襲擊事件,有區議員貼出單張,提醒居民要小心一點。

讀中二的桂同學(左)和彭同學表示,曾被道友向她們借二十元,並指對方行路腳步浮浮,行為怪異嚇人。

恐怖男死纏不休

住在富昌邨的李小姐向本刊稱,自己就身受其害。這兩年來,她一直受到被陌生男子跟蹤的困擾。她指該男子身形高瘦,頭髮滿布頭油,看上去十分猥瑣,深水埗有不少這種人。「大概兩年前開始,我每日返工,都會見到呢個男人企喺樓下花槽位置,見我行過就會跟住我,直到我上車為止。」由於該男子日日出現,雖然是白天,李也擔心有事發生。半年後,她找來男性友人「用自己方式解決」,以惡形惡相才把恐怖男嚇退,「我叫朋友陪我返工,朋友一見到個變態佬就走埋去大聲同佢講;『跟得好過癮呀?』,不停鬧佢,最後個男人終於消失咗。」

滿以為事件已經解決,怎料三個月前該男子死唔斷氣又出現,而且出沒時間變得沒有規律,恐怖感也倍增。「依家個心會形住佢會突然喺我面前出現,好恐怖。」她懷疑該男子是住在附近的居民。

其實,她想過報警或向屋邨管理處求助,但由於變態男每次等她的位置,離她居住大廈有一定距離,對方也無進一步行動,都不知如何落案,相信警方也不會受理。「咁好難話佢有目的跟蹤,因為佢喺附近花槽等我,嗰度係公眾地方個個都去得,你唔可以話佢眼神不善就有企圖。」原本已被變態男嚇得半死,再加上近日深水埗又接連發生傷人事件,她慨嘆只好打醒十二分精神,出入時多留意身邊的人,不知該狂人何時發作。

深水埗設有衞生署美沙酮中心,診所外長期聚集一大班癮君子,令附近環境變得烏煙瘴氣,對居民造成滋擾。

李小姐是富昌邨居民,曾在屋企樓下遭變態男長時間跟蹤,最後要由友人幫手嚇退對方。

道友索取金錢

而一家居於深水埗的袁小姐也飽受困擾,她承認該區品流複雜,區內集結不少道友及露宿者,其十一歲兒子曾在上學途中被道友索取金錢,令她擔心兒子安全,「攞完第一次會再繼續問。」她事後吩咐兒子,夜歸時要通知父親到樓下接他回家,每次出入都要提防身邊的人,保持警惕,「最好避免同陌生男子單獨坐電梯。」

另外,經常途經通州街露宿者集中地的陳小姐,一提起該區治安就扯火,她批評政府這麼多年都沒有處理好露宿者及道友問題,警察也是無力驅趕。「道友好唔衞生,隨處打針遺下針筒,更過分是隨街當住你面就剝褲打針。」此外,她覺得露宿者霸佔整條街對居民影響很大,而四處小便令環境惡劣。所以她每次外出,都不會只顧低頭玩手機,會時刻留意身邊途人的舉動,簡直一步一驚心,每日如打遊戲機般過五關斬六將才回到家。

梁同學坦言深水埗品流複雜,所以每次外出必會帶鎖匙,有需要時用來自衞。

少女的軟弱防衞

上週五晚上,記者在深水埗街頭,看見一班南亞男子,圍着大聲指罵一名南亞女子。

十九歲的梁同學也向本刊透露心聲,自己一早在心中預演,一旦遇上精神有異樣的人出現時,便要提高警惕。她明白深水埗治安差,返家會選擇人流較多及光猛的路線回家,絕不行僻靜捷徑。此外,由於該區不時發生暴力事件,她會用鎖匙作為自衞工具,「我會用手揸住,當遇到有人想傷害自己時,可作出防衞。」

她滿臉天真,比劃出反抗動作,記者不忍告訴她,一個大男人只需一巴掌,就可連鎖匙和她打倒在地,所謂防衞都是自欺欺人。

「試過有女道友問我哋借二十蚊,佢行路腳步浮浮,好似企唔穩咁,好得人驚。」一臉天真的中二生彭同學和桂同學也向記者表示,兩人居於深水埗多年,已見盡該區的怪異氣氛,但因為無可能搬到其他地區,只有接受現實。「父母都成日提醒我哋,除了補習外,如非必要減少夜歸,有需要時通知父母到場接送。」

而深水埗的風化問題亦嚴重。居於深水埗屋邨的周太表示,曾在邨內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故意向女街坊撞胸非禮,「見到咁唔通仲行埋去俾佢撞咩,梗係行遠啲啦。掛住玩手機嘅女仔好易蝕晒底,要自己醒覺啲。」

三類高危人物

深水埗去年的犯案數字,比起前年有上升趨勢,居民出入惟有步步為營。

深水埗區議員梁文廣亦承認,深水埗的治安一向麻麻,早前便發生多宗南亞裔人行劫案件。而露宿者問題,亦成為該區的計時炸彈,「香港近一半露宿者住喺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一帶容易成為罪惡黑點。露宿者聚集時,可能涉及毒品及衞生問題。」

梁又說,深水埗富昌邨、榮昌邨及南昌邨,入夜後較為僻靜,他建議房屋署應在屋邨加裝天眼。而女街坊夜歸時,應盡量留意有否陌生人跟隨,最好跟家人保持聯絡。由於治安變差,他已經聯絡房署,希望在多個屋邨加派保安巡邏,留意可疑人物,倘有發現馬上通知警方。另外,為了女街坊的人身安全,他近日已聯絡屋邨辦事處,提供夜間接送服務,居民若有需要,可致電屋邨管理處相約保安員在邨口等候,由保安員護送返家。

現在區內女性幾乎人人自危,都會盡量提高警惕,以防自己成為狂徒獵物。

而根據警方資料,深水埗區去年的普遍罪案數字,比前年大幅上升,其中猥褻露體上升三倍,強姦案更急升四倍,情況令人擔憂。在警權愈來愈不受尊重的情況下,深水埗這個地方,可能會變得更加黑暗,住在這區的女性,只好步步為營。

撰文:艾馬、劉歡

攝影:金文、韋平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