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勝和第一老頂 國龍 [壹週刊 - 1357] __,勝和,M1,

勝和戰後第一任坐館國龍出殯,後人手持遺像,前面由歷屆勝和坐館開路,當中包括崩嘴崩及沙田Me等人。人在江湖勝和第一老頂 國龍被稱為戰後和勝和第一任老頂(坐館)的國龍,在幫中地位一直極高。江湖一直有人這樣說,勝和這個社團,八成人都是國龍的門生和徒孫。就算如上海仔和雞腳黑,這些現時在勝和隻手遮天的猛人,也只是國龍的徒孫。所以他早前病逝後,勝和決定豪花二百萬,替他辦一個歷來最高規格的幫祭。國龍叱咤勝和半個 ...


勝和戰後第一任坐館國龍出殯,後人手持遺像,前面由歷屆勝和坐館開路,當中包括崩嘴崩及沙田 Me等人。

人在江湖

勝和第一老頂 國龍

被稱為戰後和勝和第一任老頂(坐館)的國龍,在幫中地位一直極高。

江湖一直有人這樣說,勝和這個社團,八成人都是國龍的門生和徒孫。就算如上海仔和雞腳黑,這些現時在勝和隻手遮天的猛人,也只是國龍的徒孫。所以他早前病逝後,勝和決定豪花二百萬,替他辦一個歷來最高規格的幫祭。

國龍叱咤勝和半個世紀,原來在江湖以外,他的前半生也十分傳奇。國龍生於廣東省台山市,他年輕時正值二次大戰日本侵華,南方不少省市相繼淪陷。年少氣盛的國龍,毅然加入游擊隊,對抗日軍。未入黑道前,他原來是一個抗日英雄。

其後日本戰敗投降,這個抗日熱血分子,本以為可以過和平生活,但當時國內政治局勢動盪三反五反,根本無法安頓下來。就這樣,他和詠春的葉問一樣,為了避開當時國內亂局,國龍從內地跑到香港來尋找機會,很典型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故事。

那個年代的人,為兩餐都會加入黑社會,國龍亦一樣,加入了勝和。因為做過游擊隊見過死人和槍炮,膽量見識跟本地人不一樣,很快便打出名堂。亦由於受過軍訓,他重視紀律,將當時一盤散沙、有苦力幫之稱的和勝和團結組織起來。其後,國龍在江湖扶搖直上,開始建立自己的麻雀王國,深水埗和旺角的麻雀館,幾乎全是由他把持。而和勝和其後更成為第一大幫。

他的一生,前半生是抗日英雄,後卻因逃避政治鬥爭,無奈來港而走上黑道打拼,更不料成為了一代梟雄。

因為年事已高,國龍(中)近年已甚少出席公開場合。四年前本刊攝得他參加幫中好友宴會時,要由現任坐館沙田 Me(左一)攙扶出入。

綽號國龍的勝和超級元老,農曆年前在仁安醫院病逝,享年九十歲,並在上週一設靈,供幫會成員前來弔唁。由於國龍在勝和地位崇高,一眾社團高層經商議後,決定搞一個歷來最大規模的幫會喪禮。

「喂,快啲執好啲花牌,一個個企番直精神啲,陣間好多大佬嚟鞠躬,唔好失禮人。」當日下午時分,已有大批黑衣男子,忙於在靈堂內外打點一切,其中一人更緊張地訓示手下,所有細節都要做得好好睇睇,不要令社團丟架。

勝和高層傾巢而出

近來是非纏身的勝和猛人上海仔,沒有出席國龍的喪禮,但仍派人送來花牌弔唁。

其後,不少勝和猛人先後抵達靈堂,好像元老國華和大飛、前坐館崩嘴崩和薯仔、前揸數人大華,當年一句「十二點後我話事」而響朵的英傑,以及一向十分低調的「上水皇帝」白頭仔胞弟白頭福等。而已屬後輩的現任坐館沙田 Me和肥堅等人,亦忙於招呼到來的幫眾。

