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梁美芬谷肥李偲嫣 偷呃維穩費爆煲 [壹週刊 - 1357] __,M1,

封面故事梁美芬谷肥李偲嫣 偷呃維穩費爆煲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七年認識李偲嫣後,兩人政見和作風相近,一拍即合。在梁美芬帶挈和扶植之下,李偲嫣透過扮演北京和中環的盲目支持者角色,極速「上位」,過去數年大搞撐政府、撐警察、反對抗爭的行動,以無底線的演出,成為一支騎呢「維穩部隊」。維穩費源源不絕,李偲嫣亦藉其知名度招徠不少工作「搵真銀」。兩年半前她更自立門戶,牽頭成立正義聯盟,聲稱開闢一條政治新路線。然而, ...


封面故事

梁美芬谷肥李偲嫣 偷呃維穩費爆煲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七年認識李偲嫣後,兩人政見和作風相近,一拍即合。在梁美芬帶挈和扶植之下,李偲嫣透過扮演北京和中環的盲目支持者角色,極速「上位」,過去數年大搞撐政府、撐警察、反對抗爭的行動,以無底線的演出,成為一支騎呢「維穩部隊」。

維穩費源源不絕,李偲嫣亦藉其知名度招徠不少工作「搵真銀」。兩年半前她更自立門戶,牽頭成立正義聯盟,聲稱開闢一條政治新路線。然而,未見新出路,內訌先出現。一班黨友和義工上週三召開記者會,怒插她虧空公款及借錢不還,涉款近百萬。

翌日,李偲嫣承認私人生意減少,加上兒子受傷、朋友走數,導致近日周轉不靈,須向黨友借取約七十萬,但僅還剩三成債務。

李偲嫣早於九十年代破產,涉欠租及開空頭支票等,多番被民事索償。面對財困,正義聯盟副主席蔡克健認為,李偲嫣變得「好唔同」,當年滿腔撐警熱情,今日巨款擺在眼前,「以往嘅壞習慣就出番嚟。」

上週三,正義聯盟黨副主席蔡克健聯同多名戴口罩的苦主召開記者會,大爆李偲嫣騙去八、九名苦主及虧空公款共九十多萬元的惡行,更即場宣布罷免其黨主席職務。翌日,十名支持者簇擁李偲嫣,到佐敦的酒樓見記者大反擊,李強調:「我係天地良心……一定會告佢誹謗!」支持者盛讚她是香港良心,撐警大聯盟召集人、退休督察冼澤正指她「一個小女人咁撐警察」,以人格擔保她絕對無呃人錢。

正義聯盟出現騙財不義事件,雙方展開一場隔空罵戰。蔡克健向本刊強調,成立聯盟至今跟李偲嫣合作兩年多,「目的係為正義呢兩個字做嘢。李小姐我唔理佢係邊個,總之佢而家做出一啲事,我覺得係唔正義,又冇義氣嘅,就要攞出嚟講!」

今次爆出騙財及虧空公款醜聞,觀乎李的前半生,其實有跡可尋。原名李艷青的李偲嫣,九十年代開過娛樂公司,擔任鄺美雲及莫鎮賢經理人,但因錢銀問題解約收場,有指箇中原因是李「唔夠老實」。李早年財政十分混亂,九四年至九九年破產。個人或其公司九十年代均有被入稟追討記錄,包括支票不兌現、欠管理費或租金。跟她反面的蔡克健認為,當有巨額捐款擺在眼前,「佢以往嘅壞習慣就出番嚟。」

正義聯盟及撐警大聯盟去年八月發起撐警一周年勝利大遊行,召集人李偲嫣(右)在台上演話劇,梁美芬(左)出席撐場。《蘋果日報》圖片

法庭常客 李偲嫣

從家長會走上維穩路

上週三,正義聯盟黨兩名副主席及苦主召開記招,大爆李偲嫣虧空公款及借錢不還,涉款近百萬。《蘋果日報》圖片

李偲嫣撐政府、撐警察、反對抗爭的形象鮮明,這條維穩之路的起點,原來跟其兒子有關。○七年,她以兒子就讀的香港管理專業學會李國寶中學的家長會主席身份,批評學校大幅提高學費;及後她兼任油尖旺區家長教師會聯會會長身份,評論中學校政及教育議題,知名度並不高。

○七年冬天,李偲嫣認識了中聯辦「契女」、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大大改變了她的命運。李曾表示,二人異常投契,不時煲電話粥個多兩個小時。○九年四月起,梁美芬悄悄聘用李任兼職項目助理,向她提供教育議題的建議,月薪約一萬元,為時逾四年。二人曾於一○年,就李國寶中學通識科教師涉侮辱學生事件,一同發聲。

