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楊哲安︰失敗在起跑線上 [壹週刊 - 1447] __,M1,

壹些事壹些情楊哲安︰失敗在起跑線上楊哲安這個名字,在大眾心目中,或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屬前藝人「張新悅老公」,也是前立法會議員「楊孝華兒子」。他曾 ...






壹些事壹些情

楊哲安︰失敗在起跑線上

楊哲安這個名字,在大眾心目中,或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屬前藝人「張新悅老公」,也是前立法會議員「楊孝華兒子」。他曾擔任教育局政治助理,離任後重投商界,一度消失於公眾視線。直至近一個月,楊哲安再次走到鏡頭面前,以自由黨成員身份,參加區議會山頂選區補選,大勝對手成功當選。

得知選舉結果高興到跳起,他懶理旁人起雞皮,與張新悅深情親吻。

別人眼中楊哲安是人生勝利組,他十三歲到英國讀寄宿學校,於牛津大學學士畢業,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碩士,○七年娶了靚老婆,育有三個可愛活潑女兒,但楊哲安強調自己非一帆風順:「我覺得我是非常失敗在起跑線,英文、數學常不及格,回家俾爸爸媽媽打手板。」

學業成績太差,他覺得冇面見人,於是發奮苦讀。楊哲安一臉文弱書生,英國讀書時他參加欖球隊,平時參加馬拉松比賽。一家五口愛戶外活動,楊哲安背着小女兒,一齊郊遊行山。人生馬拉松,楊哲安明白任何事情都要付出努力與汗水,才會有收穫,楊哲安以「活出自我」去形容人生經歷過的點滴與挑戰。





打從少年時期,楊哲安(左)已開始關心政治,在一九九五年立法局選舉中,他為父親楊孝華(中)助選。(受訪者提供圖片)







區議會選舉結果出爐,楊哲安以高票當選,太太張新悅與他深情擁吻,懶理周圍目光。

楊哲安今次參與的山頂區議會補選,是為了填補黨友陳浩濂辭職留下的空缺,訪問之日正值競選期最後衝刺階段,楊一人帶着多個易拉架,在半山主要幹道旁邊開街站,向路經車輛揮手問好,不時有車響號以示支持,對他而言都是一個又一個支持與鼓勵。選舉結果週日塵埃落定,楊哲安最終以一三七八票勝出,比對手錢志健多近一千票。

要做成功的政治人,建立個人形象是重要關鍵,楊哲安在這方面卻稍遜一籌,一般市民大眾對他所知不多,只有提到「張新悅老公」、「楊孝華兒子」時才有印象。

對於個人形象被家人蓋過,身為三女之父的楊哲安不以為然,「人哋鍾意點形容我就點形容我啦。」謂雖不能改變家庭背景,但只要自己做喜歡做的事情,都不需要對別人多加解釋,「要形象、要銷售策略,我不會特別去諗。」他認為只要做實事:「慢慢有認同,社會自然給你一個適合的形象。」

每個人的成長經歷,都是建立價值觀的重要環節,楊哲安童年時家境未算大富大貴,但至少不愁生活,父親楊孝華為國泰航空高層,不時舉家周遊列國,當中印象較深刻的旅程,就要數到一九八七年的北韓之旅,「所有事情都與我接觸過的國家好唔同,講唔出,但真係好唔同。」這成為了啟蒙楊哲安認識與關心政治的重要一課:「一個旅程教識我,就係唔好太早定咗結論,了解多啲先。」

打手板





童年時代的楊哲安不愛讀書,尤其英文默書經常不及格,老師評語是「成績稍弱」。(受訪者提供圖片)

贏在起跑線」,他對此卻不敢認同,反而直言:「我覺得我是非常失敗在起跑線,好失敗!」全因他童年不愛讀書,小學就讀於聖保羅男女中學附屬小學,英文和數學經常不及格:「英文考試、默書三十分,回家俾爸爸媽媽打手板。」

學業成績差勁的楊哲安,直至十歲遇到首次衝擊,當年父親被調派到北京工作,舉家跟隨移居,楊在當地外國人學校讀書,班中只有兩個分別來自菲律賓及孟加拉的同學,但普通話追不上英文也不好,完全被比下去,「第一次感受到冇面。」只好硬着頭皮急起直追。

更大的衝擊,是楊哲安十三歲時被送到英國寄宿學校讀書。少時不努力,學習更吃力,楊笑言自己當年最常說一句港式英文:「 I don't know you say what,即係『我唔知你講乜』的中文直譯,現在 Google Translate都翻譯得好啲!」