有現場的反黑探員表示,當日大約有三千多人來致祭,場面十分墟冚。這個喪禮,各路的勝和人馬可謂空群而出。

而早前經常見報、目前仍然行蹤成疑的的上海仔,當日則沒有現身,曾是國龍愛徒的他,不能回港,只能遣人送來花牌弔唁;而勝和另一猛人、一向甚少在公開場合露面的傻福,亦只是花牌到人沒到。由於國龍在江湖分量十足,所以不少其他社團的話事人,當日亦有前來致祭,好像和義堂新任坐館玉泉,新義安尖沙咀話事人細 B等。

豪花二百萬大搞

勝和元老國華(箭嘴)是國龍的門生,跟隨他超過四十年,所以設靈當日,國華一早到場打點,國龍之後,他繼任最高精神領袖。

據悉,勝和今次搞這個幫祭,可謂不惜工本,花費了大約二百萬,「依家成個勝和,國龍嘅地位應該係最高,所以班叔父都話要搞大佢,一來俾人覺得尊師重道,二來又可以向外人顯示實力。」勝和成員 Tommy表示,今次單是負責打齋做法事的南無佬,已經有六十人,花費約六十萬。而這筆數,有傳由上海仔獨力支付,「聽講上海仔早前聯絡國龍屋企人,話自己好想出席喪禮,但因為其他原因嚟唔到,所以拍心口包起筆打齋費,當係一點心意。」

到了翌日出殯,扶靈的八人名單,全是勝和大佬輩人物。包括現任辦事人沙田 Me、 Ben仔光和肥堅,上屆辦事人薯仔和保明,又有元老國華、三萬和崩嘴崩。而所有儀式完成後,眾人分乘多輛旅遊巴到大圍一間燒鵝酒家出席解穢宴,「解穢酒都有三十幾圍,可想而知幾多人啦。」

抗日游擊隊

Tommy表示,勝和一向分為兩個陣營,分別是國龍線和尤伯(已故元老)線,國龍線專出打仔,靠拳頭橫行江湖,而尤伯線就出「白紙扇」,專門動腦搵食,或負責跟其他幫會講數,例如四眼柱等人,但整體都以國龍線門生為主,「成個勝和起碼有八成人,都係國龍嘅門生同徒孫,仲出咗好多坐館人物。國華、三萬咁高輩分,都係國龍嘅門生,上海仔、雞腳黑同大飛,更加只係徒孫。」

原名甄國龍的他,其後改名甄裕權,叱咤江湖半個世紀,一生充滿傳奇。生於台山市海宴鎮鼠山村的國龍,年輕時正值日本侵華,當南方不少省市淪陷後,國龍毅然加入「台山青年抗日隊」,數年間不斷對抗日本軍人的暴行。其後日軍戰敗撤退,抗日隊伍亦逐漸解散。雖然戰亂結束,但當時內地局勢仍不穩,國龍遂跟隨父親從台山來港謀生,並在深水埗北河街落腳。

昔日的游擊隊退伍軍人仍不時聚會,國龍也一直有參加,他的抗日戰士身份一直受到台山市認可,除了定時發放退伍軍人津貼外,這場喪禮,台山也有派官員出席和送上花圈致祭。

統一苦力幫派

出殯儀式完成後,一班古惑仔浩浩蕩蕩去到大圍一間燒鵝餐廳出席解穢宴。

國龍來港後,初期都是做一些苦力工作,生活艱苦。由於當時不少勝和成員都是「苦力」,國龍逐漸和一班社團中人混熟,其後更拜入一名叫姜唐的勝和猛人門下,「姜唐算係響噹噹人物,喺深水埗同旺角有唔少賭檔。」國龍主要在賭檔做睇場,開始走上江湖路。而國龍這名字,亦開始被人認識。