除了教育議題,兩人對家庭價值、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立場相若,李偲嫣的「上位」機會愈來愈多。一二年八月,李參與「『飲水思源』河源千人之旅」,活動由一手捧紅梁美芬的中聯辦副主任林武等率領。同年底,她公開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後來擔任反逆向歧視大聯盟發言人。其後,李擔任基督教刊物《愛家周報》總編輯,該雜誌發行數達十五萬,出版的公司創辦人兼執行董事是曾撐梁美芬參選立法會的牧師林以諾。

一二年三月梁振英當選特首,是李偲嫣走上維穩之路的轉捩點。當年多個「愛字頭」組織乘勢崛起壯大,她亦借政府推行國民教育「小試牛刀」,當時由黃之鋒領導的學民思潮帶領港人反對洗腦國民教育,李則以家長聯會會長身份力撐政府,跟學民打對台。

前學民思潮成員張秀賢憶述,反國教接觸得最多是愛港力前召集人陳淨心,而非李偲嫣,「感覺都係紅底搵食,但愛港力係最煩,李偲嫣好少接觸。」另一名前學民成員黎汶洛亦有類似感覺,不過「佢好懂得包裝自己,冇傅振中(保衞香港運動發起人)咁趕住收工。」

然而,李偲嫣慢慢進入角色。一三年八月,她跟冼澤正、劉達強等退休警官在旺角舉行集會批鬥粗口老師林慧思,引發約三千人集結旺角西洋菜街互罵,甚至動手推撞。同年十月李宣布成立正義聯盟,當時梁美芬亦有撐場。

「煲多過蓋唔夠冚」

一方面力撐政府,另一方面李偲嫣財務出現隱憂。她上週四承認,一三年成立正義聯盟後,私人公司生意減少,周轉不靈,「煲多過蓋唔夠冚」。她出任董事的網台 WE Channel,同年爆出拖欠多名員工薪金。其中有線電視《怪談》前節目主持趙嘉寶受訪稱,當年參與節目拍攝,被拖欠逾萬元薪金。

她向本刊憶述,當時「台前幕後都被欠薪」,包括她的六至七名職員,向勞資審裁處及小額錢債審裁處申索,拖延數月未解決,各人因事忙不了了之。事後有朋友向她稱,李「用呢個手法喺圈內呃過好多人……即係用合約請你,之後腰斬節目」。她對追薪不果一事,形容「遇着一個咁賴皮嘅人,心灰意冷。」拖欠 WE Channel員工薪金一事,反映李偲嫣經營不善,蔡克健透露,前年二月, WE Channel欠租兩個月,蔡曾借出三萬五千元給她周轉,但一去無回頭。

面對財務隱憂,李惟有在維穩事業加倍努力。前年四月,她譴責示威者反對新界東北撥款的衝擊行為,出盡力在政府總部外絕食三日,最終暈倒送院;面對如箭在弦的佔領中環行動,同年七月,李成立撐警大聯盟支持警方執法;佔中期間,再發起藍絲帶運動,反對佔領行動。

自從形象欠佳的陳淨心被中聯辦放棄後,李偲嫣把握機會上位,佔中前數天的大專罷課及佔領期間走到添馬公園及中文大學「勸籲」張秀賢,「我覺得陳淨心真心過佢,雖然大家都係搵食,但陳淨心會講啲佢相信嘅價值同理念,李偲嫣淨係會好唔耐煩。」張秀賢說。

可惜,佔領中環之後,北京對維穩部隊的重視程度漸減,影響李的飯碗。有政圈中人不諱言,撐梁及反佔中集會,社團組織尚可按人頭收取維穩費,但一些組織相對鬆散的藍絲團體未見受惠,「講動員能力,佢哋唔夠高,但勝在會做爛頭卒,嗌口號都夠落力」,所以只是一直有人捐錢養着,但佔領被清場後,他們的作用亦大減。

三年前,李偲嫣在旺角舉行集會,批鬥粗口老師林慧思,結果引發約三千人集結旺角西洋菜街互罵,更動手推撞。

正義聯盟黨 錢銀瓜葛

佔中結束 變維穩棄卒

《愛家周報》舉行發布會,李偲嫣任董事的香港新力量網絡傳播,負責拍攝工作,再於林以諾成立的網上頻道播放。

今次李偲嫣涉嫌虧空公款,亦於佔中結束後的去年開始發生。有正義聯盟成員向本刊透露,今次指控李騙走全副身家三十多萬的C小姐,是李其中一名忠實支持者。「C小姐去年十二月第一次參加呢啲場合,就坐李偲嫣隔籬,佢覺得受寵若驚,一個電視上出現嘅正義人物,好似女神咁坐隔籬。」