第一科化學科考試,楊哲安全級成績排倒數第六:「我仲以為排名係用英文串字姓名排列,因為我姓楊, Y( Young),排尾六是正常的,原來因為分數係尾六,覺得好瘀。」這促使他發奮苦讀,不恥下問追上進度,「由一百零六去到八十,再下次考試去到六十,去到頭十名已經好開心!」楊最終亦以 5A成績畢業考進牛津大學,先後取得文學學士,以及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理學碩士。

預視國教風波





選舉有贏家自然亦有輸家,楊哲安勝出表露喜悅,他的對手為錢志健(前排左)。

楊哲安學成歸港,曾在物流公司擔任高層職務,到二○○八年獲任命為教育局政治助理,與時任局長孫明揚、副局長陳維安共事。

政治助理工作牽涉到不少游說與摸底,楊哲安透露其中一項最問心無愧的政治意見,是他在一一、一二年間,從網上留意到學民思潮非常關注國民教育科議題,為此與當時學民召集人黃之鋒等成員見面「摸底」,他說:「在灣仔一家閣樓咖啡室見面,飲咗杯咖啡。」

經過這次見面,楊感受到學民成員都是一群熱衷政治的年輕人,「我記得最後一個 advice,是提醒局長小心這類年輕人對國民教育科的看法,如果處理得唔好可能會爆!」對此,他不願詳述當中細節。可是國教風波還是在同年八月底全面爆發,國教成科計劃告吹,對這結果楊感到心痛。

由任職商界到加入政府,再重投商界並參與政黨及地區事務,楊哲安說:「商界總之就是分秒必爭,時間就是金錢。」但在政府工作截然不同:「要照顧各界別需要,決策要兼前顧後,每講一隻字歷史都會留下來,影響深遠。」這令他學懂思考要仔細、不要太快做結論,政黨及地區工作又與擔任官員完全相反,因為政治人物工作受任期所限,所以「要做咗先講」,即做事反應要快,不能有太多顧慮。

設計珠寶冧老婆





楊哲安(後排中)十三歲到英國留學,靠個人努力苦讀,之後在牛津大學畢業。(受訪者提供圖片)

言談中,楊哲安不忘感激太太張新悅付出照顧家庭,讓他能全力在外打拼。夫妻兩人出身背景大不同卻可走在一起,原來一切源於楊哲安「不服氣」。楊回想到與張新悅首次邂逅要數到一九九四年,當年仍在英國留學的楊哲安,回港做義工期間,大學學長向他介紹認識張新悅,在仍未拆卸的希爾頓酒店吃過一頓晚飯,其間所拍攝的一張合照,十年後成為將兩人牽在一起的「紅線」。

一別便是十年後的二○○四年,兩人再重逢,你有你嘅生活,我繼續我嘅忙碌,張新悅在娛樂圈稍有人氣,楊哲安還記得當年在一次派對中與對方「相認」,竟被以為是白撞。

「佢俾我的反應是其實好多人都識我。」心有不甘的楊哲安當晚回家即尋回十年前飯局的合照,經友人再相認:「你俾番張新悅睇呀,我唔係佢 fans,我係識佢㗎!」兩人由此擦出了愛火花。

追求的第一步,就是先要做好資料搜集:「當年無乜看過她的作品,現在要捧返轉頭。」中環珠寶界傳聞,楊哲安曾聘人設計首飾討佳人歡心,他解釋確有親自操刀設計首飾,但佳人眼光實在太獨到,作品通常都被打回頭,「她會說:『多謝!可不可以拿去換?』」兩人拍拖三年後於二○○七年正式結婚,至今育有三名分別八歲、七歲及三歲的女兒。

三個夠晒數





楊哲安與張新悅育有三名女兒,一家五口不時到戶外郊遊。(受訪者提供圖片)

談到「湊女經」,楊哲安形容夫妻兩人對教育女兒理念相近,重視培養她們要有良好品格多於追求學業成績。由於夫婦喜歡親力親為,笑言生活有如「在天堂中做奴隸」。楊也笑言現時一家五口三個小孩已經夠晒數,「一輛車載得晒。」

若要以一句話小結自己過去的經歷,那會是怎樣的話?楊哲安答道:「 what you see and what you get」,意謂要活出自我,不需理會旁人的目光,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撰文:忻肇康

攝影:王 晴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