那個年代,是拳頭爭天下的日子。打過日本仔的國龍,都是在死人堆中和子彈橫飛下走出來,所以膽量較其他人大,每次打交也走在最前,也懂得用游擊隊手法聲東擊西,只懂用蠻力的對手根本不夠他鬥,經常中伏或被其狙擊,所以國龍很快便上位,幫內眾人也喜歡聽他號令。

跟隨他的門生亦愈來愈多。當時的勝和,只是一個規模不大的小幫會,而且組織鬆散。而國龍曾加入抗日游擊隊,也善於利用指揮組織方法,於是漸漸將幫會凝聚起來,社團實力亦愈趨擴大。

擁十七間麻雀館

六十年代後期,國龍獲推舉成為坐館,亦是戰後勝和第一個辦事人。這時,他獲得不少老闆賞識,邀請他合作做生意。國龍明白犯法的快錢不能長久,所以主攻攞正牌的麻雀館,自己賺錢,也可養起大批門生。「因為竹館可以養好多人,而且當時好多大佬鍾意打麻雀同天九,有間麻雀館,除咗係身份象徵,亦代表社團喺嗰區嘅地位。」

最高峰時,國龍在旺角和深水埗有十七間麻雀館,好像鑽石、紅寶石、綠寶石、大三元、大利、龍鳳、大好彩、溢利和松山等,老一輩人都耳熟能詳。「後來好多都送咗俾門生或賣咗,依家剩番深水埗一間黃金麻雀娛樂。」由於國龍不看重金錢,利益往往不吝嗇讓給門生,所以幫內各人也對他是死心塌地的效忠。

不過,國龍都有火爆的時候。七十年代時,其門生國華因和聯英社猛人歪嘴能嘈交,愛徒國華更被人在面上斬了兩刀。國龍得知後,大動肝火,於是率領大班門生即晚殺落官涌,殺聲震天要找對方晦氣。歪嘴能見大批人馬殺到,如不投降勢必血流成河,於是立即低聲下氣,願意賠償十萬元湯藥費解決件事,「當時十萬蚊好犀利,夠買一層樓,而且要認低威是很難的事。」

國龍近年已處於退休狀態,甚少公開露面,但他在勝和仍有影響力,「每屆選坐館,只要國龍開聲話邊個做,就唔會有叔父敢反對。」雖然年事已高,但國龍仍然參與幫會事情,「國龍同年輕一輩特別投契,所以薯仔同沙田 Me經常去佢屋企開會。」

國龍(紅圈)年輕時曾參加抗日游擊隊。○二年時,他返回內地與一班昔日戰友敍舊,並在當地政府機關外拍攝大合照。

由於國龍經常捐錢回鄉做善事,所以他今次舉殯,台山市政府也有送來花牌致祭。

曾擁有十七間麻雀館的國龍,大部分已送給門生和賣給別人,生前只剩下深水埗一間老牌雀館過日辰。

不許子女踏足江湖

國龍雄霸江湖,自己內心卻極其厭倦,所以一直嚴禁自己下一代涉足江湖。國龍先後有三段婚姻,共有三十九名子孫,「國龍雖然出嚟行,但佢唔想兒女涉足江湖,唔想佢哋再刀光劍影,所以送晒班仔女去外國讀書生活,好似加拿大同美國,個個都係正經人家。」

自從發跡後,他經常捐錢回家鄉,興建學校和公園,台山鼠山村不少地方,都會看到國龍的名字,「國龍喺台山好出名,所以呢次喪禮,台山市政府都有送花牌嚟。」

由大陸來到香港,為生存走上江湖路,再建立麻雀王國叱咤黑道,國龍是典型的老江湖故事。這個老江湖一生,也側寫了香港人那時奮鬥的歲月。

國龍年輕時隨父親從台山來到香港謀生,以逃避國內不穩局勢。

國龍近年雖然已經處於退休狀態,但他在幫中仍然有影響力,經常在家接見各區話事人,他說誰人做坐館,沒有人夠膽反對。

當年國龍(左)其中一間麻雀館開張,他和兄弟在門口合照,殺氣盡現。

撰文:程志康、劉歡

攝影:金文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