怎料,李偲嫣其後向她聲稱無錢過年,C小姐出於信任,先借出一萬元,其後再聽信李其他理由,借盡身家給她,戶口僅剩一千元,事後更想自殺。上星期,李偲嫣強調已還錢給C小姐。至於借錢原因,是一名醫生朋友借取她近三十四萬元後沒歸還,要由她孭數。有關詳情,她拒絕透露。

蔡克健向本刊透露,前前後後他亦被李拖欠十一萬元,包括前年年尾,他與聯盟成員出席李任會長的香港家長聯會舉辦的「同步過冬」晚宴,「找數嗰陣佢(李)話助手冇拎錢,搵我老婆碌卡三萬五千四百二十蚊。」更離譜的是,李找蔡妻幫忙簽卡支付寓所固網電話費,一個月電話費高達兩萬,另一個月一萬多,蔡妻嚇至即刻截單。

梁美芬去年出版十萬本《一國兩制有關文獻》書籍,由李協助。蔡透露當時他包辦製作、排版及印刷,「到找數有近萬蚊印刷費,佢話梁美芬冇俾,叫我俾咗先,一直冇俾番我。」除了借錢不還,李亦霸用蔡的辦公室七個月。蔡更發現她挪用聯盟資金,出糧給自己公司職員。

蔡稱:「佢一萬幾萬咁累積上去,成日都話冇錢,我老婆追佢好多次,佢一直冇俾番我。」今次事件令他及所有一直參與撐警活動的黨員都失望,「係佢個人嘅操守問題……睇清楚佢為人!」記者就欠債十一萬元指控,連日來致電及傳短訊找李回應,一直未獲回覆。其中一次一名女子接聽,自稱協助李回應傳媒查詢,稱:「如果係事實,請攞證據出嚟。」

兒子眼睛重創急撲水

記招中,李偲嫣承認有向黨友借錢。其中一個解釋是前年九月兒子受傷,需六位數字醫藥費。正義聯盟成員王女士證實,李兒確曾「出事」。當日她跟李到政府總部外參與撐政府活動,李接獲來電指兒子出事。她們趕到明愛醫院,李擔心得在醫院大哭。原來李兒的朋友當日打爆玻璃樽,企圖割脈自殺,他出手阻止,不幸被傷及左眼,至今只餘下五成視力。面對財困的李偲嫣,可謂禍不單行。

李亦聲稱,正義聯盟每月開支約五萬,不時墊支活動費,亦是周轉不靈原因。但蔡克健反指聯盟開銷不大,「擺一次街站只係四百蚊……最貴係團結香港同祝福香港兩次活動,幾萬蚊一次,佢(李)就對外話要幾十萬。」蔡稱聯盟活動間中獲捐款,「最多一次係(反)鳩嗚活動嗰陣,有人捐十六萬。」他指李對外聲稱每年需二百萬維持聯盟運作,博取捐款,又私吞苦主捐款,「都唔知啲錢去咗邊。」

正義聯盟黨副主席蔡克健認為今次事件,顯示出李偲嫣個人操守有問題。(郭永強攝)

李偲嫣(右二)九十年代活躍娛樂圈,當藝人莫鎮賢(中)的經理人。

李偲嫣曾擔任基督教刊物《愛家周報》總編輯,出版公司的執行董事是牧師林以諾(左)。《蘋果日報》圖片

把口好叻氹人搞網台

去年中,李偲嫣一度覓得「水喉」,最終疑因不善管理被截斷。她受聘於經民聯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張俊勇約半年,打理匯傳媒旗下網台。張本週一受訪時稱,當初透過同事介紹認識李,認為她「把口好叻」,是出色推銷員。李提出不同發展方案,認為她有想法、有承擔,決定讓她負責統籌匯傳媒,但兩人合作關係只維持約半年。

當時見到籌備情況不理想,張親自幫忙,發現有些數字「唔知點解會發生」,加上不少苦主從不同途徑告知他李的情況,張不希望牽涉其中,因而斷絕與李一切瓜葛。他認為李「講就天下無敵」,很多工作也沒做到,又指李雖然沒支薪,但一定「有錢拎到」,惟不願透露涉及金額,僅強調「使咗唔少錢」。但張相當有口德,認為李沒「呃錢」,只是他「投資失敗」,願意承擔後果。

蔡克健則得悉李月薪六萬元,但對外聲稱沒收入。他批評李不懂經營傳媒業務,搞到一塌糊塗,「新聞台得五個人,又話要廿四小時廣播,要有主播、中英文加普通話,一日有幾節。」共事的前電視台新聞主任及雜誌編輯都批評她「唔識做新聞」:「佢又要話事,佢打骰吖嘛,我哋又出唔到聲,個個都谷住啖氣。」結果網台胎死腹中,李亦被張俊勇踢出局。

佔中期間,李偲嫣表現得相當落力,啟動反對「佔領中環」的「藍絲帶」行動。

梁美芬去年出版十萬本《一國兩制有關文獻》書籍,蔡克健指李偲嫣找他幫手,事後拖欠他印刷費約一萬元。

梁美芬割席 「很少聯絡」

最新公司查冊顯示,李正擔任五間私人公司及一間擔保有限公司的董事。她上週對記者稱曾做過記者,現時收入包括以筆名撰寫專欄,及有一些海外貿易事務。一三年至今,她最少搬屋三次,有四個申報地址,分別位於太子及旺角。另外,蔡克健○九年中亦曾破產,至去年初解除,○八年亦涉支票不兌現及欠款被追討的訴訟。

今次被指虧空公款,警方暫列案件為「聲稱盜竊」,油尖警區重案組第二隊負責調查,未有人被捕。李偲嫣在記者會表示,支持警方就事件嚴正執法。

扶持李偲嫣上位的梁美芬本週二回覆本刊稱,自從李成立正義聯盟後,已跟她很少聯絡。對於她出席正義聯盟成立活動,梁說若覺得有些活動是「好的、理念不錯的」,亦會擔任顧問或出席活動,例如反佔中。但她指出,其實不了解正義聯盟的其他活動。她否認親手捧紅李偲嫣,反稱不少下屬都有不同發展,「係佢哋努力行出嚟」,自稱沒有能力捧人。

虧空公款及騙財事件後,李偲嫣的形象大跌。泛民主派中人表示,北京用人也有一定標準,若手腳不乾淨、公信力破產,不能再將重任交給她,避免連累整個維穩大業。不過,一生多次起跌的李偲嫣有其打算,正考慮參加九月份立法會選舉延續其政治生涯。

其實,李偲嫣最大的功用,是以家長身份追擊學生哥。前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正積極考慮出戰立法會九龍東選舉,有警民關係科警員在某個示威場合向黎透露,李偲嫣打算出選九龍東,「我同番個警員講,叫李偲嫣搞掂自己先」另有傳媒報導,新界東也是李偲嫣考慮的另一個落腳點。

李偲嫣曾經與約十名正義聯盟成員,到壹傳媒大樓外示威,更即場跳飛機,非常騎呢。(《蘋果日報》圖片)

曾受聘於李偲嫣的有線前節目主持趙嘉寶(右),前年六月和幕後製作人員,到勞工處向李追討欠薪。《蘋果日報》圖片

三大維穩頭目近況

陳淨心

組織/職銜:前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現愛港行動召集人

彈起經過:愛護香港力量早於 2011年中出現,一年後突吸引八十後及反「禍港政棍」的網民加入,陳淨心後接任為召集人,她其後跟組織鬧翻,另起爐灶成立愛港行動

正職:自稱家庭主婦

政治聯繫:曾是親建制組織「新界青年聯會」副主席梁錦培之助理

最新狀況:轉戰網上化身港版黃安,舉報支持抗爭的港台藝人,但其個人微博亦難逃被封命運

高達斌

組織/職銜:愛港之聲主席

彈起經過:愛港之聲原為 facebook網上群組,為梁振英政府施政護航,後經常舉行示威,並向敵對人士活動「踩場」

正職:從事印刷生意

政治聯繫:前匯點成員、新民黨黨員、曾任深圳市海外聯誼會理事,屬統戰部下線組織

最新狀況:亮相撐警,上月曾到廉署投訴法官輕判涉及旺角暴亂暴徒疑犯

傅振中

組織/職銜:保衞香港運動發起人

彈起經過:自稱因支持國民教育而加入愛港之聲,曾任副發言人兼高達斌太溫和, 2013年退出,另成立保衞香港運動

正職:不詳

政治聯繫:其兄傅振煌為山東省委統戰部旗下山東省海外聯誼會理事;傅被指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網絡打手組組長

最新狀況:月初曾發起遊行,不滿法院對參與社運示威者判刑太輕;到法院外向上庭示威人士挑釁贈興

撰文:時事組

攝影:時事組

攝錄:鄒潔珊、郭永強

資料:鄭靜

插圖:祝健中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